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你…你压到我的头发了

第二百五十四章 你…你压到我的头发了

作者:牛奶糖糖糖 返回目录

哗变!


整个寿春城由内而外已经发生了剧烈的哗变。


“机会总算是来了…”


“特奶奶的,在这狗皇帝的手下,老子受够了!”


“趁着现在群情激奋,咱们也一块去屠戮了这狗皇帝!”


一座衙署内…


无数袁术麾下的文武早就聚在一起,他们受够了,此时此刻,摩拳擦掌,不时的有人将愤怒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案牍上。


整个桌案无时无刻都在剧烈的抖动。


“诸位将军…你们可想好了,要真的做出了决断,那…曹司空可还等着你们的投名状呢!”


曹营细作还在继续煽动着这些文武的情绪。


似乎…结局已经注定。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好…投名状,现在,我们就去取了那狗皇帝的头颅!”


袁术的部将们怒吼起来。


而此刻,整个衙署之外,脚步声、呐喊声、喊杀声络绎不绝…


无数甲士、无数百姓拿着武器、锄头…他们愤怒的咆哮,他们的眼睛血红,他们脚步的终点直指那大道的尽头——那富丽堂皇的皇宫大殿!


此时此刻,仲家天子的宫阙在“咚咚”的脚步声中,已然危如累卵。


看着这位仲家天子对将士们的无视,看着寿春城军民深陷水深火热,可他呢?尤自沉浸在那纸醉金迷的世界里!


更有人以死相劝,可…换回的无外乎是无视与默然。


也罢…


他们中,有的曾经就已经秘笺曹操,早已投诚!


也有的本是忠诚于袁术。


但…


退一万步说…


曹操那《内戒令》已经深深的镌刻在每一个将士、每一个士卒、每一个百姓的心头。


谁是明主?还用说嘛?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袁术不仁,把我们都当成是狗!哼…那么就休怪我等不义!


说起来,背弃主公,原本代价很大,会被世人唾弃,更不会被下一任主公信任。


可…背弃僭越称帝的袁术,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保不齐因为这“弃暗投明”还能流芳千古呢!


那些原本忠诚于袁术的将军们已经纷纷拔出了佩刀、长枪,刃锋森然,直指向那纸醉金迷的宫殿深处。


而此时的袁术也在拔枪,最后一次沉浸式的拔枪!



“杀…杀了这狗贼!”


“特娘的,闯宫廷,诛伪帝!”


口号响起…


他感觉头顶上随时都悬着一把利刃,一不小心就会落下来,洞穿他的头颅,死无葬身之地。


现在好了,解脱了…彻底解脱了。


何宴感觉他的心情一下子完全释放了。


寿春城内,一处馆驿。


“来了,终于来了。”


何宴看着窗外群情激奋的百姓、士卒,他的心头亦是无比的亢奋,袁术逼着他扮演隐麟,他累呀,不光累,而且压力极大。


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了在袁术手下能讨到一口饭食,她…和她的儿子经历了什么。


或者说,她需要卑微到何种的地步!


要知道,曾经…袁术与曹操、袁绍一样均是西园八校尉之一,听命于大将军何进,那时候…袁术对她有多么的客气,现在…他就会尹夫人展现出多么的卑微!


“娘…娘你快看,这么多人都提着武器往皇宫方向,那狗贼袁术他完了,他完了!”


何宴身侧站立着的是他的母亲尹夫人。


此时此刻,她的牙齿咬着嘴唇…


终于,今时今刻,这这苦难日子就要结束了么?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么?”


尹夫人喃喃开口…


更有甚者,袁术已经点明,要纳尹夫人为妃。


呵呵…作为一个寡妇而言,似乎再嫁并不是一件坏事。


可…做“骷髅王”的妃子,那滋味儿…想必并不好受!


他猛地回过头来。


“娘,我记得…曾经在大将军府里,曹司空…似乎对娘格外留意!”


这…


而何宴急冲冲的就要出门,尹夫人连忙问道:“宴儿…你,你去哪?”


