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绝世天妃惹不得 > 第26章 只是你技不如人

第26章 只是你技不如人

作者:霜林染醉 返回目录

不过一个时辰的时间,居然有两个队伍的祭坛阵法被破,其中一个队伍还全军覆没了。


这让阵法之中不明真相的人,不由得紧张起来。


宴枞本来是想要出来捡漏,正好在途经火系阵法的时候发现只有七个人,君月语不在。


在宴枞看来君月语当是这火系队伍里最为厉害的存在,其余人当然是入不了他的眼。


虽然刚才也听到了石同昌的喊话,但是他并未将这一切往君月语的身上去想。


即便是知道君月语有极品灵根,但是在他看来,极品灵根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带着两个人就能破了人家的阵法。


宴枞的目光扫向了火系阵法,那只悬空的朱雀幻影,让他忌惮地皱了皱眉。


随口问道:“君月语呢?”


“宴枞!”


火系队员田烨最先发现来人。


“自然是听到了,你莫不是以为,那是君月语干的吧,君月语带着你们其余两个队员能做什么呢?”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说着宴枞上前正要靠近,却激发了君月语留下的阵法。


他的目光快速扫过了众人,显然不将众人放在眼中。


“难道你刚才没有听到外面的喊话吗?水木祭坛阵法已经被破了!”田烨倒是觉得这或许是君月语干的。


紧接着便见他又掏出了几张灵符来。


灵符置于罗盘之上,罗盘指针突然停止转动。


随着阵法凭空而起,宴枞不安地后退了几步,“你们队伍里,居然还有阵法师!”


说着他居然神色淡然地掏出了一个黑色的罗盘,罗盘上指针旋转。


五道灵符突然越过了君月语留下的阵法朝着朱雀法阵飞去,各占据一个方位将朱雀法阵给围住了。


“宴枞你要作甚?”田烨凝眉,明显没有先前淡定。


骨节分明的手指指尖挤出了一滴鲜血,啪嗒一声地打在了灵符之上,灵符上面的血色符文透着莹莹的血光。


罗盘之上又有红光乍现,像是在给灵符源源不断地注入力量。


宴枞与其余几人也很不客气地想要破君月语的阵法。


幻境之中,惊雷震耳。


宴枞瘪嘴,“若不是已经有两个祭坛被破了,我也不会对你们用这个法子,当真是便宜你们了。”


虚空灵符之上居然爆发出了雷电的威力,看似有些像是之前君月语使用过的天雷引,但是威力明显是不够的。


君月语倒是一脸平静,“有人用了雷符,我留下的阵法也遭到了攻击,显然那是有人在对付我们的祭坛。”


“那我们要立马赶回去啊,不能让他们破了我们的祭坛。”宁英有些焦急。


君月语立马就感应到了她留下阵法被人攻击。


宁英费解的皱眉,“这幻境里还会打雷?”


君月语倒是没有想到来人居然是宴枞。


宴枞也没有想到君月语会这么快就回来。


“嗯。”君月语说罢便掏出了几张瞬移符,然后直接回到了火系祭坛。


“宴枞!”


【天雷印!】


宴枞见她掏出一道灵符,不但没有半分的担忧,反而露出了嘲讽的笑意。


“君月语你倒是回来的快啊,不过雷符已经在磨灭火系祭坛之上的朱雀之灵,你回来也没有用。”宴枞冷笑了一声。


“我既然回来了,区区雷符又算得了什么呢?”君月语抿嘴说道,就见她从袖中掏出了一道灵符。


君月语语气平静,清澈的凤眸里似是带有笑意,“当然都是!”


言下之意我就是看不起你,并且我很看得起我自己。


“君月语,你想要用一道灵符破了我的五道雷符?”


“你是看不起我呢?还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呢?”


天雷引在君月语的控制之下,直接凌驾在了那五道雷符之上。


银光刺目,雷声滚滚。


“哼!狂妄自大!”宴枞说着就率先一步朝着君月语攻击而去,他并未将君月语的极品灵根放在眼中。


只是司珩和宁英哪里会给他靠近君月语的机会。


而宴枞也当即吐了一口血,他一手捂着左胸,一面不可置信的看着还带着惊雷的天雷引灵符。


“不,这不可能,一道雷符,怎么可能会敌得过五道呢?”


天雷引所带来的惊雷,可不是五道雷符可以比拟的。


就见几道天雷落下,虚空雷符自动燃烧殆尽。


几道雷符倒是小事,可是罗盘毁了。


他怒瞪双眸面目狰狞,像是刚刚从地狱爬出来的索命恶鬼一般,死死地盯着君月语。


话落只听到嚓的一声,他手中的罗盘裂了。


“啊,不!”


“诡计?不过就是自保罢了,你用灵符,我也用灵符,只不过你技不如人。”君月语轻笑了一声。


这可是在幻境里,外面的人一直都看着呢。


“君月语,你使用了什么诡计?居然毁掉了我的黑石罗盘!”


他那样子像是要将君月语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说着宴枞就一剑刺向宁英,他在这里显然不是君月语的对手,但是又不能白跑一趟,自然要尽快拿下人头。


宁英看似瘦弱,但是人家到底是从药王谷来的,刚才又吸收了不少的木元素之力。


她可没有乱来。


“你!”宴枞气得不行,却又无法反驳,“算你狠!”


之前君月语交代不让他们离开阵法,但是现在君月语都已经回来了,他们也想要收割人头啊。


君月语点了点头,自己亲自坐镇朱雀祭坛。


直接干掉了金系一个队员,当下就接住了宴枞这一剑。


阵法之中的火系队员一个个已经心潮澎湃,“君月语,我们可以加入战斗吗?”


“司珩,宁英,你们尽快处理完保护祭坛,我先过去看看。”


司珩和宁英自然是相信君月语的本事,本也想要再次跟着君月语一起出去,但是又见这宴枞诡计多端。


当下就是外面火系九人应付金系两名队员,胜负其实早就已经分出来了。


君月语思索了一会儿,觉得还有朱雀祭坛坐镇,倒不如现在再去收割几个人头。


就在此时,一个尖锐的声意骤然响起,“君月语,你这个贱人出来受死!”


子桑琳琅气色不错的出现,她一脸的阴狠显然是来寻仇的。


司珩直接斩杀了另一个金系队员,然后就只剩下了宴枞一人。


宴枞身上多处带伤,现在被火系九个队员围攻,身后又是火系祭坛,他不能硬拼了,只有看能不能找个机会逃走。


火系队员见子桑琳琅出现不由得紧张起来,这可是五灵根的天才。


“子桑琳琅这是测试,你怎么骂人?”宁英很护短,自然听不得子桑琳琅辱骂君月语。


“本宫骂她是看得起她,你这个丑八怪找死!”


子桑琳琅说着直接朝着宁英攻击,宁英自然不会站着挨打,她快速避开了子桑琳琅,并且后退了两米,那个位置正好可以得到两个阵法的加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