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为什么这种A也能有O > 第42章 “单身29年。”

第42章 “单身29年。”

作者:图南鲸 返回目录

“下车吧,”周朝雨拎起狗粮,“到了。”


alpha在易感期都自顾不暇,压根没有精力再去管一只精力过剩的狗,白糖抱着黑糖下了车,他有些气喘吁吁,黑糖已经颇具成年犬的体型了,抱了一会就累得不行。


三人进了小区,坐电梯来到23楼,周朝雨首先开了门进去,拿出一双拖鞋放在地上。


作为客人,理所当然要先等主人进门,白糖与站在一旁、丝毫没有打算进去的秦终南面面相觑。


秦终南低头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白糖,脸上带着揶揄的笑。


“学长......谢谢你。”白糖有些局促,拖鞋里的脚趾乱动。


周朝雨倒了一杯温水给他,“不用谢,正好能远离秦终南让我松口气,你只要控制好这只狗不乱咬家具就行。”


“黑糖很乖的!我有训练它不乱咬东西,”听周朝雨说“远离”“松口气”,白糖紧张了,“发、发生什么了?”


周朝雨注意到了门外两人的小动作,对秦终南骂道:“别逗他了,你这恶趣味什么时候能改改。”又转头对白糖解释,“这里是我买的房子,他是alpha,不方便和我们一起住,他只是送我们上来,确保我们的安全,待会就走了。”


“哈哈,”秦终南笑了两声,握了下周朝雨的手,“行,那我走了,你们晚上尽量别出门,一定要出的话打电话给我。”


门关上了,白糖心里的那点不安消失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周朝雨的alpha,因为被欺骗了两年以及被暴力对待了三年的经历,导致他从心底上地恐惧和不信任alpha,哪怕秦终南是周朝雨的伴侣。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周朝雨也不矫情,“饭你可以做,家务就不要做了,我喊阿姨来就行。”


“不是......”白糖有些尴尬,“黑糖它还在掉毛,需要时时刻刻用吸尘器,不然毛毛会乱飞……”


周朝雨了然,他呆在家里的时间不长,几乎天天早出晚归,可就除去睡觉的七八小时,剩下的时间里他总能时不时听见吸尘器呜呜的声音。


“不是这个意思,”周朝雨作为个心理教授仿佛有读心术似的,“他太缠人了,没点私人空间,不说这个了,去洗澡睡觉。”


可明明嘴上说着烦,脸上却是笑着的。


白糖连续在周朝雨家住了四天,期间包揽了所有的家务外加午晚饭,非常人*妻贤惠。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屏幕忽然亮了下,白糖拿起来一看,蒋云书回复了。


白糖:你还好吗?


蒋云书:没事。


黑糖在桌子底下突袭,炯炯有神的黑眼珠子直勾勾地望着,舔了下周朝雨的脚踝。


周朝雨已经习惯了,用脚背推开它,“看来我还是适合养猫。”


昨天秦终南带着跳脚来了一趟,白糖撸了个爽,“跳脚可爱!”


周朝雨看着他,“你说的是蒋云苏?”


白糖支支吾吾:“......嗯,我没有幻想症!就是......太奇怪了,真的太奇怪了。”


“我不知道,”周朝雨说,“但他每次见我时的那种状态不是伪装出来的,你知道他曾经找秦终南做过心理辅导的事吗?”


这四天里,白糖在脑子里将这几个月内发生的点点滴滴从头到尾过了一遍,如果说蒋云苏脑死亡恢复的那天就是这位陌生人穿来的那天,那么他的性格、他的生活习惯以及对自己的好,白糖全都有看在眼里,可是,他是谁啊?他是什么人?白糖完全不知道完全不了解,一个陌生人和你呆在同一个屋檐下呆了四个多月。


细思恐极。


“学长,”白糖搅着鱼汤,“你说这个世界上有穿越、灵魂互换这种事情吗?”


