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玉无香 > 第33章 远亲不如近邻

第33章 远亲不如近邻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祁烁唇角不由上扬。


林二姑娘甚是和气呢。


“我听说贵府发生了一些事,需要帮忙吗?”少年温声问。


“已经解决了,多谢世子记挂。”林好面上不动声色,心中有些惊讶。


以前不曾发觉,靖王世子竟是个热心人。


“那就好。以后倘若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林二姑娘尽管开口。”


似是怕误会,少年神色自如解释:“远亲不如近邻,父王、母妃常教导我们兄妹要与邻里友好相处,互相帮衬。”


长顺陷入了深思:王爷和王妃说过这话吗?


林好一听这话,正合心意。


林好的赞同与关心令祁烁唇边笑意加深:“好多了——”


“姑娘,外头热。”宝珠生硬的声音插进来。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邻里间要友好相处,互相帮衬,那她以后为靖王府避开前世结局出些力气,靖王世子也不会多想了。


“世子说得是,远亲不如近邻。对了,世子身体好些了么?”


目送林好走进将军府,祁烁抬脚向靖王府走去,眨眼工夫便到了王府内。


没办法,两家实在太近了。


林好冲祁烁笑笑:“我先进去了。”


“林二姑娘慢走。”


长宁愣住,继而大声应下:“是!”


能随世子出门吃喝玩乐,谁想守在家里闲得发霉啊。


“林二姑娘那个丫鬟真好笑,一直盯着世子,好像您会把林二姑娘怎么样似的。”直到回了院子,长顺还在替自家主人打抱不平。


祁烁接过长宁递来的软巾净了手,淡淡道:“长宁,你与长顺交接一下差事。”


长宁拍开长顺的手:“你还不如想想哪里惹世子不高兴了。”


惹世子不高兴?没有啊——


长顺则如遭雷击,眼巴巴望着祁烁走进里屋,一把抓住长宁手腕。


“说,你偷偷给世子灌什么迷魂汤了?”


长宁乐滋滋进了里屋,给祁烁端茶倒水。


祁烁端起茶杯啜了一口,吩咐长宁:“叫玄一来。”


见长顺陷入了迷茫,长宁偷笑。


想不起来才好,省得与他争。


“今日在街上舞刀卖艺的少年,你可留意?”


平时祁烁出门看似只跟着一个小厮,其实是有侍卫跟随保护的,玄一便是其中之一。


不多时一名气质冷肃的青年走了进来。


“见过世子。”


“是。”


玄一出去后,长宁亦被祁烁打发下去。


“卑职留意到了。”


“你派人去盯一下,若有异常及时报我。”


长顺更疑惑了:“一个卖艺讨生活的小子有什么好盯的。”


长宁纳闷看他一眼:“今日你不是随世子上街了么,不知道那卖艺的小子做了什么惹世子注意的事?”


长顺忍不住问:“世子叫玄一来干什么?”


“要他派人去盯一个街头卖艺的少年。”


没等长宁问完,长顺就跳了起来,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知道了,世子在吃醋!”


啊啊啊啊,他太笨了,怎么现在才想到呢,世子竟然心悦林二姑娘!


“没有啊,就是个走街卖艺的,无非是长得稍微好一点,还引得林二姑娘——”长顺突然顿住,如被人施了定身术。


“引得林二姑娘怎么了——”


长宁听得一头雾水:“世子吃一个卖艺小子的醋?”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等等,世子心悦林二姑娘?


长顺完全受不住这打击,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


“你不信?”


长宁对小伙伴很是嫌弃:“世子会因为吃醋就派人去盯着情敌?你这猜测太不靠谱,世子命玄一去盯梢肯定有原因的。”


“世子心悦林二姑娘,而林二姑娘给那卖艺小子赏钱……”


听了长顺的解释,长宁摇摇头。


看来是他猜错了。


他就说世子不可能心悦林二姑娘!


正经人谁去盯梢情敌啊,有这闲工夫讨好一下心上人不比什么都强。


“是么……”长宁笃定的话令长顺动摇了。


林婵已经十八岁,亲事还没定下,确实有些晚了。


“母亲觉得树儿怎么样?”


转日,万众瞩目的春闱第一场开始了,将军府却无人关注。用老夫人的话来说,再也不给家里女孩子找什么寒门进士了。


“婉晴,既然你想开了,也该打起精神来对婵儿的婚姻大事多上心了。”


“你怎么想到树儿了。”老夫人语气有些复杂。


林氏笑道:“树儿随我义兄,宽厚热忱,定不会错待婵儿。”


“树儿?”老夫人一愣。


程树的父亲是林老将军的义子,而义子与养子是有区别的。义子无需改姓,说起来还是两家人,林婵入了林家族谱并不影响二人议亲。


“我说树儿确实不错,只是强扭的瓜不甜,总要问问两个孩子的意思。”


“这是自然,那我先探探婵儿的意思。”


老夫人深深看女儿一眼,小声嘀咕:“你当年若这么想,就好了。”


“母亲说什么?”


老夫人没好气解释:“先问了婵儿,后问树儿,若是婵儿愿意,树儿却没这个意思呢?白白打击婵儿的心气不说,说不定会种下心结。”


有的时候可能不是喜欢,只是意难平。


老夫人摇头:“不,还是先问树儿。”


林氏不解。


若是真喜欢,大可努力去打动婵儿芳心,当长辈的又不会阻碍。


反过来可不成,婉晴就是前车之鉴。


“母亲说得有理。可要是先问树儿,树儿有意婵儿却无意呢?”


老夫人笑得理直气壮:“婵儿无意就无意呗。男人心粗,这点打击算什么。”


“我来问树儿吧。”老夫人不放心女儿,等程树当值回来,把他叫到跟前。


见老夫人把屋里侍候的都打发出去,只留了翠嬷嬷一人,程树的心不由提起。


老夫人的底线清晰明了:想娶两个孙女的少年郎,必须真心实意喜欢孙女,非卿不娶者优先。


也算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


程树拉过小杌子,坐下来。


“树儿坐。”


莫不是温如归生事了,或是姑母有什么事?


瞧着他的样子,老夫人忍不住笑了:“你这孩子,在祖母面前紧张什么?”


老夫人的笑令程树松口气:“我还以为家里出什么事了。”


“家里没事,倒是有件事要问问你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