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玉无香 > 第32章 心好累

第32章 心好累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程树懒得看如丧家之犬的温如归,交代好带来的人,便与老夫人的心腹翠嬷嬷一同走出温府。


府外,是无数伸长脖子看热闹的人,一见程树面色平静出来,难免有些失望。


竟然没有打起来!


程树脚下一顿,转过身去仰头看。


题有“温府”二字的门匾在春日和煦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程树看着很不爽,后退几步小跑助力,纵身一跃把门匾拽了下来。


“好!”人群顿时激动起来。


当的一声响,门匾被扔到了地上。


“带回去劈了当柴烧。”程树对家丁说罢,大步向将军府的方向走去。


“不要回去,难道留给温侍郎养外室吗?”


“刚刚那位公子跳得可真高。”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看热闹的人忍不住靠近温家大门,啧啧感叹。


“将军府真把这宅子要回去啦?”


人群中,宝珠悄悄拉了拉林好:“姑娘,有好多小娘子在夸公子。”


本来是叫“表公子”的,林好入了林家族谱,对程树的称呼就变了。


“是呢,很有几分英气潇洒呢。”


……


少女脚步轻快,渐行渐远。


不远处,小厮长顺撇了撇嘴:“世子您听见没,温——林二姑娘夸她表哥英气潇洒呢!一个大家贵女,也忒不矜持了……”


林好莞尔一笑:“大哥确实英气潇洒。我们回去吧。”


亲眼看到义兄干脆利落把宅子拿回来,她就放心了。


什么哥哥,表哥,他说的重点是这个吗?


他是觉得林二姑娘不够端庄,世子就是太善良,从不往人不好的地方想。


“是哥哥,不是表哥。”少年正色纠正,大步向同一个方向走去。


留在原地的小厮困惑挠了挠头。


她脚下一停,看向喝彩声传来的方向,漂亮的眼睛不由微微眯起。


是那日珍宝阁外卖艺的少年。


哎,世子怎么走远了——小厮压下感叹,匆匆追了上去。


林好不疾不徐往将军府的方向走着,听到了喝彩声。


宝珠显然也认了出来。


“姑娘,咱们快回去吧。”


与那日人群围聚不同,今日只有稀稀拉拉一些人看少年卖艺,站在这里便能把少年舞刀的矫健身姿瞧个清楚。


莫不是温家的热闹害这少年少了生意?


少年一个漂亮的收势迎来不少喝彩,敲锣的老者开始向围观的人讨赏。


“宝珠,赏那少年一角银子。”


那日姑娘就是在看这少年卖艺时,被人挤掉了帷帽,后来还惹来了登徒子的觊觎。


没错,对把自家姑娘看成天仙的小丫鬟来说,多看姑娘两眼的男人统统都是登徒子。


不知为何,每次见这少年都觉得眼熟,她难免留意。


宝珠回神,快步走过去把一角银子放在老者的铜锣上。


宝珠不由瞪大了眼。


林好被小丫鬟的反应逗笑了:“就当补上那日的。”


这番动静引起了少年注意。


他的视线追逐着宝珠背影,最终落在林好面上。


银子撞击铜锣的清脆声令老者愣了一下,而后连连作揖:“多谢小娘子,多谢小娘子!”


宝珠摆摆手,并没说话,转身跑向林好。


老者捂着钱袋子一脸笑呵呵:“今日运气不错,得了一角银子。”


当街卖艺的人,日子不是那么好过。舞枪弄棒时道道喝彩声貌似风光,等到讨赏钱时看戏的人就要走了小半,剩下的人对递到眼前的铜锣亦能无动于衷,真正愿意打赏的只是极少数。


林好淡定收回目光,举步向将军府的方向走。


围着的人很快便散了,只剩少年与老者收拾东西。


他还记得她被挤掉了帷帽。


老者先是错愕,后是惊喜:“小枫,那小娘子该不会是见你长得俊——”


他们一日耍上四五场,讨来的赏钱也就刚够一日基本开销。今日得了一角银子,就能切上一斤猪头肉,改善一下生活了。


老者期待着晚餐,忽听少年开口:“那位姑娘,先前在珍宝阁附近也看过我卖艺。”


小厮长顺白眼翻天:“世子,您瞧见没,林二姑娘还给街头卖艺的小子打赏!”


不留意不知道,林二姑娘面对年少俊美的男子太不矜持了。


少年面色陡然转冷:“爷爷不要乱说。”


老者讪讪一笑,不再吭声。


祁烁轻笑:“林二姑娘确实心善。”


长顺一个趔趄险些栽倒:“世子,您觉得这是心善?”


他们世子竟只是其中一个!


这个发现令小厮心痛又气愤。


祁烁唇角笑意收起,语气淡淡:“明日起,由长宁陪我出门。”


长顺愣住:“世子……这,这是为啥……”


“不然?”


“明明是见那小子生得好!”


直到自家世子走出数丈远,长顺还留在原地没有回神。


走到将军府时,林好额头出了一层细汗,心道天要热起来了,以后出门还是骑林小花吧。


世子最器重、最宠爱的小厮难道要换人了吗?


少年睨他一眼,轻描淡写道:“长宁比你长得好。”


她缓缓转身,屈了屈膝:“世子。”


祁烁眸光转深,闪过沉思:总觉得林二姑娘见到他的第一反应有些奇怪……


正这般想着,身后有声音传来:“林二姑娘。”


林好瞬间反应过来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债主!


听听这废话,靖王世子别有用心!


追上来的长顺表情复杂。


“真是巧,遇到林二姑娘。”


宝珠顿时警惕起来。


宝珠无声冷笑:有其主必有其仆!


二人视线在半空相撞,剑拔弩张。


一路跟过来的能叫巧吗?世子这样——不,怎么能叫跟过来呢,他们明明是回家!


替自家世子找到了完美理由,长顺对宝珠的警惕有了反抗的底气:小丫鬟什么眼神啊,当我们世子眼瞎看上你家姑娘不成?


林好笑了笑:“是挺巧的,世子也回家啊。”


这笑可要拿捏好。不能笑得太甜,免得什么都不缺只缺媳妇的靖王世子误会;也不能笑得太冷淡,毕竟自己对不住人家在先,将来想要帮靖王世子一把,关系太疏远也不方便出手。


此时的林二姑娘面对靖王世子只有一个想法:与债主打交道,心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