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玉无香 > 第22章 我是谁

第22章 我是谁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表妹?原配妻子?


温如归的回答犹如两个威力巨大的爆竹,扔进了人群中,噼里啪啦炸响。


看热闹的人眼神发亮,预感一个大八卦要诞生了。


“原配?”林氏看向常氏。


本来躲在温如归身后的女子往侧边走了一步,让自己光明正大置于众目之下。


她生得清丽婉约,苍白的面上带着几分惊惧。


可林氏却从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迈出一步的动作中感受到了挑衅。


一股热血直冲脑门。


林氏下意识去摸腰间,却摸了个空,这才反应过来年少时缠在腰间的长鞭早就不在了。


这一瞬间,林氏其实没想这么多,她脑袋与心都在震荡,震得她思绪迟钝,只是凭本能质问近在咫尺的丈夫:“她是你的原配妻子,那我是什么?”


问出这句话,林氏觉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男人,柔弱又挑衅的女人,还有那围得水泄不通指指点点的行人,都变得不真实起来。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她觉得自己坠入了一个泥潭,一场噩梦,直勾勾盯着温如归反复问:“我是什么?我是谁?我是谁?”


那时年少肆意,特别生气的时候总喜欢甩出长鞭唬人。


后来嫁得如意郎君,一怕他不喜欢,二呢,与心上人共白首,欢喜还来不及,哪还有特别生气的日子呢。


那长鞭,自然用不着了。


老夫人则没想这么多,箭步冲过来就给了温如归一拐杖:“畜生,你当林家没人了吗,众目睽睽之下竟说出这种荒唐话来!”


温如归被打了个趔趄,眼前阵阵发黑。


不能晕,晕了就不好收场了。


温婵红了眼睛,不知该上前还是旁观。


温好亦心如刀绞。


她比真正的十六岁时又经历了很多,懂得了很多,也因此越发体会到母亲的痛苦,父亲的残酷。


老夫人没有打断,沉着脸听着。


她自然记得这些。


大周刚建时百废待兴,忙乱了三两年才算顺当,温如归参加的那一科春闱乃是大周第一届春闱。


他咬了一下舌尖,以当年头悬梁锥刺股读书的毅力在老夫人的拐杖下保持了清醒:“泰水大人,您忘了当年的情形了吗?”


“情形?什么情形?”老夫人怒容满面,根本不知道眼前的白眼狼在说什么。


温如归抬手整理了一下衣襟,忍着被拐杖抽打的疼痛平静道:“那年我金榜题名,不知怎么入了婉晴的眼,泰山大人便把我叫来,问我可愿做国公府的乘龙快婿。”


年轻俊美才华横溢,御街夸官风光无限,正值青春的小娘子又有几人能不动心呢。


他们就这么一个女儿,拗不过爱女的坚持,还是满足了她的心愿。


温如归有些激动的声音在老夫人耳边响起:“其实那时,小婿已经与表妹成亲了!”


可以想象,当年是怎样的盛况。


金榜题名的学子无不大出风头,年轻俊美的温如归更是被不知多少小娘子看在眼里。


婉晴对她说心悦这个新科进士,她虽觉得两人不合适,到底有几分理解女儿。


温如归叹口气:“既然泰水大人如此说,小婿只好把当年情况说出来了。”


人群一时静下来,无数人竖着耳朵等温如归说下去。


温如归忽然觉得这个摊牌的场合还不错。


老夫人因为震怒,声音都抖了:“胡说八道!当年老身亲口问过你家中情形,你从没说过已娶妻的事!”


温如归神色归于平静,露出苦笑:“泰水大人真的要小婿说个明白吗?”


“你说!”老夫人横起拐杖,对着温如归,“老身不信你能颠倒黑白,信口雌黄!”


说到这,温如归抬袖拭泪,声音微颤:“若只是断我前程也就罢了,大不了十年寒窗付诸东流,可拿我爱妻安危要挟,我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泰山大人的要求……”


“放屁!”老夫人破口大骂,举着拐杖便打,“我打死你这个睁眼说瞎话的狗东西!”


温如归慌忙抱头躲避,声音都走了调:“泰水大人停手,停手——”


还有什么途径会比这些看热闹的人传得更快,更广呢?


停妻再娶是触犯律法的,他需要民意的支持与同情,好让皇上念在他被逼迫的份上不予追究。


“当年——”温如归调整了一下情绪,说起来,“当年小婿明确告知泰山大人家中已有妻室,泰山大人却说要我隐瞒下早已娶妻的事,娶婉晴为妻。我本不从,泰山大人威胁我说若是不答应,我的官场前程就此断绝,便是远在家乡的妻子也不会有好下场。”


众人看着温如归的狼狈,心情微妙。


官老爷被打了屁股,惨叫声和寻常人也没啥区别咧。


“让开让开,发生了什么事?”


他安排好了一切,独独没有办法躲开老夫人的拐杖。


不过,正因为老夫人这般表现,等人们记起林家山匪出身,才更相信他的话吧。


温如归想着这些,一个失神被老夫人的拐杖打在臀部,当即发出嗷一声惨叫。


老夫人完全不理会官差的到来,继续追着温如归打。


常辉心疼父亲,喊道:“差爷快救救我父亲,我父亲要被打死了!”


温好见确实打得差不多了,上前一步拉住老夫人,小声道:“外祖母,您歇歇吧,仔细累坏了身体。”


一队官兵赶来,看热闹的人让出一条通路。


“何人当街斗殴——”为首官差喝了一声,看到举着拐杖猛挥的老太太,后边的话卡了壳。


要是哪家当娘的教训败家儿子,那就是家务事了。


竟是将军府的老夫人!


“见笑了。”温如归冲领头官差拱了拱手,转向老夫人,语气依然恭敬,“小婿明白泰水大人的心情,但小婿所言句句属实,没有半句虚言。”


这一看,更惊了。


老夫人也知道不能真把人打死,顺势收了拐杖。


“温大人?”领头官差认出温如归不由一惊,下意识去看老夫人。


老夫人冷笑:“狗东西,你不过是欺老头子不在了,往他身上泼脏水!”


温如归从容作了一揖:“泰水大人若是不信,何不问问当年的知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