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白月光回来后替身离开了 > 番外 转变

番外 转变

作者:薛火火 返回目录

“我一定是眼花了吧。”


两人的粉丝明明在网上撕得你死我活,然而两位正主却来她这儿悄眯眯地领了证。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是照片有问题吗?”云锦有些担心地问,他怕照片不合格,还得再去照一次。


“没有没有。”


办公小姐姐赶紧摇头,拿起钢印盖在两人的照片上。


结婚证,一人一份。


“好了。”办公小姐姐将两个小本本递给了他们。


“没想到,两位竟然,感情这么好。”


梁淮接过结婚证,对小姐姐温柔一笑:“麻烦您帮我们保密一下可以吗?谢谢了。”


云锦手里多出了一本结婚证。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坐在车上,云锦看着这个红色的小本本,嘴角上扬着怎么都下不去,翻开一看,就忍不住傻笑。


半年前的云锦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半年后他竟然会和梁淮一起进了民政局,领证。


妈耶,笑起来太好看了,比电视上好看太多,难怪都说梁淮不上镜,办公小姐姐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么说了。


她赶紧点头,“好的好的!”


从进民政局到出来不过半个小时。


“喂~”


都说人心情好的时候,说话的语气都是往上飘的。


电话那头,季柯沉声说道:“云锦,你在哪里?看新闻了吗?”


“你手机响了。”


云锦笑得这么傻兮兮的,就连手机响了都不知道。


云锦依依不舍地合上了小本本,掏出手机,是季柯打过来的电话。


不会这么快吧?!


“你先看看新闻吧。”季柯挂断电话。


云锦有些摸不着头脑,他问梁淮,“梁淮,你看新闻了吗?”


“在……在外面,没看新闻,怎么了季季。”


云锦听着季柯语气很重,难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该不会他和梁淮去领证的事情,被发现了,上热搜了?


“这是怎么回事?”


云锦翻着新闻,有些难以置信。


新闻里竟然说他爸的公司来路不正,云朵不是他爸一个人创立的,是由他爸和另外一个人一起创立的公司。


梁淮摇头,“我和你一起从民政局出来,哪里有时间看新闻。”


“该不会是我们在民政局被人拍到了然后上热搜……”云锦打开手机,话语戛然而止。


被排到热搜第一与他和梁淮没有关系,却和他爸有关。


遗书里清楚的写了云锦他爸当初是如何花钱巧遇从他手里骗走了公司的股份,而遗书的主人跳楼实在是因为被逼无奈,女儿重病,他急需一笔钱,却拿不出来。


他向云锦他爸求助,然而当时已经赚的盆满钵满的王总却没有借给他一分钱,反而还羞辱了他。


导致他一时间愤恨想不开,才会跳了下楼。


然而他爸在公司有起色的时候,用计独占了公司,将另外一个人逼走。


视频里,一个头发苍白的老人对着镜头抹着眼泪,“我苦命的儿子啊,他留了一封遗书就往下跳了,可是他这样跳下去又有什么用,一家人家破人亡,而那对姓王的夫妇依旧过着富裕的日子逍遥法外,我这老太婆活够了,就是可怜了我那苦命的孙女,想到我儿子冤死,只想给我儿子讨个公道。”


记者将摄像头对准了遗书,这是一封陈旧的遗书,泛黄的纸张上面抬头还能看到是云朵集团。


云锦摇头:“这肯定是假的,我爸不是那样的人。”


十里八乡都知道他爸是热心肠,对于需要帮助的人,他总是会慷慨解囊。


绝对不会见死不救。


网友评论道:“我以后再也不用云朵的任何东西了,给云朵多送一分钱我都觉得恶心。”


“良心企业家的良心不会心痛吗?”


视频下一片骂声,几乎全部都是不堪入目的话语攻击着云锦的爸爸。


“爸!”


接电话的人不是他爸,而是云锦妈妈,“云锦,你也看到新闻了?”


“看到了,现在这些新闻媒体总是这样乱写一通博人眼球,我们去告他们!”


梁淮一反常态地冷漠,“如果是真的呢?”


“不可能。”


云锦赶紧给家里打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了。


他妈妈是个家庭主妇,几十年来照顾他和他爸,面对这种情况,束手无策。


云锦心急如焚,“妈,我下午就回来。”


云锦挂断电话,立刻让助理订票,“梁淮,你和我一起回去吗?”


