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我给忍界加载了灾难模板! > 006、第一次生死战

006、第一次生死战

作者:黑色锅巴 返回目录

冷风呼啸,夜色下的树影不断自仁寿郎与松太二人眼前,向后倒去。


他们在拼命狂奔,不浪费队长宇智波大辉和另外一名同僚,创造出的时间。


仁寿郎在纵跃前行时,内心也在默念着时间…他在估算宇智波大辉两人是否已经折戟在砂忍村的上忍手上。


宇智波大辉是精英中忍,更拥有写轮眼,应该能与上忍博弈一会,唯一的问题是,一个村子的情报泄露是比较严重的问题。对方派出追击的人马,都绝非泛泛之辈,那个上忍也许是特别班或特别小组的成员,这样一来,哪怕宇智波大辉两人以命搏杀,他和松太都没有太多的空档。


突兀,被架着的久门出声提醒道。


仁寿郎与松太顿时停在了一棵树干上,身体僵硬,一动不动。


“那种杀气…还有经验…威慑力太强了。”仁寿郎眯了一下眼睛。


“停下,有人来了。”


他应该独自与砂忍村的追击部队有过接触,现在已经力竭,能按照时间与队伍碰头,实属不易…所以,仁寿郎不指望这人能发挥出什么战力来。


久门也看出来,这个忍者班的两名幸存者中,更冷静,也更有‘领队’风范的,是眼前这名下忍,而非身边表情尚不平静的中忍。所以,他没有开口,只是朝仁寿郎比划了几个动作,还有眼神。


三人同时放慢了呼吸,眼珠瞥向四周。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他们能和久门交谈的时间有限,不清楚对方的身份,但能潜入砂忍村,仁寿郎估计怎么也应该是上忍的水平,不过对方并没有佩戴护额。


也有可能是后续的砂忍,甩掉了木叶这边的纠缠,察觉到了刚刚发生的战斗,从另一个方向赶了过来。


“你带人赶紧走!现在时间最重要,我来拖住他们。”仁寿郎深呼吸一口气,做着暗号。


“其他的追击者…”仁寿郎心领神会。


看来,前来截杀久门的敌人,不单单是那上忍一个。


松太嘴唇发白,吞咽着口水,战战兢兢的用‘手语‘回应道。


“别墨迹了,赶紧!”


虽然松太的样子有些信不过,但这时,他是唯一的指望了,只有他能带久门迅速离开。


“我实力比你强,我来吧…”


但在静谧的林间,还是被仁寿郎敏锐的捕捉到了。


他直接一声冷斥,二话不说,拔出长剑反手掀起一道寒芒,叮的一声,一把苦无被击飞。


唰。


这时,左后方十几米外的一片树冠,发出了细微的响动,难以察觉。


空中,亮起利刃摩擦的火星!


“走吧。”久门看着眨眼间与敌人缠斗到一块的下忍,对松太说道。


再然后,一道黑影就从后方扑了过来,气势逼人。


仁寿郎屈膝一跳,在半空中与来者金戈交鸣数次,两把武器碰撞的动静,打破了幽暗林地的平静。


在这个警卫小队,松太和仁寿郎的关系最好,因为他们都很‘平庸’,虽说他是中忍,但也毫无存在感…一直以来,都是两人苦诉衷肠,报团取暖。谁也没想到,这次看似简单的任务,竟然如此凶险,而且…仁寿郎很有可能会死在这里。


他只是一个下忍。


“嗯。”


松太眼里泛着一丝泪光,视线变得坚定,两人齐身先走一步。


“对,仁寿郎…我们经常都说他是靠火影大人的关系,才进入警务部的,平时我们的任务就是在村子日常巡逻,这是他第一次执行这种接头任务…我本来以为他会很紧张,甚至到害怕。但现在来看,他比我还要勇敢,仁寿郎他是一个强者,一个很强的家伙!”


这一次在继续逃跑的路上,松太全程没有回头观望,而是一心向前,神情严肃认真。


能有人来支援或侥幸逃回村子还好说,否则,他们这个小小的警卫班,可能只剩下他一个人,或者…全灭。


“他叫仁寿郎?”途中,久门问了一句。


久门有些诧异。


和三代有关系的晚辈?


似乎是受仁寿郎的鼓舞,他有了明显的改变!


“仁寿郎…”


目光回到战场上,仁寿郎与敌人化成两道黑色残影,不断借助林间的地理位置与障碍物周旋…气势逐渐进入白热化的状态。


“下忍?看来木叶是没人了…我不得不称赞你,作为一名下忍,你的实力很不错…但是,你和我的差距还是太大了。”仁寿郎与对手一触既分,躲藏在了一处灌木丛里,骤然,头顶传来了戏谑的人声。


……


嗖嗖。


双手一撒,数十根特制并淬过毒的暗器,如雨幕般落下。


将尚未反应过来的仁寿郎扎得千疮百孔,和刺猬一样。


他背后的一棵树干滋生出一块木包,旋即木包炸裂,露出一名皮肤白皙,长有一双丹凤眼的男人。


这人的上半截身子悬停在仁寿郎上方。


“嗯?”


男人瞳孔一缩。


嘭!


仁寿郎的身体散成白雾,掉落一个插着苦无的木桩,苦无的尾端系有一张燃烧的起爆符。


伸出一只手,对准了胳膊上流血的割痕,查克拉灌入掌心,迸发出温暖的绿色荧光。


短短几秒,伤口便结痂脱落,痊愈了。


紧接,庞大的火光和浓烟便将草堆与那棵树干吞没。


几十米外,杂草晃动,仁寿郎从另外一个地儿钻了出来,脸上流着细汗。


仁寿郎眸光闪动,不知道是因为太过害怕,还是极度恐惧到不想死,这种生死交战的场景,他发现自己冷静到,他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大脑无时无刻的不在思考和算计。


思绪一动,仁寿郎猛然双脚错开,扭动腰身将利刃前刺,将原本想要偷袭的砂忍逼退。


这正是不用结印,瞬发的治愈术!


“还好,只是一名中忍,不然…”


然后,双手开始快速结印。


前者双脚踩在一棵树干上,身体与地面平行,一头长发因为重力的关系,笔直的下垂着…他较有兴趣的盯着面无表情的仁寿郎。


“啧啧啧…没想到你还是一名医疗忍者,体术和身体素质的确是下忍的水平,但剑术不俗,我几番进攻竟然都被你挡住了,没能对你造成太大的致命伤,基础功底扎实…你有点不一般呢!”


“但你知道,下忍与中忍的能力差距,最关键的是哪一点吗?!”


B级忍术,风遁,真空波!


在对方轻喝的一刹那,仁寿郎就知道自己想要闪躲,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