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玉无香 > 第25章 所盼

第25章 所盼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轰隆隆!


温如归只觉一道天雷直接劈在了天灵盖上,劈得他脑海一片空白,好一会儿没有反应。


作为一个在官场混了二十来年的人,温如归本是个沉得住气的,可眼前发生的一切太诡异了,让他完全无法理解。


同族的堂兄,心腹的书童,别说已经提前叮嘱过,就算事发突然,也该懂得怎么说。


可他们却倒戈向林家。


阴谋!


这两个字突兀又自然,在温如归心头浮现。


他茫然而阴沉的目光从温平、温如生面上扫过,又扫过林氏、老夫人等人,脑海中盘旋着的是快要逼疯他的疑惑:到底是谁在算计他!


温平浑身一震,把头埋得更低了。


二姑娘这是在提醒他,还欠着那些地痞五百两银子!


他其实早就无法回头了。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温平被温如归的眼神吓到,悄悄看了一眼温好。


白绫衫绿罗裙的少女抬起一只手。


素手如玉,五指纤纤。


温平盯着打扫得纤尘不染的青石路面,声音透着惶恐与疑惑:“当年老爷不是对青夫人说,等金榜题名再回去提亲吗?”


人群因这出乎意料的发展而安静一瞬后,议论声陡然大起来。


“这是金榜题名后有高门贵女下嫁,就抛弃了远在老家村里的表妹啊。”


温平心中苦笑着,内心深处滋生的那点对主人的愧疚烟消云散。


既然无法回头,那为了自保,只能把路走得更绝。


老爷,实在对不住了。


围观者无暇留意说这话的是哪个,毕竟正热闹的时候,七嘴八舌的太多了,只要这话有理就够了。


当即就有无数人附和起来。


“温平,你个狗奴才是收了谁的好处,竟然污蔑主人!”温如归终于找回声音,怒火冲天。


“什么被逼无奈,这分明是始乱终弃!”


“呸,男人真是太恶心了。”


“别扯我们男人,没几个男人能做出来这种事。毁了与青梅竹马的表妹口头婚约娶了高门贵女,等与表妹生的外室子长大了,又把污水泼给结发妻子,说是被逼的。”人群中,有年轻男子大声嚷嚷。


“看来这也是个不会扯谎的老实人。”


有人感慨:“没想到啊,温侍郎这么不厚道,身边倒全是老实人。”


笑声四起。


温平吓得后退一步,慌张道:“老爷,您可冤枉死老奴了,老奴怎么会收别人的好处污蔑您呢!”


人群中又有了解情况的人大声指点:“这温平是跟了温侍郎二十多年的书童,如今是侍郎府的大管事。”


“要是这样,那他不可能为了一点好处背主啊。”


温好冷眼旁观,心中一动。


莫非因果报应,这一次轮到父亲一口气没上来——


温如归到底正值盛年,没有发生老夫人那种情况。


老实人温如生福至心灵,喊道:“十弟,不是哥哥不想帮你,只是做人要实诚啊,峰儿马上要参加春闱了,我不想以后别人提起,说他有个睁眼说瞎话的爹。”


“你——”温如归指着温如生要说什么,突然心口一阵绞痛。


他捂住心口,表情痛苦。


听到响声时看热闹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待看清楚林氏手中闪着寒光的长剑,离得近的人立刻往旁边一闪。


林氏提着剑走向温如归。


在她身后,小厮长顺傻了眼:“世子,您的剑!”


可对此时的他来说,没死比死了也强不到哪里去了。


温如归绝望发现,他根本无法在短短时间找出反击的点。


刷的一声响,是拔剑的声音。


可再花哨的剑,也能伤人。


林氏在盛怒之下并没留意借用了谁的剑,她只是急需发泄积聚在胸中那排山倒海要把她逼疯的怒气,需要这么一把剑把温如归的心口刺穿,看一看他的血是不是冷的,心是不是黑的。


“娘!”一道纤细身影冲出来,抱住了林氏那只提剑的胳膊。


不就是看个热闹么,林夫人怎么把他家世子的佩剑给拔走了!


时下名门公子有佩剑的风气,绝大多数其实不会武艺,佩剑只是纯粹装饰,就如佩戴美玉一般。


靖王世子这柄长剑的剑鞘就格外花哨。


林氏木然看过去,看到的是老夫人苍白的发,长女焦急的脸。


次女轻柔如水的声音传入耳畔,抚平了满腔戾气:“娘,您不要做傻事,我们都要好好的在一起。”


前生今世,她不在意锦衣玉食,不幻想如意郎君,所盼不过是一家人好好在一起。


看着挡在面前的女儿,林氏神情悲愤:“阿好,你让开!”


她今日不把温如归碎尸万段,难解心头之恨。


“娘,您看看那边。”温好指着一个方向。


老夫人中气十足的吼声传来:“婉晴,娘早就跟你说过砍人也要看是谁,这狗东西他配么?”


林氏定定盯着温如归,缓缓吐出三个字:“他——不——配。”


话音落,林氏身子一晃,短短三个字仿佛耗尽了所有力气。


林氏愣了。


时间很短,似乎又很长,那只提着剑的手终于垂下来。


温好把剑从林氏手中拿过来,林氏没有反抗。


温好快步跟上,走了几步突然想起手里还拎着一柄剑,脚下一顿转过身来。


人群中,小厮长顺忙挥挥手:“是我们世子的剑!”


他说着,就要跑过去接剑,后背衣衫却被一只手揪住。


温婵快步走过去扶住林氏。


“婵儿,陪你娘回将军府歇着。阿好,陪外祖母进宫去。”老夫人紧握拐杖,不屑瞥了温如归一眼,“老身要找太后聊一聊我的好女婿!”


老夫人转身就走,脚底生风。


少年的笑光风霁雨,人畜无害,以至于长顺产生了怀疑:刚刚那只手不是世子吧?


一定不是世子揪着他不动的。


温好冲祁烁微一颔首,提着裙摆快步去追老夫人。


这么一停的工夫,温好走了过来。


“抱歉,家母今日有些失态。”


祁烁把剑接过,微微一笑:“人之常情,温二姑娘快去吧。”


人群没了热闹可看,散了大部分。


祁烁带着小厮长顺走在回靖王府的路上,唇角微扬。


长顺见世子心情不错,问出心中疑问:“世子,咱们看热闹,您怎么还让小的喊那些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