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入豪门深似海,瓮中捉小霸王

第二百五十六章 入豪门深似海,瓮中捉小霸王

作者:牛奶糖糖糖 返回目录

庐江通往陈国的官道之上。


几匹马儿正在休息,一旁的马夫在喂马儿吃些马料,似乎因为长途奔袭,马儿不断的打着响鼻,颇为疲惫。


这是庐江乔家的车队,距离上一次在驿馆休息已经过了整整十二个时辰。


纵使人不累,马儿也扛不住了。


呼…


溪水旁,两个绝美的身影面朝小溪,其中年长的女子幽幽的叹出口气。


“明日…明日就到陈国了,妹妹打算如何请陆医仙出山呢?”


说话的是大乔。


一提到请陆医仙出山的话题,她的眉头不由得蹙了蹙,这是个大难题,可似乎…妹妹小乔胸有成竹一般。


讲到这最后,小乔实在是难以启齿,毕竟“填房丫鬟”…这种事情,对于女孩子而言是很忌讳的。


正常人家的女儿,谁会去做这卑微的事儿呢?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讲到这儿,小乔的面靥更红了,就像是微醺一般。


“…这个。”小乔有些哽咽,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只是面颊上添上了几许绯红。


“明日就到了,现在?还瞒着姐姐么?”大乔继续追问…


小乔略微低头,终究还是开口了。“姐姐可听说过,凡是豪门士族家的公子舞象之年后,家族中均会安排一些填房丫鬟,用以…”


诚如妹妹所言,豪门家族,凡事讲究子嗣的传承,讲究香火的延续。


便是为此,这些公子十五岁时就会开始学习这“周公之礼”、“床笫之事”…


这算是百年来一条约定成俗的规定。


啊…啊…填房丫鬟?


大乔整个人一怔,妹妹小乔竟是打算…打算以这个为条件请陆医仙出山么?


小乔提到的这填房丫鬟,大乔并不陌生。


如果这样,凭着妹妹小乔的姿色,或许真的能够让陆医仙心动,从而救她们的母亲。


俏美的小乔妹妹有这个能量!


只是。


而门第越高,对填房丫鬟的要求也就越高,姿色、模样、性格…甚至必须要做到知书达理。


而陆医仙贵为大司农,听闻他的姐姐又是名门之后,当世才女的蔡琰姑娘。


想必眼光会更高…


还没有一家豪门的主母,可以大方到包容“填房丫鬟”的地步!


毕竟每一个庶子,在主母看来都是威胁。


这样去看…填房丫鬟就像是一个工具人一般,只是负责公子少时的启蒙,等公子娶妻后,便会沦为府邸内最普通的丫鬟。


作为姐姐,大乔又怎么舍得让妹妹独自一人去做填房丫鬟呢?


“二妹…这填房丫鬟的地位可并不高,且于府邸中的地位很微妙,日后若然主母入主司农府,更是会成为其眼中钉、肉中刺…”


大乔蕙质兰心,她听说过太多填房丫鬟的悲惨境遇。


可…这又有着严格的限制,必须在公子明媒正娶之后,否则…传扬出去,会妨碍公子的名声,让他得不到良配。


难…太难了。


可以说填房丫鬟的命运,那就是一句话——一入豪门深似海!


甚至…多半会受到当家主母的忌惮。


能改变填房丫鬟命运的唯有一条,那就是怀上子嗣。


如此这般,可能会争取到一个妾的名分!


小乔嘟了下嘴。


她很聪明,她也知道,她能倚仗的东西并不多,或许能吸引住陆医仙的也唯独这具皮囊了。


很难想象,清新空灵、犹如青莲初绽气质下的小乔,竟是颇为坚毅。


要不就说,宁做穷人妻,不做富人妾。


一时间,大乔的心头浮想联翩,越想牙齿越是咬紧,表情也变得愈发的复杂。


“姐,这是唯一的办法?不是嘛?”


这…


听到这儿,大乔俏眉微挑,她嘴上不说,可她心里却在想。


怎么…怎么可以把一切都推给妹妹呢?


