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病例六十(女圣僧)

病例六十(女圣僧)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第六十章


敲诈案已经结案, 所有卷宗和两名诈骗犯被移交给了上级公安机关。


作为另一组受害人的冯家二老,也从派出所领到了结案回执。


鉴于冯叔叔和冯阿姨年事已大,小宋警官特地开车接送他们。


老两口这辈子第一次做警车, 虽然自己没有犯事儿, 但是坐上警车后还是有些心情古怪。明明警车里也挺宽敞的,但他们却觉得浑身上下不舒服, 可能这就是心理暗示作用吧。


宋一庭从后视镜里注意到二老坐立难安的样子,非常体贴地和他们聊天, 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谢谢民警同志了, 能把这样的坏人抓住, 为民除害!”冯阿姨说,“我看报纸上说, 那些虐待动物的人, 都有反……那个叫什么,哦, 反社会人格!以小见大,他们现在残害动物, 以后只会干出更可怕的事。这么一想,抓的好!”


冯叔叔也赞同爱人的想法。


冯叔叔说:“动物也是一条生命啊,现在的人真是心眼坏透了!听领养机构的人说,我家小玫瑰上个主人虐待它,为了让它长不大,一天只喂15颗狗粮!吃多吃少和个子大小没关系啊,泰迪喂得再多,也长不成哈士奇,金毛吃的再少,也成不了京巴犬……这么浅显的道理,怎么就有人不懂呢?”


冯叔叔对那天发生的事情依旧糊糊涂涂的, 他问:“那对夫妻……我是说那对骗子, 他们一直用同样的方法骗人吗?假装被咬, 然后碰瓷没牵狗绳的狗?”


宋一庭摇了摇头:“不,他们实际犯下的罪比碰瓷恶劣的多。”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他简单讲了一下他们的作案方法,听得冯叔叔和冯阿姨连连惊呼, 不明白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心思恶毒之人。冯阿姨心善,捂着胸口替那些死去的动物伤心,又想起自家的两只小狗,带入它们设身处地想了一下,更是难过到眼睛红了。


他顿了顿,颇有些口不对心的说,“……当然,我也很欢迎那只泰迪犬……”


身为战神的好搭档、好同事、好兄弟,当然要想战神之所想,急战神之所急,现在小玫瑰身旁多了一个朝夕相处的竞争者(虽然这个竞争者已经变成“姐妹”了),他可不能放松警惕!


那只泰迪犬站起来还没战神膝盖高呢,叫起来细声细气的,哪有战神威猛霸气?不管怎么对比,小玫瑰都不能选那只剪得像黑煤球一样的泰迪嘛。


这件事宋一庭也知道,毕竟小玫瑰就是战神从垃圾堆里刨出来的,也借此结下了一段善缘。


本来,宋一庭还担心领养小玫瑰的家庭不能够好好照顾它,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发现冯叔叔老两口都是真心喜欢动物的人,立刻放心下来。


他一边开车一边同他们商量:“叔叔阿姨,战神这段时间没见到小玫瑰,心情都抑郁了,您看这样行不行,咱约一个时间,每周让两个小伙伴见一面、玩一玩,咱们可以找一个附近的小公园,我和战神下班后可以直接溜达过来。”


宋一庭头皮都紧了——不会吧,不会吧,战神刚和小玫瑰重逢,小玫瑰就要搬家了?这什么虐恋情深狗血剧啊,现在的言情小说都不搞这个套路了吧。


宋一庭忙问:“那小玫瑰……”


“小玫瑰不走。”冯叔叔说,“其实小玫瑰和昊昊都不是我们的狗,是我女儿养的。她出差一个月,没人照顾狗,我们就过来了。”他叹口气,“盼盼周末经常加班,可能没有办法……诶!老婆子你打我干嘛啊!”


听到他的话,冯叔叔和爱人对视一眼,有些为难:“小宋,我们很想答应你……但是下周,我们就要回老家了。”


宋一庭一愣:“你们不是华城人?”


“我们是隔壁市的,这个月来女儿家住。”


虽然只短短接触过两次,但冯阿姨越看小宋警官越觉得顺眼。


年轻有为,长得周正,人品好,工作也拿的出手……真是当她女婿的好料子!


他们夫妻俩三十多岁才生了孩子,因为是好不容易盼来的女儿,所以取名盼盼。冯盼盼自小就跟个泥猴子似得,上房揭瓦、下水摸虾,整个人风风火火的,一刻都停不下来。一转眼,盼盼都快三十岁了,个人问题还没解决呢,也没见她和哪个男孩子走得近些。


冯阿姨瞪了老伴儿一眼,打断他的话头,让他赶快闭嘴。


冯阿姨身体前倾,双手板着前排座椅的靠枕,异常热情地说:“小宋,我女儿虽然工作忙,但周末带狗一起玩的时间还是有的!对了,小宋你今年多大来着,是哪里人啊,我听你们所里其他同志说,你还是单身?”


宋一庭:“……”


冯阿姨:“你已经够年轻有为啦,还要立什么业啊?”


宋一庭笑了笑:“先立个小目标,当上所长吧!”


