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 番外 为什么不道歉

番外 为什么不道歉

作者:薛火火 返回目录

镜头前,老太太那张饱经风霜的苍老脸,似乎在无声的控诉着这个世道的不公。


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忍着丧子之痛,心酸地为自己儿子讨回公道。


果不其然,舆论再次被掀起轩然大波,网络上无数人口诛笔伐。


云锦只能眼看着刚稳定下来的局势再次被打破。


不知道从何处传来小道消息,一家和他们家云朵是老对头公司似乎有要收购他们家公司的意图。


云锦爸爸手里握着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而云锦妈妈手里有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总共加起来有百分之五十五,对公司有绝对的控制权。


云锦焦头烂额,几乎几天几夜没有合上眼睛,可是对于眼下的状况,他无能为力。


凌晨,梁淮拿着一份文件进来,看到云锦累到在办公桌上。


如果云锦和他爸不同意,公司是不会收购的。


只是眼下公司股价跌的厉害,许多以前合作方都纷纷倒戈,资金链断层,公司就好像是一座即将坍塌的摩天大楼,岌岌可危。


云锦没有睡着,他睡不着,想着公司的状况,想到还在昏迷不醒的爸爸,心里难受到了极点。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嗯,我陪着你。”梁淮摸了摸云锦的头,原本柔软的头发这些天凌乱了不少。


他将外套脱下,盖在云锦背上。


在梁淮转身的时候,云锦抓住他的衣摆,小声地说道:“陪我一会儿。”


梁淮身上很温暖,云锦脑袋靠着梁淮,“可是我虽然尽力了,却没有什么用。”


梁淮捧起云锦的脸:“这件事不是你的错,你不用将所有的过错揽在你身上。”


云锦抬起头,红着眼眶,“梁淮,这样下去,我们公司会不会破产?”


梁淮安慰道:“你尽力了。”


云锦摇头,“不会,我相信我爸。”


梁淮眼神格外沉静:“云锦,那封遗书是真的,一切的证据都摆在眼前,就连云朵公司的前员工也站出来指证你爸当初和裴松华一起创业,后来将裴松华挤兑出了公司。”


云锦垂下眼,“可是,我爸也没错,云朵是他这辈子辛辛苦苦打拼出来的,我想替我爸保住它。”


梁淮忽然说道:“云锦,你有没有想过,或许你爸他的确对你隐瞒了什么,或许,我是说,或许做错了什么事情?”


“我该怎么做?”


梁淮说:“我建议的是,让你爸退休。”


“我知道他是你爸,你相信他,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云锦,你要是再这样下去,公司真的会垮的,现在还不晚,还有弥补的措施。”


云锦想保住他爸的公司。


梁淮叹了一口气,“你好好考虑一下吧,或许不走这条路,我们也还有其他的办法。”


问题是,压根没有其它办法。


“现在所有的矛盾都是针对你爸,只要你爸和云朵不再有牵连,事情就会好办很多。”


云锦明白梁淮的意思,是要将他爸摘出云朵,“不行,云朵是我爸一手创立的,没有我爸,就没有云朵。”


“如果只能走这一步,那就这样做吧。”云锦妈妈最终还是点了头。


“小宝,你爸和我手里一共有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股份我全部转让给你,一定要把你爸这辈子的心血保下来。”


犹豫再三,第二天,云锦和他妈妈商量了这件事。


云锦妈妈虽然只是个家庭主妇,但是在听完梁淮的分析利弊之后,也明白了事情的轻重缓急。


“妈,外面那些传闻,到底是真是假?我爸真的做了那样的事情?”


云锦妈妈眼神略微闪躲,最后看向了躺在病床上的王总,长叹一声,“你爸没给我说过,应该是有这事,但是具体的情况,妈妈不清楚。”


“嗯!”


律师很快就带来了股份转让书,在签之前,云锦忍不住再次问他妈妈。


云锦妈妈握住云集的手,“小宝,你爸一定会好起来的,等他醒来,我们会知道事情的真相。”


“爸,你快点醒来吧。”


云锦摇头:“妈,我还是不信,我相信我爸不是那种人。”


“妈妈也不信。”


“股份转让书拿到了?”


“嗯。”云锦垂着眼点了点头,“拿到了。”


云锦祈求地看着病床上的王总,他感觉自己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梁淮在门口等了许久,云锦拿着转让书出来,他的脚步很沉重。


“发通告,给老人道歉。”


云锦紧紧地握着手里的转让书,“我相信我爸没有做错过任何事情,不能道歉。”


梁淮看着云锦手里的转让书,“接下来是召开股东大会,罢免董事长。”


“在罢免了董事长之后呢?”



