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玉无香 > 第18章 夜会

第18章 夜会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不差钱——这可把林氏难住了。


她捏着一粒瓜子认真想了想:“一个人不可能什么都不差,那就要看他缺什么了,缺什么补偿什么最好。”


缺什么?


脑海中唇畔含笑的少年一闪而过,温好不由想到了靖王府来提亲的事。


靖王世子好像缺一个媳妇……


这可不行!


“阿好,阿好?”


温好收回飘开的思绪,看向母亲。


“想什么呢?难道我们阿好欠过人情?”


温好忙摇头:“没有。”


她虽然愿意承担责任,但不包括把自己赔上。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仔细想来,靖王世子并非事事顺遂,至少前世就没躲过灭门之祸。她重生而来占了一点先机,自保的前提下争取给靖王世子一些帮助,也算弥补自己的无心之失。


“温管事这是怎么了?”林氏驻足,问了一句。


温平收起焦急神色,低头道:“老奴丢了个荷包……”


“里面装了不少银钱吗?”


说来说去,还是靖王世子太不禁吓了。


温好内疚之余,又忍不住有一点小小抱怨。


母女三人回了温府,就见管事温平在庭院中打转。


温平忙露出感激神色:“多谢二姑娘提醒,老奴这就去那里看看。”


温好颔首,随林氏离去。


林氏回了正院,姐妹二人在岔路口分别的时候,温婵低声商量:“二妹,明日我们还过去吗?外祖母查出心疾,我担心她突然听了这消息受不住。”


“那倒没有,只不过那荷包是老奴家的臭小子送的——”他说着,往温好的方向看了一眼。


“若是这样,温管事再仔细找找。”林氏理解点点头,带着温好姐妹向前走。


与温平错身而过的瞬间,温好淡淡道:“温管事何不去花园找一找,我记得你昨日去过那里。”


温婵有些犹豫:“后日与明日区别不大吧。”


“大姐放心,我今日特意去问了神医,神医说只要外祖母按时服用金香丸就问题不大。等今明两日外祖母对药丸有个适应,后日说起的时候多些铺垫,再有我们一旁安慰,应该不打紧的。”


“可心疾受不得刺激——”温婵难以放心。


“那就后日去吧。”


后日,便是父亲主动摊牌之日。


他先去了麻花胡同,把那母子三人直接接回府中。


“大姐,那我回落英居了。”


温婵拉住温好的手。


“大姐还有事?”


说是不打紧,万一外祖母受不住出事,谁承受得了呢?


“大姐,你不是比我清楚么,父亲早晚会把那母子三人带到世人面前。与其等父亲突然行事让外祖母与母亲毫无准备,还不如我们占据主动。”


温婵明白妹妹所言有理,略一沉吟,点了点头。


见妹妹沉默,温婵放柔语气:“只看常辉比我还要大,就不要对父亲抱有这种期望了。以后咱们多多宽慰母亲,提防常辉兄妹搅风搅雨最要紧。”


“大姐放心,我明白的。”


“那二妹回去好好歇着吧。”


温婵神色复杂:“二妹,你是不是……盼着父亲悔悟?”


温好愣了愣。


盼父亲悔悟?那还不如盼他被雷劈靠谱。


温平左右看看无人,快步跟了过去。


“温管事有事?”靠着山石,温好语气冷淡。


温平扑通跪了下来:“二姑娘救命!”


与温婵分别后,温好脚下一转去了花园。


温府的花园比将军府的花园小上不少,温好一眼便瞧见温平来回焦灼走动。


她目不斜视从温平身边走过,走向一处假山。


温平仰着头,脸色难看至极:“那个小畜生……小畜生……”


“温管事慢慢说。”


温平用力捶了一下地,哭道:“老奴昨日得了二姑娘的银票,想着至少让那个小畜生在那些人手里待上一晚吃些苦头,不然他还以为老奴银钱来得容易,所以到今日才去赎人,结果——”


温好居高临下看着伏在地上的人,一时没有开口。


“二姑娘,求您救救云儿吧,老奴保证以后都听您的!”


少女波澜不惊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不是给了你一千两银赎回你儿子么。”


“令郎还真是不懂事啊。”少女一脸遗憾,唇角却翘了翘。


这个令人遗憾的后续,她前世便知道了。


那时候遇到温平,他也是这般难看的脸色急得打转,至于后来如何堵的窟窿,她就不关心了,想来还是靠她的好父亲。


他顿了顿:“待老奴把银票交给那些人,他们却不放人了。”


“他们想赖账?”


“他们说闲来无事赌起了钱,那个混账东西又欠了他们五百两银子!”温平面如死灰,涕泪横流。


“他们可给了期限?”


“七日,七日之内要把银钱凑齐,”温平说着,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他怎么就鬼迷心窍想让那个畜生尝尝苦头呢,早些把人赎回来不就没有后边的事了。


正因为知道此事,她才痛快给出那一千两。


有一千两为饵,温平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第一个想到的就会是她。


“二姑娘,求您再帮帮老奴吧,那些人说这次要是凑不齐钱,会砍掉他一只手!”


“温管事不必如此,我也是看你良心好,才乐意帮一把。”温好头也不回,往落英居去了。


温平瘫坐在地,久久不动。


这一刻,他无比清楚,除了跟着二姑娘走,没有回头路了。


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只能指望二姑娘了。


“七日啊——”温好微微一笑,“那行,七日后温管事来找我拿钱就是了。”


“多谢二姑娘,多谢二姑娘!”温平连连磕头。


“那去准备一下,等晚上去会一会我那位堂伯。”


转眼一轮弯月悄悄挂上树梢,夜色笼罩下的温府显得比往日更静谧。


温如生独坐屋中,越想越是害怕,干脆起身去了儿子那里。


到了落英居,宝珠奉上花茶。


温好接过抿了一口,笑道:“这下不用担心了吧。”


宝珠眼神晶亮:“只要跟着姑娘,婢子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院中空荡,屋内不见光亮。


“峰儿怎么又大晚上不回来。”温如生嘀咕一声,失望转身。


就在这时,屋内烛火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