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绝世天妃惹不得 > 第53章 请把握好尺度

第53章 请把握好尺度

作者:霜林染醉 返回目录

时间飞逝!


转眼便是三月后。


君月语这段时间就在炼器堂和炼丹阁之间来回。


当然了,她的功法修炼却是半点也没有落下。


若不是白灼有意让她压制修为,她应该早就再次晋级了。


新生入学院,每隔三个月就会历练一次。


当然了,有较为自信的,也可以和师兄师姐们一起早早的实践历练。


君月语在众人口中也是五灵根天才,但是却选择了炼丹阁和炼器堂,所以在众人的眼中,她这辈子算是已经被自己给作到头了。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没有人知道君月语在炼器堂到底过得如何。


君月语也朝着宁英挥了挥手,两人这阵子倒是见了几次,也一起吃了几顿饭。


宁英和司珩等几个人,倒是没有因为君月语选择了炼器堂而和她生疏。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你们来了很久了吗?”君月语问道。


即便是过得好,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成就。


这日历练,君月语是跟着炼丹阁的谢祁等人一道来的。


“君姐姐!”宁英远远地朝君月语打招呼。


宁英瞬间就不乐意了,“你谁啊?你凭什么不让我靠近君姐姐?”


“梅池宴别这样,这些都是我朋友。”君月语知道梅池宴是一片好心。


其实在之前的三个月里,梅池宴倒是明里暗里的帮了她不少忙。


宁英就要朝着君月语身边靠,谁知道还未靠近,一只手臂就横了过来,直接将她和君月语给隔开了。


“这位同学,请把握好尺度,不要太靠近君老大!”梅池宴一副纨绔模样,下巴扬得老高了。


君老大?


君月语又为宁英介绍。


一听君老大说他人很好,梅池宴心头欢喜得很,不过面上倒是一片淡然。


既然都是朋友,梅池宴自然不会再说什么。


但凡说她坏话的,或者嘲讽她的,都被梅池宴教训过。


梅池宴和谢祁算是炼丹阁了里修为最高的,炼丹师级别也不差的。


“宁英,这是炼丹阁梅池宴,他人……很好。”


“这梅池宴没事儿吧?莫不是炼丹炼得脑子都出问题了吧?”


“君月语一个小丫头,有什么资格做梅池宴这种人的老大?她配吗?”


“这君月语除了一个五灵根和一张脸之外,还有什么值得看的啊?”


倒是司珩上前,“原来这位就是炼丹阁的梅师兄啊,久仰久仰。”


梅池宴倒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摆了摆手,“哪里,哪里,之前君老大一直忙碌,也不知道你们是她的朋友,刚才是我唐突了。”


“炼丹阁的梅池宴怎么会认君月语做老大啊?”


梅池宴刚刚收敛了性子,就听到众人这般议论君月语,自然是不满了。


“你们休要胡言!谁敢再说君老大的一个不字,我打爆谁的狗头!”


梅池宴可不是谢祁和丁饶那种温润郎君,他是说到就做到。


“绝世的五灵根不好好地修炼,偏偏要去炼器堂。”


“不是炼丹就是炼器,不知道是怕会以为她什么超级大能呢。”


“可不就是嘛,不过人家超级大能,也不会像她怎么闲,人家也要修炼的。”


梅池宴语气更是不善,“我需要你们来教我做事?”


