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为什么这种A也能有O > 第93章 “会听话的。”

第93章 “会听话的。”

作者:图南鲸 返回目录

大家以为也就这样了,那两个行凶的omega只是特例,就像一颗小石子被投入湖中,虽然荡起了涟漪,但几秒后,湖面就会恢复平静。


那如果,有连续不断的小石子呢?更何况,这些石子太轻又太小,巨大的浮力能让它们短暂地在湖面上停留,一圈又一圈地涟漪以石子为中心荡开,久久未散。


大家一觉醒来,一如往常般地洗脸上班,打开手机软件,却发现整个第2星,短短一夜过去,单被媒体报道出来的omega自杀事件,就有8起。


其中2区占了2起。


小米(化名)说:“我住在他们对面一栋楼同一层,经常能看到死者的alpha在家暴她,我有一次为了阻止那名alpha,带上了爸爸和哥哥去敲门,但我们也差点被打了,之后我爸让我别管了,所以我只能拍下来,想着万一以后有用留个证据……”


小米给记者们展示,她的手机里,共有23条证据,无一例外是alpha在阳台对自己的妻子施暴的画面。


“我是住校的,只有周末才回家……”小米说,“很多很多次,那个姐姐会为了逃,跑到阳台来,我看到她几乎每次都会绝望地往楼下看,但最后无一例外都被alpha扯回去,只是这一次……”


一具omega尸体在政府大楼被发现,尸体躺下的位置,正是昨夜徐某跳下的那个位置,上面血痕未消便又覆上一层新鲜血液。


据警方报道,通过监控视频,死者在凌晨4:12分时来到政府大楼,期间一直坐在地上疑似哭泣,之后,在4:47分,进行割喉行为。


另一具omega尸体则在某小区楼底下被发现,不同于上一起,这一起不仅有目击证人还有证据。


*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晚上组织通知说开一个临时会议,蒋云书载着林白昼,先去凤栖接了白糖后再一起去。


白糖一上车就要抱,他吐苦水:“上课真的好难啊……”


小米调出那个视频,画面中,一名女子被扯着头发掌掴着,alpha打累了,松了手,就在这时,女子跌跌撞撞站起来往阳台上跑。


alpha并没有在意,他笃定了,她不敢跳的。


只是这一次,omega连看都没有看,毫不犹豫地一跃而下。


林白昼尽力地缩在后座,企图原地消失,不过很快,他就被发现了。


白糖看到后座有人时,被吓得尖叫一声,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蒋云书好笑地搓着白糖的后背:“我记得我和你说过林医生也在的。”


“嗯?”蒋云书侧头亲了下,“已经开始讲课了?”


白糖忿忿地用牙齿磨了磨alpha的肩膀,越想越丢脸,尴尬得都要晕过去了,“没有……时校长说检验一下这段时间的成果,让我在办公室试着讲了20分钟,6个老师围成一个半圆盯着我……!都是教过我的老师!我讲话结结巴巴的,黑历史黑历史……我完蛋了!!!”


蒋云书被omega的悲壮语气给逗笑了起来,“没关系,不是才大二么?不着急。”


周朝雨也看到了他,走过来拉开了白糖旁边的椅子。


“学长!”白糖小声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坐下的那一刻,周朝雨身体一僵,不着痕迹地挪了下,说:“就上午。”


轮到白糖恨不得原地消失了,脚趾快被自己蜷断了,嗫嚅道:“我、我忘了……”


三人来到会议室,发现已经来了挺多人了,一一打过招呼后便拉开椅子坐下来。


没多久,门再次被推开,白糖转过头,看到了秦终南,还有跟在身后风尘仆仆归来的周朝雨。


omega不听话了,这是alpha统治以来第一次出现的情况,但又因为omega人数稀少,所以不得不阻止omega继续自杀。


有人问:“他们怎么说?”


冯明意扯起一边嘴角:“都在说强行把消息压下去,过一阵子就平息下来了。”


的确是隔了许久地做狠了,秦终南见状,偷偷伸过手来扶住了周朝雨的腰,凑到后者耳旁用气音说:“要不要把外套脱下来给你垫着?”


