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玉无香 > 第30章 娘,我害怕

第30章 娘,我害怕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看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外孙女,错了,现在是孙女了,老夫人心情舒畅之余,又担心温如归被罢职的事影响二人心情。


“你们父亲被罢职的消息,你们听说了吧?”


姐妹二人对视一眼,齐声道:“听说了。”


老夫人叹口气:“好端端的家成了这样,祖母知道你们心里不好受。便是你们父亲做了这样的事,父女之情也不可能完全斩断。只是你们要记着,以后你们父亲若是找上你们,不要私下处理,一定要跟祖母说。”


这件事中,最伤心的是女儿,最为难的却是两个孩子。


温如归若是找上来,她与婉晴能打得骂得,两个孩子却不能翻脸,不然就会遭受非议指责。


老夫人愿意顶在前面,但她担心姐妹二人面对父亲心软,任对方纠缠压榨。


温如归享了二十年富贵,如今一无所有,早晚会找上两个女儿。


两个孩子归了林家不假,以世人观念,与生父的血脉之情是不可能割断的。


林婵的心情因矛盾而格外沉重。


老夫人见林婵应下,看向林好。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孙女知道了。”林婵垂眸应了,神情凝重。


不过两日,家中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恨父亲不假,可父亲若是找上她,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视而不见,不管他死活。


林好语气淡淡,说得更明白些:“从昨日起,我便只有祖母、娘亲和大姐,再没有父亲了。”


她与姐姐是不同的。


比起姐姐的沉重,林好就显得轻松多了:“祖母放心,已经斩断了。”


这话令老夫人与林婵都愣了一下。


“阿好——”老夫人反而更担心了。


她不愿孙女被所谓的父女之情束缚,可也不愿孙女大受打击之下变得偏激。


大姐虽气父亲所为,可她没有看到外祖母含怒死去,没有看到母亲疯疯傻傻被幽禁,没有看到自己所嫁非人悬梁自尽,没有看到妹妹沦落逃亡最后死在那个冬日的雪地里。


对宽容纯善的人来说,相连的血脉,不真正经历过绝望,很难彻底割断。


林好微微偏头,笑容甜美:“不会的。孙女觉得天还是蓝的,花还是香的,咱们将军府的叫花鸡还是最好吃的。”


老夫人怔了怔,而后大笑。


见老夫人如此,林好噗嗤一笑:“祖母,我能放得下,您看起来怎么更担心了?”


老夫人实话实说:“祖母担心你钻了牛角尖。”


只是啊——


老夫人抬手抚摸林好的发,不知是高兴还是忧心:“阿好这般洒脱,只怕世人不懂。”


两个孙女中,婵儿温柔稳重自小就能看出来,而阿好因为口不能言,性情如何反而难说。


如今看来,阿好竟是个难得洒脱通透的。


从昨日回来,林氏就一头扎进了房间里,到现在还没出过屋。


老夫人了解女儿脾气,知道劝解无用,非要她自己想通了走出来。


林好不以为意笑笑:“世人如何想,孙女才不在意,我只在意祖母、娘亲和大姐。”


“你娘要是能像你这么想,我就放心了。”老夫人叹口气。


老夫人点头:“也好,你们去吧,劝不动也不要着急,你们娘就是个倔脾气。”


虽是个倔脾气,遇到天大的打击却不会像寻常女子那般寻死觅活。只这一点,老夫人还是放心的。


“我去娘那里看看。”


林婵亦道:“我和二妹一起去。”


程树听老夫人这么说,没再坚持。


林好姐妹离开后,老夫人沉下脸来:“树儿,你带人去一趟温府,把咱们家的宅子收回来。”


“我和妹妹们一起去看姑母。”发生这么大的事,程树特意告了假。


“树儿就不要去了,还有事要你去办。”


“翠香,你陪树儿一起去。”


“是。”立在老夫人身侧的嬷嬷应道。


程树眼睛亮了:“您放心,我定会把事情办好!”


他早就憋着一肚子火没处发了。


林氏屋门外守着婢女芳菲,一见林好二人来了屈膝问好。


“太太用过饭了么?”林婵问。


老夫人端起茶盏,慢慢喝了一口。


该是林家的,温如归休想占着!


“大姑娘,太太说想一个人待着。”


“便是一个人待着,也不能不吃饭。”林婵轻轻敲门,“娘,我和二妹来看您了。”


芳菲低头道:“送进去的饭没有动过。”


林婵脸色有些难看,伸手欲要推门,被芳菲拦住。


“会吃的,等会儿我就吃。”


林婵看向芳菲,芳菲摇摇头。


好一会儿,里面传来林氏嘶哑的声音:“是婵儿啊。你带阿好回去吧,娘想一个人静静,过了这两天就好了。”


林婵不敢逼得太狠,语气放得更柔:“娘,那您要吃饭啊,不然身体受不住。”


林婵不敢劝了,又不敢走,无奈焦灼的目光投向妹妹。


林好揉揉眼,扑在房门上哭得凄惨:“娘——”


“娘——”


林氏打断林婵的话:“婵儿,听话,娘只是想清净一下。”


林婵:“……”


门一下子被打开,林氏一脸惊慌:“阿好,怎么了?”


这突发的情况令林婵脸色一变。


林好哭着冲她眨眨眼。


她突然听到女儿凄惨的哭声,脑海一片空白,待反应过来已经扑到门口了。


林好抬头,泪水打湿双颊:“我梦到娘出事了,父亲以此为由把我和姐姐带回了温府。温府的女主人成了常氏,我和姐姐要喊她母亲,在她做主下我和姐姐被许给了两个人品比父亲还烂的男人,常晴却嫁给了——”


林好扑到林氏怀中,呜呜哭着:“娘,我做了个噩梦,太害怕了!”


“噩梦?”林氏一时没反应过来。


林好一时没编出来,顺口道:“嫁给了隔壁靖王府世子,陪嫁用的全是娘的嫁妆。”


少女惊恐又委屈的哭声放大:“娘啊,您要是不吃饭,就可能出事,您要是出了事,父亲的外室就要占着您的位置花着您的钱欺负您的女儿,我们还要老老实实喊她娘亲……”


林氏一听,气哭了。


“阿好别怕,娘这就吃饭……”


看着抱头痛哭的母女二人,林婵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