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玉无香 > 第15章 变化

第15章 变化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大夫被请下去歇着,靖王妃忧心忡忡:“烁儿小小年纪,怎么就有心疾了呢?”


“母亲不必担忧,神医不是说了,儿子并无大碍。”


“心脾的毛病能叫没大碍吗?”靖王妃一个眼刀飞向靖王,“都是王爷当初的馊主意,不然烁儿也不会憋出心疾来。”


靖王一脸委屈:“怎么又扯到当初了?”


“不是你说进京后要小心谨慎,让咱们烁儿装病嘛。”


靖王妃提到这件事就心烦。


在北地的时候,烁儿鲜衣怒马,肆意飞扬,不过十岁就杀过鞑子了,到了京城却成了世人眼里的病秧子。


本是张扬肆意的年纪,整日窝在家里可不憋出病来。


“烁儿不是有些特殊嘛。”


她这当母亲的,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做梦都想一家人回北地去。


“那么多藩王世子,哪有一个像烁儿这么委屈的。”靖王妃说着,红了眼圈。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祁烁出生那日,有彩云霞光笼罩在靖王府上空,直到他降生才缓缓散去。


北地的人都说靖王世子注定不凡。


靖王妃冷笑:“不过是出生时一点无稽之谈,也就在北地有人提一提,到了京城谁还留意。”


靖王苦笑:“王妃莫要闹了,小心驶得万年船,就算其他人不会留意,保不准那位会忌讳。”


安王能当皇帝,别的王爷自然也能当。


泰安帝继位名不正言不顺,因而格外多疑。靖王当然没有这个心思,焉知当今天子不会这么想呢?


当父母的听到这种传闻只会高兴,毕竟靖王在北地是说一不二的王,没有什么可顾忌的。


坏就坏在安王进京夺了帝位,从藩王摇身一变成了大周天子。


“前几日母妃说让儿子去外祖家,接表妹进京——”


靖王妃摆摆手:“让你二弟去就是了,他闲着也是吃酒玩乐。”


“父王、母妃莫要吵了,不然儿子更内疚了。”


靖王妃其实只是发泄一下心中郁闷,闻言忙道:“我和你父王只是拌嘴玩儿,你可不要瞎操心。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安心养着,早日把身体养好便是最大的孝心了。”


“王妃请了林夫人?”


“没有啊。”


这时侍女珍珠进来禀报:“林夫人来了。”


靖王与靖王妃面面相觑。


靖王哼了一声。


他儿子如此人才,竟被拒绝,现在知道后悔了。


“难道温家后悔了?”靖王下意识看了祁烁一眼。


少年垂眸,一派云淡风轻。


祁烁笑笑:“父王、母妃看着办就是了。”


“那就拒绝了?”靖王试探问道。


靖王妃与靖王想到了一处去,顿觉扬眉吐气:“我就料定温家会后悔的,只是这次别想我痛快点头。”


“烁儿的意思呢?”靖王看向祁烁。


靖王妃悄悄掐了靖王一下:“我什么时候说烁儿倾心温二姑娘了,烁儿只是喜欢貌美的姑娘。”


祁烁:?


“父王、母妃若觉得不满意,拒绝便是。”


靖王实在没从儿子那张平静的脸上瞧出什么来,不由对靖王妃那日的话产生了怀疑:“王妃不是说烁儿倾心温二姑娘么?”


林氏有求于人,露出热情的笑:“王妃事多,打扰了。”


“林夫人请喝茶。”靖王妃端起茶盏抿了一口,矜持问道,“不知林夫人有何事?”


林氏在花厅等了约莫一盏茶的工夫,见到了靖王妃。


“让林夫人久等了。”


这可和她预料的不符。


温家不是来重提亲事的?


“是这样,我听说王府请来一位名医——”


靖王妃一愣。


短暂的尴尬沉默后,靖王妃回神:“是有这么回事。”


虽说请大夫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可王府下人口风还算紧,林夫人是如何得知的?


见靖王妃不语,林氏心一沉。


靖王府不会这么小气吧,就因为拒绝了亲事,便想霸占神医?


林氏抹了一把眼角:“自家父过世后,家母便郁郁寡欢,近来时常说心口闷痛。我听闻王府请来的名医犹善此道,特来求王妃让神医去将军府给家母看一看。”


靖王妃大感失望。


林氏见靖王妃不像能痛快答应的样子,豁出去了:“王妃,实不相瞒,我今日是求您来了。”


“林夫人此话怎讲?”


“多谢王妃了。”林氏顿觉靖王妃和善可亲,对其妄想替病秧子儿子求娶女儿的不满散了一丝丝。


没多久朱大夫提着药箱随侍女珍珠前来,与林氏一道去了将军府。


林夫人登门原来是为了这个。


她虽觉得憋屈,却不会在这方面为难人:“珍珠,去请神医随林夫人走一趟。”


“守门的老王这些年还算妥当,怎么会犯这种错?”


管事面有难色。


林氏离开后,靖王妃登时沉下脸,命管事去查透漏风声的事。


管事很快查明情况,前来禀报:“是门人说出去的。”


靖王妃大感错愕,抬脚去了祁烁那里。


“母妃怎么来了?”


靖王妃皱眉:“有话就说。”


“门人说……是世子吩咐的。”


“烁儿,你为何吩咐门人随便对人提你请大夫的事?”


祁烁薄唇微抿,沉默了片刻道:“儿子上次‘生病’已是八年前的事了,也该偶尔提醒一下世人。这才吩咐门人,若有人问不必瞒着。”


靖王妃端量儿子几眼,见他面色还不错,这才道:“林夫人上门,原来是为了替她母亲请神医。”


“原来是这样。”祁烁露出意外的神色。


将军府那边,朱大夫仔细给老夫人把过脉,真的发现了问题。


林氏后怕不已:“母亲的心疾竟如此严重了么?”


靖王妃叹口气,疑问全化为了心疼,继而忍不住嘀咕:“林夫人也太八卦了,见神医登门竟还专门遣人来打探。”


“是啊。”祁烁微笑。


“老夫人此疾由顽痰死血而发,若不及时化瘀通脉极可能造成严重后果。老夫配制的金香丸对此症效果颇佳,早晚需各服三粒……”朱大夫郑重交代着事宜。


温好默默听着大夫的话,庆幸外祖母的病被及时发现之余,疑惑更深。


到底是哪里发生了变化,本不曾出现的名医来了将军府?


一个名字在她心头缓缓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