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为什么这种A也能有O > 第19章 “结局已定。”

第19章 “结局已定。”

作者:图南鲸 返回目录

蒋云书离开后第一时间就去了医院检查,并加钱加急出结果,夜晚的医院依旧人满人患,他坐在医疗椅上,双手交握成拳抵着额头,不知什么心情地等了大半个小时。


拿到检查报告单时,他没敢一下子打开,好多次只敢看到“姓名:蒋云苏”那一栏。


如果按照一般流程,初次检查出HIV抗体阳性,报告单上的结果应为“待复查”,血液会送到当地的市级及以上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用另外一种方法,再检测一次,如果依然是阳性,会发一张艾滋病确证报告单给本人。


蒋云书霎时松了一口气,脱力一般把自己砸到椅子上,眼前是绝处逢生后的空白。


小德牧的脸几乎要埋进食盆里,一边摇尾巴一边狼吞虎咽着,哼哼唧唧地发出进食的声音。


他脑子没什么伤春悲秋的想法,只想着,如果他确诊了,那么白糖……他在心里暗骂一声,一下子展开报告单,瞳孔高度紧张地扩大着,捏着纸张的指骨泛白。


HIV抗体阴性。


小黑糖不明所以,从食盆里抬起黑乎乎的脸,歪着脑袋看自己的主人。


白糖竖起白葱般的食指,对黑糖小声道:“先生回来了,我们要乖一点。”他透过窗户看见alpha面无表情地进了花园的那道铁门,步伐很大,带着风。


白糖满心欢喜地抚着黑糖扎手的毛发,漂亮的眼睛弯起带笑,像一双月牙,“黑糖,黑糖……慢点吃,没人和你抢。”


窗外忽然一阵强光闪过,白糖连忙站起来,理了下衣领抚平裤脚等在门口。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白糖一阵窒息,脸色瞬间就苍白了几分,长期形成的肌肉记忆让他下意识地垂下头,屏住呼吸,乖顺地露出瘦削的后颈,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直到,还在吃狗粮的黑糖也闻到什么似的,“嗷呜”了一声。


白糖有些瑟缩,作为一个omega,他能清楚感觉到他的alpha心情并不妙。


十几秒后,门开了,一股令人作呕的、好几种信息素混合在一起的味道顿时扑面而来。


“没有,”蒋云书见白糖逃跑的动作一愣,反应过来后抬起手臂闻了闻,“我身上沾上味道了?”


蒋云书在心里又骂了一遍原主和那些猪朋狗友,接着他毫不犹豫地把大衣和里边的毛衣都脱了扔出门外,只剩一件单薄的白衬衫。


白糖一震,这一声,直接把他敲醒了,他突然醒悟过来,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孑然一身,他有黑糖了,要保护黑糖。


白糖撑起发软的双腿,踉跄地抱起小黑糖落荒而逃,他退到厨房后,全身都是戒备的意味,哆嗦着声音问:“……先生您恢复记忆了吗?”


说到这,他顿了顿,改了说法,底气有些不足,“我今晚没去鬼混……我就站在这,你听我说。”


“失忆到现在,我下午第一次接到了所谓好兄弟的电话,”蒋云书三言两语地解释道,“他让我今晚去聚一聚,于是我去了,发现是那些不正规的……聚一聚。”


白糖退得更后了,几乎抵着厨房的柜子,模样是又警惕又害怕。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反应,都叫嚣着恐惧,但为了小德牧,他拼命压抑着本能,把浑身的刺都竖了起来。


蒋云书的脑子里莫名其妙地闪过一个词,为母则刚,他举起手来:“别怕,我没恢复记忆,不会伤害你和黑糖,也没去鬼混……”


蒋云书艰难道:“但是我听那些人说,蒋……我之前应该是出过轨,挺多次的……你知道吗?”他之所以坦白,是认为白糖有知情权。


白糖垂下眼睫,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是omega,不是beta,他能闻到很多时候alpha回家时身上的味道有多令人作呕,但他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一点都不了,毕竟他也早已不喜欢蒋云苏。


“但是,我没参与!真的,”蒋云书努力地想证明自己,他拉开衣领,上面干净得很,什么痕迹都没有,“我八点赴约,八点四十分左右就在医院了。”


白糖其实一点都不在乎alpha有没有去鬼混,他安安静静地站在原地,见alpha拿出报告单证明展示给他看。


初见惊艳,蒋云苏被青涩漂亮的白糖所吸引,只望了一眼便移不开目光,白糖也对高大英俊的蒋云苏红了脸,结账时,alpha厚着脸皮要到了omega的联系方式。


他们理所当然地成为了朋友,蒋云苏对白糖开展了极其激烈的追求。


现在的白糖只要确认alpha不会伤害黑糖就足够了。


白糖认识蒋云苏时是在16岁,他清楚记得,那是夏日的一个黄昏,飞机低空飞过带来低沉的轰鸣声,他在外婆开的杂货店帮忙,于是恰好碰上了来买水的蒋云苏。


白糖交不上学费,想去申请贫困生时,是蒋云苏站出来,帮他交了高二高三的学费。


高中毕业后,在白糖18岁生日当天,蒋云苏向他求了婚,而他也早已喜欢上这个alpha,腼腆地答应了,蒋云苏把他抱起来亲吻,并快速地领了证,举办了婚礼。


白糖17岁生日刚过没多久,唯一爱他的外婆去世了,他没有亲人了。


蒋云苏尽心尽责地照顾伤心欲绝的omega,在那一段暗无天日的日子,白糖每晚哭到睡着后,一睁眼必能看到alpha关心的眼神。


两人度过了很甜蜜的短短几个星期,然后他提出要去读大学,但蒋云苏竟然不同意,他们吵了一架。


后来蒋云苏示弱地抱着他,说他太漂亮了,要藏在家里,不想让大家看到,态度半哄半强,坚决不让步,白糖自然也不赞同,于是蒋云苏开始了冷暴力。


婚礼当天,白糖没有任何一个亲人到场,他有些无措地跟在alpha身旁,看着一张又一张陌生的面孔,虽然过程中伴郎对他做了些不太愉快的事情,蒋云苏的态度也不太明朗,但他还是很开心,笑得很灿烂。


两年时间,白糖以为能足够看透一个人的心。


白糖有些崩溃,每天晚上抱着被子偷偷地哭,他对alpha几乎是倾泻了所有的感情,甚至反思过问题是否出现在他身上。


一个月后,他的初恋和婚姻彻底破碎了,因为蒋云苏第一次打了他。


两个星期后,白糖妥协了,但从那时起,alpha变了,对他似乎有了些厌倦。


omega非常敏感,他尝试挽留,也有心解决问题,但奈何alpha不配合,态度也日渐不耐烦起来。


白糖这次没有犹豫,下定决心提出离婚,现在不离就晚了。只有当被alpha抛弃和被终生标记两个条件都满足时,omega才会被抓去集中生育所。


当晚,蒋云苏强制终生标记了白糖。


至此,结局已定。


白糖这才终于懂了,原来不是好人变坏了,只是坏人太善于伪装,但懂得这个道理的代价实在有些大,要赔上他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