如今为救母亲,纵是做填房丫鬟,纵是一入豪门深似海,小乔眼睛都不眨一下。


“可…妹妹你还小啊!”大乔口中喃喃…


“姐姐也只比我大两岁而已。”小乔小嘴一噘,保持着固有的倔强。“总之,只要能请出陆医仙,只要能救娘…其它的都不重要。”


盈盈溪水旁,浓浓的姐妹情谊不断的泛起丝丝涟漪。


明日…明日就要到陈国了。


也不知道,陆医仙性格如何?


若见到陆医仙,她必须要抢先妹妹一步向陆医仙提到这个。


如果…


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做填房丫鬟,那就让姐姐来承受这份“痛苦”好了…



这边,乔家的马队驶向陈国方向。


另一边,江东的船队已经靠岸。


又…好不好相处呢?


还有…未来司农府的主母,会不会为难她们呢?



“子扬?这锦囊中写的都是真的?”


刘勋急问道…


刘晔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需得与江东的使者会面,验证后方知真伪,若然…”


孙策的使者诸葛瑾拍了拍衣袖,整理了下衣着,让自己显得更郑重一下,他深呼一口气,迈步而出,走向庐江郡的衙署方向。


此时此刻,衙署这边…


庐江太守刘勋正看着眼前的锦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其实,如果按照历史上的走向,刘勋在与江东使者会面后,哪怕刘晔识破了对方的奸计,但刘勋依旧会一意孤行,进攻上缭城…


这才被成功偷家,丢了庐江郡,灰溜溜的带着残部投靠曹操。


白白让老曹少了五万兵马!


讲到这儿,刘晔顿了一下,继续道:“若然江东的使者如锦囊中提及的一般,又是赞誉刘太守,又是送给刘太守金银珠宝,又是提出以刘太守马首是瞻,而最后…他们的目的转到了,请刘太守进攻上缭城,那…狼子野心可就昭然若揭了。”


呼…


刘勋长长的呼出口气。


倘若江东使者还是按照老套路,可…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子扬,江东使者已经过江,你跟我一道去会会他。”


刘勋吩咐道。


可现在的情况截然不同了…


相当于刘勋在与江东使者会面之前,他就已经看到了对手全盘的谋算。


那么…


刘晔还是想的更全面一些。


如果只是识破对方的计略,那远远不足以作为投诚曹操的“投名状”。


可…若是将计就计。


刘晔略微思索一下,旋即眼珠子一定。


“刘太守,你且再听我一言…”


“纵然江东使者的话术一如这锦囊中提及的,也请主公千万不要生气,更不能露出不悦神色,暂且答应下来,等事过后,咱们可以与龙骁营的程司马共商对策。”


此刻的刘勋,他的眼眸中泛起了一丝畏惧。


倘若这锦囊全部预判准确…


那这曹营里这位声名鹊起的陆羽可就真的有点“妖孽”了呀?


打出一场对“小霸王孙策”的大胜仗,那…意义可就与众不同了。


刘勋点头称是。“还是子扬想的周到!”


别说…



庐江郡,一处驿馆。


一张桌案,三人跪坐。


四世三公袁家嫡子袁术,都不是这个“妖孽”的对手,那他刘勋…不过是一个小角色?若要与陆羽,与曹操对抗,岂不是螳臂当车?


呵呵…


这样想想,似乎…投诚曹操,是他唯一且绝对正确的选择了!


刘勋本想回话,刘晔抢先一步,“敢问阁下?我主何喜之有呢?”


“哈哈哈…”诸葛瑾笑着拍拍手。


紧接着…


刘勋与刘晔跪坐在左侧,江东的使者诸葛瑾跪坐在右侧


“我家主公收到消息,袁术陨亡,特地命我前来向刘太守道喜…”


诸葛瑾当先开口。


“我主命我出使庐江,就是欲与张太守结盟,张太守文成武德,我主孙伯符仰慕久矣,愿与张太守缔结同盟之谊,共襄大举,我主替张太守守好那江东六郡七十二县!每年奉上足量的粮食、金银珠宝,唯求张太守能庇护我等!”


拍马屁…


还是很有艺术的“马屁”!


有仆人将五、六枚箱子抬了进来。诸葛瑾的话还在继续:“一些钱财,不成敬意,聊以表达我主对刘太守的敬仰之情!”


讲到这儿,诸葛瑾笑声再起。


“哈哈哈,这袁术陨亡,那整个扬州?整个江东,不就是张太守的做主了嘛?识时务者为俊杰呀!”


