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绝世天妃惹不得 > 第74章 我能拒绝吗

第74章 我能拒绝吗

作者:霜林染醉 返回目录

很快鲜香麻辣的火锅就准备好了。


宁英口味偏淡,司珩身体不好,所以专门给他们做了一个清汤锅。


看着满桌子的食材,众人自然很高兴。


小菊他们四个也有一张桌子吃饭,不难看出君月语是对他们真的很好。


“这是什么啊,好好吃啊,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梅池宴吃得很是畅快。


“火锅,你们吃得惯就好。”君月语给大家示范下菜。


“真的好吃啊,我们能不能每个月休假都来君老大家里蹭蹭饭啊?”司珩倒是半点不客气。


梅池宴紧接着说道:“这个主意好啊,我们可以自己带菜来啊。”


“那就吃吧。”君月语又开始烫菜。


这一顿饭吃得开心,就连文中的谢祁也吃出了从未有过的欢愉。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君月语咽下了口中的食物,一本正经地问道:“我能拒绝吗?”


几人齐声道:“不能!”


众人欢快吃火锅的时候,百草园的子桑琳琅却是变得狰狞。


她已经知道君月语种植出了三阶灵植,并且先行离开了百草园。


从小的家教什么的,都被抛之脑后,做最自由的自己。


……


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是一个带有磁性的男音。


“想要离开吗?想要得到君月语的荣耀吗?想要将君月语踩在脚下吗?”


她一边嫉妒君月语可以这么快离开,一边又恨自己还要在百草园继续受罚,更是担心自己在云城做的事情,会被光影石给出卖。


一直担惊受怕着,就怕一个不注意,院长就会派人来找她去问话,甚至是当众说出她的罪行,将她逐出碧水学院。


“我自然是帮你的人,我能帮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也同样也可以帮你毁掉你想要毁掉的一切。”那个声音像是带着迷人的诱惑之力,让子桑琳琅像是被麻痹了一般。


也不知道听那些重复的话语多久,子桑琳琅突然定睛说道:“我想,我想离开这里,我想将君月语踩在脚下,我想得到君月语的荣耀……”


这些话不停地在耳边响起,不管子桑琳琅如何寻找都找不到声音的来源。


“你是谁?你想要做什么?”


“很好,你不用求我,你我本为一体,只要是你想做的,我都会一一为你实现,只是你最近补血太少了,导致灵根的力量不稳……”


子桑琳琅抬手捂住了自己的丹田,“灵根不稳?”


“请你帮帮我!”子桑琳琅说着就跪在了种植园的地上。


“哈哈哈……”那个人声音狂傲地大笑。


子桑琳琅吃惊的垂眸看向了自己的丹田,“你是五灵根?灵根会说话?”


此刻子桑琳琅丹田内的魔物,正如章鱼一般挥动着几只触角,在吸食着灵力。


本就苍白的脸色有些泛青,“你怎么知道?”


那个声音又响起了,“我就是你的五灵根啊!”


“我会想办法拿到血液,只是现在在学院内,不能吸食……”子桑琳琅说道,她的唇又白又干。


因为好一阵子没有得到圣后送来的血液,所以她只能尽量的减少吸血的次数,让剩下的血液可以持续久一点。


在百草园里,魔物好像又长大了一些,触角也多出了一根来。


“你我早就想通,我们这是在神识交流。”魔物说道。


“我这就喝一点,我只怕得不到母后送来的血液,我又将血液喝完了,之后会在碧水学院里暴露……”


那种不受控制的吸血实在是有些可怕,她不能失去现在的机会,她必须要进入天启城。


魔物显然是想要继续吸血。“现在还是需要吃饱才行,不然我有可能会因为缺血而死亡,我若是死了,你就没有五灵根了,不光是如此,你也不可能再换灵根。”


子桑琳琅当然明白这话的意思,其实不吸血她也很难受,甚至有时候她自己都有些不能控制自己吸血的欲望。


子桑琳琅迫不及待地问道:“什么法子?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尽力做到。”


魔物轻飘飘地说:“一次性吸饱!”


魔物轻笑。


“其实也有一个法子,让你可以一段时间不吸血……”


“如今我在学院,不要说吸饱了,就算是吸一个人,也都会被发现,学院处处都是光影石,我什么都做不了。”


“还有我上次在云城外吸血,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光影石发现。”


子桑琳琅那原本充满希望的脸,一下子变得沉重。


一次性吸饱,眼下怎么可能啊。


难怪都已经过去一些时间了,学院的人还没有因为此事找她。


“想办法尽快吸饱血。”魔物说着就收回了触角。


魔物说道:“云城的事情,你不必放在心上,光影石只在几个重要方位。”


子桑琳琅闻言如释重负,“如此就好。”


君月语带着众人来到了珍宝阁,这次是来寄售丹药,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买的东西。


五阶玉牌一现,便被请上了专门的雅间。


……


永和镇,珍宝阁。


宁英不满地开口:“我君姐姐早就与东岳国没有关系了,她只是君府的主人!”


梅池宴又问道:“除了君府的主人之外,你还有没有其他身份呢?”


梅池宴再次被君月语手中之物震惊了。


“君老大,你居然有珍宝阁这种特殊的玉牌,你,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啊?真的只是大将军府的大小姐吗?”


君月语端起茶轻轻地抿了一口,“当然还有身份啊。”


所有人都全神贯注地看着君月语,明显是在等她接下来宣布身份。


他压低了声音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眼中满是期待。


君月语坐了下来,梅池宴很乖巧地为她倒茶。


突然见对面二楼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此刻高台之上居然在拍卖奴仆,珍宝阁拍卖的人定然不是一般人。


“我不是还是你们的君老大?宁英的君姐姐,谢师兄的君师妹吗?”


君月语轻轻一笑,继续喝茶。


那个女子的声音十分霸气。


小青龙在君月语的手腕上动了动,“主人,是东岳国的圣后杜秋月。”


有的是贵族家生子,有的是犯错官宦,有的是可以化作人形的另类。


“这几个人奴仆,我全都要了!”


小青龙:“最近子桑琳琅的气色的确差了一些,看来是血液不够了啊。”


君月语十分费解,“以杜秋月的身份,想要找一些血液,哪里需要来珍宝阁拍卖奴仆啊,她一口气买下这么多奴仆,到底是为了什么呢?珍宝阁的奴仆身份和价格可都不低啊。”


君月语道:“杜秋月作为圣后,居然亲自来永和镇的珍宝阁,看来是有所目的。”


“难道是为了给子桑琳琅准备血液?”


想要给子桑琳琅寻找血液,以杜秋月的身份,随便弄死几个人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何须如此兴师动众。


很快珍宝阁管事风天一亲自上来了,因为君月语不是第一次来,又有皇城珍宝阁管事的交代,所以风天一对君月语的态度十分好。


“君姑娘这次又是寄售丹药吗?我们可是等您的丹药许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