冯阿姨:“……”


冯阿姨的意思,宋一庭当然听懂了。


自从他被分到基层派出所以来,每个月都有那么一二三四个热心阿姨想给他介绍对象。但小宋警官很守规矩,他从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也不拿群众的微信号码。


宋一庭含糊道:“我妈找大师给我算过命,说我注定先立业才能成家。”


他生怕被留下来相亲,脚下猛踩油门,警车迅速窜了出去。


冯叔叔冯阿姨都是知识分子,说话办事有条不紊,他们养育出来的女儿一定是个知书达礼、文雅乖巧、一颦一笑皆是柔情的女孩子。宋一庭以前被介绍过性格相似的女孩子,勉强接触了一段时间,两人实在不来电,女方最后以他工作太忙为借口婉拒了他。


这次,他还是不要浪费双方的时间了。


她想到刚刚在派出所里见到的那位所长,头发都秃没了,估计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


说话间,宋一庭已经把老两口送到了家。宋一庭知道,他开着警车送人回家,如果让其他街坊邻里看到了,难免会多议论几句,于是他并没有把两人送到楼下,而是特地停在了小区门口。


老两口很热情地请他回家吃饭,宋一庭连连摆手:“不了不了,我们所里还有事情要忙呢,我先走了!”


……


每个周一,都是殷九竹的固定轮休日。景旭作为她的助手,也获得了一天宝贵的假期,可以不用上班。


景旭闲不住,早上七点,他的生物钟自动唤醒了他。他没有赖床的习惯,起床简单的洗漱一番后,换好运动服下楼。


宋一庭车开得很快,他并没有注意到,路边正巧有个留着爆炸头的女孩子与他擦肩而过。她手里的行李箱从石砖地上滚过,咔哒咔哒咔哒……发出一阵阵有节奏的脆响。她每走一步,爆炸头也跟着一弹一弹的,像是一颗巨大的黑色蒲公英。


黑色蒲公英好奇地停下脚步,扭头看向飞驰而过的警车,暗暗猜测发生了什么事。


居然是从他们小区驶出的警车……她出差这段时间,看来是有大八卦啊!


景旭回答:“她工作太忙,好不容易今天调休能睡个好觉,我就不叫她了。”


其实景旭曾经邀请过殷九竹和他一起出门晨跑,殷九竹瞳孔地震,震惊地问他:“景旭,你是永动机吗?”


殷九竹不明白,怎么有人连上六天班,每天在单位时间将近12个小时,居然还有精力早起晨跑十公里?


入冬后,太阳出来的晚,天蒙蒙亮,呼吸都在空中凝成了雾气。景旭认真热身,然后便迈步绕着小区跑了起来。


刚开始身体还有些冷,但跑着跑着,四肢就热了起来,年轻男孩额头上冒着汗,动作矫健,每一次迈步都格外精准,步伐轻盈又充满力量。


“小景,又出来跑步啊?”穿着绿马甲的李老头抬手和他打招呼,声如洪钟,“小殷呢,怎么不和你一起出来锻炼啊?”


轮休日殷九竹一般会睡到十点左右,这个时间吃早饭不合适,吃午饭又有些早。她一个人住的时候懒得动弹,干脆饿到午饭时间,景旭搬过来后,便做主把买早饭的工作揽在了自己身上。


现在才早上八点多,景旭原以为殷九竹还没醒,哪想到推开屋门后,意外发现殷九竹已经起床了。


景旭有些惊讶,随手把早饭递给她:“你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


景旭也不明白,工作既然都这么辛苦了,为什么还不运动运动,好好促进一下多巴胺的分泌呢?


两人约法四章(没错,比之前的约法三章又多了一章)——尊重彼此的生活习惯,每周一轮休时,殷九竹会睡到自然醒,景旭出门运动不要在家里发出噪音。


景旭绕着小区慢慢跑了一个小时,直到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活动开了,他才热气腾腾地往回走。回去的路上,他拐去便利店买了早餐,没忘了给殷九竹带一份三明治和豆浆。


殷九竹只说了一半实话,还有另一半没说——冯家二老最近也在华城,冯阿姨总是叨叨冯盼盼的恋爱问题,冯盼盼实在受不了魔音穿脑,紧急逃到她家避难。


一听说有客人要来,景旭拎起自己的运动衣闻了闻……嚯,一股汗味。他赶忙拿着毛巾走进浴室,他现在一股汗味,实在没办法见客。


当浴室的水声响起时,殷九竹家的门铃也恰好响了起来。


殷九竹一脸没睡醒的样子,一头长发乱糟糟地披在肩膀上,她打了个哈欠:“被盼盼的电话吵醒了……她说一会儿要过来。”


“啊?盼盼姐周一不上班吗?”


