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请大老婆上身 > 第126章 军阵之术

第126章 军阵之术

作者:杯盏长生酒 返回目录

,请大老婆上身


原本刚刚平静下来的街道之上又开始剑拔弩张起来。


夏凡看向这队人马,为首的黑甲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比莫惊春还要强上不少,是个高手。


如果自己在全胜时期与他死战胜负难料,更何况他刚刚经历了一场厮杀,身上的伤虽然不重,都是些皮外伤,但总归处于劣势。


更何况其身后还有三十重甲兵,别的不说,这三十人气息沉稳,隐隐又透出一股霸道,且气息大多都在出尘中期,甚至还有个别者有后期修为。


纪律严明,已经慢慢对他行程了一股压迫,与刚才的禁卫军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看着身前的那道剑痕,夏凡抬头,随即嘴角微微上扬,然后一脚踏过。


刹那间,面对三十人气势陡然升起,一股沉重的压迫感直直朝他丫来了过来。


如果单拿出来,这些人他还真没放在眼里,哪怕是那个后期的,几招之内就能取其姓名,但此时,三十人气息浑然一体,居然让他有了些压迫感,实属怪事。


不过尽管如此,那也没有退后的道理,仇人就在不远处,身后的娄清雪还在看着他的,彩霞还远在锦城等着他这个仙人给自家小姐套一个公道呢,他不能退,一步也不可。


果然,见压不住他,黑甲男人身后的一位重甲悍卒怒喝一声,紧接着,其余二十九人长柄重刀齐震,刹那间,气血喷发,三十人气血之力,相互勾连瞬间汇于一身,随后那名悍卒身形陡然暴起,手中重刀在空中抡圆了,朝着他的脑袋重重砸下。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见此,夏凡怡然不惧,区区一名小卒,也敢前来放肆。


对此,夏凡深吸一口气,体内传来一声龙吟,气血之力再度沸腾,气势威压,年轻一代稍有人能压他一头。


体内的龙云气血层次太高,甚至还有一滴上三境的真龙血在内,谁能以势压他。


一声爆响,夏凡脚下青砖碎裂,整个人退后散步,而那悍卒倒飞而出,稳稳的被后方阵列之中,紧接着,其余二十九人身形剧震,但却一步未退。


夏凡愕然,什么情况。


浑身肌肉隆起,气血之力蔓于剑上,自下而上,一剑劈砍而去。


“铛~~~”


“怎么,人榜天骄就这点本事不成?”


“再给你一次机会,现在滚还来得及。”


自己这一身巨力有多强他再清楚不过,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完全消化体内龙元,但龙筋龙骨已成,全力一击连莫惊春都得认真对待,这样一个普通出尘后期之人居然能安稳接下。


对此,立于马上的黑甲男子不禁大笑道:


“我曾听闻,姜国有人能以天象之境,携万军之之势,硬撼七境短时间内不败,不可大意!”


博学多识的五娃又开始给他科普常识了,闻言,夏凡目光微聚,原来如此。


正当夏凡有些惊愕之时,空中一道流光落下化为一位细腰肥臀的白衣女子,见他这般伤痕累累,手上泛起充满生机的青光渡进他体内一边说道:


“公子,这乃是军阵之术,三人成军,气血勾连,人越多,则越强,受到的攻击也能尽数分担全军,多用于战场之上。”


偶尔能放出一道剑气,枪劲都是华丽的表演了。


就以他现在的实力,没有魔宗秘法加持,也就是在姜国这里欺负欺负同样是莽夫的人,换做是其他宗门,百十来位出尘,他早就扛不住了,蚁多咬死象啊。


刚才看似是一人之力,实则是全军一击,而反震之力就连他都后退三步,但对方却一步未退,这军阵之术还真是有些门道。


诚然,每个宗门都有自己擅长的神通手段,唯独姜国的这些修士没有,大多都是凭借自身修为与之近身肉搏。


拍了拍白玉搭在他肩膀上的玉手,夏凡再次上前,来到那剑痕之处,将手中长剑插入脚下的青砖之内,沉声道:


“你让他再来一次!”


而刚才那禁卫军之所以未能如眼前之人这般,完全是因为出云刚开始就将对方的两位统领给斩了,无人指挥,加上被震慑,一时间已经成为无头苍蝇,自然成不了军阵。


而姜国所擅长的就是军阵之法,也是靠着这种手段才能在不详之地立足,甚至成为中三境的主力之一。


金光咒


在黑甲男人惊愕之中,夏凡猛得一掌拍在那重刀之上。


说着,一步再次跨过那道剑痕,刹那间,还是刚才的动作,还是那个悍卒,三十人气血之力相互勾连,那人浑身气息大盛,身形暴起。


但下一秒,夏凡身上散发出道道金光,气息同样强了一大截。


只听‘砰’的一声,自夏凡脚下,青砖向四周层层爆裂。


“你找死!”