周朝雨偏头,面无表情地吐出一个字:“滚。”


过了一会,陆陆续续又来了七八个人后,冯明意终于到场,他一开口就是重点:“不好意思来晚了,一个下午都在开会,政府正急得焦头烂额地在讨论怎么安抚omega呢。”


“朝雨,”冯明意问,“你那边怎么样了?”


周朝雨说:“都同意合作,现在开视频会议?”


冯明意点了点头,“好。”


林白昼“操”了一声。


“所以,”冯明意严肃道,“我们必须得让他们知道,群体之间的矛盾已经激化到不得不改变的地步了,不然那些血就是白流。”


在座的人都认真地点了点头。


9区以女性omega汪雨霏为首的组织39人。


13区以男性omega卫思域为首的组织113人。


卫思域穿着一身黑西装,坐得板正,双手交握放在桌上,“冯书记,好久不见了。”


会议室里有一个150英寸的投影幕布,周朝雨操作了一下,正方形的屏幕上立刻出现了四等分大小的正方形,恰好2、7、9、13区各占一角。


2区以男性alpha冯明意为首的组织45人。


7区以男性omega乔庄为首的组织27人。


“直入正题吧,”乔庄是在座年纪最大的,“你们打算怎么做?”


“我们打算发起两场以大学生为主的游行,”卫思域拿出一张纸画了一下线路图,“这一块是13区的大学城,涵盖了6所大学,从入口一直走到13区政府大楼,总共2.2公里。”


汪雨霏笑,“精神起义么这是,赶巧和我们想一块去了。”


冯明意点了点头:“卫少校。”


除了13区成员、各区负责人和周朝雨,其他人皆震惊,少、少校?军人?omega?


“早就不是了,”卫思域笑了下,“冯书记直接喊我名字就好。”


那个人喃喃:“beta。”


“聪明,”卫思域说,“我们并不需要alpha的支持,我们,只需要得到beta的支持就足够了。”


小部分人发出恍然大悟的声音。


“冯书记,”卫思域说,“你们2区刚刚发生了轰动的徐某自杀事件,或许正是民心动摇的时候啊。”


有人说:“但是游行的话,alpha会破坏阻止的吧......”


卫思域长得很漂亮,但是是充满了攻击性的漂亮,甚至比在座的每一个alpha都要英气,他嗤笑一声,“大家似乎忘记了这个世界的真正主体,omega占5%,alpha占10%,剩下的85%......”


“在第一次beta游行的时候,我和他取得了联系,这次他也会帮我们。”


白糖小声道:“卫少校好厉害啊......”


两个小时后,会议结束了,众人都累得不行。


“与其说这是一场omega反抗的游行,”卫思域道,“更不如说,是一场omega和beta逼宫alpha的游行,李唐旗,大家对这个名字还有印象吗?”


“嗬!”白糖晃了晃蒋云书的衣袖,“是那个我们救了的beta!上电视演讲的beta!”


蒋云书也想起来了。


白糖和林白昼同时发出一声:“诶?”


“没和你们说过吗?”秦钟南挠了挠下巴,“其实组织一开始是朝雨联系起来的,冯书记也是朝雨去交涉的,后来人多了起来,就让给了冯书记,毕竟是个书记嘛……”


“不是,”周朝雨澄清谣言,“是冯书记会做得比我好。”


“要不要一起吃个晚饭?听说上一次吃得并不好,”周朝雨喊住他们,又看向蒋云书,“当时一早就去了13区,来不及正式道歉,这顿饭补回吧。”


林白昼很快就吸溜完了一碗粥:“我发现了,只有我们区的负责人是alpha,其他都是omega?”


秦钟南挑了下眉毛:“不哦,是朝雨主动把位置让给冯书记的。”


所有人一瞬间安静了。


“真讽刺啊,明明都是他一步一步用身体打出来的,”周朝雨扯了扯嘴角,“结果就因为性别是omega,所以一切不成立。”


白糖皱了皱好看的眉毛:“但是部队里有很多是alpha吧……就算打抑制剂也没法完全掩盖信息素呀……”


“哇学长好帅啊......”白糖已经晋升为周朝雨的粉丝了,他塞了一口虾饺,又道,“还有卫少校也超帅!气场超足!”


