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给忍界加载了灾难模板! > 018、平凡有平凡的好处

018、平凡有平凡的好处

作者:黑色锅巴 返回目录

“嗯。”


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多久,仁寿郎睁开了眼睛。


最先看到的,是被微风吹起的白色窗帘,然后才是床边熟悉的老人。


“三代大人。”仁寿郎强撑着从床上坐起,吃惊道。


“你现在脱力严重,就不要在意礼节了。”猿飞日斩拍着他的腿,安慰道。


紧接,仁寿郎也瞧见了站在三代背后,对自己展露灿烂笑脸的黄毛,波风水门。


“呦,仁寿郎…还记得我吧,波风水门,在忍校的时候,呵呵…”


水门招呼了一句,但话只说了一半。


因为在忍校时,两人的关系不是那么太亲近…主要是仁寿郎一直想要挑战他。


当时在忍校上学,那时的仁寿郎只是会出现一些前世零星的记忆片段,对于自己灵魂的解析还不是很透彻,小孩子嘛…肯定是有梦想的,也喜欢争强好胜,在忍校见到了人气极高的波风水门,自然心里不服,也就出口挑衅,有了后面对水门说自己要当火影的信念!


还让水门给他打下手之类的…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当然记得。”


仁寿郎也是哑然一笑。


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眼下,仁寿郎才知道自己少年时的那些话有多么天真。


现在回想,仁寿郎脸皮有点发烫。


随着两个人渐渐成长,真正的差距也开始体现了出来。


人家的出厂配置就是高。


水门见仁寿郎一直发愣的瞧着自己,眉毛晃动,一个劲的尬笑。


如果说十几天前,仁寿郎还觉得自己终其一生,也只会成为木叶忍者里一块不起眼的拼图,但现在…他认为自己有超越水门的机会,是超越,不是比肩!


“天然的亲和力…与生俱来的气质就让人很难对他心生厌烦,这就是所谓的魅力光环吧…该死,这笑容太耀眼了!”仁寿郎仔细盯着波风水门那张脸,审视个不停,越看…越有点来气。


仁寿郎点头,眼神陷入回忆当中:“我当时很害怕,还以为自己肯定是死了…在松太两人离开后,我知道自己不是对手,便想着争取时间,与对方进行拉扯,阻挠他追过去。好在,那人似乎觉得我很碍事,想要先将我处理掉…我就没有正面应敌,一心逃跑。只是……”


“只是什么?”猿飞问道。


猿飞日斩的视线徘徊在两个年轻人之间,意识到了什么,露出调侃的面色,接着目光一凝,问道:“仁寿郎,你是怎么逃回来的?据你们小队的同伴叙述,你们起初是遭遇到了一名上忍,随后你们又在护送目标的途中,受到敌方的突袭。”


“嗯,是一名砂忍村的中忍。”


“人没事就好,不然我还真没法和你的母亲交代。”


猿飞一声轻叹,“刚上战场经历过生死的忍者,都有这么一个过程…这是必修的一课。”


“只是…我还没跑多远,好像是有另外一人插手进了战场,和对方发生了争斗,我见松太他们已经脱离危险,也不敢回去探查,便…”


后面的话,不用仁寿郎多说,三代和水门也猜到了。


也有的会晕眩、恶心、呕吐等等。


这种现象大多都出现在一些实力低微的忍者身上。


很显然,当时的仁寿郎一定是六神无主,思绪紊乱…随后因为心神紧绷,担惊受怕的高压,才导致出现生理反应性的虚脱,这种状态下的人,会在几天内十分疲乏,依个人心理素质的不同,持续的状态有长有短。


仁寿郎这种还算好的,还有一些初上战场的忍者,在即将经历生死搏杀时,甚至会出现失禁,动不了的情况。


当着火影的面说出这些,对于仁寿郎来讲,似乎有些羞辱。


他握着拳头,眼眶泛红,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诸如一些大家族的子弟,或是从小就展露天赋的人,则很少见。


“抱歉,三代大人。”


换成是他,只会做得比仁寿郎更好,更出色。


“好好休息。”


“我觉得仁寿郎要比我厉害…至少在当时那种情况,我不一定有勇气站出来,牺牲自己。”突兀,一旁的水门微笑着插嘴道。


看得出来,他是好心慰藉。


关上病房门,三代与水门一前一后走在长廊内。


“我见过神秘行者,他的眼神充斥着冷漠,更透着一种源于自我的自信,是很惊人的强者。”背后传来水门的声音。


又寒暄了一会,猿飞日斩嘱咐一句,便领着水门离开了。


……


水门这话的意思,是指仁寿郎肯定不是神秘行者。


一个人伪装的再好,眼神是很难改变的…更何况,仁寿郎怎么看都不是善于欺诈的性格。


“嗯。”


三代点点头。


眸子掠起一抹异芒。


他在过滤着自己同二人的交谈中,有没有什么漏洞。


……


床上,听着屋外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仁寿郎豁然表情一变,吐出一口浊气。


“抱歉了…”


仁寿郎依靠在墙边,透过窗户眺望着外面木叶村的风景,轻声呓语着。


这种情况,就不要说太多,说得越多,就会越被抓住把柄…三两句陈述一下即可。


就算有些怀疑,他目前的状况和实力就摆在这里,也不会被深究…再者,他和三代还有些感情,水门又是一个很正面善良的人,因为他在木叶平平无奇的人设,使得这一切也还说得通。


……


“御田仁寿郎,御田风也的儿子。”


这时,一股淡淡的芬香感传来。


几片粉红色的樱花随风飘落到了仁寿郎的床铺上,他伸手捏起一片花瓣放在鼻尖闻了闻,淡淡一笑。


“你确定?”


团藏问了一句。


晚上,一间燃烧着烛火,光线有些昏暗的屋子里,团藏盘坐在榻榻米的长席上,一只手翻动着书本,似乎是在阅读。


听着身后下属传来的消息,啪的一声合上了书本。


“大人,用不用等他出院后,将他秘密带过来,利用忍术探查一下他的记忆?”


“这个神秘行者肯定是村子的人…相比较另外那几个,他身份的可疑度确实不高,先这样吧。”


“三代和波风水门见过了仁寿郎,看样子是打消了对他的怀疑。”单膝跪地的根,沉声道。


团藏沉默不语。


“御田风也。”


言毕,根的成员,悄无声息的遁走。


“是。”


安静的房间内,传出团藏一个人的呢喃。


如果不是这层关系,现在御田仁寿郎人没准已经在根部的审讯室了。


对仁寿郎用强的话,一旦被猿飞知道,必然会找他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