“去开城门…”何宴的眼珠子一定。“现在…所有人都只顾着去诛杀逆贼袁术,可…当务之急得开城门迎曹军入城!比起诛贼,这个更重要,而这个…才是最大的功劳!”


想到这儿,何宴本想迈步走出,可眼珠子一转。


“有…有吗?”


尹夫人反问道…


何宴却是一把拉住了尹夫人的手。“娘,你跟我一道去城门处迎接曹司空…”


尹夫人微微一怔,说是留意吧,也不完全。


可…一早就没了丈夫的尹夫人,如何会感受不到曹操那潜藏在表象下的爱慕呢?


而似乎,曹操的确是比袁术更值得托付的人。


否则,那还不是任人鱼肉,任人宰割…


“娘,别愣着了,快…快打扮打扮,穿那套最艳丽的衣裙!”


如果说方才的话是意味深长…


迎接,这个词,意味深长…


何宴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在乱世中想要立足,必须有靠山。


他娘得有个倚靠,他何宴也得有个干爹呀!


再说了…


尹夫人,是何家的儿媳,是他何进的母亲,缘何就不能当曹司空的夫人呢?


保不齐,曹司空就好这一口呢!


那么这一句,何宴就有点明目张胆“找干爹”的味道了。


当然,这并不重要,假扮隐麟,助力袁术,何宴自知是死罪!


当此时节,他需要曹操这样的干爹,为他平事儿!


此时此刻,袁术卧榻之外,满是喊杀声。


数不尽的甲士,他们从街巷里,从阁院中,从宫殿的每一个角落,蜂拥杀来。


他们见到袁术的侍卫就砍,丝毫不去解释!




已经无法走脱了么?


他们占据了皇宫中的一个个宫阙,粮食…


金钱,女人,这些原本袁术的私有财产,迅速的公有化了…


整个场面无比的混乱…


他们是饿疯了的军民,他们看到膳房中的饕餮美食,疯狂的往嘴巴里塞;


他们看到金子就往兜里揣…


至于,袁术的妃嫔…那看到了以后,就呵呵,呵呵!


——“陛下…城中哗变了,无数军民,还有百官…他们均朝皇宫这边杀来了!”


此言一出…


袁术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如纸,他的后背冷汗直流,整个身子也在瑟瑟发抖!


而宫殿内的袁术,他迅速的将手从身侧美人的那啥上拿了下来。


美人睡得很熟,还梦中呓语补上一句——“陛下压到臣妾的头发了。”


就在这时,门外已经有亲卫禀报:


可恶…


除了心头对这些叛徒的咒骂,袁术无能为力,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谁能想到,原本在他眼中那一个个忠诚无比的家奴,一只只唯懂得在主人面前摇尾乞怜的哈趴狗,此刻他们竟露出了锋利的獠牙,还…还啃食向了他这个仲家天子!


哗变…这些原本忠诚于他的将士们、这些文武…


竟然,竟然哗变了!


可恶…


这…


他痴痴的再度揣起传国玉玺,眼睛不住的望着上面的八个大字——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这是秦相李斯用篆体书写的八个小字,它们不是象征着无限的权利么?


始料未及呀…


四面喊杀的景象,让袁术骤然从那皇帝美梦中醒转,他突然觉得床头那案牍上的传国玉玺不香了,身侧的美人也不香了…


这…


国相杨弘亦是垂泪劝道:“陛下,完了…寿春城已经完了,城外曹军已经杀来了,如今…如今寿春城陷落不过是时间问题,陛下…陛下还是快做打算吧!”


这是如今袁术身旁仅存的两个文臣武将,他们直愣愣的站在门外,等待着这位仲家天子拿最后的主意。


是投降?还是突围?


可…可如今的景象,似乎已经把他袁术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陛下…末将已经集结好兵马,趁着混乱…迅速突围吧!”


门外,将军纪灵的声音尤自响彻…


哪里错了?


一定是哪里错了?


他这个仲家天子到底…哪里走错了呢?


