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绝世天妃惹不得 > 第44章 打脸啪啪

第44章 打脸啪啪

作者:霜林染醉 返回目录

之前还担心君月语会被炼丹阁学生欺负的白修博,此刻脸上的表情比那些学生更为复杂。


君月语一个传言之中的傻子废物小丫头,居然一口气拿出了这么多的珍贵药材来。


君月语到底知不知道,那些药材是何等的珍贵。


如果换成碧水学院的积分,那是需要多久亦或者多少人加在一起才会有。


这样做虽然是得到了炼丹阁学生的好感,但是一次性失去这么多的药材,还有可能会被直接浪费掉,实在是得不偿失啊。


唯有葛远天一脸淡然,像是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一样。


殊不知,葛远天被困在死水沼泽多年,但凡可以用的药材都已经用得差不多了,不然哪能活到现在。


“你想多了,那些药材本就是月丫头自己的。”


葛远天一脸小傲娇,就好像是比那些药材是他的还要让人欢喜一般。


白修博看着葛远天如此反应,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葛执事,那些药材是你给月丫头的吧?”


白修博表示自己能理解葛远天为君月语所付出的一切。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也觉得那么多珍贵的药材,也只有像是葛远天这种修为高的人才有。


是大将军府的东西吗?


可是刚才君月语又说是她自己顺手采药才来的。


一个小丫头到底在哪里采得这么多的珍贵药材呢?


若是旁人这般说白修博可能会不信,但是葛远天说,却由不得他不信。


他目光深邃难辨地看着君月语的身影,这么一个年纪小小的姑娘。


即便是不是传说中的废物傻子,真的可以一次性拿出了这么多珍贵的药材来吗?


“这不就行了,现在月丫头是我们炼丹阁的一份子,我们炼丹阁不日之后定然再创辉煌!”


葛远天显然是将寄托和希望都放在了君月语的身上。


……


葛远天看出白修博的疑惑,只是轻轻一笑。


“你觉得君丰翼的女儿,真的会是废物傻子吗?”


白修博不假思索地回答道:“自然不是!”


突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君月语的身上,就连梅池宴也不例外。


君月语挑眉看向了所有人,她知道新人总是会被老人欺负。


原本是想要明日分班测试的时候再露一手的,既然现在大家都满眼期待,那么就不用等到明日了。


“君月语,你出手就是这么多的珍贵药材,你又是葛执事的亲传弟子,想来你的炼丹师级别定然不会太差,不如,你与我们一起炼制噬香丸。”


虽然众人已经改变了对君月语的态度,但是还是有人不乏想要试探君月语的本事。


葛执事是整个碧水学院里最好的炼丹师,能做他的亲传弟子,自身的炼丹师天赋级别自然不会太低。


君月语知道他的好心,“无妨,我既然是炼丹阁的一份子,自然要与大家一起努力。”


说着她就将葛远天给她的炼丹炉拿了出来。


看到青铜鼎,葛远天和白修博一起不淡定。


她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如此也好,是要炼制噬香丸是吧?”


谢祁有些担忧地看着君月语,“君师妹,其实你也不必着急。你才来学院,应该好好地休息。”


他的话语十分的委婉,已经尽量地在帮君月语了。


很灵敏地朝着君月语的手边靠近了几分,所有人都看到了。


“葛执事,这不是你的那个宝贝?”


白修博上前诧异的看着像是有灵识一般的青铜鼎。


今日葛远天倒是没有想起要问君月语青铜鼎的事情,现在见君月语拿出来炼丹,自然慌了。


他连忙上前,“你这丫头,怎么把这个炼丹炉拿出来了,师父回来之后,已经给你寻了一个不错的炼丹炉。”


葛远天说着便将一个炼丹炉放在了君月语的面前,想要将青铜鼎拿开的时候,青铜鼎居然避开了他的手。


只是当时葛远天走得匆忙,又是各种交代,她还没有来记得告诉葛远天。


“师父,我就用您给的炼丹炉就好,我已经习惯了。”


君月语带着浅笑的说道,简单的两句话也让葛远天知道了真相。


君月语抬手按住了青铜鼎,她怎么忘记了,当初葛远天给她青铜鼎的时候说过的话呢。


青铜鼎是顶级炼丹炉,但是却从未炼丹成功过。


偏偏,她就炼制丹药成功了。


君月语整理好了药材,本来想先提取药液,但是见众人都没有这种炼制的方法,便也直接用药材炼制。


只是刚才她这么一看,落在一些人的眼中,便成了君月语其实炼丹师级别不行。


炼制丹药还需要先看看人家是怎么炼制的,要是她一个人在这里,怕是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吧。


君月语已经习惯了这个他从未炼丹成功的青铜炼丹炉!


意思就是说,君月语已经用这青铜炼丹炉成功炼丹。


众人不再多言便开始炼丹。


“看来君师妹对噬香丸的炼制比较陌生啊。”


“这也不难理解,毕竟君师妹的年纪并不大,又是初进炼丹阁。”


“不过看她的样子,应该还是知道炼丹步骤的吧……”


君月语肯定就是靠葛执事的关系,才能进入碧水学院。


哪怕君月语不是傻子废物,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


葛执事之所以会在测试分班之前,就将君月语带回来炼丹阁,就是怕君月语因为太差,会被其他人欺负。


白修博站在了葛远天的身旁,“月丫头真的可以吗?”


葛远天白了一眼白修博,“我之前给你的丹药,你难道忘记了?”


白修博眼前一亮,“难道那极品丹药就是出自月丫头之手?”


君月语全程无视了众人的议论。


葛远天倒是半点都不担心君月语的炼丹师级别,唯一的担心的就是青铜炉子。


不过君月语既然说已经习惯了,也确实是让他放心不少。


既然是如此,他也跟着放心下来。


经过上次药材自燃的事情之后,甲班所有的学生都慎重起来。


每一个步骤都是格外的小心,就连控制火候的时候,都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他又惊又喜,毕竟炼丹阁可是甚少出极品丹药。


上次葛远天带回来的丹药,不光是极品,并且纯度还很高。


他本以为是葛远天在死水沼泽遇到了炼丹师大能,却不想就是君月语。


他虽然此次炼丹也很谨慎认真,不过也时不时的注意着君月语的动静。


同时也得出了结论:这个人人口中的傻子废物是真正的炼丹师。


君月语徒手选取的药材分量,与他们称过的并没有差别。


众人也是在看到君月语手中那一抹紫蓝色的火焰之后,才真正的对君月语又一次的刮目相看。


“君师妹的火元素这么强大的吗?居然是紫蓝色的火焰!”


先前对君月语最为不敬的就是梅池宴,梅池宴好巧不巧就在君月语的旁边。


从这一点上,更是能看出她经常炼丹。


再有就是君月语的火元素是紫蓝色,其火元素的等级也是不低的。


传言误人啊!


真不知道东岳国的人,到底是什么眼神,居然将这么一个活脱脱的天才,传成傻子废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