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看我如何悲情抢男人 > 第34章 小白我给你放烟花好不好

第34章 小白我给你放烟花好不好

作者:安知 返回目录

藏书阁,浓烟滚滚,白小见顶着一头被火药炸飞的头发,狼狈地爬出藏书阁,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用金丝线缝制的黑色靴子。


白小见吸了吸鼻子,全是刺鼻的火药味,她抬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俊秀的脸,深邃的眉骨,狭长的丹凤眼眼尾勾起一抹上扬的弧度,眼角演绎着点点笑意,薄唇一勾,勾起一抹浅淡地弧度,看起来跟个狐狸精一样格外的勾人。


白小见看愣了神。


重鞅扬起唇角,半蹲下身,手落在白小见的脸上,动作温柔地将白小见脸上的烟灰擦掉,“受伤了么?”


白小见嘴角抽了抽,这句话怎么听都不算是一句好话。


“想提炼化髓丹?”重鞅目光温柔地凝视着白小见,等着她回答。


白小见沉迷于美色,她摇了摇头。


“小白,真是傻的可爱。”重鞅将白小见从地面上扶起来。


“不想。”白小见违心说道,只想赶快把这个大魔王给送走,“大王,好久不见哈!”


重鞅被白小见狗腿的样子给逗笑了,他指尖揉搓着白小见被炸药炸的纷纷立起来的头发,“小白,有没有想我。”


白小见扯了一下嘴角,果然又是重鞅。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这大魔王还真是出来上瘾了。


这话究竟几分真几分是假,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他不甚在意。


白小见顿时被吓的心口颤了颤,她当即屏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生怕惹恼重鞅,到时候被他一巴掌拍死,腿肚子打着哆嗦。


“想,非常想。”白小见追捧重鞅道,“我对大王可是日思夜想。”


“是么?”他勾住白小见的腰,一把把白小见带入怀中。


“啊?”白小见有些懵逼地看向重鞅,不知道重鞅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把她做成烟花给炸了。


她战战兢兢地回道:“是。”


重鞅心头开心,他拳头抵在唇边轻笑了一声,“小白真乖,我送你烟花好不好?”


她还没有这样的恶趣味。


“走了,小白。”重鞅带着白小见直接飞去了炼丹室。


那可真的血肉纷飞,一点都不美观。


别啊!


林顾北拳头抵在唇边轻咳一声,身体被白小见气的不轻。


思轩不禁担心叶思清能不能处理好白小见的事,会不会也被白小见气成林顾北的这个样子。


夜晚。


思轩给林顾北送去餐食:“师父,该用晚膳了。”


话音落下,门外传来“砰。”的一声炸裂声,紧接着五彩斑斓地烟花在天空炸开。


林顾北豁然立起,“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师父,大师兄能把这件事处理好么?”思轩有些担心地问道。


林顾北拳头抵在唇边又咳了几声,他微微撵眉,陷入沉思,片刻后,他抬头看向思轩,回他道:“这件事他应该能够处理好。”


“大师兄和师尊把炼丹房给炸了。”


叶思清居然和白小见同流合污,还把炼丹房给炸了。


“师父,大师兄带着师尊把炼丹房给炸了。”


“你刚才说什么?”林顾北只觉得不可思议,“你刚才说的什么,再说一遍。”


“小白,看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烟火,美么?”重鞅目光温柔地看着白小见。


白小见无暇欣赏烟火,看着熊熊烈火,心头忐忑。


林顾北感觉有股血腥味在他的口腔弥漫开,血压也直线往上飙升,他猛咳了一声,直接咳出血,晕倒了在地。


“师父……”


“起火了,起火了。”


炼丹房因为丹药爆炸直接烧起来,熊熊烈火。


真美。


就是丹药房要没了。


叶思清重新夺回身体,对于刚才发生的事,一无所知,“怎么回事?”


白小见听到叶思清的语调不对劲,估摸着是叶思清又重新夺回身体了,她当即打断了叶思清和思轩的对话,问思轩道:“林顾北他还好吧?”


宗门弟子提着水一桶接着一桶的灭火。


“大师兄,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正在干什么?师父他因为你们的胡作非为已经气的吐血了。”思轩向来脾气好,发脾气这种事,一般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不过这一次,他彻底忍无可忍了。


“对不起。”白小见道歉道。


“对不起,你的对不起又值多少钱。你等着,若是师父真的出事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思轩气的一脚朝假石踢过去,愤怒地转身离开。


思轩一拂袖,直接避开了白小见来拉他的手,斥责白小见道:“别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了,师父现在成这种样子,师尊你应该很开心吧!现在师父病倒了,整个宗门群龙无首,所有人都等着看我们宗门的笑话,师尊,我们宗门到底哪点对不起你,你非要把我们宗门拉下水才甘心么?”


白小见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将宗门拖下水,不过这些事,她做的好像确实有点过火了。


白小见:“……”


这炼丹房不是她炸的啊!


白小见轻叹一口气,闻着身上浓烈的火药味,她只是想回一个家而已,为什么会这么难。


思轩一走,叶思清看着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炼丹房一眼,收回视线,斥责白小见道:“白小见,现在事情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你开心了。”


白小见哑口无言。


妈的,炸炼丹房的可不是我一个人,这里面可是有你的份。


“你简直不可理喻,若是林顾北真的出事了,你以死谢罪也不可能抵下你所做的孽。”


叶思清三两句拿着白小见开刷。


临近中午,宗门弟子给白小见送来午餐,林顾北没出事的时候,过来送午餐都是思轩,而且饭菜都是都大鱼大肉地给她好生伺候着。


林顾北出事之后,让她有点白稀饭和咸菜吃都算是够意思的了,这不今天这一顿又是稀饭咸菜。


林顾北是真的气病了,一连三天,昏睡在床,没有林顾北管理宗门,整个宗门瞬间乱了。


白小见已然成了宗门的大罪人,她真的是悔不当初,早知道她就不给林顾北惹事了。


白小见现在心头愧疚的不行,总觉得喝稀饭,吃咸菜都是罪过,所以她果断地选择喝茶。


“师尊,你这是?”宗门弟子被白小见这一操作给弄糊涂了。


白小见轻叹一口气:“像我这种罪人吃饭都是一种罪过,徒孙啊~!你师父他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啊!我可以弥补的,真的,我想我也有这个能力弥补的,我可是你们的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