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给忍界加载了灾难模板! > 043、需不需要我帮你?

043、需不需要我帮你?

作者:黑色锅巴 返回目录

在木叶每个人的信念都有不同,且一部分的人会将其贯彻到底。


止水因为欠仁寿郎一个人情,外加这个孩子所背负的东西,加入小队没什么问题。


古介的话,更不用多说。


至于大蛇丸,现在的他,和村子的立场是完全不同的。


总得来说,仁寿郎发出邀请的这几位,都有他自己衡量的有点,起码是暂时可信的。


至于最后一名队友,一来要确保他不会向村子告密,二来最好是能抓住这个人的小辫子…不是仁寿郎阴险,因为现在他们是一个队伍,一旦此事败露,涉及的不单单就是他一个了。


因是与幻术相融合的剑术,不限于查克拉属性的关系,外加得益于系统三种剑术的增幅,仁寿郎学起来十分的快…近乎到了让古介都惊叹的地步。自夸他在幻术上,很有天赋…老头并不知道,仁寿郎之所以进步神速,实则是和之前融合忍术有关。


他的行程很满。


还有另外四人。


接下来的几天,他一方面去忍校上课,一边去古介那里修炼木叶流柳的剑术。


“他?”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对,卑留呼…听说他是和三代大人最先进入地图的人之一,但却很快就阵亡了,他选的是法师。”


还要抽空去打听一下木叶村里,有哪个玩家选了法师职业。


发展到现在,在几大机构里,模板世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走到哪儿几乎都能听到人们在眉飞色舞的议论,不过他探查口风时,依就很小心,避免引起怀疑。


“卑留呼上忍…我知道他,也是三代大人的弟子,和自来也、大蛇丸以及纲手是朋友…虽说是上忍,但存在感却很低,那个人性格十分孤僻,很少与人来往,也没人愿意搭理他…”


一名后勤组的老人一边用筷子将烤肉塞进嘴里咀嚼,一边满脸通红的说道。


某天,战备后勤组的几个人进行团建,就是一次的小型聚会,用以熟悉彼此。


他们这些人虽然都是忍者,但基本上都是被各个机构淘汰下来的…出色的人,早就被选走了,也不可能干后勤的任务。虽说后勤听起来,不是在前面冲锋陷阵,时刻有危险…但一旦有任务,最脏最累的活,几乎是没跑了。


仁寿郎装作好奇的样子,给前辈满上了酒。


“谁知道呢…反正,对于他是三代弟子身份的事,很多人起初都不信…毕竟,一同受火影大人的指点修行,他和那三位比起来,简直犹如云泥。可能是自卑吧…再加上那人也是神出鬼没的,没什么朋友,久而久之大家渐渐也都忽视了他…要不是你们几个在这谈什么玩家职业的话题,我都想不起来他。”


嘴里飘着酒气。


“为什么啊?”


通过鬼罗芽之术,在后世称为叛忍后,吸收了四种血继限界,在想染指卡卡西时,被主角一行人击败。


和大蛇丸一样,这人应该也在秘密的搞实验,研究禁忌之术。


男子如实道。


卑留呼,火影剧场版里的角色。


卑留呼是在听闻了卡卡西融合带土写轮眼后,才起了贼心,给小白毛种下傀儡之术的,算是比较有远见…在结合剧情发生的时间判断,可以确定他是在第三次忍界大战尾声时期成的叛忍。


还有…大蛇丸的实验被发现,猿飞没舍得对心爱的弟子大打出手,而同样是自己的弟子,卑留呼却下令被已经回村的三忍追杀,只是侥幸逃走了。


然而,这人和大蛇丸完全没有可比性…连抢饭碗都算不上,一来,他没有大蛇丸在村子的背景与名望,二来,他也没有强大的团队在背后支持,人家大蛇丸好歹有团藏帮助,设备、材料、金钱什么都不缺。


至于卑留呼完全就是一个人瞎捣鼓…但也别说,后面还真让他弄出点风浪来。


等第三次忍界大战爆发后,才会回村指挥忍军作战。


“模板世界的事情,猿飞应该已经通知了这两人,但却迟迟没有回来…说明自来也和纲手尚未意识到玩家的重要性,或者目前的心思根本没在这上面。”仁寿郎心神一动。


这区别对待简直不要太明显。


现在,自来也和纲手都在外面,前者因宿命和灵感的关系,去闲云野鹤,为求灵感创作取材了。后者在二战后,因弟弟绳树等人的死,被打击到,情绪大变,也不想睹物思人的留在木叶了…但这两位偶尔都会回来,只是暂时不在。


“卑留呼虽然比大蛇丸差得很远,但纵观他后世的成就来看,至少在科研上也是有点能力的…身体不行,就只能靠脑子了,呵呵…”仁寿郎摸着下巴,眼光流转,喃喃道:“与大蛇丸的合作只是一时的,没办法彻底信任他…自己未来的计划,的确需要一个像卑留呼这样的助手。”


卑留呼这种人的出现,仁寿郎并不意外。


接着,又和一群人打起了哈哈。


半晌,结完账后,与同僚们热情送别,仁寿郎才最后一个离开。


“人性的弱点。”


言毕,仁寿郎双手插兜慢慢走远。


正所谓穷人靠变异,富人搞科技…


一直以来,在三代和木叶传说忍的光环下,外界的比三对中,此人内心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眼下木叶尚未戒严,如果是寻常忍者可能要报备一下,但身为上忍的卑留呼,自然不用接受询问。


卑留呼离开不久,仁寿郎紧随其后出了大门。


……


几天后的一晚,蹲守在木叶大门附近的仁寿郎,窥见一名温文儒雅的白发男子,身披长袍,只身去往郊外。


两个人一前一后,沿着宽敞的土道行进,但没走多远,卑留呼便停下了脚步,慢慢转过身,瞅着空无一人的路面,淡淡道:“出来吧。”


“啊。”


而那把守在门庭处的两名木叶忍者,同时打了一个哈欠,有些昏昏欲睡。


在扬首遮嘴巴时,视线的盲点…仁寿郎悄无声息的穿行而过。


他是故意泄露出一丝自己的气息。


“有事吗?”


发出尴尬的笑声,从一棵树干后现出身影。


“不愧是上忍…这么快就被发现了。”仁寿郎挠着头。


仁寿郎答非所问,看似友善的问道。


卑留呼眯了一下眼睛,陷入沉默。


卑留呼瞅着陌生的青年,眉角轻蹙。


“这么晚了,前辈这是要去哪儿啊?”


卑留呼看了一眼远处依稀还能望见的木叶建筑,转身迈步。


“就算是打着幌子,像你这样出村,早晚都会引起怀疑的…而且,你所研究的禁忌,治标不治本,是不可能让你成为完美忍者的。”倏忽,背后传来了对方的声音。


一个陌生人跟踪自己,肯定是有目的的,他不喜欢猜哑谜…也没功夫与仁寿郎周旋。


甩掉吧…


这让卑留呼身体一僵,眼底赫然泛起一抹红芒。


“喂喂…不要这么大杀意嘛…怪吓人的。”


仁寿郎笑着说了一句。


旋即,瞅着转首直视自己的男人,露出一排小白牙:“怎么样?需不需要我来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