“嗯,她出差这么久,公司给她调休两天。她不想在家呆着,就说过来找我玩。”


冯盼盼不是第一次来殷九竹家了,她熟门熟路地拉开鞋柜自己拿拖鞋。当她看到鞋柜里那双属于男人的运动鞋时,她啧啧两声。


“说起来,你家小景同学呢?”冯盼盼探头探脑,“藏哪儿了?不会是知道我要来,他就躲起来了吧。”


“你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他躲你干什么?”殷九竹拍了她的爆炸头一下,“提醒你,注意用词,我这是出于好心收留无家可归的学生,你别胡思乱想啊。”


她打开门,熟悉的爆炸头女孩跳入她的怀里,展开双臂紧紧搂住了她。


“哈喽小竹~有没有想我!”冯盼盼晃了晃她的爆炸头,从随身的包包里掏出这次出差带回来的礼物,“熊猫冰箱贴,熊猫徽章,熊猫睡衣,还有熊猫玩偶!哦对了,还有两袋火锅底料!”


殷九竹都不用费心猜,光是看她带回来的这些东西,就知道她去哪座城市出差了。


“怎么只有一个枕头啊?”她可惜。


殷九竹误会了她的意思:“你今晚要留宿吗?我还有个备用的枕头。”


冯盼盼慢腾腾伸出左手食指,又慢腾腾地伸出右手食指,一点、一点让两根食指越靠越近——然后“唰”一下,两根手指紧紧贴在一起。


冯盼盼才不管她说什么呢,她趿拉着拖鞋在客厅里转了一圈,偷偷关注着家里多了什么男生用品。


唔,沙发上有一件男生的棒球服外套……茶几上多了一罐蛋□□……还有阳台上晾着的男生牛仔裤……不论让谁来看,都是妥妥的小情侣同居嘛。


但她很快发现,殷九竹的床上只有一套床上用品。


别看冯盼盼是个咋咋呼呼的假小子性格,但身为她的闺蜜,殷九竹非常清楚,冯盼盼其实少女心爆棚,深夜刷剧是她的日常,前一秒还在姨母笑,后一秒就哭得双眼红肿。


“打住!”冯盼盼赶忙收回双手藏在身后,“我事先声明,我确实很想拥有甜甜的恋爱,但‘我想谈恋爱’和‘我觉得这世上99%的男人都是傻x’,这两件事并不冲突!”


冯盼盼有时候觉得,她可能就是天生的“观众”,她很乐意看别人谈恋爱,也很喜欢为别人的恋爱出谋划策,甚至当其他人的感情遇到问题了,她会比当事人更操心……但是轮到她自己?草(一种植物),好麻烦啊,还是算了吧。


“殷同志,你太让我失望了!”冯盼盼把两根紧贴的手指举到殷九竹面前,“一个一米八五的小狼狗现在住在你家!这么好的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你都没把握住!”


殷九竹终于听明白她在说什么了——原来冯盼盼以为,经过一个月的“同居”,她和景旭理应睡在一张床上了。


殷九竹好气又好笑,她并指为刀,毫不留情地把冯盼盼紧贴的两根手指从中间斩断:“冯同志,请你把撮合我谈恋爱的精神,多放一点在你自己身上,这样你就不会因为催婚,被迫逃到我家了!”


原来是浴室门打开了。


蓬勃的热气喷涌而出,在一片白茫茫地雾气中,一个高大健美的身影走了出来。


青年身上的肌肉恰到好处,既不过分夸张,也不会显得瘦弱,裸-露的上半身是非常健康的小麦色,水蒸气争先恐后地吻着他的身体,水珠从他的发梢滚落,掉在他的胸口,又顺着他清晰的腹肌一路滑进裤腰。


殷九竹用一个精准的成语形容她:“你就是典型的‘叶公好男朋友’。”


冯盼盼嘻嘻哈哈:“说对了!我看两条狗谈恋爱,都比看自己谈恋爱强。”


她们正说着话,忽然身后响起了“咔哒”一声门响。


他们这个浴室空间小,仅够一人转身。景旭带进去的换洗上衣没拿住,直接掉在地上,全湿透了。他本想迅速溜回自己房间换衣服,哪想到这么巧,他出来时会和殷九竹冯盼盼正好撞上。


不过……男人洗完澡裸个上身,也没什么吧?


殷九竹慌乱地挥挥手:“哦,那你快回去换衣服吧。现在天冷,别着凉。”


冯盼盼双眼圆瞪,下意识紧紧掐住了殷九竹的胳臂。


殷九竹也被男孩肌肉匀亭的肉-体晃了一下神,但她毕竟之前“见过”,尚存几分理智,声音都有些哑了:“……景旭,你上衣呢?”


“衣服掉地上了。”景旭抬手给殷九竹看他拿在手里湿漉漉的衣服。


“盼盼,你可以松手了吗?我的手都快被你掐紫了!”殷九竹唤回她的神智。


“小竹……”冯盼盼如在梦游,“……是我小看你了。”


殷九竹:“?”


景旭不知道她在慌什么,但他莫名跟着也有点慌。


他赶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待景旭一走,殷九竹才有精神对付冯盼盼。


冯盼盼自言自语:“那个巧克力腹肌……那么结实的胸肌……那么漂亮的肱二头肌……小竹,你究竟是什么品种的女圣僧,尝过一次的鲜肉,你能忍住不尝第二口?”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