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绝世天妃惹不得 > 第8章 神秘老者

第8章 神秘老者

作者:霜林染醉 返回目录

北盛国圣子——严漠!


君月语脸上最后的笑意消散了,今天出门一定是没有看黄历。


居然会在东岳国境内,遇到北盛国的圣子,且这个人还是她前未婚夫!


幸好两人的婚事多年前就退了,现在严漠是子桑琳琅的未婚夫。


不见不知道,这严漠来东岳国,居然还带着这样一个嗲女人在身边,不难猜测严漠与这嗲女人之间的关系一定很亲密。


要是子桑琳琅知道,从她那里抢走的男人,不但悄悄来了东岳国,还带着另一个女人,不知道会不会被气的吐血呢!


一想到子桑琳琅会气的吐血,君月语就很高兴,她淡淡一笑分明看不到她整张脸,但是就那眉眼间的笑意就让周围的一切黯然失色。


“都是进死水沼泽的,相逢是缘分,走吧。”严漠的态度十分明显了。


他来死水沼泽是有目的的,并不想节外生枝。


严漠正看着君月语,一旁的风无双又气又恼,本想要让严漠为她出气,正好就看到了严漠正看着人家,一时间更为愤怒,她用力的跺了跺脚。


“漠哥哥……她欺负我。”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小贱人受死吧!”


银色软剑在雾蒙蒙的石桥上反射出悠悠的黄光,这是一柄三阶灵器。


君月语只是冷笑一声,随即便收起了罐子,准备继续前行。


然而身后的风无双却是不依不饶了,直接拔出了腰间软剑,朝着君月语的后背狠狠的刺了过去。


“啊!”随着风无双一声尖叫,软剑已经脱手,君月语左手一伸直接接住了软剑。


原本带笑的眉眼间,突然露出了一抹嘲讽。


君月语一个侧身成功的避开了风无双的袭击,随即小手一扬,青黑色的砖头突然出现。


等到风无双再次来袭,青黑的砖头直接拍在了风无双的手背之上。


君月语帅气的挥舞着那软剑,达到了满意的程度之后,挽了一个剑花才将软剑一掷就插回了风无双的腰间。


而风无双本人也被一个大力推开,踉跄的后退了好几步,直接倒在了地上。


风无双只觉得心头一紧,一种不好的预感袭来。


只是不等她做出什么反应,眼前一阵银光闪闪,她能感觉到软剑在她周身划过,但是却并没有痛意,只有丝丝的微凉。


“啊!”随着风无双的一声尖叫,她身上的衣服已经碎掉了,就连那遮羞的肚兜都缺少了好几处布料呢!


白花花的身体,就这么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底。


嚓嚓嚓……


布匹撕碎的声音在寂静的死水沼泽显得是那么的清脆。


肌肤不错。


身材真好。


君月语满意的摇了摇头,紧接着就大步的离开了。


严漠身后的几个侍卫看见了前面那么火辣的画面,一个个的都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


“漠哥哥,呜呜……你帮我报仇啊,杀了她,杀了那个贱人!”风无双委屈极了,她死死的抓住了严漠的袖子。


严漠也很无奈,刚才那一幕来的太快,实在是始料未及,他根本没有办法阻止。


要是能与之双修,就是修为止步不前也是值得的。


严漠见君月语离开这才像是反应过来,他连忙从乾坤袋里拿出了一件披风,将风无双给遮住并扶起来。


“漠哥哥……”风无双本来以为严漠会安慰她,还会为了给她报仇去杀了那个小贱人,结果严漠不但没有那么做,反而还在指责她。


就是因为那个小贱人,她,她可都被看光了啊……


对方的修为远在他之上。


“无双,记住我们此行的目的,早就让你不要节外生枝,你偏偏不信,你若是不去惹她,她也不会对你出手。”


风无双无奈只好跟上,不过她并不会就此作罢。


……


“这里是东岳国境内,我们是北盛国的人!”


严漠不再多说什么,还松开了手,拽回了自己的袖子,显然对她有些失望,大步的朝前而去。


半日光景仿佛转瞬即逝,唯有那乾坤袋之中的药材,才能证明这一趟没有白来。


时辰还不算太晚,但是死水沼泽里却是已经黑了。


越是往死水沼泽深处,雾气越浓,就连空气都跟着变得稀薄。


不过越是往前,随地可采的药材就越多。


紧接着黑沉沉的的前方,突然呈现出了橘红色的暗光。


君月语拿出了青黑的砖头,快速的跑了过去。


君月语拿出了一个灯笼,寻了一处比较干爽的地方休息。


小菊给她准备的食物和水都是十分充足的,刚刚吃了几块糕点,就听到了一声痛呼声。


蜘蛛不断的朝着白胡子老者射出蜘蛛丝,企图将老者给困死,奈何老者修为不差,不是用火元素烧了蜘蛛丝,就是用手中的灵器将蜘蛛丝斩断。


君月桐观战一会儿,立马就发现了问题。


一个衣衫褴褛的白胡子老者,正被几只暗橙色的巨型蜘蛛围攻。


这几只蜘蛛属于三阶魔兽,它们的腹部像是有一张人类的面孔,并且散发着暗橙色的微光,在这黑沉沉的地方倒是有些渗人。


老者修为是不差,但是这样消磨下去,只怕是最终会被累死。


看清了方位,君月语已然加入了战斗。


“死水沼泽的魔兽懂阵法!”


这几只蜘蛛只在固定的地点对付白胡子老者,不管白胡子老者如何应对,它们就是不肯挪动分毫,就好像是它们在原地生根了一般。


“我见老人家一个人应对实在是辛苦,所以就进来了。”君月语倒是不慌不忙,像是完全不知道危险来临。


“哎,这几只蜘蛛有古怪啊,它们不会靠近我,我的攻击也根本伤不了它们,进来之后就出不去了……”


那白胡子老者一见君月语出现,狠狠的叹息了一声。


“你这小丫头,怎滴就进来了呢?”


那一处,距离最近的蜘蛛都有几米远。


“这是阵法的缘故,我只是不知道,原来魔兽居然也懂阵法。”君月语说着,直接举起了手中青黑的砖头,朝着一个方位狠狠的砸了下去。


白胡子老者语重心长的说着,那苍老又有些肮脏的脸上满是愧疚和无奈。


“漠哥哥,快看是那个小贱人!”风无双的声音传来,并且带有幸灾乐祸的味道。


严漠闻言皱了皱眉,俊朗的脸上蒙上了一层复杂之色。


“连个像样的的灵器都没有,之前都是我不注意,被她偷袭成功,不然她早就死在了我的剑下。”见君月语拿出砖头应对,风无双更是鄙夷的笑了笑,“还想用砖头砸蜘蛛,结果距离蜘蛛八丈远,看来不用我亲自动手,她今晚都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