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给忍界加载了灾难模板! > 036、两条小咸鱼

036、两条小咸鱼

作者:黑色锅巴 返回目录

松太同仁寿郎细说了系统一事,这让后者表示‘相当吃惊’!


而对于松太能有幸与水门成为最早的两名玩家,更觉得‘十分羡慕’!


“现在村子大部分的忍者都已经进入了模板地图,成为了玩家…别看水门现在等级是村子里最高的,但实际上最厉害的,是一个叫神秘行者的人。有关这个人的身份,现在村子内众说纷纭,据传高层也一直有意寻找他…真不晓得究竟是谁,要换做是我的话,我肯定早就冒头了,毕竟,身为霸榜第一的人…可以受到村子特别的重视,甚至有机会一跃进入管理层。”松太提及神秘行者,吞咽了一下口水。


松太摸着下巴,对仁寿郎的猜测,给予肯定。


“下次地图再出现,你可一定要去…等级对于玩家来说,很重要的。”


“嗯,我知道了。”


显然对此人印象深刻。


“可能他本身就是高层人员之一呢,又或者是几个家族的领导者,你也明白,有一些家族和村子貌合神离…不想让自己的作用被村子压榨吧。”仁寿郎拐带着好友的思绪。


“你说的没错,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不然就是这人和村子某些高层有仇,心有顾忌。”


松太闻言,挥了挥手。


“哈?”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仁寿郎脸还没洗完,有些愕然。


仁寿郎又寒暄了几句,便开始起来洗漱,“不说了…我下午还要去忍校上课。”


“我被三代大人受命,去忍校当一段时间的客座老师。”


“没必要了,学校这几天放假。”


松太现在在等级榜上,已经掉到了十名以外,不过他的等级优势对于村子而言,尚有价值…依然可以和其他人组队,来获取大额经验,但也只是暂时的,估计这个特别中忍的头衔就是这么来的…但等木叶玩家整体的等级提上来之后,他就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了,等级不行,玩家经验也不老道,早晚会被淘汰的。


“到时候你和我一队,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强大!”


而松太本人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玩家在地图内死亡五次,现实中会强制陷入虚弱状态…现在整个村子的忍者有一大半正躺在家里呢,估计要等个一两天才会恢复运作。”松太搓了搓鼻子,骄傲道:“基本上都是新手玩家,等级不怎么高,像我这种高等级的玩家,是完全没必要担心这一点的。”


“呵呵。”


仁寿郎朝其竖起一个大拇指。


换而言之,一旦和人组队,仁寿郎必将暴露自己的底细。


所以…对于未来队友的斟酌,他也有自己的考虑!


老实点说,虽然是最好的朋友,但松太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好。”


仁寿郎应着。


玩家在地图内是可以隐藏id姓名的,但如果是组队模式的话,是没法遮掩的。


“不了,我有约了,你们去吧,等改天。”


仅仅才一段时间而已,沿途两人撞上的同僚,见到松太都在热情的打着招呼。


仿佛一下子,松太成了村子备受瞩目的名人。


随即,正好赶上饭点儿,两人商量着一起出去吃水煮串,说白了就是关东煮…路上,两人有说有笑,在谈及之前宇智波大辉率领的小队时,不禁提战死的三位队友感到惋惜,对普通的忍者来说,村子的凝聚力上,木叶还是比较出色的。


“呦,松太!”


“松太去和我们一起喝点烧酒吧,坂本请客。”


“小场面…你放心,咱俩是过命的交情,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松太骚包的吹了吹头发,然后突然停住了脚步,脸色忽然变得有些端重。


这种神态,仁寿郎鲜有在他脸上见到过。


“怎么了?”


不再是和仁寿郎一样,存在感极低的咸鱼了。


“可以啊!”


仁寿郎打趣道。


啪的一下,松太眼眶有些泛红,双手抓住了仁寿郎的肩膀,手指略微用力。


十分认真,一字一句的凝视着他,“你和我不一样!虽然你只是一个下忍,但在面对敌人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你和我不是一类人!不怕你笑话,当时我害怕的要死,脑海一片空白,甚至连握着苦无的手都在颤抖…我没有和敌人厮杀的勇气,那种杀气…我…我被吓破了胆。当时的情况,更应该站出来的是我,而不是你…”


“……”


仁寿郎也驻足不前。


“仁寿郎…之前任务的经历,让我明白了一件事。”


“什么?”


“你会变强的,相信我!之前也许不可能,但现在模板地图的出现,给了我们所有普通忍者一条出路和希望!趁着现在,我还有点作用,我一定会力所能及的帮你,让你在新的机会面前,赢在起跑线上!”


“啊咧,怎么突然间眼眶有点湿了…哈哈哈哈!”


说完,松太忽的松开手,擦了擦眼角,又露出了没心没肺的笑脸,似乎觉得这番话有点太过煽情,双手插兜,一转身大步向前,还吹着口哨:“快点啊…再慢的话,一会没位置了。”


仁寿郎一怔。


他没想到好友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平时松太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不是心思细腻的人。


这顿饭是松太请客,这家伙喝得酩酊大醉,最后还是被仁寿郎给送回家的。


“前期也许能瞒上一阵,但我的身份注定是要暴露的…等我可以正大光明的从幕后走到台前,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将松太抬到床上,仁寿郎环顾了一下简陋的小屋,在注意到床头柜上,放着的一张照片时,温馨一笑。


“……”


仁寿郎看着他的背影,也笑了。


……


松太的住所是楼房,一个家庭一间的那种。


相对来说,不算大。


松太也是孤儿,与仁寿郎不同,他的父母皆是忍者,但在一次任务中被敌方杀害。


那是仁寿郎出入警卫队,单独与松太合影的一张相片。


两人那时候看起来都十分稚嫩。


虽然现在也不大…


所以,初次见面时,这家伙才会对仁寿郎格外热情,自来熟。


可能是因为处境比较相似吧…


“我要变强…呵呵,起了这么个id,就说明你还是不甘心当一个边缘人…你没自己想得那么一无是处,一起加油吧。”


对着已经开始打鼾的松太说了一句,仁寿郎转身离开,轻轻关上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