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给忍界加载了灾难模板! > 041、是我!

041、是我!

作者:黑色锅巴 返回目录

两个男人闲聊片刻,过了一会儿,漩涡玖辛奈三人去而复返。


一个个身上都带有轻伤…气氛依就争锋相对。


好在打了一架后,火都发得差不多了…也就暂时告一段落。


玖辛奈一头红发稍显凌乱,上衣的领口也出现破裂,到近处后,直接对水门吩咐道:“走!”


然后,甩给一旁仁寿郎一个后脑勺,端着膀子离开了。


水门无奈的摇着头,抬了抬手,便跟了上去。


“那个…要不,今天就先这样吧…我看你们也挺累的,不如改天咱们再逛?”仁寿郎咳嗽了一声,对失去了共同敌人后,又怒视着彼此的犬冢爪和吉乃,小声询问着。


仁寿郎莫名一声长叹。


……


等到了黄昏时分,仁寿郎终于一身轻松,摆脱了那两个女人的纠缠。


“听到没,仁寿郎过几天,和我有一场约会…你这个不要再出现了!”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什么?刚刚仁寿郎分明是在对我说,向我发出约会的邀请…你是眼瞎了?还是耳聋了?”


“……”


他表情诧异,紧忙迎了过去。


“你什么时候来的,让你久等了,快进!”说着,仁寿郎将院门打开,尊敬的让开身位。


面前这一位其貌不扬,个头不高,皮肤黝黑的老者,和他一样是名下忍,恐怕走在街上,村子里的后辈都不会多看一眼…但只有老一辈的人知道他具有何等的实力。


一天下来,他感觉自己比钻研融合忍术还要辛苦。


“古介爷爷?”


刚行至家门口,仁寿郎便瞧一名驼背老者,站在院门外等着。


因第三次忍界大战尚未爆发,他现在还没有腿疾,只是一只眼睛有点问题。


二代亲传过他忍术,同样也是深得猿飞日斩信任的战友。


单是靠一手幻术与剑术结合成的木叶流柳,便让其稳居上忍境界…更别提他的水遁与体术造诣也不低。


可谓和迈特戴一般,是木叶下忍里隐藏的大boss!


没错,就是后面曾与猪鹿蝶等人联手,击溃了木叶敌军,近乎是以一己之力捍卫住了村子的究极下忍,与三代猿飞日斩都一起曾在二代火影的手下效力过,只是后来因为一些插曲,导致他内心十分自责,一直停留在下忍的身份,以此来变相惩罚自己。


丸星古介这老头在原著里的战绩十分惊人,区区下忍,一人就干掉了几十个对手,死在他手上的上忍和中忍也是不少,至于下忍…那更没数。


古介自从拒绝了三代亲封的上忍并表达了自己的诉求后,这些年就一直从事完成一些相对简单的下忍任务,除非是有大变故发生,否则老头是不会真正意义上出手的。


不过,似乎是怕打扰仁寿郎,丸星古介也很少来干涉其生活,甚至于,原本有他的存在,仁寿郎的实力也没必要停滞在下忍的程度。


但一直以来,在修行上,古介也未给予过仁寿郎任何指导。


不然哪来前世的那句玩笑话,木叶下忍打天下!


仁寿郎之所以对老头十分恭敬,是因为…有了此人的介入,三代当初才会收留他们母女,这是后来猿飞日斩告诉他的,不然,他根本不知道。而他的父亲,御田风也曾是古介的学生…所以,严格来说,他算是老者的孙子辈?


虽然没血缘关系…


仁寿郎屁股落地,调侃道。


“你不是也没去找我嘛…”


老头反笑一句。


“我也才到。”古介温和的一笑,拍了拍小子的肩膀。


稍许,一老一小进了厅室,仁寿郎亲自给长辈温了一壶茶,又满了一杯,递了过去。


“您可是好长时间都没来看我了,今天是什么风儿,把您吹来了?”


古介唏嘘道。


“呵呵…”仁寿郎。


“一转眼,有二十年了,风也虽然是我的弟子,但实际上我在心里更将他视为弟弟。”古介抿了一口茶水,慢慢放下茶杯,瞧着仁寿郎,“考没考虑什么时候参加中忍的考核?”


“哈哈…是我疏忽了,您老别见怪啊…最近有点忙。”


望着仁寿郎的笑脸,古介眼神一阵恍惚,隐约将面前的大男孩和自己心爱的弟子御田风也那张脸重叠到了一起。


“真像啊…”


“哪儿的话…要是没您的话,我和母亲兴许都回不了木叶,我也不会有现在这种稳定的生活…”仁寿郎看得很开。


“当初我应该留住你父亲的…但他离村,甚至传出要成叛忍的风头,这里面也有一部分的原因在我…唉,不提了,都过去了。”当年的事,古介似不想再提,他打量着仁寿郎,“你父亲就是太出色了,年纪轻轻成为了护卫班的一员,也是村子有意培养的人才,为了让他成事,我几乎在他身上倾注了全部的心血…但事实是,如果他没有这么优秀,也许就不会被人陷害,导致对村子心灰意冷…”


“所以,对于你,我觉得当一个普通人没什么不好的,起码能安稳的渡过一生。”


“先等一等。”


仁寿郎答道。


“像你这个年纪,就算资质一般的,也早应该晋升为中忍了…你父亲离世过早,本来身为他的老师,我应该肩负起一部分的责任来教导你修炼事宜的,你不会怪我吧?”古介笑呵呵的说着。


“但前段时间你们警卫班出村的任务,让我改变了想法…我看了你们两个人的任务日志,血脉这东西是改变不了的,你展现出的勇气和能力,和你父亲很像。”古介看着院子里栽种的那棵大树,“况且,我还能活多久也是未知,等我离开,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你如今的年纪已经过了打基础的好时候,现在开始跟我修炼,效果恐怕有限…但我会尽我所能,也算是弥补遗憾吧…”


仁寿郎能感受到老头这番话的初心,是真的想要为他好。


“无需打打杀杀,有一定自保之力即可。”


仁寿郎听到这话,心头一动。


看来自己这些年,都在执行一些不痛不痒,无惧危险的小人物,除了是三代有意为之,后面也少不了古介的推手。


古介望了过来。


看了看古介苍老的容颜,突然间说道:“你知道最近风头正盛的那个神秘行者吗?”


“嗯?”


仁寿郎脑中灵光一闪。


“是我。”


仁寿郎目不斜视,平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