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玉无香 > 第14章 世子心有疾

第14章 世子心有疾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林氏派了丫鬟去打听,带着两个女儿去见老夫人。


老夫人并没特意准备什么,毕竟女儿离得近常过来。只是再常来,见到女儿与外孙女还是特别开心。


“母亲这两日睡得可好?”


“好着呢。”老夫人顾不得搭理女儿,拉住温好的手,“阿好脚还疼吗?”


“外祖母别担心,我的脚早就好了。”


“那就好,以后可要小心点,别爬那么高的墙了。”老夫人笑呵呵叮嘱着,眼睛不离温好左右。


阿好喊外祖母真好听啊。


林氏看不过去:“母亲,您打算把阿好盯出朵花来啊?”


想当初老头子是山大王,她是压寨夫人,女儿整日里满山头跑,偶尔还参与一次打劫积累经验。


万没想到乱世一来,老头子成了定国公,她成了国公夫人,野小子一样的闺女成了名门贵女。


可她一直知道,他们家和那些传承百年的世族不一样,女儿这个贵女和别的贵女也不一样。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老夫人睨她一眼:“我自己的外孙女,想看多久看多久。”


“以前也没见您这么看我。”


老夫人翻个白眼:“你小时候只知道气我,哪有婵儿和阿好乖巧。”


女婿还有一个最大的长处,便是长得好,让她有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外孙女。


想着女儿女婿这些年的举案齐眉,两个可心的外孙女,老夫人当年的那些担心早就烟消云散了。


祖孙三代其乐融融说着话,被林氏委派重任的婢女芳菲进来了。


等女儿长到出阁的年纪,竟然看中了一位新科进士。


她与老头子本打算把女儿许给武将家,奈何女儿就是认定了,最后只能依着她。


好在女婿寒门出身,家里也没那么多规矩,不必让女儿压抑本性生活。


高门大户的大门等闲都不会开,平日进出都是走侧门。


“你这孩子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老夫人无奈。


林氏指着温好笑吟吟道:“阿好也好奇呢。”


“打听到了?”林氏忙问。


老夫人一头雾水:“打听什么?”


林氏笑道:“下车的时候发现靖王府的大门开了,瞧见一位衣着寻常的白须老者被人请进去,女儿怪好奇那老者的身份,就让芳菲去打听一下。”


芳菲忙道:“是靖王府特意给靖王世子请来的名医。”


林氏登时上了心:“靖王世子怎么了?”


“说是前些日子突然胸闷心痛,这位名医最擅长此道,是靖王府好不容易从外地请来的。”


突然被母亲扯进来,温好一时忘了开口。


老夫人理所当然道:“阿好还小,当然有好奇心。”


林氏窒了窒,视线落回芳菲身上。


“知道什么?”


林氏是个直性子,想想长女是个沉稳的,憋不住说了:“前些日子靖王府来人试探我的口风,想替靖王世子求娶阿好呢。”


“靖王世子求娶阿好?”老夫人惊得手中茶盏险些掉地上,“就算求娶,也该求娶婵儿吧?”


林氏一听怒了:“靖王府太过分!”


老夫人不赞同睨林氏一眼:“人家儿子病了,请医问药不是正常嘛,哪里过分了?”


“母亲您不知道——”林氏一开口,才想起长女也在。


“是不厚道。”老夫人已经飞快在心里把靖王世子的身高长相、脾气秉性过了一遍,难免有些可惜,“之前只听说靖王世子有些体弱,没听说有心疾啊。”


林氏连连点头:“是呢,我刚听说时也有些意动,还好阿好提醒了我。幸亏阿好心细,知道那靖王世子有心疾。”


温好:“……”她什么时候知道的这个?


婵儿是姐姐,比阿好要长两岁呢。


温婵:“……”


林氏一阵窒息:“母亲,求娶哪个重要吗?重要的是靖王府不厚道,想替病秧子儿子求娶咱家姑娘!”


若是这样——温好眼睛一亮。


外祖母就是气急攻心去的,或许心脾已有隐患,把那名医请来诊断一番,总没坏处。


温好正这般想着,就听林氏道:“母亲,您前段时日不是也说心口有些发闷,正好靖王府请来了名医,等那名医给靖王世子瞧完,咱们也把名医请来给您瞧瞧。”


靖王世子有心疾吗?


她记得没过多久靖王世子就出远门了,靖王夫妇能允许才请过名医的儿子舟车劳顿?


还是说,那名医有大神通,立刻把靖王世子的心疾治好了?


还有些婴儿肥的少女微仰着头,秋水般的眸中满是担忧与乞求。


老夫人登时心软答应下来。


阿好因为生来口不能言,本就比寻常小姑娘敏感,还是不让这丫头担心了。


老夫人不以为然摆手:“用不着。人上了年纪难免胸闷气短,平时大夫来问诊也没说什么。”


一只手伸过来,拉住她衣袖。


“外祖母,就让名医给您看看吧。”


“这个——”朱大夫沉吟着看向祁烁。


祁烁默默看着他。


见朱大夫迟迟不语,靖王妃着急了:“神医尽管说,我受得住。莫不是——”


林氏腹诽一句亲娘偏心,想到靖王府对名医的重视,亲自去了一趟王府。


此时名医正给靖王世子祁烁把脉。


“神医,烁儿如何?”


令人窒息的安静中,朱大夫终于开口:“世子的心疾……不算严重。”


靖王妃不信:“若是不严重,神医为何吞吞吐吐。”


朱大夫深深看了祁烁一眼。


不行,她要昏过去了!


靖王忙扶住摇摇欲坠的靖王妃,神情无比凝重:“神医再仔细瞧瞧。烁儿……烁儿应该无碍吧?”


祁烁轻轻咳了一声。


朱大夫捋了捋胡子,慢条斯理道:“王妃担心得是。心疾常起于劳思气滞。待老夫开个药方,以后按方吃药,另外尽量顺心就是了。”


“老夫只是出于谨慎,不能轻易下诊断。”


“那就好,那就好。”靖王妃松了口气,又猛然提起,“可这毕竟是心脾的毛病,再不严重也不能掉以轻心吧,请教神医以后该如何将养呢?”


少年一脸无辜,静静而坐。


“顺心?”靖王妃抓住了重点。


医道的事她不懂,让儿子顺心还是能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