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玉无香 > 第19章 助力

第19章 助力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原来在屋里啊。


温如生心中生出不对劲的感觉,脑子却迟钝了一些,还没反应过来便推开了门。


他前脚迈入,身后的门吱呀一声关上了。


温如生霍然转身,扑上去拉门。


“八伯。”背后轻柔的声音传来。


温如生猛地转过身子,映入眼帘的是少女如花笑靥。


“你,你别过来!”温如生后背抵着门,退无可退,脸色吓得惨白。


“八伯为何这么害怕?”温好笑问。


温如生牙关打颤,强撑着道:“我……我不是害怕,是有些不舒坦……阿好怎么在峰儿屋子里?”


温如生腿一软险些瘫在地上,拼命去拉房门。


房门纹丝不动。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不能表现出来他知道她是妖怪了,不然妖怪会现原形把他吃掉的!


温好盈盈一笑:“八伯问我为何在这里啊。我喜欢吃的食物不多了,所以过来瞧瞧。”


“八伯若是再喊,我就把你吃掉了。”


温如生的哭声戛然而止,死死瞪着靠近的白衣少女。


“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啊——”温如生彻底崩溃,声嘶力竭喊着。


一只微凉的手拍了拍他肩头。


温如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确定了,她就是妖怪!


“你,你,你……真的是妖怪?”


温好轻轻摇头:“八伯说笑了,哪有我这么好看的妖怪呢。”


前世那令她深恶痛绝的异处,今生却成了最大的助力。


她这位堂伯,特别胆小怕鬼。


传闻妖怪专爱附身在美貌少女身上,好拥有一副好皮囊来蛊惑人心。


见温如生吓成这样,温好心情复杂。


她从那些人心中听到过无数恶意或善念,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话。


也因此,她对这位堂伯的胆小怕鬼印象深刻。


前世的某日傍晚,她在花园遇见有些酒意的堂伯,从他心里听到一句话:这大的花园,会不会有鬼啊!


当时她就惊呆了。


温如生坐在地上直勾勾盯着温好走进西屋,猛扑过去拉门。


门竟然被拉开了,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在眼前。


“八伯,我们进西屋说吧,地上凉。”


西屋布置成书房,是温峰平时温书的地方。


温如生扶着榻边哆哆嗦嗦坐下,视线不敢往温好面上落。


“八伯果然怕我。”


温如生骇得声音堵在了嗓子眼里,跌跌撞撞冲进了西屋。


温好坐在玫瑰椅上,指了指一侧矮榻:“八伯快坐。”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温好手撑在椅子扶手上,神态悠闲,“八伯做了什么亏心事,这么怕我呢?”


后日便是父亲行动之日,这个时候必然已经叮嘱过堂伯了。


温如生看了温好一眼,如被针扎般急忙收回视线,哭道:“阿好啊,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按说要吃了他,现在就会张开血盆大口了,怎么还让他坐呢?


温如生低着头不敢看。


温好一拍桌案。


“我,我——”温如生张着嘴,说不出来。


“八伯看着我说。”


“八伯要害我娘。”少女摆弄着手指,语气笃定。


她的手指纤细修长,鲜红色的指甲在灯光下仿佛闪着血光。


温如生吓得一颤,老老实实看过去。


烛光朦胧了少女的表情,让她越发少了烟火气。


“我,我没有……”


“真的没有?”温好起身,走到他面前。


温如生瞳孔一缩,想到了昨晚月光下,少女坐在树上咯吱咯吱吃手指头的情景。


他从矮榻上跌下,跪坐到地上。


“可我从八伯的心里听到了。”温好一字字道。


温如生猛然抬头,表情惊骇欲绝。


温如生盯着地面,视线中是雪白的裙摆,大红的绣鞋。


他仿佛被施了定身术,僵硬不敢动。


而今失去了这个能力,却能轻而易举说出来唬人了。


“八伯打算怎么做呢?”温好温声细语问。


温好自嘲笑笑。


前世的时候,哪怕她口不能言,也小心翼翼遮掩这个秘密,唯恐被人发现她的怪异之处。


多么简单,又多么可笑。


这些人,但凡说一句实话,外祖母就不会气死,母亲就不会疯傻。


温如生浑身寒毛竖起,结结巴巴问:“阿,阿好要我怎么做?”


温好蹲下身,直视着对方的眼睛,一字字道:“只要八伯说实话,就够了。”


“我说实话,我说实话!”温如生被温好的眼神吓到,点头如捣蒜。


温好重新坐下,似笑非笑问:“八伯该不会去找我父亲告状吧,说我是吃人的妖怪?”


可是没有一个人说实话。


想着这些,温好神情冰冷,注视着温如生的眼神如同看一个死人。


“八伯不了解我父亲啊。”少女把玩着颊边垂落的青丝,“他可不信这些呢。”


温如生险些委屈哭了。


温如生神色一僵,望着笑意盈盈的少女越发恐惧。


她知道了!


温如生拼命点头。


“那八伯快回去歇着吧。”


是啊,堂弟他不信!


“所以八伯就不要想这些没用的了,你不害我娘,我自然不会找你。”


真是不容易,这么快就想起儿子了。


“八伯不必担心十一哥,他好着呢。”


温如生如蒙大赦,爬起来就往外跑,跑到门口处猛然停住,转过身来小心翼翼问:“阿好……峰儿呢?”


温好一时无言。


温如生眼一闭,颤声道:“那让我换峰儿吧,峰儿还没娶妻呢。”


“八伯别紧张,只要你别害我娘,十一哥定能按时参加春闱。”


“求求你放了峰儿吧,他的皮太糙,不好吃的……”


温好微笑:“我不挑食。”


温如生神色怔怔,脚步虚浮走了出去。


门无风而开,打开了无边黑暗。


温如生刚刚为了儿子爆发的勇气散了大半:“还,还有五日春闱就开始了——”


“五日内八伯别害我娘,你们父子就能平安顺遂。”温好唇边讥讽一闪而逝,“等十一哥金榜题名,造化或许比我父亲还大呢,到那时八伯就是养尊处优的老太爷了。”


温好在安静下来的屋中立了片刻,悄无声息回了落英居。


沉浸在热气腾腾的木桶中,她这才彻底放松下来。


“姑娘,您把温峰藏起来了吗?”替温好舀水冲头发的宝珠好奇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