要知道,在两千年后…时事热点“安阳王,狗咬人”的故事告诉我们——人无论何时都不能飘,否则…一定会挨刀!


正所谓——做人做事别太飘,小心背后挨钢刀!


好在…


诸葛瑾说的舒坦,刘勋听得更舒坦。


那谦逊的态度,卑微的语气让刘勋身上的每个毛孔都非常的通泰。


倘若没有那封程昱递来的锦囊,多半刘勋见到这钱,听到这话已经飘飘然了。


刘晔一捋胡须,两人交换过眼神,四目相对,彼此心领神会。


“想不到孙伯符竟是一个颇为识时务之人。”刘晔开口道:“如此甚好,你、我两家勠力同心,我主伐外攻城陷地,汝主主内供给军粮,相得益彰,天下唾手可得!”


这话一出…


刘勋没有飘,反而他很理智,甚至那封锦囊的缘故,他想笑!


…如今的他…甚至都知道诸葛瑾接下来要说些什么。


他望向刘晔一眼。


为此,诸葛瑾特地好好的准备了下,随时可以与刘晔舌战!


他一贯是个谨慎的人…从不打无准备之仗!


可…


诸葛瑾心里悬起的石头落下来一大截。


此番赴庐江执行任务,周瑜曾反复叮嘱,让他小心庐江的幕府功曹刘晔这个人,说他足智多谋,或许能看穿此计。


最关键的是他在庐江、在军中,有着极其特殊的地位,是可以左右局势的。


心头呼出口气,诸葛瑾尽量的让自己的心情变得平静。


他是天生的说客,无论何种心情之下,很快就能够回复平静。


“诚如刘功曹所言,我主主内,输送钱粮、军资…刘太守主外,逐鹿中原,可眼下…江东初定,粮草不足,所能拿出来的唯独这些金银珠宝,想必庐江这边也受制于粮食吧?”


如今听刘晔话语的意思,俨然是信了这同盟之谊。


如此这般,他心头的大石头可不就落下了么?在诸葛瑾看来,这事儿…已经成了一多半儿!


呼…


“恰恰这三座城池掌握在华歆的手上,呵呵,华歆不过是一个文人,他有什么本事能守住城池?”


“依我之见,刘太守何不出兵‘上缭城’,一鼓作气剿灭华歆,夺下这‘豫章’、‘海昏’、‘上缭’三地!”


“人言‘上缭殷实,得知可以富国’,我主孙伯符本就想替刘太守进攻他们,怎奈,击之,路不便,还请刘太守这样的大国讨伐!我主孙伯符必作为外援,到时候…得之三城,粮食的话,刘太守只需分给我主三成即可…也算是恩赐给我主一些功劳、苦劳!”


“唉…”诸葛瑾叹出口气,继续道:“话说回来,袁术新败,手下分崩离析,原本他手下的城池多半均会自立,而其中又当属‘豫章’、‘海昏’、‘上缭’三城粮食最丰!恰恰…”


讲到这儿,诸葛瑾顿了一下。


一副不甘心的模样。


他提出要三成粮食!


那…一切就都合理了,这也足够让刘勋一下子失去戒心与防备。


毕竟,人家江东也是有目的嘛,既然有共同的目的,缘何不能有相同的目标呢?


这一番话说的很艺术,很合理。


可以说,诸葛瑾很善于拿捏对手的心思,他若是单单指明请刘勋进攻‘豫章’、‘海昏’、‘上缭’三城,江东孙策予以援助,那多半会引起对方的怀疑。


可现在…


甚至…哪怕事先看过锦囊,刘勋都有点蠢蠢欲动!


“咳咳…”


刘晔一声轻咳,算是提醒。


再加上诸葛瑾语气谦卑。


拍马屁的功夫更是了得,一字一句间表明的态度便是——得到上缭之粮,非刘太守这样实力雄厚的人不可!


谦虚的态度与真金白银的诱惑,足以再度让刘勋飘飘然,搞不清自己几斤几两了。


就这一口气的功夫,刘勋想的很多,很远…


乖乖的,这江东使者的路子还真是与锦囊上的分毫不差嘛。


倘若,他被这金钱、马屁迷惑,真的去攻上缭城,那锦囊中接下来的悲剧就要上演了,上缭城城防坚固,一时半会儿攻不下来。


刘勋这才从那飘入云端的思绪中回过神儿来。


呼…


深吸一口气。


接下来的故事嘛…


要知道,刘勋手下这五万大军的家小都在庐江郡,他们又怎么可能拼死一战?