“不敢……”


这边刚刚安静下来,丁饶就出现了。


这些年他虽然是炼丹阁的佼佼者,却也没有少受处罚,甚至还多次被贬低去特殊班受罚。


众人见他动怒,自然不敢再多说君月语什么了。


“梅师兄你也不要生气,我们也是好心一片。”


事情紧急刻不容缓,传送法阵立马开启,直接将众人传送到了云城之外。


丁饶开始分配任务,君月语,宁英,司珩还有谢祁在一起。


梅池宴,子桑琳琅,宴枞,司越分在了一起,其余人四人一组各个学科混合在一起,在发生意外的时候有个得力的助力。


他的目光温柔地落在了君月语的身上,随后就交代了此次历练的事情。


本来是要去专门的历练之地比如斩杀魔兽,采集药材提升修为什么的。


结果云城接连下了半个月的暴雨,水灾为祸山体滑坡,甚至还引发了瘟疫。


她皮笑肉不笑的开口,其实她老早就想要来找君月语的不快,只是自从君月语出现之后,身边的人太多了,她根本就没有机会开口。


要不是因为君月语,她也不会被关在百草堂一个多月。


她堂堂一个圣女,怎么可能会去种药。


子桑琳琅的气色很不好,整个人看上去像是瘦了不少。


不过对君月语的恨意,却是半点没有减少。


“君月语,在炼器堂的日子不好过吧?”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在百草堂的耻辱。


君月语见她如此憔悴,便知道是丹田内的魔物作祟。


既然子桑琳琅当初如此恶毒地取出了五灵根,那么就应该要承受后来的折磨。


还要种植出灵植才行。


百草堂的那些贱婢也都不是省油的灯,因为嫉妒她的五灵根对她百般刁难。


奈何即便是她拥有五灵根,也打不过那些人,所以只能委曲求全。


子桑琳琅哪里会真的相信君月语在炼器堂过得好。


她冷哼一声:“既然你觉得好就行,谁让你今后都要在炼器堂度过呢?”


说着她又故意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你拥有五灵根又如何呢?注定是烂泥扶不上墙呢,将来入天启城可没有你的份儿。”


“我觉得在炼器堂甚好!”


可不就是好嘛,席如春说到做到亲自传授她炼器。


炼器堂的几个人都将她当祖宗供起,并且她发现炼器等级提升,火元素和金元素之力也跟着提升。


先前他并未见过子桑琳琅,只是偶尔听说了一些关于子桑琳琅和君月语之间的事情。


今日一见才知道,这子桑琳琅真的是人品太差了。


“君师妹,你不必在意,她虽然灵根不错,但是她说了并不算。”


君月语的目光淡淡的扫过了子桑琳琅的丹田,“是啊,将来入天启城,不知道谁一定没份儿。”


“君月语,你就逞口舌之快吧,以后有你哭的时候。”子桑琳琅本来是来嘲笑君月语,谁知道反而被君月语弄得怒火滔天。


谢祁蹙眉地看着子桑琳琅离开的背影,虽然刚才子桑琳琅压低了声音,但是他还是听到了。


云城很大,算是碧水学院附近最大的城池,后面是连绵的青山,前方是密集的村落。


一条河流从山脚延伸而出,将云城和村落隔断,又像是一条巨龙盘旋在云城之外。


这接连半个月的暴雨,导致那连绵青山多处崩塌,泥石流直接冲击压在了云城南边。


“你们都是五灵根,方方面面你都比她强。”


君月语本就不在意子桑琳琅说什么,“多谢师兄关心,我不在意。”


“我们先进城吧。”


南宫瑾闻言连连叹息,“情况很不乐观,接连大雨我们就在护城河周围注重了排流,却不想山体会滑坡……”


“南城那边的人大部分都被埋着呢,现在生死不明啊!”


“城主,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谢祁到底在碧水学院多年,自然是认得南宫瑾。


大半个云城此刻都被埋在了泥石流之下,城内的人人心惶惶,城主南宫瑾藏青色的袍子上满是泥浆,下半身几乎都湿的,看他神色疲惫的样子,就知道是长时间没有休息了。


一见到碧水学院的学生前来,南宫瑾连忙迎了上来。


云城里虽然也有不少修士,大多为散修,半分之八十的城民都是普通人。


这天灾人祸一起,又是发生在夜间,泥石流一下来被掩埋的城民们只怕是早已经凶多吉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