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为什么这种A也能有O > 第95章 “谈谈吗?”

第95章 “谈谈吗?”

作者:图南鲸 返回目录

到了最后,蒋云书也没了理智。


两天时间,两人就几乎没睡过觉,床单不能用了就垫上被子,被子不能用了就抱到沙发上,反反复复几个来回,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浓郁得呛人,连经过的beta都怀疑是否闻到了什么味道。


结束的余韵很长,alpha牙齿没有松开,胸口上下剧烈起伏着,低声喘气。


omega小巧的腺体被塞满了alpha的信息素,艰难地容纳接受着。


等白糖难受极地哼了两声,蒋云书才清醒过来,他竟然把全部的重量都压在底下的小人身上......他连忙松开牙齿,撑起身体,嘴角拉出一根银丝,“啪”地断掉,之后低头去检查omega的状况。


床单又该换了,他就着这个姿势,抱起omega换了一个位置,可是他一动,白糖就难受了,但也只是蹙紧了眉,连抬手圈住alpha脖颈的力气都没了,浑身软得像水。


蒋云书觉得,要不是自己揽住了白糖,或许后者能给他下个腰。


omega像破布娃娃一样躺在床上,脸颊泛着不正常的红,眼睛半阖没有聚焦,白皙的身体上全布满了青紫,特别是腰侧和胯骨,恐怖得触目惊心,胸口上出了点血,已经结了痂,周围全是齿印,后颈腺体不知被咬穿了多少次,肉眼可见地红肿起来。


蒋云书眉心一跳,深吸几口气,伸长手拿过桌子上的碘伏,给破皮的地方再次消了毒。


白糖的神智渐渐回笼,他累极了,红着眼睛晲了alpha一眼,再也撑不住侧头睡了过去,睡着的前一秒,还哑着嗓子小声道:“你......你别再弄我了......”


蒋云书笑了声,亲了亲omega的额头,跟着一起闭上了眼,“嗯,睡吧。”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作为alpha,他能清楚感知到omega的信息素浓度相较于一开始,明显降了下来,不再那么失控。


蒋云书捏着omega的下巴晃了晃,低声喊道:“白糖,嗯?”


白糖忍了一会,受不住探过脑袋,咬住alpha的嘴唇。


蒋云书嘴角勾起,翻身压上来。


白糖是被体内的信息素横冲直撞醒的,他急促地喘了几下,迷迷糊糊中第一次真的知道了,原来做*爱是那么舒服的一件事,一点都不疼,反而是超越舒服达到了爽的地步,爽到让他……食髓知味。


蒋云书眼睛还闭着,首先就去揉omega的后腰,“嗯?信息素又起来了。”


蒋云书则毫无睡意,精神得很,稍稍清理后,把电话打给了钟齐,“钟律师,消息放出去了吗?”


“嗯,”钟齐心情愉悦,“早上放的,这热搜是下不去了,直接打了官方的脸。”


……


发*情期的omega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消耗巨大,白糖歪在alpha怀里,又晕了过去。


说了跟没说似的,总之没什么实际措施。


而一小时后,两个词条#遭受三十余年虐待后终于离婚##家暴是违法犯罪#紧跟官方上了热搜。


蒋云书道:“好,辛苦了,我去看看。”


2区政府首先发了一大段官话,翻译一下就是让大家理智看待,让omega不要伤害自己,有什么事都可以寻求政府、公安、律所的帮助。


最后屏幕黑了下来,一行行大大的白字出现:


凭什么omega就该遭受此对待?


但并没有花大笔墨去讲述如何离婚,而是着重写寻求了三十余年的帮助,却无人去管,身上的伤势、伤情鉴定、报警记录一张张地被做成视频,当初蒋云书用微型摄像机偷拍下来的视频也被放了上去。


嘶吼声、尖叫声、碰撞声混杂在一起,刺激着大众的耳膜。


徐某在政府大楼自杀的那段视频也再次刷了屏:天空上直升飞机徘徊,却放任徐某站在高楼上接近半小时,直言政府不把omega的命当命看,拿omega的命在作秀。


后面的几天,白糖已经能够压制体内的信息素,不会再缠着alpha要个不停。


家暴是违法犯罪!施暴者需要得到制裁!