林白昼正在舀海鲜砂锅粥,“对了,我真的是第一次听部队收omega的,还不是后勤,但为什么卫思域又说早就不是了?”


“因为他是伪装成beta进部队的,”周朝雨道,“勤勤恳恳地往上走,期间还去第3星参加过战争,立过功,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omega的身份被发现了,然后就被踢出了部队。”


周朝雨生平第一次磕巴:“随、随便?”


“哦也没有随便,”卫思域似乎在回忆,“忘了是谁了……能出现在我床上的,都是极品,只记得那次很爽来着……我把他骑到最后晕过去了。”


一个omega把alpha骑晕过去了……?!


周朝雨当时也是这么问的,但紧接着,他看到卫思域无所谓地撩起了后边的发丝,把腺体展现给他看。


上面明晃晃一个陈旧的牙印,那是终生标记的印记。


“这有什么,”卫思域道,“随便找个alpha终生标记后,信息素就会稳定下来了。”


临分别之前,卫思域还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调笑道:“当然,还是*alpha最爽。”


周朝雨:“......”不愧是一个能做到少校的omega。


白糖一回到家就立刻把谢安琪、万绘和三个舍友拉了一个群,兴致勃勃地讨论该如何在帝都大学宣传游行活动。


周朝雨面无表情,这么野的吗。


卫思域笑着吐出一口烟,“而且,终生标记后,每次做都能放开来,很爽的,只需要让alpha吃避*孕药……哦还有不结婚就行了,真的不考虑吗?”


兵痞子......周朝雨:“不了谢谢,我有alpha的。”


冯明意笑道:“我知道,那么C组的人配合白糖,剩下的B组做后勤工作。”


蒋云书见白糖一时半会不会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便摇摇头走到阳台,一边撸着黑糖,一边拨通了钟齐的电话:“我们什么时候放出江女士成功离婚的消息?”


“我问过了专业人士了,”钟齐说,“最好在第一次游行的前两天放出来。”


起因是视频会议结束后,组织讨论出最佳游行路线是从人流量最多的商业中心尼达广场出发,途经帝都医院和帝都大学,再到2区广场政府大楼,全程7.8公里,预计两小时。


“散会后小左和几位从事策划工作的留下来,我们讨论下具体流程,”冯明意安排道,“商业中心由A组来负责,帝都医院就由你们几个医生来负责,唔帝都大学的话……”


“我!”白糖见所有人都看过来,他举起的手哆嗦着放下来,“我、我可以帮忙的......”


白糖就被亲的姿势,慢慢地在椅子上扭过身体,最后脚一蹬,直接跳到alpha身上,双腿用力箍着alpha的腰,微微喘着气:“今天一天都没和我的宝宝接吻了对不对?”


蒋云书把白糖放到饭桌上,禁锢在怀里,一下下地亲着omega的侧脸,“发*情期不是说月头来吗,怎么……还没来?”


白糖一怔,随即偏头笑了出来,“什么啊蒋医生,你这是在着急吗?”


两人又聊了一会,蒋云书才挂了电话走了进来。


白糖坐在椅子上,转过身来问:“蒋医生要先去洗澡……唔。”


蒋云书站在他身后,一手握住了他的脖子迫使他扬起头,低头亲了下来。


“不,”蒋云书笑了笑,“再给你一段时间做心理建设,到时候你别害怕地要逃就行。”


白糖红着脸埋在alpha的胸口上,发*情期啊……他的发*情期因为不稳定的缘故,余韵非常长,别的omega一个星期怎么都结束了,但他往往到第9天还能有点感觉……虽然前2天过后理智就会恢复了,但还是会想要……


“唔!”白糖缩了下肩膀,耳朵尖猛地红了,支支吾吾道,“其实你想的话,现在也、也可以……”


“……没有,”蒋云书眉毛一跳,掰过omega的脖颈,用唇摩挲着腺体,“就是看来发*情期还没有稳定。”


他轻轻咬了一口,顿了顿,含糊道:“也的确有点着急……”


白糖抿了抿嘴巴,真的会被做死的吧……


“才、才不会,”他吮了吮alpha的喉结,力道又轻又痒,小声道,“我会听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