“吧嗒…”


一滴滴泪水骤然坠落,此刻的袁术,他无比惭愧的看着他们,眼眸中的泪水已经磅礴而出,他…他不甘心哪!


明明,明明他已经成为了九五之尊,成为了受命于天的男人,可最后的结局,为什么是这样?


要不是情怀,要不是从汝南起就追随袁术,究是他…看到这《内戒令》后…心头亦是波涛汹涌!


他都想跟着曹操跑了…


更别说是别人了。


“发生…发生了什么?”袁术推开门,凄厉的声音传出,他呜咽着问出了心头这个最大的疑问。


“是…是曹操的《内戒令》。”杨弘如实道:“曹操派细作混入寿春城内,他们…他们在街头贴满了《内戒令》,而…而曹操的确是…是…”


讲到最后,杨弘欲言又止。


他曹操一个太监养孙,他木有小叽叽,他压根就不配!


“唉…”杨弘长长的叹出口气,他如实道:“曹操每日的饭菜中见不到肉糜,而龙骁营每个甲士每日必须进一斤肉!曹操一向穿带补丁的衣服,而陛下却…”


话讲到这儿,杨弘哽咽住了…


“的确是什么?曹阿瞒怎么了?杨国相你倒是给我讲清楚啊!”


袁术大声咆哮!


他自小就看不起曹操,觉得他一个太监养孙,有什么资格跟自己同上一所太学?同入西园校尉?同朝为官?甚至…同样成为十八路诸侯!


心寒,袁术的心一下子“哇凉哇凉”的,这一刻他无比羞愧的望向纪灵,望向杨弘,的确…他袁术哪怕是如今的内衣…都是镶着金边,上面纹绣上一条黑龙,华贵至极!


可…可这却成为了三军齐齐背叛他的葬魂曲?


《内戒令》…呵呵,袁术不住的苦笑!


没法接着讲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没有对比,就不可能激起这民愤,激起这三军的哗变!


当然,哪怕杨弘不讲,袁术就是再傻也明白了…


原来是…是对比么?


此时此刻,他怕极了,他浑身都在颤抖,颤若寒蝉…可他还是拼命的提起一口气,大声喊道:“带…带仲家突围!”


“带…带仲家…带仲家突围!”


“你们,你们都听仲家的号令!”


想不到,他袁术最后…竟是输给了一卷曹阿瞒的家训——《内戒令》!


崩溃。


这下袁术彻彻底底的崩溃了。


趁着混乱,袁术在纪灵的掩护下,全力突围!


败了,兵败如山倒。


整个寿春陷落,这一夜——城头变幻大王旗。


声嘶力竭,泣泪直下。


“喏…喏…”


纪灵保持着他最后的忠义,在袁术的授意下…他一把火焚烧了宫殿,也一把火点醒了他那“大汉天下,已尽入我手”的梦想!


这一夜皓月当空,这一夜无风很静,陆羽眯着眼睛,感受着周围那远处传回的丝丝寒意。


“陆总长,多半现如今叔父那儿已经发起进攻了。”


说话的是曹昂!




陈国,衙署内。


“子脩、安民,本总长今日考考你们,你们俩说说看,若然袁术逃离寿春,他会选择北上呢?还是南下呢?”


陆羽开口了…


饶有兴致的抛出一个问题给曹昂、曹安民!


就在刚刚,他们收到信笺,陆羽布下的局——今夜曹操收网!


呼…


陆羽轻呼口气,他琢磨着,想必现在的袁术,一定是遍体冰寒,所谓寒霜似刀,刀刀催人老。


曹昂却是摇摇头。“不对,多半袁术会选择北上投奔他的大哥袁绍!”


此言一出…


曹安民一怔,陆羽却是睁开了眼眸,他转过身望向曹昂。“你具体说说看?”


这…


曹安民与曹昂互视一眼,曹安民当先答道:“多半会南下吧,毕竟庐江的刘勋还是他的手下,而…刘勋手中亦尚有五万大军。”


闻言,陆羽点点头,却没有说话…


“不过,这些均是学生的愚见,还望陆总长指点…”


诶呦,不错哟…


曹昂的话,让陆羽颇为惊喜。


“学生以为…”曹昂细细的讲述了起来。“今日一过,父亲攻克寿春,那么…对袁术,对袁术麾下的将军们而言,现在的时局已经彻底变换了!”