在这个以alpha为尊的社会上,“家暴是违法犯罪”第一次直接地、毫无委婉地在大众面前被提出。


一千多人的队伍,口号声震耳欲聋,周末,尼达广场的年轻人非常多,许多不知情的人都被吸引了目光。


走在两侧和最后的B组成员手里高举着大卡纸,红色的字体抢眼得很:“欢迎你加入!”A组的成员各捧着一大沓手幅卡纸,只要有新的人加入,就会走过去派发。


床单换过好几次,脏掉的像咸菜干一样被扔在一旁,omega坐在蒋云书的大腿上,被抱着一起看前方电视上的新闻。


左岸和谢安琪举着手幅走在最前面,前方大部分都是组织熟悉的面孔。


“嗯,”蒋云书笑了笑,克制地将吻印在omega的耳后,“认出来了。”


“——还我们应有的权利!”


“蒋医生看,左下角那个穿着红色衣服女孩子拿着的手幅是我写的!”白糖嗓子哑掉了,正规规矩矩地靠在蒋云书身上,后者也没有乱摸撩拨。


毕竟发*情期的omega身体是非常敏感的,相对的,alpha的理智也容易走丢,还是先休息一下比较好,不然白糖可撑不住。


周朝雨的腿有些酸了,汗滴进眼睛里,他不适地闭了闭,再走两分钟左右就是帝都医院和帝都大学,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加……


“哦哦哦!”前方突然一阵骚动和起哄。


周朝雨带着口罩,眉目冷淡地跟在左岸身后,他的耳朵被震得有些痛。阳光明媚刺眼,身上的白衬衫被汗濡湿,粘在身体上。


人们无处可烧的怒火转成梗在胸口的一口气,闷热干燥的天气无法阻挡他们愤怒的心情,口号喊得越发的大声,队伍的尾巴也越来越长。


周六,大家都不用上课,帝都大学门口站满了人,学生们吵吵闹闹的,见大部队过来了,便举高了手疯狂摇晃着手幅,场面一度混乱,大喊着:“等你们好久了!好热啊啊!”


队伍里的人也连忙招手回应,周朝雨听到身旁有人低声说了句:“操,突然好感动啊。”


周朝雨前面是一个很高的beta,他的偶像包袱不允许自己做出一些垫脚的白糖举动,只好面无表情地侧过一点头去看。


“好多学生啊!”身旁的人说。


政府当然不能任由事情发酵,公安派了几个小队堵在政府大楼那条街上,但只是拿防爆盾牌堵着,用身体撑住不让他们过去,并没有暴力镇压,别说像上次一样拿枪恐吓了,这次连警棍都没掏出来,只是口头喊。


看来政府也知道,事态已经无法靠资本与武力镇压了,强制让民众闭嘴只会更加爆炸。


新加入的学生起码有四五千人,稀稀落落地填进队伍后方,他们全副武装的,包得严严实实,袖套,长裤,各种帽子,甚至还有人戴着像养蜂人一样的装备,只露出一双眼睛来。


见有人过来派手幅,就说:“不用不用,学校里面有几个omega都派了,现在还有一个小摊在门口,直接就能领!”


他一边道谢一边往后看,只见一个比自己矮了大半个头的omega,额角汗滴滑落,他扬起一个笑容,道:“谢谢你!”


郑如云冷淡地撇过头,“不用。”


一个beta学生用尽全力想突破公安的防线,却不料力气不够警察大,反被推地一个踉跄,眼看就要往后倒——


后背被扶住了。


“反对特权,我要平等!”


“乞求公平的自由!”


蒋云书白糖在看,只能呆在家里的omega在看,7区的集中生育所也在看。


不同于上一次所有人都低着头发呆的场景,一开始有所反应的那3个omega仰着苍白的脸,一眨不眨地注视着电视机,而除此之外,还有十几个omega也安静地看着。


137浑浊的瞳孔清晰地倒映出“omega站起来”几个字。


“行了行了!”beta警卫吆喝着,“结束了!站起来排队回房!”


“优秀的alpha不惧怕平等!”


一张张手幅上的内容闪过每一个omega的眼睛。


137慢慢地站起来,正默默地跟上时,手背突然被碰了一下,她有些怔愣地看过去,一个头发被剪得很短的女人站在她旁边。


137的视线迟钝地往女人胸口上移,229,刚进来没多久的omega,她重新抬起头来。


只见229张开嘴,无声地、一字一顿地做口型:“谈、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