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为什么这种A也能有O > 第36章 “还没来,但快了。”

第36章 “还没来,但快了。”

作者:图南鲸 返回目录

“啊!”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白糖的身体抽搐了几下。


床单被弄乱,他蜷起手脚,失神地求饶:“别......别打了,我错了.....”


在黑暗中,挣扎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归为寂静,只余小心翼翼的喘息声。


他又做噩梦了。


可能是发*情期即将到来,连着两天,他每晚都会被噩梦惊醒,内容无一例外是之前在发*情期时遭受折磨的片段。


“拜托......”白糖抱着自己的膝盖,冷汗涔涔地颤抖着,“别再梦到了......”


不远处的挖掘机正勤劳地控制着铲斗一上一下,白糖望向窗户,视线没有对焦,一动不动,神游天外。


“白糖,白糖!”


桌子被敲了几下,白糖猛地回过神来,隔壁桌的学生一脸着急:“白糖,老师喊你起来回答问题……”


“啊!”白糖立马反射性地站起来,差点弄倒了椅子,“我、我对不起。”


所以alpha为什么要找关于omega的提案,是为了什么?莫非是......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白糖。”


是想多了解国*家的法律?还是要对付那些提出有利于omega议*案的人......


郑如云已经大概知道白糖的遭遇了,他突然暴起拉开白糖的衣领去看有没有伤:“发生什么了?是不是那小吊*子又打你了?!”


“没有,没有啦。”白糖赶紧捂住自己的胸*口,脸都红了,“是我昨天看到他放在桌子上的资料了,是关于omega保障法的......”


郑如云抱臂,生气又恨铁不成钢,同四年前的表情如出一辙,“所以呢?有可能只是装装样子骗你的,他这样伤害过你,你还相信他?!”


“听说你今天没听课?”两张桌子面对面地拼在一起,郑如云叉了一口胡萝卜放进嘴里,“方老师有点生气哦。”


自从那天说开了之后,白糖就每天都端着自己的小饭盒去办公室找郑如云一起吃饭。


白糖的玻璃饭盒里装着少量的肉和大量的蔬菜,这是蒋云书重新找的家政给做的便当,他揉了揉额头,“我走神了......”


白糖的嘴巴被弄得嘟起来:“知道啦......”


吃完饭后,郑如云去开教师会议,白糖独自一人在办公室帮忙收拾作业。


可出乎意料的,类似于昨天那种情况又发生了,暴涨的信息素在体内肆意乱撞,他慌忙之中捂住自己的嘴,把呜咽都吞回肚子里。


“不是,我没有......”


白糖皱着小脸,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意思,“我只是很客观地在说......那如云你要怎么解释脑死亡突然痊愈的事情啊?”


“不知道,”郑如云没好气地捉住白糖的脸一阵揉搓,“这不关你也不关我的事,他已经是个死人了你知道吗?你现在只要好好学习,考上一个好的大学,起码在精神和经济层面上独立了好吗乖乖,有什么困难你说出来,我们拼死也会帮上你。”


白糖只祈求短时间内没有人来办公室。


胆战心惊地等了一会,抑制剂终于发挥作用,滚烫的身体慢慢冷却下来,他踉跄地从桌子底下爬出来,发觉裤子一股凉意。


白糖咬着嘴唇,将办公室所有窗户打开通风后,快速去了洗手间。


白糖躲在桌子底下,体温逐渐上升,一点力气也使不上,他眼角湿润,哆嗦着手指从校服外套里抽出抑制剂,好几次都差点拿不稳。


也管不上力度与位置了,用尽所有力气,将针头对准往自己手臂上狠命一扎。


刺痛感随之而来,他再也抓不住,针管“啪嗒”一声掉在大理石板上,在安静的办公室里尤为突兀。


郑如云半蹲下身子,目光触及白糖腺体上的无数道疤痕时,又怒了:“操,妈的,我要杀了那个畜生!”


白糖握了握郑如云的手臂,仿佛是在安慰他。


郑如云深呼吸了几口气,贴新的阻隔贴时都有些不知所措,丝毫不敢用力,这看起来实在是太恐怖了,他根本不敢想这有多痛。


他看着自己的内*裤,一阵难堪,最后只得狼狈地垫了几张纸巾。


“白糖,”郑如云敲了敲洗手间的门,“是这个隔间吗?”