再一次踩上这个家的草坪,白糖的心境与上次完全不同了。


周朝雨坐在驾驶座上,“有什么事联系我。”


“好,”白糖转头朝他的学长露出一个笑容,“拜拜。”


白糖抬起头,看起来有点吃惊:“不知道。”


“他去找秦终南,问怎么做会让你好起来,期间两个小时没有任何心虚、嘲弄等脸部或肢体小动作,”周朝雨说,“但我只是在客观地给你转达事实,我并不了解他,具体如何要你来判断。”


五天过去。


蒋云书转身的动作也猛地顿住了,他怀疑自己听错了,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什么?”


“你不是蒋云苏.......对不对?”白糖站在五步之远处,定定地望着alpha,他的心如同这句话一样,悬在半空中,紧张,不安,又带着巨大的勇气。


蒋云书安静地站在玄关处,同样望着白糖,风吹动了头发,对视片刻,他给予了一个肯定的答案:“对,我不是,”随后,他似无奈也似感叹地笑了下,“怎么知道的?”


他牵着黑糖往里走,看到了早已站在门口等待他的alpha,下意识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


“怎么了?”蒋云书说,“进来吧,房子通了一天的风,已经没什么味道了。”


白糖抿了抿唇,深吸一口气,从裤袋里拿出什么东西,背在身后,握紧,蓦地问:“你不是他,对吗?”


手里的叉子再也握不住,掉进草丛里,他慢慢地蹲下来,双手捂面,眼泪打湿手心,喉咙发出了压抑的、迟到了三年的悲鸣。


他早该,早该意识到的,从头到尾,他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哪怕失忆了,人的本性却是不会变的,认为家庭暴力没有错的人,失忆后仍旧会不以为然,怎么会和他反省,同他道歉,对他补偿呢?


早上9:00,天气晴朗,团团白云悠哉地飘着,微弱的阳光斜射打在人的身上,蒋云书站在阴影下,看着那个小了他8岁、原本应刚踏入这个社会见识美好的小孩,蹲在地上崩溃地嚎啕大哭。


一直背在身后握着铁质叉子的手骤然抖了起来,白糖的眼睛慢慢红了,鼻子酸涩,喃喃道:“真的......真的不是吗?”


“嗯,”蒋云书说,“不是。”


白糖倒退了几步,一颗颗豆大的泪珠子划过下眼睑洇进土地,他声音哽咽地说着一件件事:“扔掉了珍藏的手铐......字迹不一样,喜、喜欢吃茼蒿......养黑糖,给凤栖捐款,让我去读书......我,我.......”


白糖一口水喷了出来,瞪圆了眼睛,震惊地望着他。


蒋云书顺手就抽了张纸巾过去,“我在的那个世界只有男女两种性别,我的职业是一名肿瘤外科医生,做完手术之后因过度劳累导致脑血管破裂,死掉了,死时29岁,父母健在但关系不好,不吸烟偶尔喝酒,没有恋人,没有结婚。”


白糖因alpha挥手的动作哆嗦了一下,“......还有别的世界?”


蒋云书从冰箱里挖了一点冰装在保鲜袋里递给白糖,“重新介绍下,我叫蒋云书,书生意气的那个书。”


白糖眼睛红肿地坐在沙发上,双眼皮哭成了单眼皮,眼前的世界小了一半,他接过冰袋按在眼睛上,后知后觉地不好意思起来,他竟然当着别人的面哭了半个多小时。


蒋云书说:“我不是来自这个世界的。”


白糖磕磕绊绊:“怎、怎么证明?”


白糖本来就哭得脑子昏昏沉沉,这下子他感觉自己可能快晕过去了。


蒋云书怕白糖不信,他说:“要不,我给你证明一下。”


“嗯,”蒋云书自己说出来都觉得荒唐,像科幻小说似的,“我怀疑是平行世界,因为我不仅名字,就连样貌都同蒋云苏相似,你也长得像我的一个病人,还有林医生也是。”


蒋云书转身上了楼,“你等会。”


很快,他又下来了,双手捧着一大沓东西,“这里有三十多套卷子,你随机选一套,我给你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