“而袁术手上一无兵马,二无粮草,还头顶着逆贼、伪帝这样的头衔,换作我是刘勋…必定会第一时间与袁术撇清关系,选择自立…雄踞庐江不听袁术的调令,如此一来,纵是袁术想赴庐江,也没有机会!”


讲到这儿,曹昂顿了一下,继续道:“可袁绍就不一样了,袁家四世三公位极人臣…他既没有选择迎天子,那他势必也有僭越称帝之心…再加上父亲曾言,昔日…觊觎传国玉玺的除了袁术外,袁绍又岂脱得了干系?故而…学生断定袁术势必会北上冀州!”


从这个问题的回答上,陆羽也能看出…未来曹昂继位必定比曹丕继位要靠谱十倍,他的确也该花些心思去好好栽培下这位长公子了。


这样的话,他陆羽未来不就成帝师了么?


这个名头,很装逼呀!


这位老曹的长公子可以呀,能想到这一层,孺子可教。


陆羽颔首点头…


“不错,不错…你分析的与我一样!”陆羽拍拍曹昂的肩膀。


此言一出…陆羽微微一笑。


可不就是嘛…


接下来,就轮到程昱表演技术的时候了,念及此处,他的眼眸连连眨动…庐江之行,这任务不复杂,可里头的事儿挺复杂的,至少…与“狗咬人”一样复杂!


听到这儿…曹安民似乎也琢磨过来了,当即拱手。“学生也受教了!”


讲到这儿,曹安民眼眸抬起望向那边的方向。


“陆总长似乎还派了程司马、曹休将军一行人赶赴庐江,这寿春城如期攻下,接下来…就轮到庐江了吧?”


他们本是乔家的护院,此番负责沿途保护两位大小姐。


而马车中…


此时此刻,两个俏美、可人的女子眼眸含泪,面容上尽显担忧、焦急之色。


当然了…


此刻的陆羽并不知道,一驾马车正从庐江驶往陈国境内。


马车周围有不少骑士…


“赶夜路会有一些危险…”大乔略微有些为难。


可也只是一瞬间,大乔的牙齿咬了咬嘴唇。“也罢,早一刻见到陆医仙,娘…就多一分痊愈的希望!”


“嗯…”小乔紧紧的拽住大乔的手,似乎…是姐妹间特有的彼此鼓励的方式。


她们多么希望,这马跑的能快一点…再快一点。


她们更希望…自己能一下子就出现在陆医仙的面前!


“姐…今夜不要休息了吧?”小乔开口道…




扬州,庐江郡。


她们从小到大从未分开过,以前如此…以后也是如此!


这一路——风尘仆仆;


这一夜——无眠!


如此这般深入敌境,策反敌将,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程昱本来胆子就大,现在执行这样的任务,更是犹如吃饭睡觉那样轻松。


话说回来,自打加入龙骁营,开始接受这策反敌将的任务以来,程昱…发现一件颇为巧合的事情!


那就是,凡是陆公子让他去策反的人。


一间馆驿…


程昱站在窗前,眼眸微微的眯起,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但他似乎很有耐心,他始终表现的气定神闲。


无有例外,似乎…他们本来的意思便是投靠曹司空,只是苦于没有机会!


程昱不过是居中搭了一座桥梁罢了!


最终的结果很美好,而而此间过程亦是无比轻松。


例如——杨奉手下的徐晃;


例如——汝南义兵统领许褚。


再加上,陈国的国相骆俊…


是脚步声,坚实而厚重的脚步声。


“踏踏踏”…


伴随着脚步声响起,程昱口中轻吟一声。“来了!那个胆识不弱于我的家伙,他总算是来了!”


而这,也让程昱在执行任务时越发的气定神闲…也愈发的轻松、惬意。


唔…


猛然间,程昱的眼眸凝起,他听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