周一,公司召开了股东大会。


梁淮沉声道:“云锦,你是知道的,只有道歉,才能平息舆论。”


云锦抿了抿唇。


股东大会结束之后,王总彻底从云朵除名。


云锦没有闲着,紧接着立刻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股东们早有怨言,只是碍于云锦父母手里握着大部分股份,不敢多言罢了。


现在提名罢免董事长,几乎没有任何人持反驳意见,只有为数不多几个还在相信他爸爸的人以外。


在演讲结束之后,立刻有记者向他提问。


“王志宇是你的父亲,请问您怎么看待你父亲从合伙人手中抢走公司的事情?”


在新闻发布会上,云锦宣布了自己是云朵集团的新董事长的身份,并且向外界表态,云朵将会整改,而他将会带着云朵重新走向新的开始。


舆论再次哗然,没想到顶流明星竟然是顶级富二代。


梁淮给他准备的演讲稿里有道歉这个环节,但是云锦不想道歉。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放下了演讲稿,拿过话筒大声说道:“我爸的为人是怎么样的,我相信和我爸接触过的人都清楚,云朵牌作为一个老牌子,我们产品从来都是最优惠、最实在的,你们或许不清楚我爸的为人,但是你们用过云朵的都知道,这个牌子是怎么样的,不需要我去多言。而那些在网上污蔑,泼脏水的,别有用心的,你们放心,我会拿起法律的武器,去维护我家人的名声。”


“云锦,听说你爸逼死了合伙人是真的吗?”


记者像是蜜蜂一样,将云锦一层层的围住。


后台。


云锦妈妈摸着泪,“小宝,你真是长大了。”


说完,云锦放下话筒,往后台走去。


他的手脚都在发抖,太紧张了。


季柯打过来了电话。


“云锦,刚才那番话说得不错,公关运作一番,应该能改变舆论。”


公司的老员工们也鼓起了掌,老王总对人和善,对员工也是极好,深得人心,现在遭受了这样的事情,他们都心里都很难过。


小王总虽然年轻,但是虎父无犬子,他们相信公司以后会好的。


“别担心,季季,等我爸醒来之后,我还会回去做明星的。”


“嗯,以后再说吧,对了,关于裴松华跳楼的案件,我派去找线索的人已经有了一些眉目,正在追寻一个关键证据,或许下周一就能有结果。”


“季季,麻烦你了。”


“说什么麻烦的话,”季柯轻笑了一声,“云锦,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只是以后恐怕我们公司最挣钱的摇钱树要飞了。”


他爸当年的事情,可以真相大白了。


云锦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在他最艰难的时候,身边有季柯和梁淮在。


云锦也试着去联系裴松华的母亲,也就是那个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的老太太,只是可惜那人藏得紧,云锦没找到人。


而季柯特地找了侦探去调查关于裴松华跳楼的案件,现在有眉目了。


梁淮看向外面,拧着眉,似乎在想事情。


“梁淮。”云锦轻轻地拍了一下梁淮的肩。


梁淮呢?


云锦看向四周,最后在走廊的通风口看到了梁淮。


梁淮看着云锦,“没什么。”


“为什么不按照我给你的稿子说?”


梁淮缓缓地回过头来,俊美的脸庞仿佛像是隐藏在一片阴霾之下。


“你在看什么。”


“你知道吗?如果你道歉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其他的我不再追究了。”


本来可以这样完美的解决的,梁淮冷声质问:“你为什么不道歉?”


听着梁淮的语气有些冷,云锦挠头,“对不起,我还是觉得不应该道歉。”


梁淮盯着云锦,脸色愈发的冷。


梁淮摇头冷笑,“把人逼得跳楼,把人逼得家破人亡,这还叫没有错吗?”


“云锦,你们在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这些不属于你们的财富的时候,有想过背你们逼得跳楼的那家人,是怎么过的吗?”


云锦是想分享一下喜悦,可是没想到梁淮却这般冷漠的反应。


什么追究不追究的,云锦有些摸不着头脑:“梁淮,我爸没有错,为什么要道歉?”


云锦从来没在梁淮脸上看到过这么吓人的表情,他往后退了一步,“梁淮,那些都是那个老太太的一面之词,你不要相信她的胡说八道。”


“一面之词,胡说八道?哈哈哈哈。”梁淮手握成了拳头。


他一辈子都忘不掉,他爸爸从楼上跳下来,掉在他面前摔成肉泥的样子。


血溅得四处都是,脑浆崩裂开来,整个人血肉模糊,那一年,梁淮八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