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玉无香 > 第10章 摊牌

第10章 摊牌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什么?”温平脸色当即变了,瞪着那人的目光能喷火,“你们怎么不去抢!”


那人一副好脾气的样子:“温老爷消消火,发火也解决不了问题。”


不知哪个小声道:“抢劫哪有这个来钱快啊。”


温平听得心口闷痛,呼吸艰难:“我……没有这么多钱。”


“没有?”那人笑意一收,杀气腾腾,“还等什么,把他儿子的手指剁了!”


手下应一声是,抡起菜刀就砍了过去。


“啊——”


“等等!”温平的喝声与少年的惨叫声几乎同时响起。


少年侧身抵着墙面,缓缓滑落在地上。


那人笑了:“温老爷别急,你儿子只是被吓昏了。”


温平一愣,这才想起去看温云的手,看了左手看右手,发现两只手都完好无缺,立刻看向墙壁。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墙壁上一道淡淡刀痕,似在嘲笑他的狼狈。


温平煞白着脸扑过去:“云儿,云儿你没事吧?”


温云双目紧闭,毫无反应。


“你们这群畜生给我等着,就是拼得鱼死网破我也不让你们好过!”温平跳起来。


“就……就不能少点吗?”温平终于意识到了这些人的难缠,语气软下来。


失去一根手指并不影响生活,可他怎么面对老爷的询问?


到时候,他为了给儿子堵窟窿做的事很可能会曝出来!


拎着菜刀的人嘿嘿一笑:“温老爷这么心疼儿子,怎么还舍不得一点银子呢。”


“一点?那是一千两!”提到银子,温平被吓掉一半的魂儿又回来了。


领头的人逼近一步,面上没有丝毫表情:“温老爷,刚刚是给了你一次机会,下一次菜刀就不会只落在墙上了。你好好想想吧,是出钱,还是留下你儿子的手指。”


“半个月——”一见那人脸色不对,温平立刻改口,“十日,给我十日时间!”


那人伸出三根手指:“三天。三日后带银子来,把你儿子带走。”


“三天实在太紧了。”


这个险不能冒。


温平咬牙道:“我没这么多银子,你们宽限些时日……”


“几日呢?”领头的人立刻追问。


眼看着儿子被几人拖走,温平神色数变,这瞬间仿佛老了数岁。


“温老爷可要抓紧了。”那人说了一声,背手走了。


温平一动不动许久,迈着发软的双腿慢慢向回走。


“那是你的事。”那人手一挥,“把云少带走好好伺候着。”


温平脸色一变:“你们要把我儿子带去哪里?”


那人一笑:“温老爷放心,在这三日内,令郎金贵着呢。”


“宝珠?”


“我们姑娘在前边茶肆等你。”宝珠撂下一句话,扭身便走。


温平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追上去:“宝珠,二姑娘找我什么事?”


一千两,他怎么凑到这一千两!


浑浑噩噩中,一个人挡住去路。


温平转了转眼珠,看清挡路的人。


意识到这一点,温平一颗心沉到谷底,随着宝珠深一脚浅一脚到了一家茶楼。


雅室里,绿衫少女托腮望着窗外,一副悠闲姿态。


“姑娘,温管事到了。”


宝珠往千金坊的方向看了一眼,面无表情道:“不知道。姑娘找你,你去就是了。”


温平留意到宝珠的反应,心登时悬了起来。


二姑娘知道他儿子去赌坊的事了?


他猜到二姑娘叫他来与赌坊有关,却不料二姑娘如此直接。


他年轻时是老爷的书童,偌大温府唯一一个从老家来的下人,便是夫人都很给他脸面,二姑娘是什么意思?


温好端着茶,浅浅啜上一口,并不示意温平落座。


温平走过去行礼:“不知二姑娘叫老奴来有何事?”


温好淡淡目光落在温平面上,盯得他有些不安时,扬唇一笑:“我说温管事今日为何如此匆匆,原来是来赌坊赎人的。”


温平脸色登时一变,错愕望向温好。


“三日内,一千两不容易筹吧?”


“二姑娘不要听些风言风语——”


温好懒得废话,淡淡道:“宝珠——”


温平越发摸不着底:“二姑娘,老奴回府还有事——”


温好把茶盏往桌上一放,轻笑道:“回府筹钱吗?”


温平神色大变。


等宝珠默默退出去,温好步入正题:“温管事,咱们谈谈我父亲交代你的事吧。”


温平一时没反应过来:“二姑娘是指——”


温好嫣然一笑:“就是让你撒谎说他进京前已经与表妹成亲的事呀。”


宝珠伸手入袖,掏出一沓银票往温平手上一拍。


温平托着银票,声音都变了调:“二姑娘这是何意?”


“宝珠,去门外守着。”


温好脸一沉:“我劝温管事想想一千两再开口。”


温平仿佛被卡住了脖子,登时没了声音,脑子里全乱了。


二姑娘怎么会知道青夫人的事?甚至还知道老爷对他的交代?


这话如平地惊雷,温平大睁着眼,看着温好的目光仿佛见了鬼。


温好并不急,垂眸喝了一口茶。


不知过了多久,温平才找回声音:“二,二姑娘,您从哪儿听来的荒唐话——”


他……他可能真的见鬼了!


“二姑娘……您想怎么样?”先是赌坊那里的惊吓,再是温好的反常,让温平这个平时还算稳当的人慌了手脚。


“不是我想怎么样,是温管事想怎么样。”温好面无表情看着他,“温管事是想收下银票做一个有良心说实话的人呢,还是助纣为虐睁眼说瞎话,三日后等着给温云收尸呢?”


难道见鬼了?


少女声音幽幽响起:“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温管事觉得这话对么?”


温平脸上血色褪尽,美貌无双的少女在他眼中竟有些森然。


“收尸?”温管事瞳孔一缩,失声喊道。


温好抬手抚了抚发间桃花簪,盈盈浅笑:“不是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么,为了一千两他们可以剁下温云手指,我要是出一万两……应该可以买他这条命吧?”


“二姑娘,你——”


温好冷着脸把桃花簪拔下,拍在桌上:“温管事,你知道的,我出得起一万两。哦,对了,我还知道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