“铛~”


金属撞击之音刺耳轰鸣,另一只手猛的扣住起面部,朝着地面之上轰然砸落。


“轰隆”一声。


只间京城之内一处泛起烟尘。


话落,黑甲男人自马上飞身而起,腰间长剑出鞘,一剑袭来。


对此,夏凡冷哼一声,手中金光大盛,一步踏出,弓步沉腰,势沉力大的一拳,直直的与对方长剑相撞。


“魔宗秘法,果然名不虚传!”


“记住了,吾乃姜国三皇子,姜元安,人榜十七位,今日杀你之人!”


这一次,他脚下生根,直直的陷入地下一尺,而黑甲男人则是被震得倒飞而出,被剩余的二十九人连手接下。


落地后,男人看着夏凡一脸阴沉的说道:


“三皇子,且慢动手,且慢!”


说着,一名武将带着一队人马赶来,其中还有一位身穿官袍,文人打扮的中年男子。


说罢,一身气血修为爆发,身后二十九为悍卒齐齐跟随,主将上场,顿时气势大增,所散发的气息直接突破了出尘境。


正在此时,另一队人马赶来。


“在下乃是朝中兵部尚书江翰海,见过阁下,还请少侠不要冲动,我们有事好商量。”


这老东西虽然前来,但却没有一点上前的意思,死死的站在那名武将身后半步之处。


“陛下有令,请殿下切莫冲动,让江大人出面解决吧!”


闻言,三皇子慢慢收回气势,他父皇的命令,他作为皇子还是要听的,尽管心里非常不服气。


“让那沈浩然还有那什么狗屁郡主出来受死,杀他二人,我自会离开京城!”


对此,江翰海见他还能对话,心中不由一喜,他就怕对方直接动手杀人,有办法沟通便好。


闻言,夏凡将脚下已经不成人形的悍卒一脚踢飞,看得三皇子怒火中烧,好在被一旁的武将拉住。


“商量?”


“你们的意思是,用这些抵了我家姐之命?”


听到这话,江翰海连忙笑道:“这只是一点心意,况且,要是少侠不满意还能再议,有什么要求提出来便是。”


“少侠所说的沈浩然并不在京城,已经回了云海书院,至于昭容郡主,可否念在她年少不懂事,就此揭过,陛下承诺,倘若少侠就此作罢,今日之事就当没发生过,还会给公子一笔赔偿!”


说着,那武将随手朝他扔出一具清单,夏凡接过看了一眼,林林总总全是修炼资源,甚至还有众多天材地宝。


“少侠,绝无此意,只是想给少侠一点补偿罢了。”


“况且,我们也知道,这名女子本事锦城教坊司的一名妓子,并不是.......”


“呵~你们居然想用钱来买我家姐的命!!!”夏凡的脸色陡然变了,语气更加沉重一分。


见他这般,江翰海连忙回道:


“我说了,她是家姐,不是妓子......”


“当年我无依无靠时是谁收留我?”


‘轰’的一声,还未等他说完,夏凡那边先炸了,只见他双手合十,身上气机升腾,周身威压大盛,瞬间就破了化海之境,并且还在急速攀升。


魔宗秘法--请神


“是娄姑娘!”


“老匹夫,今日,我要让你下去给娄姑娘认错!”


“当年是给我饭吃?”


“谁给我衣穿?”


强悍的气息让三皇子众人连连后退,各自爆发自身的气息与之对抗,尤其是三皇子,眼神之中充满这不可思议。


“怎...怎么可能,这股气息......”


随着自身气机升腾,已然到了化海巅峰之境,但他却拒绝了柳诗妃掌控身体,他要亲自打死这个老匹夫。


一个男人是否成熟不是看年纪的,而是看他经历过什么,也不需要什么三年五载,也许只是一夜之间。


“出云,随我杀!”


说罢,天上地下两道流光冲出。


看着眼前的众人,夏凡脚下一挑,那名悍卒的长柄重刀落入手中。


“军阵之术?今日,我魔宗夏凡,前来凿阵!”


剩余的血刀卫,不到三个呼吸之间给屠杀的一干二净,甚至就连后来那武将带来的护卫也没能幸免于难。


那武将只能带着三皇子夺路而逃,而江翰海见此,顿时不知所措。


三皇子的血刀卫气血之力开到最盛,但却一瞬间被一柄重刀砍了个通透。


三皇子被正面一击斩落一臂,口中鲜血狂喷,要不是身旁的武将拉了他一把,此时已经被拦腰截断。


但很快,胸口一阵剧痛,低头一看,发现一柄重刀透胸而过。


“老匹夫,我说了,下去给娄姑娘认错!”


“救...救命!”


“陛下,三皇子,救命啊!”


随时挑着这具尸体,手掌微握,墓碑拔地而起,随着夏凡纵身一跃,直直的砸在了一街之隔的昭容郡主府上。


手中长刀一甩,江翰海的尸体砸入屋内。


娄清雪的墓碑重重落在庭院之内,既然是报仇,那当事人一定要在场才行。


“屋内之人,出来受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