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为什么这种A也能有O > 第96章 “老公,行不行?”

第96章 “老公,行不行?”

作者:图南鲸 返回目录

历时8天,白糖的发*情期总算是结束了。


“为什么这次这么快?”蒋云书面无表情地盯着omega。


白糖置若罔闻,扶腰皱脸,道:“还好这次只有8天……”


经历过一系列检查,确定omega体内的信息素已经稳定后,两人才被允许出隔离室,只不过在出去之前,蒋云书对白糖进行了一翻包裹。


没有一个alpha能够忍受,别人的目光在自己刚刚结束发*情期的omega身上乱瞟,哪怕只停留一瞬。


白糖安安静静地任由alpha装扮,毕竟他自己也心知肚明,现在的他,是没法见人的———镜子上,自己的脖子、手臂、小腿、脚踝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齿印和青紫,以及腮帮子上,一个明晃晃的已经变紫了的痕迹。


蒋云书半蹲下身子,笑着在他脸上和耳后各贴了个止血贴,“我就轻轻亲了下。”


“骗人!”omega气得直磨牙,“亲亲怎么可能留下吻痕!”


omega穿着长裤长袜,戴着袖套,脖子上欲盖弥彰地围了圈冰丝巾。


白糖瞧着alpha脸上的好心情,实在忍无可忍地掐了下后者的腰,又火大又委屈地质问:“你怎么能嘬在脸上啊!丑死了……”


“嘘,”蒋云书无奈地捂住他的嘴巴,“休息喉咙。”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omega科一如既往地冷清,年医生掏出一张纸给了白糖,“生**没有什么问题,很健康的。”


蒋云书的嘴角一直扬着。


两人首先去了趟omega科室,找年医生要生*殖腔的检查结果,一路上,白糖单方面哑着嗓子拌嘴。


蒋云书从后面抱住白糖,把手放在了omega的小腹上,“原来是粉红色的。”


“不、不不是!”白糖这才反应过来,瞪大了眼,一把把结果单藏到身后,不给看了。


“没问题吗!太好了!”白糖惊喜道,他连忙接过来,却霎时愣住了,只见结果单上除了黑白的超声图,还有六张清晰的实物图,就像放了一个微型摄像机进去,360度无死角地拍了一遍。


“啊……”白糖听见他的alpha感叹了一声。


白糖脸颊通红,羞愤欲死,举高手就要去抢,“别看了!医生不是都说没事了!没事了!”


“啊,”年医生托着腮,稀奇道,“原来蒋医生本质是这么幼稚的?”


脑袋一热,直接忘了alpha就是站在自己身后的。


蒋云书用了一点力抢了过来,打开看起来,“我再仔细检查一下。”


白糖蹲下去就想去rua许久不见的毛茸茸狗狗,眼见下蹲到一半了,动作却忽然顿住,同一时刻,不仅胯骨咔啦一声,还猛地撑住了自己的腰,“呃!蒋、蒋医生,我腰好像扭了,啊大腿也好酸……扶扶我!”


alpha去煮饭,两人一边看着新闻一边吃,今天是19号,也就是13区游行的第一天。据新闻报道,13区这场游行,人数足足超过5万人。


最后结果单还是被白糖严严实实地叠成一个小方块塞进了口袋里,脸上的红是一时半会下不去了。


黑糖有拜托江阮嘉喂着,两人回到家一看,黑糖在门口等着,一脸兴奋地摇晃着尾巴,一切都很好,如果没有胖一圈的话。


一辆小型敞篷货车缓慢地移动着,卫思域站在上面,拿着一个喇叭带大家喊口号,他身上的军人气质让人不由自主地信服。


他们打算直接到政府大楼面前安营扎寨,只是果不其然,在半路上遭遇了警察们的阻挡。


白糖看着画面里被人挤满的一整条街,不禁感叹出声。


蒋云书道:“虽然说13区是第一大区,且游行线路包含6所大学,但这个数量还是超出预期了。”


警察们一开始还誓死不让,可感受车辆压根没打算停下来时,不得不让开,一个豁口开了,几万人轻而易举地突破。


历时一天,人们在政府大楼呆到天黑才淅淅沥沥地散去,卫思域嗓子喊哑了,他叼着根烟,靠着车门在和成员商量明天的安排。


“同志们,”卫思域高喊,“跟紧了!”


紧接着,他叩了叩车头顶,沉声命令:“直接碾过去。”


成员吹了个口哨,“找你的呢,聊得差不多了,先走了。”


卫思域呼出一口烟,军靴一步一步地走过去,站定,“什么事?”


“卫队,”beta成员朝那边努努嘴,“那个男孩,站在那里快半小时了。”


卫思域早就察觉到了,他挑了挑眉,闻言转过头去看,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站在路灯下,见他望过来了,握着挎包的手紧了紧,看着想来又不太敢的模样。


见对方太过冷淡,男孩有些想退缩,但一瞬间脑海里闪过无数辱骂:


“擦面霜的娘炮!”


