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绝世天妃惹不得 > 第58章 对上鬼王

第58章 对上鬼王

作者:霜林染醉 返回目录

子桑琳琅落得如此地步,居然没有一个学院的人上前去帮她。


君月语已经收起了青灰砖头,而众人都围了过去。


梅池宴笑看着君月语,问道:“君老大,你那武器是灵器?”


说是灵器,却不见青灰砖头之上蒙着什么微光。


若说不是灵器,那么为何在君月语连番的攻击之下,又丝毫无损呢?


当真是一块砖头,哪里承受得住这样的撞击呢?


“应该不算是。”君月语沉吟了一刹那,这可是传家宝之一啊。


不管是不是灵器,她用着顺手就对了。


子桑琳琅踉踉跄跄的起身,此刻形容狼狈堪比乞丐,她那怨毒的目光狠狠地落在君月语的脸上。


君月语就那么好?


凭什么?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明明她才是天之娇女,真正的五灵根绝世天才。


明明没有和君月语打多久,但是她只觉得全身都疼。


这一次战斗,受伤的是她,吃亏的是她。


到了现在,居然没有一个人关心她,全都围着君月语转。


越想心头就越是兴奋,丹田内的魔物这阵子是真的得到了很好的滋养。


触角在不经意间又多长出来了两根。


狠狠地吸收着子桑琳琅带来的营养……


她只不过是进入学院之后,没有得到修炼的机会。


等她学了高级功法,定然要让所有人都跪在她的面前。


她要喝了君月语的血!


血色气流的带动之下,那几十个人在瞬间就被吸得只剩下了白骨。


然在这红衣白骨骷髅外露的白骨之上,慢慢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长出了血肉。


几十具白骨落地,那红衣人转身瞬间,除了那张脸之外,身体各个部位已经长满了血肉。


就在不远处的一处临时搭建的茅屋里,突然出现了一具行走的红衣白骨骷髅。


那骷髅一出现,就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将茅屋内几十个人吸了起来。


那一双仅剩下白骨的手促成爪状,有强劲的血色气流自掌心流出,将吸起来的人罩了过去。


此刻的鬼王说话都和之前在地洞之中有了很大的不一样,变得更有力更有气势。


他似是觉得自己还没有吸饱,便一个瞬间移动出去,再去其他的茅屋寻找食物。


君月语刚刚接过了宁英递过来的水果,就看到了前方似乎有一抹血气一晃而过。


那张脸依然白骨森森,一双如同琥珀一般的眸子却是透着诡异的血光。


因为还没有皮肤所以外露之处血淋淋的看上去格外的吓人。


“本王乃是一方鬼王,被压制了这么久了,也是时候该出来算账了!”


鬼王抬手直接吸了两个人在手,便疯狂地吸食起来。


就连刚刚起身的子桑琳琅都被眼前的一幕吓得双腿发软。


她吸血,但是却没有见过这般没有皮肤,看上去血淋淋的怪物。


就在此时原本被君月语收回了乾坤袋的青灰砖头,突然剧烈地动了起来。


君月语刚刚掏出青灰砖头,那没有皮肤的鬼王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有胆小者直接被吓得尖叫。


被困在驱魔阵法之中的鬼王,像是根本就不在乎一般,继续地吸食着手上的人。


“这玩意是什么东西,把那两个人的血肉都给吸没有了……”


宁英也不曾见过鬼王,看着这样的一幕,忍不住的干呕起来。


“这是个什么东西?”梅池宴拔出长剑。


君月语立马掏出了灵符,脚尖轻点凌驾在了那鬼王头顶。


驱魔符落下,便快速地设置了一个驱魔阵法。


鬼王将手中两人吸食干净了之后,终于长出了新的皮肤。


居然是一个容貌俊朗的俏郎君,唇红齿白眉眼风流。


若不是亲眼目睹了刚才他吸食人的一幕,当真会被误认为是从画中走出来的。


君月语并未多说,立马注入灵力,让驱魔阵法运作起来。


灵符翻飞于空,冷风呼啸而过,黄昏日落的霞光才可都显得有些凄凉。


阵法一动,驱魔的符文在微光之下流转。


威压穿透了阵法,朝着四周压了下去,但是他目光所及之处,所有人都被这威压压迫。


就连周围的草木也都跟着距离的摇摆,甚至有的树木已经被压迫得炸裂。


君月语也被那威压,压得心头发慌。


他像是有些贪婪地舔了舔嘴角血痕,目光轻蔑地扫过了众人。


“居然是碧水学院的学生,你们来得正好,我正要找碧水学院报仇呢!”


说着,他便立马释放出了强大的威压。


阵法之中驱魔符文带着金光在旋转,被困在阵法之中的那人红衣如血。


丁饶还不知道情况,但是看到君月语面色苍白,正要上前帮忙,就听到南宫瑾惊恐地说了一句:“是鬼王,鬼王怎么冲破了封印?”


鬼王二字入耳,自然就表明了对方身份的不简单。


子桑琳琅更是再次倒在了泥浆里连连吐血。


感受到这边异样,在远处的丁饶,南宫瑾等人快速赶来。


远远的他们就看到了在虚空控制阵法的少女,少女一身素色的纱裙在冷风之中飘舞,一头青丝任由着冷风吹动。


君月语在虚空也跟着战栗了一下,险些就从虚空掉落。


“小语妹妹,你怎么样了?”丁饶一边给驱魔法阵加持威力,一边担心地看着君月语。


君月语轻摇头,“丁家哥哥,刚才南宫城主说这个家伙是鬼王,而这个家伙似乎和学院有仇,你知道关于这鬼王的事情吗?”


丁饶不做多想,直接飞过去帮助君月语。


他是玄灵殿弟子,自然知道如何加持驱魔法阵的威力。


只是鬼王的威压再次席卷而来,当即让不少人跪地吐血。


丁饶哪里会知道。


南宫瑾上前帮忙注入灵力,他说:“这是近千年的事情了,这鬼王当时四处作乱,的确是被碧水学院给封印在此处的,只是不知道为何突然就出来了。”


“我们南宫家本就是看守者,他的画像一直挂在密室之中。”


君月语也并未是对这鬼王好奇发问,而是她的驱魔符对这鬼王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尽管她不是玄灵殿的学生,但是也曾接触过石同昌,她觉碧水学院的驱魔符应该是比不过她的驱魔符。


鬼王与碧水学院有仇,那么说不定曾经就是碧水学院的人封印了这鬼王。


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南宫城主之所以知道这鬼王的身份,是因为南宫家有这鬼王的画像。


“南宫小儿,你不要着急,本王除了要灭了碧水学院之外,你们南宫家也在其中,你们谁都跑不掉!”鬼王抬眸那尽显风流的眉眼间透着阴狠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