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玉无香 > 第7章 眼见为实

第7章 眼见为实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祁烁一进来,便看到靖王妃黑着一张脸。


“母妃怎么了?”


靖王妃瞥儿子一眼。


身姿挺拔,举止有度,怎么看都是无可挑剔的乘龙快婿,温侍郎竟然看不中!


靖王妃早就把不中意这门亲事的人分析出来了。


据她派去试探温家意思的人回报,林夫人一听靖王府有意求娶爱女,登时喜上眉梢,上扬的嘴角都压不住,只是出于女方的矜持说要与老爷好好商量一下。


结果就等来了拒绝的消息。


这不就很明显了吗。


“还不是温家,一个小小侍郎府,竟还挑三拣四——”


祁烁一笑:“多谢母妃替儿子打算,不过儿子也不急着娶妻。”


又不急了?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靖王妃看着儿子的眼神多了几分思量。


“温家无意结亲?”祁烁面色依然平静,只是眸光深沉几分。


靖王妃本有些迁怒儿子害她丢面子,可听他这么问,又不由心疼了。


“烁儿,美貌的姑娘千千万,回头母妃定给你挑一个比温二姑娘还好看的。”


“怎么会,母妃是为了这么点事烦心的人么?”


等靖王晌午后过来,靖王妃就把温家婉拒的事说了:“就不论家世,咱们烁儿也是一等一的,一个小小侍郎倒是眼高于顶。”


“王妃没生气吧。”


祁烁若无其事一笑:“原就是担心温二姑娘受儿子连累的补救之法,并不是儿子着急娶妻。”


“这样啊。”靖王妃轻抿一口茶水,“母妃知道了,烁儿也别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


“母妃别为此不快就好。”


转日散朝,靖王挤在人群中往外走,悄悄靠近温如归身后就是一脚。


温如归一个趔趄扑倒在地,正摔在礼部张侍郎脚边,慌乱之下抓住了对方裤腿。


张侍郎神色僵硬:“温侍郎,你这是干什么?”


“也没怎么生气,就是早膳和午膳没吃罢了。”


“真是岂有此理!”见靖王妃撩眼皮,靖王忙解释,“我是说那温如归岂有此理。”


“没眼光的人,不提也罢。”


刚刚分明有人踹了他,奈何这种场合不好叫嚷出来,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了。


“温侍郎,可要注意身体啊。”张侍郎本就不怎么待见温如归,难得温如归出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揶揄人的机会。


“多谢张侍郎提醒。”温如归撂下一句场面话,快步往殿外走去。


众目睽睽之下摔了个狗吃屎,向来好脸面的温如归脸涨得通红,狼狈爬起来道歉:“对不住,刚刚脚滑了。”


他说着回头看,身后是好几双看热闹的眼睛。


温如归脸色更差了。


温如归下衙时心情还是阴沉的。


因为出身寒门,他自步入官场就格外注意仪态,唯恐被人嘲笑粗鄙,没想到今日出了这么大的丑。


春寒还在,马车中却有些闷,车轮转动的枯燥声音更是听得人心烦。


此时泰安帝还未离去,便问身边内侍:“下面闹腾什么?”


内侍忙道:“回禀陛下,好像是温侍郎跌了一跤。”


泰安帝摇摇头,往内殿去了。


悦来茶馆对面的酒楼雅室内,一个小厮打扮的人低呼一声:“姑娘,那好像是老爷!”


温婵扶着窗,脸色瞬间变了。


如意坊麻花胡同的第三户人家,主人家是一位太太带着一双儿女,儿子叫常辉,女儿叫常晴。


温如归挑开车门帘,吩咐车夫:“去悦来茶馆。”


车夫应了一声,一甩马鞭。


没过多久马车停下,温如归出了马车,向不远处的茶楼走去。


温婵端起茶杯,猛灌了一口。


茶水早就凉了,浇得她心口更凉。


她起了身,来回踱了几步又坐下,捏着茶杯的手轻轻颤抖。


她这几日打探来的消息与妹妹的话全对上了,只是没有亲眼瞧见父亲出入这里,到底不愿相信。


“小荷,你立刻跟上去看看老爷进了哪户人家。”


小荷应一声是,快步离开了酒楼。


“老爷去了第三家。”


温婵跌坐回椅子,面色苍白。


“姑娘——”小荷一脸担心。


那母子三人,果真是父亲的——


不知过了多久,小荷终于回来了。


“老爷进了哪家?”温婵站起来问。


温婵握着温好的手冰凉:“是大姐不好,我应该早就发现的……”


她难以想象,前些日子还不能开口说话的妹妹面对这一切多么难受。


“父亲——”再吐出这两个字,温婵竟觉得有些陌生了,“父亲不会让那母子三人一直在外头的。”


温婵以手撑桌站起来,艰难吐出两个字:“回府。”


男装打扮的主仆二人离开酒楼换回女装,回到温府直接去了落英居。


一见温婵脸色,温好便明白了,示意宝珠去守着门口,轻声道:“大姐看到了吧?”


“二妹,这件事先不能告诉母亲。”


温好点头:“我知道。大姐有什么想法吗?”


“常辉与常晴都这么大了,想要阻止他们进温府的门不大可能。至于常氏,我们当女儿的也没有拦着的道理。母亲脾气急,要是与父亲硬碰硬恐不好收场,我们寻个合适的时机把事情告诉外祖母。外祖母以长辈的身份压着父亲把常氏远远送走,至少少一个给母亲添堵的人。”


亲眼瞧见比她还年长的常辉,她不会天真以为父亲对母亲有表现的那么敬重。


真要敬重,就不会有那母子三人。


而既然敬重掺了水分,父亲又怎么舍得唯一的儿子不能认祖归宗呢。


他要的何止是常辉认祖归宗,他还要给心爱的女人正妻之位,给唯一的儿子嫡子身份,还有林家的万贯家财!


世人最重视的便是香水传承,若是不让常辉认祖归宗,恐怕父亲还会赢得许多同情。便是姐姐,也认为能打发了常氏就好。


只可惜姐姐想不到父亲的狠心。


温好默默听着,心中轻叹。


“我听大姐的。等我养好了脚,咱们一起去找外祖母说吧。”


离事发还有一段时日,此时父亲不一定交代过那两个人证,要是突然闹出来打父亲一个措手不及,哪能让他露出真正的丑恶嘴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