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为什么这种A也能有O > 第17章 “少恶心人了。”

第17章 “少恶心人了。”

作者:图南鲸 返回目录

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光亮度调在37%,页面的信息内容鱼龙混杂,看得蒋云书眼花缭乱,笔尖一抬,他在计划表的最后一项打上勾,侧头看了眼墙上的钟表,凌晨5:02,酸涩的眼睛开始一下一下地抽着痛,他疲惫地仰高脖子,把头枕在椅背上,吁出一口气,“明天要去把白糖接回来了……”


这五天他实在是太忙了,忙得头昏脑胀,每天睡不够五小时,时限内要完成的事太多,办证书、发布房子信息、与买家谈妥价钱、订立买卖合同、搬家等等等等。


在原来世界,他已经用掉32个笔记本了。


或许是原生家庭带给他的影响,也或许是他的性格本就自律,这么多年下来,甚至到了病态的地步,没有压力反而会让他感到空虚焦虑。


初中之前,他的父亲会给他制定每天的计划表,没有完成等待他的只有惩罚,高中之后,制定计划表的人从父亲变成了他自己。


他会随身携带一个笔记本,里面密密麻麻地写着每一天的行程安排,直至睡觉闭上眼的那一刻,写在笔记本上的当天内容一定要完成。


搬家这么重要的事情,按照他的性格,肯定会第一时间告知,因此他一直认为自己说了,原来从第一天就出错了……蒋云书叹了一口气,这个记性,不服老不行,就连背英语单词,第二天一起来都能忘五分之一,明明读书时候过目不忘来着。


“我把原来的房子卖掉了,”蒋云书尽量放轻语气,企图安抚一下白糖,“我们搬家了,现在要去新家,还有大概十分钟就到了,别怕。”


他不能放白糖独自一人在医院太久,也不能等白糖出来再继续,他必须办妥一切,安定一切,给白糖提供一个稳定恢复的环境。


必须。


蒋云书的头有些疼,青筋突突地跳,他疲累地揉了揉太阳穴,“我竟然忘记告诉你了,抱歉,是我的错,不会有下次。”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白糖微微侧过脸,用余光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蒋云书,他早就注意到了alpha的状态很差,眼睛全是红血丝,脸色也有点发青,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憔悴。


小德牧缩着四只小短腿趴在白糖颤抖的怀抱里,它好似感受到了主人害怕的心情,搭了条暖呼呼的爪子在主人的手臂上,拱了拱,歪着脑袋“嗷呜”了一声。


白糖瞬间把黑团子抱得更紧了。


“因为时间太赶,所以只拍了几张,”蒋云书笑了笑,“我们现在就去亲眼看看怎么样?很快就到了。”


半晌,白糖颤抖的身体慢慢冷静了下来,他小幅度的点点头。


蒋云书想起什么似的,他拿出手机打开相册,“你看,我昨天拍的新家的图片,是在白天拍的,我们现在就是要去这里。”


白糖的下半张脸都埋在小德牧身上,只露出一双漂亮的月亮眼,静静地看着手机上的图片。


“我不太会取名字,如果是我的话……”蒋云书貌似有些苦恼,想了会,“可能会叫上岸。”


气氛好似松懈下来,白糖眨巴了下眼睛,下意识顺着话说了下去,“为什……”反应过来后又赶紧闭了嘴。


“那我们出发了,”蒋云书一直很有耐心地等着,他看向前方,重新拉下手刹,装作随意地聊道,“白糖想给狗狗起什么名字?”


“还是先生取吧……”白糖的声音闷闷的。


虽然满心疑惑,但白糖什么都没有说,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没和谐到能让他询问alpha的私事。


“这个我是不是也没和你说?”蒋云书接着说下去,“我计划下一年去考研,公司不打算再亲自经营了,但别担心,收入还是很可观的。”


蒋云书没在意,一本正经道:“因为我要考研。”


蒋云苏要考研?白糖沉默了,快30岁的人了,怎么突然……?失忆之后突然醒悟?现在已经12月了,如果要考只能等下一年的12月。


蒋云苏不会让自己去读书,不然大学他肯定是能考上的……那时候的自己,真蠢。


下一秒蒋云书温和道:“白糖要不要也去读书?”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白糖现在21,和原主结婚时才18岁,高中刚毕业。


白糖有些惊诧alpha竟然会主动和他说这些事,这……还是第一次,他垂下眼睫,遮住了眼底的情绪。


考研,读书,真好啊。


疯了吗,白糖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竟然会把失忆的蒋云苏说的话当真?是嫌自己的生活还不够难吗?就单单那句话就足够让恢复记忆的蒋云苏狂怒了。


“没关系,”意料之中,现在还无法让白糖相信他,蒋云书向左摆方向盘,车子驶入一个高级别墅区,说,“待会可以按下你那边的车窗,让保安认认你的脸吗?”


白糖觉得自己的耳朵好像出了问题,他唰地扭过头,眼睛睁得大大的,震惊道:“真、真的吗?”


话脱口而出,紧接着白糖猛地愣住了,那一刻仿佛有个大铁锤用力砸到他的头上,砸得他眼前空白,砸得他清醒了过来,他后背瞬间出了一层冷汗,惊慌道:“对不起先生……我乱说的,我不想去……”


在保安问好的背景音中,他听见alpha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轻缓有力:“你好,这位是我的伴侣,也是3201的房主,这只狗是我们一起养的宠物。”


……伴侣?他第一次听蒋云苏这么称呼他,不对,这是第一次蒋云苏给外人介绍他的存在,白糖有一瞬的恍惚,但很快,他又稳定了心神。


“可以……”白糖小声说。


贴了遮光膜的车窗降下来,越来越多的光慢慢染上白糖的脸庞,他局促地坐在副驾驶上,只敢盯着自己的脚看。


白糖静静看着新家的样子,别墅面前的花园比之前更大了,不变的是那一大片草地,但也只有空空一片草地。


“以后白糖有空的话可以在这种自己喜欢的植物,也可以买喜欢的户外装置,像秋千滑梯之类的,还有狗狗的训练工具,全部都可以放在花园里,甚至可以改装,铺一条石子小路,挖一个小池塘养些鱼,”蒋云书耐心地叙述着将来可以干的事情,笑了下,“到时候我和白糖一起做,怎么样?”


别当真,白糖暗暗告诫自己,蒋云苏向来油腔滑舌,失个忆而已,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


“到了,”蒋云书把车停进了车库,打开副驾驶门,对白糖伸出手,说,“来吧,回家了。”


秦终南说,要多让白糖接触大自然,做一些放松却专注的事情,重新建立兴趣爱好,这样会尽可能地避免白糖胡思乱想,陷进压抑绝望的情绪中去。


想象力真的是很神奇的一种东西,明明alpha讲故事的能力不怎么样,描述也很平淡,可这些美好的画面,却一瞬间都呈现在了白糖的脑海里,甚至让他有了对未来生活的期待。


白糖抿了抿唇,说得好像真的可以实现那样……少恶心人了。


他安静地呆在蒋云书的怀抱里,小声说:“好的……谢谢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