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玉无香 > 第12章 月下

第12章 月下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天色晚了,一轮弯月挂在空中,静静打量着人间。


一辆马车停在温府门口,下来一位中年男子。


男子走路有些晃,到了侧门处,用力拍了拍门。


门人打开门,笑着道:“八老爷回来了。”


男子打了个酒嗝儿,摆摆手走了进去。


门人在男子身后撇撇嘴,先前藏好的鄙夷露出来。


一个上门打秋风的,还把自己当成温府的主人了。


被门人腹诽的中年男子是温如归的族兄温如生,在族中大排行第八。


温家村地处偏远,大半个村子的人都姓温。而温如归是温家村几十年来第一个考中进士的。


然而天生的读书材料太难得,温如生会来到京城,就是因为他儿子也是块好材料。


温如生的次子温峰,去岁秋闱时桂榜有名中了举人,一开春就赶到了京城准备参加会试。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温如生陪着儿子一道进京,自然来投奔族弟温如归。


可想而知,温如归给族里带来多大荣耀。


也因此,温家村比其他村子的读书风气浓得多。


谁家不想出第二个温如归呢?


春闱在即,眼看儿子四处结识同科,讨教学问,温如生也忍不住四处走了走。


这一走就发现京城太好了,喝酒喝上一个月都不会重样。


再过几日,儿子就要进考场了啊。


温如归对族兄与侄儿的到来十分高兴,好酒好肉招待着,银钱也给了不少。


看着族弟气派的大宅,成群的奴仆,温如生眼红心热,对儿子越发寄予厚望。


堂弟就是中了进士飞黄腾达的,等他儿子中了进士,也能像堂弟一样了。


他还想叮嘱儿子与同科小聚时少喝酒多吃菜呢。


温如生转身欲离开,余光突然瞥到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他浑身汗毛登时竖了起来,死死盯着窗子看。


温如生抬头看了一眼弯月,脚下一转去了温峰住处。


屋内静悄悄的,透过窗子只能看到影影绰绰的摆设。


“还没回来啊。”温如生嘀咕一声,有些失望。


那也不对,温府不怕费灯油,入睡时也会亮着一盏小灯方便起夜,现在屋里昏暗,说明儿子还没回来。


温如生一步步靠近窗子,许是有了酒意,明明心头恐惧,却鬼使神差把脸贴到了窗子上往里看。


什么都看不清。


那道黑影是从窗内闪过的。


也就是说,在儿子屋里!


难道儿子在里面?


没有人,也没有物件掉在地上。


真是邪门!


温如生一个激灵,酒意彻底没了,只剩下不寒而栗。


许是眼花了。


温如生不自觉松了口气,刚转身准备离开,就听屋内一声响,仿佛重物落地。


他瞬间脑子一片空白,推门冲了进去,手忙脚乱点上灯,举着烛台里里外外走了个遍。


温如生几步就走到了花园里。


花园清幽,处处都是花木疏影,在深深的夜色里很容易迷失方向。


温如生绕过一丛花木,猛然停住了脚。


儿子该不会被邪祟害了吧?


不行,他要把儿子找到!


温如生父子刚来时,考虑到温峰读书需要清静,温如归特意命人把外院与内院相接处的一个跨院给了温峰住。从跨院的一个月亮门出去,便是花园。


那白影还在晃。


温如生揉了揉眼睛,借着月色勉强看个清楚。


是个白衣少女。


前方一株树上,一团白影晃个晃。


温如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躲到了花木后,这瞬间的反应浑然不似饮了酒的人。


他屏住呼吸,小心翼翼探头看。


是二姑娘!


温如生在温府已经住了月余,自信绝不会认错。


清冷的月色,坐在树上欢快吃东西的少女,看着很美好的画面,落在温如生眼里只觉毛骨悚然。


少女坐在树上,双脚悠闲晃来晃去,正咯吱咯吱吃着东西。


那是——


温如生蓦地瞪大了眼睛。


一名青衣婢女走来,仰头喊树上少女:“姑娘,晒够了月亮就回去吧。”


嘶——温如生倒抽一口冷气,急忙捂住嘴,一个靠谱的猜测冒出来:二姑娘在吸收日月精华!


“走吧。”幽幽夜色中,白衣少女的声音显得空灵飘渺。


哪个正常大家闺秀大晚上坐树上吃东西的!


他就说二姑娘突然能开口说话太反常,二姑娘该不会被邪祟附身了吧?


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温如生一惊,忙往后躲了躲。


“姑娘等一等,您嘴角沾了东西。”


白衣少女咬了一口手中吃的,笑盈盈摆手:“没事,反正夜里无人瞧见,回屋洗干净就是了。”


主仆二人走远了,温如生瘫坐在地,已是面无人色。


主仆二人往温如生的方向走着,越来越近。


温如生大气都不敢出,瞪大眼睛看着。


眼看二人走近了,青衣婢女突然脚下一停。


天上的月躲进云层,更浓的黑笼罩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温如生才哆哆嗦嗦爬起来,踉踉跄跄跑回房里。


太可怕了,二姑娘竟然是吃人的妖怪!


二姑娘刚刚吃的……竟然是人的手指!


温如生想尖叫,却发现极度的恐惧下根本发不出声音来。


他全身力气都被抽干,连呼吸都变得吃力。


起风了,窗外芭蕉晃动着叶子,轻轻打在窗棂上。


温如生如惊弓之鸟,不敢闭眼。


他蒙着头熬到天亮,立刻爬起来冲到儿子住处。


温如生蒙着被子浑身颤抖,抖着抖着猛然想起一件事:儿子呢?


儿子会不会被二姑娘吃掉了?


他想到了温峰屋内的黑影与古怪声响,呜呜哭起来。


温如生一看是负责扫洒的婆子,张口道:“你们二姑娘——”


“是妖怪”三个字被他硬生生咽了下去。


不能让二姑娘知道他看见了,不然二姑娘会把他吃掉的!


里面空荡荡的,儿子与温府安排服侍儿子的小厮都不在。


“儿啊!”温如生拍拍门框,放声痛哭。


“八老爷怎么了?”妇人疑惑的声音传来。


怎么办?怎么办?


温如生转了几圈,拔腿就跑。


他要去告诉堂弟!


看着风风火火跑走的温如生,扫洒婆子撇了撇嘴。


真是没规矩的穷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