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给忍界加载了灾难模板! > 032、团藏的懵逼

032、团藏的懵逼

作者:黑色锅巴 返回目录

在传奇里,有很多套装。


比如说祈祷、魔血、虹魔,还有普罗大众统称的祖玛、沃玛等装备,在这其中,记忆套装的实用性算比较高的了。


因为集齐后,会有一个特殊功能,就是将队友传送到自己身边。


“无等级要求!”仁寿郎拾起一件记忆头盔,见到标注,目光一闪。


“套装属性,都比原本高出1点,还触发1%的整体防御!”


“嘶!”


不愧是首杀全服的第一个boss!


仁寿郎立马将记忆头盔、手镯、项链和戒指全部戴上。


相比较属性点全+1,他更看重的是+1%的防御力,记忆套只有四件,换而言之,他还可以在武器、腰带、鞋子等物品上做文章,通过切换装备,可以从输出型战士,变成一个肉坦角色。


现在,一只半兽统领让他连跨三级!


仁寿郎算了算经验值的涨幅,死亡森林里还有一头雪人王正等着呢…最终能让他突破到24级。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玩家冲向30级的区间,将会迎来第一个经验瓶颈,等级提升的速度会骤降。”


不要小看这1%,在实战中的效果,很惊人的。


“还有当前地图经验值增加5%,这个应该是地图首杀boss的特殊奖励,也就是说,所有地图出现的第一头boss,杀掉它的玩家,将来在这个地图都有经验加成!”仁寿郎打开面板看了一眼,喃喃道。


在找到半兽统领之前,他一路上已经扫了不少怪,但因赶时间,未计算具体多少只,却也让他的等级从18级升到了20级。


是抽身而退的好时机!


“刺杀剑术!”


想着,他又捡起了一本技能书!


“自己在这个地图升到25级即可,剩下的交给他们收场。”


仁寿郎暗道。


现在木叶的重点战力,应该都在地图内清怪,即便知道他在,怕是也没多余的功夫管自己。


“雷电术、瞬息移动、爆裂火焰都打出来了,还差大火球和火墙两本…道士的,还差神圣战甲术、集体隐身术和幽灵盾三种。”


仁寿郎这边正在算计,突然,他目光一冷,迅速将地上所有物品一股脑的卷走。


然后,慢慢转过了身。


25级的战士技能!


19级的攻杀剑术,仁寿郎在半个小时前,就已经打到并学习,否则也不敢与半兽统领硬刚。


这样一来,前期战士职业的技能尽数领悟。


“神秘行者?”对方站在十米开外,用一种审视的目光将仁寿郎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视线主要停留在仁寿郎身上的几件装备。


眸底掠起异彩。


就见,一名低级玩家不疾不徐的现身,走到近处。


仁寿郎见状,知道这人应该是死亡后,被刷新在附近的,否则以对方的能力,不可能突破怪物阵线,来到这里。


就是不晓得藏了多久。


见神秘行者不为所动,团藏皱了一下眉头。


“你是谁?”沉吟片刻,他再次发问,“身份?”


“……”


这个声音…


听着对方的口吻,仁寿郎心头一动。


“我是志村团藏。”这人只开口说了一句话。


话声一落,仁寿郎的脚步停住了。


徐徐转身,眸子发冷的盯着团藏。


“当然,我只是一种猜测,未必就是真实的,忠心是要靠个人行动来体现的,也许你有自己的隐情,或怕因此卷入到某种纷争。”


然而,仁寿郎根本没有回答他的意思,抬脚就要转身走远,继续自己杀怪的征程。


“站住!”


团藏一声呵斥,“身为村子的忍者,你最先接受了这种力量的洗礼,却自私自利一直隐瞒,没有向上汇报…你这种行为,可是完全将村子的利益和安危置之不顾,只想着自己,我能不能理解为,一直以来,你对木叶都没有什么忠心,甚至想着有一天叛逃出去?”


他故意变了嗓音,就是怕团藏记住他的声色。


团藏语气有些炽热,在他看来,神秘行者这是意动了。


“你既然加入了根,自然要按照根的规则来办事,而我身为根的领导者,如果我们能一起联手,未来的整个木叶,将会在忍界更加耀眼!这个地图的出现,对忍界意味着什么,你清楚,我也清楚…我需要你的帮助!你放心,只要你能让我玩家的实力飞速蜕变,在现实中我也会相应的照拂你…同样不会被三代知晓你的存在。你的价值难以估量,不用担心我会愚蠢到,对你有什么阴谋…反之,如果你依然我行我素的话,你的处境会更加艰难。”


“不过,你不用担心,有我来庇护你…可以免去很多麻烦,甚至如果你想要一直隐藏在暗处,我也可以帮你…根对你来说,会是一个很好的栖身之地。我们根就是木叶这棵火之大树的根基,是地下不可见的根茎…成为根的一员,你一样能够为村子效力,虽然没有生长于地上,那些抛头露面的忍者要光鲜亮丽,却一样有着自我价值…与你的性格和做事方法,十分契合。”


“呵呵。”


仁寿郎闻后一笑,“所以呢…你的要求是什么?”


“说白了…还是在威胁我…”仁寿郎轻哼一声,“对于你,我有所耳闻,这应该是咱俩第一次正式碰面…你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在你眼里,任何人都是以利益价值来区分的,自私自利这几个字更适合你,有一句话,叫做狗改不了吃屎。”


团藏瞬间神色一变。


“拒绝代表着什么,你要有心理准备。”


“村子的人会觉得你只顾自己的利益,而抛弃了所有人…背信弃义的名声可不好,一旦你的身份暴露,若有人在暗处推波助澜,木叶将很难有你的容身之地。你也不要想着离开木叶,不管是猿飞还是我,都不会放任你这么一个能力佼佼者离开…届时,你的下场不用多说,也能想到吧…”


团藏的话术很高明,先是画了一个大饼,然后又用一种阐述事实的语气,来给仁寿郎制造压迫感和威胁。


因为…未来很有可能,真的就是如此。


“你说…三代要是知道,他亲爱的学生一直背地里搞得那些惨无人道的实验,都是多年老友暗中相助,啧啧…他会是什么心情?”


这话一出,团藏的瞳孔赫然一震,有些失焦。


这人…这人怎么会知道这些隐秘?!


团藏一字一句:“地图是地图,你总归还是要回到现实的!”


“呦,这就变脸了?”


仁寿郎嘲弄一声,“那我如果把你和大蛇丸的那点猫腻也捅出来,你是不是要吃了我?”


他是谁?!


显然,他有点被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