“啊,我,”男孩紧张地说,“我是成赢大学的,alpha,18岁,刚大一,因、因为说话太小声和性子不太阳刚,所以从小被alpha欺负……所以我来、来参加这个活动了。”


卫思域:“嗯,感谢参加。”


他后腿的脚步硬生生停住了,他深吸一口气,喊了出来:“我就是!想来问问能交个朋友吗?!”


卫思域掏了掏耳朵,嗤笑一声,“这么大声做什么,耳朵聋了。”


“婆婆妈妈,你真的是alpha吗?”


“脱了他裤子看看,肯定是个omega!”


2区这边也在开会,左岸手上拿着白糖统计的资料:“仅针对媒体报道出来的数据,相较于上两个星期,这一星期的omega死亡人数有所下降,但仍旧比爆发之前要高出三倍,13区最为严重。”


“而且,与我们没有联系的4区5区在昨今两天也爆发了游行,7区在乔庄不知情的情况下,爆发了第二次示威活动,且造成了3名alpha身亡。”


“对、对不起……”


卫思域站姿挺拔,他往男孩的裤裆瞟了一眼,笑了:“可以,但和alpha,我只做上面那个。”


“接到上头指示,”向阳说,“先保护隔离起来了。”


周朝雨扯了扯嘴角,“毕竟怕稀少的omega又死多两个。”


向阳说:“昨天有两个被终生标记且结了婚的omega跑到我们局,乞求我们帮他们离婚,说是看了江女士的新闻,所以鼓起勇气逃出来的。”


冯明意道:“那现在他们呢?”


“那么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出现什么变数,”冯明意总结道,“一切按计划进行,要把矛头对准集中生育所。”


众人一一应下。


向阳点了点头,“而且我看到许多人自己的手幅上写着‘我们不想成为第二个江女士’。”


可实际上,这个社会已经存在着无数个第二个江女士了。


有人信誓旦旦地接道:“虽然很难,但我会有子女的,我的子女也会有子女,我们或许不能看到那天,但他们肯定能看到!”


回到家楼下的两口子有些累了,特别是白糖梗着脖子坐在硬板凳上硬撑了一个半小时,腰怎么都不得劲。


快散会之前,左岸回忆道,“我记得进会之前,我们会问个问题,你进组织的目标是什么,然后一半的人都说是推翻集中生育所。”


众人了然地笑起来。


蒋云书便在他面前单膝蹲下了。


alpha的后背宽阔有力,白色的衬衫染上了点月光。


omega是真的很难受的样子,蒋云书说:“我背你上去?”


夜晚,白糖的眼睛亮了一瞬,他立刻答道:“好啊!”


一开始,他总怀疑这是梦,他害怕睡觉,也害怕醒来,因为怕梦醒了,他也时常想,这个世界那么多个omega,为什么这样的天使偏偏降临到了他身边,是梦吧?没错吧?


直到不久前,他也总是还在怕,害怕无端的病痛,难料的意外,大到超乎现实的非自然现象,小到路面上一块不平的地砖,他害怕一切有可能将蒋云书带离他的东西。


白糖的动作一顿,忽然有些恍惚,这个动作……蒋云苏在追求自己时好像也做过,不过他不太记得起来了。


蒋云书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快三年了,距离他逃离那种地狱般的生活也已经快三年了。


蒋云书被撞得一个踉跄,但很快就稳住了身型,将omega背起来,还垫了垫。


白糖的下巴抵在蒋云书的颈窝上,alpha的温度持续地传到自己的心脏,但现在,他其实已经没有很怕了。


“嗯?”似乎是疑惑等了许久的重量,蒋云书微微侧过头,“怎么了?”


白糖笑了笑,“来了!”然后飞扑到alpha身上。


“好累……!躺一会,”白糖趴过来,“或者,你帮我洗吧蒋医生?我真的不想动……为什么还没有发明出来自动洗澡机、洗头机……只要躺进去就好了。”


什么都做过了,他是真的不害臊了。


因为他很听话,因为他很信任蒋云书,所以他相信刚刚的蒋云书肯定能稳稳地托住自己,就像他相信,蒋云书那句“别怕,我也要和你长命百岁的”一般。


蒋云书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将白糖放下来,拍了拍他,“去洗澡。”


可意外还是发生了,就因为关了灯后,两人忍不住开始黏黏糊糊地接吻,结果亲着亲着,白糖的手被蛊惑般地不小心碰到某个地方。


“呜!”白糖哭丧着脸,“都说了!是我的手它自己……!”


蒋云书看了他的屁*股一眼,“可以,如果你想发生点意外的话。”


白糖的腰顿时一酸,屁*股顿时一痛,他蔫蔫地说:“十分钟,我躺十分钟就去……”


蒋云书四指插*入omega柔顺的头发中,往后拨,“在这种时候,就不要喊这个名字了。”


白糖断断续续地问:“那、那我要喊、喊什么……啊!”


……


“天使、蒋天使!”白糖泪珠子掉出来,“让我缓……呃!”


蒋云书开口:“不用喊,你只要知道是我就行了。”


再说了,喊什么都没用。


“老公……”白糖小声哭着,受不了地摇着头,“老公,行、行不行?腰疼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