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玉无香 > 第26章 告状

第26章 告状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长顺是真的疑惑。


也是巧了,世子难得走出家门,就遇到了这样的热闹。


可看热闹就看热闹吧,他看得也起劲呢,世子竟然让他混在人群里喊那番话。


什么别扯我们男人,没几个男人能做出来这种事,还有温管事的情况,都是世子交代他喊出来的。


他喊话时可太紧张了,生怕被人留意到,害世子也成了别人眼中的热闹。


他这么老实巴交的小厮,就干不来这种事!


“喊完那些话,人们什么反应?”少年笑问,脚步轻快。


“更热闹了啊,人们都骂温侍郎不是东西呢。”


嗯?


少年挑眉,语气有些淡:“不能帮温二姑娘么?”


小厮不假思索道:“那哪能呢。到现在还在传温二姑娘偷窥您呢,再让温二姑娘发现您帮她,岂不得寸进尺。”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这就是了。”少年的手抚过腰间佩剑,唇边笑意更深,“喊几句话让场面更热闹,那我们这些看热闹的人不是更不亏么。”


“原来是这样。”小厮恍然大悟,带着几分庆幸,“小的还以为世子是为了帮温二姑娘呢。”


吓死他了!


他握住腰间刀鞘,陷入思索:还能……得寸进尺么?


“是啊!”长顺扫一眼左右,压低声音,“小的冷眼瞧着,温二姑娘胆子可大了,万一想偷看您沐浴怎么办?”


“闭嘴。”少年呵斥一句,不知想到什么情景,悄悄红了耳尖。


与他家世子毫无交集还敢翻墙砸在世子身上呢,要是察觉世子心善,谁知道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来。


作为世子忠心耿耿的小厮,他誓死捍卫世子清白!


“得寸进尺?”小厮的话让少年有了几分兴趣。


见世子认真起来,长顺忙点头:“小的知道了。”


祁烁不再理他,抬脚向前走去。


望着那道修竹般挺拔的背影,小厮陷入了茫然:世子可能觉得他的担心太离谱,生气了。


长顺一瞧,更担心了。


他家世子多纯良,多心善啊,他必须保护好世子!


“以后不得胡说。”祁烁正了脸色。


看方向,竟与林家老夫人是一个方向。


没舍得散去的人议论起来。


“温侍郎这是想把林家老夫人追回来?”


那世子究竟是为了帮温二姑娘,还是为了更好地看热闹呢?


长顺想想前一种可能,吓得打了个哆嗦:后者,一定是后者!


温府门前,温如归终于如梦初醒,拔腿就走。


林家老夫人要去找太后告状呢,要是被追回来,哪还有这样的热闹可看。


到现在,人们已经认定温如归的恶劣,自然想看到大快人心的结局。


“娘,我们该怎么办?”常晴拉着常氏衣袖,哽咽问道。


“追不上吧,我看林家老夫人走得比年轻人还快呢。”


“也是,肯定追不上。”


这话与其说是推断,不如说是期待。


这一日,他们一个盼了十九年,一个盼了十六年。


这么说有些夸大,但他们从懂事起就盼着住进温府,光明正大喊一声父亲。


听了常氏的话,兄妹二人无比失望。


温如归离开得匆忙,没顾上安置常氏母子三人,三人处境陡然尴尬了。


常氏深深看了一眼题有“温府”二字的门匾,咬牙道:“我们先回去。”


“娘!”常辉与常晴异口同声喊了一声,对常氏的决定错愕不已。


温平看着常氏背影,暗暗感叹。


这位青夫人真是不简单,也难怪当年不过十几岁,听闻老爷在京城娶了高门贵女,就敢拎着一个包袱跑到京城来。


温平是清楚常氏情况的。


而常氏有了决定后抬脚便走,竟没有再回头。


她比儿女更渴望光明正大踏进温府的大门,可是眼下情形却容不得她冲动。


温府至少有一半下人是林氏的人,谁让人家命好,有那样的娘家呢。


只可惜好景不长,常氏十来岁时爹病死了,她娘干脆带着女儿投奔了娘家。


再后来,温如归的爹娘陆续过世,不过他那时已经显露出非凡的聪慧,这读书生涯就没有停。


先是用爹娘积下的家当读书,等家底掏空了,常氏的娘一咬牙,用自己的嫁妆与从夫家悄悄带回来的财物继续供侄儿读书。


常氏的娘是温如归的姑母,年少时嫁了一户富户。


当然,在温家村那类地方,所谓富户就是有些田地,农忙时能请几个佣工罢了,与京城这边的富贵人家云泥之别。


但在当地,这便算是好日子了。


常氏带着一双儿女走了,刚刚身处热闹中心的人,只剩下温平与温如生。


二人对视一眼,一时不知何去何从。


老夫人已经带着温好到了皇宫。


温如归也争气,先是中了秀才,后又中了举人,再奔赴京城,参加春闱。


常氏翘首以盼,等着她的凤冠霞帔,却不想等来了表哥另娶他人的噩耗。


没过多久,常氏就失踪了,只给她娘留了一封信。直到常氏的娘病死,常氏都没再回过那个偏远的温家村。


父母摊牌的那一幕发生了,而外祖母不但没有事,还带着她来找太后告状。


她努力了,真的会不一样。


“老夫人,太后请您进去。”一名内侍走出来道。


等待的工夫,老夫人问温好:“阿好紧张么?”


温好嫣然一笑:“跟着外祖母,我一点都不紧张。”


尽管前路艰难,危机四伏,此刻她的心情却好像能飞起来。


前面传来老夫人催促的声音:“阿好,还不赶紧来扶着外祖母。”


温好忍着叹服快步追了上去。


太后随意靠在榻上,一见老夫人进来就愣了一下:“一年多没见了,老夫人可还好?”


老夫人点点头,拄着拐杖蹒跚往里走。


温好有一瞬的目瞪口呆。


外祖母的腿脚——刚刚不还健步如飞么?


怎么瞧着走路都不利落了,像是半截身子入土了似的。


老夫人见过礼,抹泪长叹:“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好能好到哪里去呢,前些日子还请了名医问诊。不怕太后笑话,老身是求您给我们孤儿寡母做主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