云锦以前也被黑过,所以有经验。


云锦妈妈声音里有着说不出的疲倦,“云锦,你爸病倒了,妈一个人没办法,应付不来。”


“爸病倒了?”


还好现在有梁淮在他身边,不然云锦可能会发疯的吧。


去机场的路上,季柯给云锦再次打去了电话。


“云锦,你先别慌,回去照顾好叔叔。”


“当然。”梁淮握着了云锦的手,“这种时候,我怎么能不和你一起回去面对呢?”


梁淮的手心很干净温暖,暖意从他手里传来,流进了云锦的心里,“梁淮,谢谢你。”


梁淮用手指梳了梳云锦微乱的发丝,温柔地说道:“说什么谢,见外了,我是你老公。”


他会调查清楚这背后究竟是谁在做推手,这件事对季柯来说应该并不难,毕竟在娱乐圈好几年,也有一定的关系网。


“云锦,这件事我不会不管的。”


季柯不相信新闻上写的东西,他接触过的王总,爽朗大方,不是那种背信弃义唯利是图的小人。


“这件事或许不像是那么简单。”


这件事几乎就是直接冲着云锦他爸和云朵公司去的。


能在这么快的时间里就能把这件事引上热搜,引爆全网,看样子应该是背后有团队,非常的专业,且手法很成熟。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梁淮握着云锦的手,说道。


云锦眼眶红红的,点了点头。



“季季,谢谢你。”云锦哽咽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先回去吧,回去照顾好叔叔和阿姨。”


飞机上不能用手机,云锦靠在梁淮的怀里,心情忐忑。


在云锦记忆里一直都是干净温暖的家,此刻被弄得乱糟糟,玻璃被咂了,地上一地的碎片。


“小宝,你们回来了。”云锦妈妈几天不见,脸色苍白了,憔悴了许多。


“妈,爸呢?”


时隔几天,云锦再次回到来,家里的变化很大。


门口围堵了一群记者。


云锦怕被人认出来,只好偷偷地和梁淮从后门溜进去。


“你爸他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去了。”


云锦看到他爸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样子,心里难受到了极点,恨不得躺在床上的人是他。


云锦忍不住问道:“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网上那些东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房间里。”


云锦上楼,看到了他爸头上缠着绷带,腿上也打着石膏,还在昏迷之中。


“妈,我爸他这是怎么回事?”云锦不知道他爸怎么伤的那么严重。


如今之际,也只有这样。


以前云锦爸妈从来不约束云锦,只要云锦开心就好,可是到现在最危机的光头,云锦又怎么能躲在后面,他也要为父母支撑起一片天。


“我会帮你的。”梁淮对云锦说到。


云锦妈妈欲言又止,垂下眼:“妈妈也不太清楚,可是你爸绝对不是那种人。”


云锦也知道他爸不是,可是现在他爸昏迷不醒,外界的传闻越闹越大,对他们家来说情况十分的糟糕。


“小宝,公司的股东们都打电话过来,妈妈实在是应付不来,你李叔叔虽然帮着忙,但是他始终不是能做主的,妈妈希望你这段时间能够去公司,代替你爸爸处理一些事情。”


云锦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他握住梁淮的手,十指紧扣,“我们一定会支撑过去的。”


“嗯。”梁淮微笑着点头。


……


原本云锦想领完证就给爸妈打电话去报喜的,可是这个时候似乎没空说这些了。


云锦妈妈有些惭愧,“小梁,不好意思让你看我们家笑话了。”


“伯母,您别见外,我是云锦的对象,以后您会是我的妈妈,你们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梁淮说道。


好在互联网的热度不会一直持续。


忙了半个月,眼看着事情终于压了下去,热度也逐渐降低。


谁知,云锦还没有喘口气,一个视频再次将他们推到风口浪尖。


云锦去公司,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才稳定住了几个股东,这些股东都是云锦的长辈,手里握着一部分的股权,他们也清楚他爸的为人,所以云锦才会这么顺利。


只是公司现在股价几乎跌停,外面虎视眈眈,云锦几乎什么也不会,还好有梁淮帮忙打点着一些他压根不会的东西。


季柯也帮忙请了最好的公关公司,团队在网上发文澄清,虽然效果甚微。


还是那位头发苍白的老奶奶,她对着镜头哭诉:“我们什么也不要,只需要那姓王的一个道歉,道歉有那么难吗?”


“你们害得我家破人亡,却躲在背后不肯出来,连面都不露,姓王的,你们花着那些脏钱,良心能安稳吗?人在做天在看,会有报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