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看我如何悲情抢男人 > 第4章 我去十里鬼坡了

第4章 我去十里鬼坡了

作者:安知 返回目录

“什么情况?这不是叶思清和林顾北的桥段吗?我该怎么做?照自己写的小说演?”白小见心里想着并试图推了推叶思清,“好家伙,还不起来,故意的吧?”


“叶思清,你——”白小见刚张口道。


“哎呀哎呀,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非礼勿视呀。”一个人突然踏门而进,连忙用手捂住了眼睛。


此人名叫金有福,是叶思清的死党,又高又瘦。


“谁让你不敲门就进来的?”叶思清朝金有福丢了一个枕头过去。


“这门都没关,赖我呀?”金有福又把枕头扔了回去。


“不知道还敢往回带,叶兄,你这是真爱啊,哈哈!”金有福兴致勃勃地调侃道。


“哪里凉快,哪儿呆着去。”叶思清道。


“我、我叫白小见。”白小见磕磕巴巴插了句,心里不停埋怨自己说话怎么都不利索了。


金有福一屁股坐在了板凳上,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我说你为啥让我帮忙租这小院呢,原来是金屋藏娇。”金有福往嘴里塞了几粒花生米,问道,“她叫啥?这不是前几天在茶楼里被打的小乞丐吗?”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不知道。”叶思清道。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白小见一个人在屋里等了好久,也没见叶思清回来。她又渴又饿,看来只能靠自己了。


白小见慢慢摸索着下了床,无意间摸到床边有个好像是拐棍的东西,想必是叶思清准备的。她磕磕碰碰摸到桌子,又摸到桌子上的茶壶和点心,想吃又怕有毒,趋避式冲突。又想到饿死也是死、毒死也是死,已经够惨的,白小见便敞开肚子吃了起来。


吃饱喝足,白小见心满意足地抹了抹嘴。因为她是个吃货,所以小说里写了不少美食,比如“林鼎轩”的芝麻糯米桂花糕、“一品居”的“一品四绝”……之前写的时候还不免有些担心会被读者认为是在水字数,现在看来是相当正确的。


“幸会幸会,白小姐,在下金有福,字明正。”金有福一本正经地介绍自己道。


“她眼伤未愈,需要休息。”叶思清不耐烦道,说罢拽着金有福就往外走。


“白兄,过几天我们再聚啊!”金有福被叶思清请出了门。


“嘿嘿嘿!”白小见想到这里,不禁傻笑起来。


“笑什么呢?”熟悉的声音,是叶思清回来了。


“没、没什么。”白小见吐了吐舌头,从床上坐了起来。


白小见又慢慢摸索着回了床。躺在床上,她感觉好像好久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能安安静静、舒舒服服地躺着了。她努力回想,想弄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穿进来了,可是就算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既来之则安之吧。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恶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白小见只能先这么安慰自己了,记得鹌鹑蛋之前告诉过她这次穿书已开启“盲盒模式”,没准会白捡一个金手指,不断打怪升级得宝藏,然后自己成为了天下无敌、妹纸无数的大佬。


“这不废话吗?小说都是我写的,你爱吃哪家点心还不是我说了算。”白小见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吐槽道,“等等,他说他今天买了好几包糕点,那么剧情已经发展到——轮回之镜碎片现世了?”


“咳咳、咳咳。”白小见一口糕点没咽好,呛得直咳嗽。


“这么着急呀?没人和你抢,都是你的。”叶思清连忙给白小见倒了一杯水,用宠溺地语气接着说道,“你若爱吃,天天买给你。”


“我买了好几包糕点,要不要尝尝?”叶思清递了一块给白小见。


“‘林鼎轩’的?”白小见咬了一口。


“呦,识货啊!”叶思清托起下巴,兴致勃勃地看向白小见。


可是叶思清手里到底有没有这本册子呢?正当白小见瞎琢磨的时候,叶思清突然神神秘秘地问道:“小白,你想不想去寻宝?”


“开玩笑,万一是去自己编的那诡异地方怎么办?”白小见心里虽这么想,但为了求证自己的推测,嘴上只能应承道,“哦?看来叶兄得到了藏宝图哇!”


“一本册子,叫《鬼坡录》。”叶思清掏出了册子道,“你看不见,我念给你听。”


此时此刻的白小见已经顾不上合计叶思清的这句“你若爱吃,天天买给你”到底算不算间接表白了,她的大脑在飞速地运转,写过的小说内容像放电影一样不停地闪过。


小说里的剧情是,叶思清去了酒楼“一品居”,了解到外面人人都在传城外的十里鬼坡有宝贝现世。离开酒楼后的叶思清接着去逛了街,不断路遇怪事,先后得到一张写着“十世九空心魔生,红尘一笑半生缘”的纸条和一本叫《鬼坡录》的册子。最后叶思清买了几包糕点才回家。


白小见有些慌了神,她知道如果真的按照小说写的剧情发展,那么接下来叶思清会翻看《鬼坡录》,在翻到画有传送符那页的时候,不小心触发了符咒,被传送到十里鬼坡,因得轮回之镜碎片,招来杀身之祸,并牵连到无辜的家人,一夜之间,十里城成为了人间地狱。所以当务之急是拿到《鬼坡录》并毁掉它,叶思清得到《鬼坡录》这件事本身就是小说里大反派的阴谋之一。


“哎呦,我眼睛好像进东西了。”白小见捂住眼睛,装作难受的样子。她猜对了,所以她要阻止叶思清翻看那本书。


“我看看。”叶思清连忙把册子放到一边的桌子上。


这时突然从窗外吹来一阵风,把册子吹到了地上,叶思清弯腰去捡,“这风真大,册子都掉地上了。小白,这册子里画了一个好奇怪的符咒。”


“快合上!”白小见惊叫一声,她怎么也没想到千算万算,居然被一股不知从哪里刮来的邪风打乱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