四面楚歌的悲剧会再度上演,五万大军的倒戈相向也是必然!


可刘勋的老家庐江空虚且孤立无援,孙策将会急行军前来偷袭。


而倘若刘勋回援…


孙策又会派出一支兵马埋伏于半道!


只不过…现在投诚还有五万大军,也能混个高官厚禄,真等到兵败如山倒时,两个肩膀扛着一个头去投降,那就是一首凉凉啊!


此时此刻,刘勋的脸色青一阵、紫一阵,很不好看。


诸葛瑾也察觉到了这点,他心里嘀咕着,该不会是…是被看穿了吧?


这…


想到这儿,刘勋浑身一哆嗦,若非…若非陆羽撰写,程昱送来的这封锦囊,他…他刘勋岂不是要阴沟里翻船了。


还真如刘晔所讲,早晚他都是要投诚曹操的。


华歆的战斗力多么的渣渣…


那势必会引起对方的疑心。


哪曾想,就在诸葛瑾还有些懵逼之际。


当即开口问道:“刘太守觉得不好么?”


作为一个论客,不能慌,要搞清楚对方心里想的是什么。


若是此刻慌着去继续阐述,比如…上缭城多殷实?


“我怎么就没想到去征讨上缭城,去讨伐华歆呢?上缭殷实,得知可以富国,先生啊…若然我刘勋能成大业,那先生此计必定是头功!”


言及此处,刘勋做出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


他当即吩咐刘晔:“刘功曹?你听到了么?诸葛先生大才…取上缭城,咱们即刻就点兵,就去讨伐那华歆,然后…逐鹿中原,事不宜迟!”


“唰”的一下,刘勋一把握住了诸葛瑾的双手,牢牢的握住。


他口中不住的喊道:


“大才呀,先生大才呀…”


刘晔能意识到…


刘勋是想刻意的表现出去攻“上缭城”的急不可耐,可…可这演技是真的浮夸,差点让他刘晔都信了。


“咳咳…”


呃…


刘勋的样子,啊不,准确的说,是刘勋的演技直接把刘晔看懵逼了。


这有点儿用力过猛了吧?


讲到最后,刘勋用手重重的在诸葛瑾的肩膀上拍了拍。


这一拍意味深长。


呃…


轻咳一声,刘晔赶忙拱手。“刘太守明鉴,诸葛先生大才…”


讲到这儿,他快速起身。“刘太守,事不宜迟,那咱们…”


一句话尚未讲完,刘勋又很浮夸的紧握了几分诸葛瑾的手。“贤弟啊,从今往后诸葛先生,你就是我的贤弟,就是我刘勋的座上宾客,咱么庐江…随时欢迎你呀!我…喜欢你呀!”


总而言之,是有迷茫,但…还事情进行的很顺利。


愣神儿的功夫,刘勋与刘晔已经拱手拜别了诸葛瑾…


他们健步如飞,他们的速度犹如离弦的箭,就是兔子都追不上。


诸葛瑾有点懵,咋“贤弟”都叫上了?他这算是完成任务了么?


可似乎,又有哪里不对!


细细的想,也想不出哪里不对,毕竟…人家刘勋已经答应进攻上缭城,这不是喜大普奔,皆大欢喜么?


因为这个,倒是省却了诸葛瑾事先准备好的一番话术。


不过,一切都好,都在周瑜的预料之中!


遥望窗外,哪里还有刘勋、刘晔的人影…


诸葛瑾揉揉眼睛,他们俩…这么急切的么?


事情进行的好顺利呀!


尽管与周公瑾的预料有些略微的不同,比如…幕府功曹刘晔没有反驳。


点兵是肯定要点兵的,只不过,除了点兵之外…


刘晔与刘勋还要抢先见个人,准确的说是见见那位传说中…策无不反,劝无不降的龙骁营司马——程昱,程仲德!


想必…


他们已经去点兵了么?


诸葛瑾心头不由得生起这么一个问号。


当然了…


亦或者是——瓮中捉鳖?啊不…是瓮中手撕小霸王?


——将计就计?


——欲擒故纵?


他那里,或者说是陆司农那里,早就准备好对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