“是,是我,”白糖打开隔间门让郑如云进来,解开外套,拉低衣领,露出后颈来,“......谢谢你,如云。”


“了解了,”蒋云书说,“周教授,我想问下,白糖有什么严重失眠或焦虑的状况吗?”


“1年前曾经有过,”周朝雨说,“现在偶尔也会有。”


蒋云书皱着眉,“是需要吃安眠药的程度吗?”


“妈的,别让我看见他,不然我绝对、绝对会弄死他的。”


另一边,蒋云书正在和周朝雨进行每周一次的例行通话,“周教授,请问白糖情况怎么样?”


通过几个月的心理疏导,白糖的心理状况好了不是一丁点,周朝雨公事公办道:“差不多稳定下来了,只要不突然刺激,不看到应激源,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好的谢谢,周六的书展,你们决定怎么去了吗?”蒋云书说。


周朝雨:“没有。”


蒋云书在明天那一页的笔记本上写上“7、艾司唑仑片换成维生素B片”,说:“那我送白糖去吧,麻烦你发个地址给他。”


“家里发现了安眠药?”周朝雨问。


蒋云书:“是。”


“现在这种程度物理方法就可以缓解,”周朝雨说,“并且除去感冒发烧以及急性肠胃炎的药,白糖在三个月内没有服用任何药物,我只能说到这。”


蒋云书一路上总感觉隐隐约约闻到了一股很甜的味道,但好像又没有,他站在门关处,看着黑糖追着白糖上楼的画面,一言不发。


白糖确保蒋云苏没跟上来后,无声地招呼黑糖赶紧进来,然后关上了门。


“嘘,黑糖乖,”白糖蹭了下鬓角的湿意,竖起一根手指,“别出声。”


“嗯。”


蒋云书挂了电话,食指和拇指转起笔来,家里所有的药品都是放在药箱的,既然不用,为什么要藏起来。


白糖打算用那瓶艾司唑仑片做什么。


他会像条狗一样乞求alpha碰自己,哭着喊着扭着蹭着,眼泪唾液滴到地上,泛着光。而这段时间里,哪怕痛极了,他也会下*贱地有感觉,于是蒋云苏越发肆无忌惮。


他一边惨叫着,一边欢愉,鲜红和白混着一起流出来。


很恶心,很恶心......白糖连呼吸都带着颤,仿佛催眠自己一般,“别想......别想,别想了.......”


手有些抖,白糖插了好几次钥匙孔才开了柜子的锁,他从里层翻出那瓶安眠药,拿出三颗放进一个装饼干的铁质小桶里,然后用保温杯的底部一点一点地把药片研磨碎。


后颈贴了两层阻隔贴,埋在围巾底下的肌肤粉红,他的发情期真的要来了,不是今晚就是明后天。


发*情期很可怕......白糖抓着保温杯的手指用力到发白,会丧失理智,烧起来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身体使不上一点力气,什么都反抗不了。


蒋云书:“好,谢谢。”


白糖松了一口气,余光看到蒋云书重新背对他的模样,一顿忙碌又快速的微操,最后还欲盖弥彰地加了点水进去。


蒋云书接过来一看只有两三口水,便毫不在意地喝完了,他说:“最近有发生什么事吗?”


蒋云书坐在沙发上背着概念,等了好一会才见白糖下楼,他放下手机站起来,尽量放柔了语气:“白糖,我们谈谈。”


“好、好啊,”白糖走进厨房,从消毒碗柜里拿出杯子,“我先喝口水,你......要喝吗?”


蒋云书顿时警觉,想起上次白糖主动问他是为了测试他会不会过敏的事,但随即他又暗骂自己杞人忧天,竟把别人的好意当作阴谋,要是白糖知道他的想法,心都要寒了。


“......没有。”


还有心防是对的,要是短短半年时间就放下过去,并再次全身心地相信他,那么白糖才是傻子。


蒋云书提醒道,“如果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记得来找我,我不会伤害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