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绝世天妃惹不得 > 第67章 该算的账,一笔都不会少!

第67章 该算的账,一笔都不会少!

作者:霜林染醉 返回目录

随着几座山被提到君月语的脚下,便立马出现了一抹刺眼的强光。


等到众人睁眼,那几座山已经不见了。


若不是还能看见地面的巨型大坑,很多人都会以为刚才只是错觉。


“君师妹这是怎么做到的啊?”南宫瑾惊讶地开口。


“五灵根的绝世天才果真是与众不同的。”


“城主此言差矣,五灵根绝世天才的可不是君老大一人。”


梅池宴距离南宫瑾最近,正好听到了南宫瑾的话。


“梅师弟说的可是那东岳国圣女,子桑琳琅?”


当初子桑琳琅变成了五灵根的消息,可以说是传遍了整个碧水大陆,南宫瑾作为云城的城主,听说了这个消息自然是情理之中的。


“也不是我说谁的坏话,相信此次城主定然也没有少听说关于子桑琳琅的事情吧?”


南宫瑾当然听说了,子桑琳琅在帮助云城的这件事上,几乎是就是一个旁观者。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没错!”


梅池宴却是冷笑了一声,“两人都是五灵根,但是其能力却是天壤之别。”


这样的人拥有五灵根,简直是就是暴殄天物了。


君月语那边一直用神识注意着几座山的去向,也目睹了几座山落入空间。


救助嫌弃脏累,就连鬼王出现了,也没有跟着儿一起注灵。


再说了那子桑琳琅的性子和胆识,也完全不能和君月语相比较。


“月丫头,你可算是回来了。”


葛远天等人似乎已经等待已久了。


此次云城之行,也因为几座山的移除而结束。


一行人通过传送阵,终于回到了碧水学院。


子桑琳琅见状本就难看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倒不是担心自己云城之行没有什么功劳,就担心自己吸血和帮助鬼王的事情被发现。


葛远天一见到君月语就十分的激动,此刻广场上的光影石还在播放着云城的情况。


也就是说,云城之行,也如同先前的测试一般,全程都会投放在光影石之上。


君月语来到了葛远天和院长西门寒的面前。


“学生此次有错,请院长责罚!”


“见过院长!见过各位导师!”


一行人匆匆行礼。


显然他不希望君月语受罚。


西门寒扫了一眼子桑琳琅,“你与子桑琳琅确实是犯错了,云城犯难,你们却内讧……”


她与子桑琳琅一战,确实是犯规了。


葛远天又急又恼,“你这次可是立了大功!”


君月语一脸诚恳地说道:“师父,徒儿自愿领罚。”


子桑琳琅神情恍惚的上前,她一直在担心光影石有没有看到她吸血,有没有看到她将尸体抛掉,有没有看到她帮助鬼王。


西门寒连连叹息,显然他不想处罚君月语,却又很想处罚子桑琳琅,所以为了维护规矩只能狠心一次。


“院长你……”葛远天想要护着君月语。


去百草园是处罚,其实也是一种修炼。


“学生领罚!”


“院长此次小语妹妹确实是大功臣啊,若不是小语妹妹,那鬼王出现,整个云城包括碧水学院的学生都有危险啊……”丁饶上前。


“你们谁都不要再说了,碧水学院赏罚分明,君月语,子桑琳琅去百草园吧!”西门寒打断了丁饶的话。


“君月语,你很得意吧!”


君月语扫了一眼子桑琳琅,“我哪有你得意呢?”


君月语扫了一眼神情恍惚的子桑琳琅,见子桑琳琅如此,君月语猜测大概和子桑琳琅丹田内的魔物有关系。


子桑琳琅心有不甘,又忐忑地跟着君月语一起去百草园。


子桑琳琅本就情绪不稳,此刻更是被激怒了。


直接朝着君月语甩了一鞭子,君月语像是后脑有眼睛一般,抬手就接住了那鞭子,用力一扯就将子桑琳琅扯了一个踉跄。


“君月语你以为,你不要命一般的挣表现,以后会有机会去天启城?”子桑琳琅阴狠地盯着君月语。


“我能不能去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子桑琳琅!一定去不了!”君月语十分肯定地说道一脸笑意。


看着君月语满眼的嫌弃,子桑琳琅心头的火更大了。


她大力的抽回了鞭子,又愤恨地朝着君月语狠狠的抽了过去。


“怎么还想动手?”


两人之间的战争,子桑琳琅从来就没有赢过,不要说赢了,是一次比一次更为丢脸。


话落,就见她掌中已经聚集的灵力,被一层淡淡的绿色木元素之力给包裹着,随着金光一闪而过。


【木生为器!】


鞭子蕴含了五元素之力,带着浅淡的五彩微光,有力地划过虚空发出呜鸣的声响。


君月语冷笑出声,“看来,你是打算要在这百草园待到过年了,可是我并不想陪着你呢?我还要在炼丹阁和炼器堂学习呢!”


剑气掠空发出锋利的争鸣,噌!


来势汹汹的鞭子,就这么被剑气给劈断了。


【金之幻决!】


金色的幻影长剑横空出世,君月语的控制,快速地劈向了子桑琳琅。


“啊!”随着子桑琳琅的一声惨叫,百草园的大门也被打开了。


从里面走出来一个面无表情的中年妇人,此人正是百草园的执事-蒲飞烟。


鞭子断了剑气却是并未收压,直接劈向了子桑琳琅的脑门。


子桑琳琅见状,就要避开,却发现自己的速度根本就跟不上那一道气势磅礴的剑气。


正想看看是谁这么不知道轻重,在云城都敢违规,一眼就认出了地上的子桑琳琅。


“子桑琳琅!怎么又是你!”蒲飞烟本就是冷冰冰的,此刻开口显然还带有怒意。


子桑琳琅满脸是血地倒在地上,虚弱地喘息着。


蒲飞烟凝眉看了看两人,她刚收到消息说是此次前往云城的人已经回来,虽然云城之难已经解决了,但是也有两个违规的学生送来。


“年纪轻轻居然已经是腾云境修为,倒是对得起你的五灵根,只是你这性子还需要磨练一番……”


蒲飞烟对君月语说话的语气显然也很不客气,俨然一副毫无感情的样子。


君月语看了一眼蒲飞烟的装束,便猜测出了其的身份。


“学生君月语见过蒲导师!”


有了这次的教训,子桑琳琅更是不会放过她了。


君月语扫了一眼子桑琳琅,子桑琳琅头顶上的头发已经没有了,并且还留下了一道很长的伤口,此刻伤口还在淌血。


“蒲导师说得对!”


自打她接受这具身体开始,她与子桑琳琅早就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


只是眼下子桑琳琅有魔物护体,她不会立马杀了子桑琳琅。


不过来日方长,该算的账,一笔都会少,该报的仇,一样也不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