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绝世天妃惹不得 > 第57章 教训

第57章 教训

作者:霜林染醉 返回目录

几个碧水学院的学生都用复杂的目光看着子桑琳琅。


虽然不知道君月语过去的三个月在炼器堂学会了什么,但是他们也知道子桑琳琅过去三个月也没有学到什么东西。


甚至修为都没有什么进步。


子桑琳琅虽然灵根好,但是人品差,凡是和她接触过的人,没有一个人不嫌弃的。


在碧水学院可没有什么圣女,有的只是修为高低,本事大小。


此刻甚至有人想看君月语教训子桑琳琅。


“君月语你少在这里大言不惭,从你选择进入炼器堂的那一天开始,你就已经没有资格和我叫嚣。”子桑琳琅像是没有发现众人对她的态度一般。


“子桑琳琅你什么意思?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君姐姐会怕你?”


宁英第一个就不答应了。


“子桑琳琅,你想要动君老大,可问过我们的意思?”田烨虽然坐得远,但是却时刻注意着这边的动静。


甚至更是猖狂地说:“若是不想将来被我打死,现在就给我乖乖送一碗汤药过来。”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子桑琳琅狂妄地似乎忘记,自己之前在君月语的面前,从来就没有胜算,再则自己进入碧水学院之后修为根本没有半分的进步。


即便是君月语的修为也没有进步,这和从前的两人做比较又有什么区别呢?


自从遇到眼前君月语之后,她的生活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好像所有人的目光都会只落在君月语的身上,甚至所有人似乎都会支持恭维君月语。


那本该是属于她的荣耀啊!


自从梅池宴叫君月语君老大之后,之前的火系队员除了宁英之外,都叫君月语君老大。


“君老大?”子桑琳琅见这么多人维护君月语心里更是嫉妒得很。


从前在东岳国的时候,她才是那个走到哪里都被人吹捧恭维的存在。


还有这个君月语的身份根本就是不清不楚的。


这些人是瞎子还是傻子呢?


“君月语你要不要脸啊!居然在学院里拉帮结派!”


怎么就突然成了君月语的呢?


明明她也是五灵根的绝世天才啊。


为什么两人的待遇差距这么大呢?


子桑琳琅见状直接朝着君月语一鞭子甩了过去。


君月语一把扯着宁英塞给了梅池宴,随后便是一根藤蔓鞭子甩出。


【木生为器!】


“什么拉帮结派,我们只是敬重君老大罢了。”梅池宴一身疲惫地回来了,他今日倒是在泥石流里救了不少人出来。


刚刚回来,就听到子桑琳琅又在针对君月语。


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个子桑琳琅,到底哪里来的勇气。


“两位师妹,这样的情况若是动手,只怕是回去之后,会受罚啊……”一个与丁饶差不多的男子走了过来。


一些秘境历练还好,这次的任务是救人啊。


“我不给君月语一点教训瞧瞧,她不知道好歹!就算是被处罚,只要能教训君月语,也是值得的!”子桑琳琅说着猛地收回了鞭子,随即又朝着君月语甩了过来。


两根鞭子紧紧地缠绕在了一起。


“子桑琳琅,这是在历练,你果真要动手?”君月语没有想在这里和子桑琳琅动手。


子桑琳琅的怒火一直在提升,哪里还会管那么多。


“君师妹/君师姐,是没有什么武器吗?这砖头都拿出来了。”


“她不是进入了炼器堂吗?怎么就不知道给自己锻造一把顺手的武器呢?”


“再不然随便拿一把武器也比那砖头好啊……”


君月语抿了抿嘴,“教训你被处罚,还真的不太值得,不过我这个人从来不找事,但是也不怕事儿,既然你要动手,我也不会客气!”


君月语说着收起了手中的鞭子,直接掏出了那青灰色的砖头。


砖头在手,引得一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一阵困惑。


“君老大也不早说自己没有武器,我这里有啊,什么类型的武器好像都有,还都是灵器。”


话落就听到一旁的宁英说:“你们可不要小看了君姐姐手中那块砖头,厉害着呢,可不比灵器差。”


若是说旁人,大家或许不信,但是说君月语不少人还真的信了。


但凡知道那青灰砖头实用的众人,心头居然生出了一抹小傲娇。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自然就嫌弃砖头得很。


就连梅池宴都跟着紧张起来,他将君月语塞给他的宁英松开。


虎口处被对方的威力打压的都快要握不住鞭子了。


整条手臂都发麻发疼,像是有些牛毛细针在狠狠的扎一般的疼。


君月语一动的速度越发的快了,不过几息的功夫,就已经到了子桑琳琅的面前。


果然,就见子桑琳琅手中的黑色鞭子一次又一次的甩出,但是就是抽不到君月语。


反而君月语握着那青灰色的砖头,快速落在鞭子之上,看似无害的攻击却是子桑琳琅连连败退。


子桑琳琅只觉得自己握着鞭子那只手都要废了。


“这五灵根绝世天才的战斗,居然这么的与众不同啊……”


“可不就是嘛,我好像都还没有看出什么来,结果就已经结束了。”


“都没有看到君月语施展五灵根,然而就结束了,真是遗憾。”


那明媚如花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砖头落在砸在了子桑琳琅的手臂之上,似有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


子桑琳琅手中的鞭子落地,紧接着君月语又是一掌拍在了子桑琳琅的心口,子桑琳琅的身体已然飞了出去,直接跌进了泥浆之上,还未稳住身体就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这,这就结束了吗?”


“我觉得,我要是和子桑琳琅一战,我或许都会赢……”


“我也觉得!”


子桑琳琅倒在泥浆是从未有过的狼狈,先前让她帮忙救泥浆里的人都嫌弃,此刻自己像是黄牛滚泥浆一般的全身都是,差点没有被气吐血。


“子桑琳琅与君月语一战,根本还手之力都没有,还一口一个碾压,一口一个打死,到死是谁打死谁啊?”


“还拿着远程的鞭子,结果不管远近,都没有能触及君月语半分,真是可笑啊。”


“我现在终于知道,新生入校的时候,宴枞说子桑琳琅并没有得前三是什么意思了。”


明明都是五灵根,为何她们之间的区别这么大呢?


心头恨意提升,也不知道是君月语的那一掌带来的伤,还是她被气到了,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


明明她吃了那么多苦,好不容易才有了五灵根,又不怕吃苦的修炼,为什么就是打不过君月语呢?


她输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输给了君月语。


刚才君月语来袭,她甚至都看不清楚君月语的招数,就这么一直被君月语打压。


君月语!


总有一天,她要杀了君月语!


“我还以为整天叫嚣有多厉害呢?原来也不过如此!”梅池宴双手环胸一脸嫌弃的盯着子桑琳琅。


宁英像是看不到子桑琳琅眼中的恨意一般,她说:“她本来就一直被君姐姐碾压,但是她就是自我感觉良好,让人误会她比君姐姐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