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病例五十九(衣冠禽兽(四)...)

病例五十九(衣冠禽兽(四)...)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第五十九章衣冠禽兽4


冯老先生当了一辈子教书匠, 桃李满天下,走到哪里都要被叫一声“冯老师”,他万万没想到, 他居然也会有“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时候。


女儿盼盼出差一个月, 临走前把两只爱犬托付给老两口,让他们帮忙照顾。本来, 他们是非常不赞成女儿养第二只狗的,一只泰迪犬就够淘气了, 再养一只狗, 家里还不成狗窝了啊?


但万事抵不过真香定理, 活泼可爱的小玫瑰只用了几天, 就让老两口倒戈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耐人的小狗呢!眼看再过几天女儿就要出差回来了,他们都有点舍不得小玫瑰了。


伤口清清楚楚两个血洞,血流不止,肿胀不止,冯阿姨光是瞟了一眼,就吓得不敢多看了。


中年女人疼的直叫, 她丈夫扶着她, 对老两口狮子大开口:“你们别想赖账,五千块钱少一分都不行!”


小玫瑰瑟瑟发抖地躲在冯老先生身后, 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它身上的粉色蓬蓬裙都变得灰扑扑的了, 像是落难的小公主,让人心生怜爱。


哪想到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出了这么一档事——


——小玫瑰咬人了!!


中年女人撩起自己的裤管, 给他们展示自己脚腕上的咬痕。


女人脚腕上的伤是几天前被咬的,刚才她狠心抓破上面的痂,才造成这种血流不止的假象。骗骗老头老太太也就算了,如果真去医院,那不就露馅了吗!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女骗子先发制人:“你们只想出狂犬疫苗的钱?!那误工费呢,那营养费呢?!再说了,我们也是来华城探亲的,晚上就要走了,没时间去医院折腾。”她摊开手掌,声音尖刻,“这么大年纪了,还想赖账,要不要脸啊!自己家的狗咬人了,你必须给钱!”


两人得理不饶人,是打定主意要狮子大开口了。


小玫瑰体重还不到五斤, 成年人一只手就可以托住,平时在家里不叫不咬, 乖得不得了。冯老先生实在不敢相信,如此可爱乖巧的小玫瑰怎么可能咬人呢?


但毕竟是他们理亏,冯老先生只能道歉:“我没说不赔,我也没说要赖账。可是五千块钱是不是太多了?”他好声好气地想和他们商量,“要不这样,我陪你们去医院,狂犬疫苗的钱我出了,行不行?”


中年夫妻对视一眼,当然不会同意。


骗子夫妻现在东躲西藏还不够,怎么可能去见警察?


男骗子虚张声势:“行啊,那就报警啊!不过老先生,我可提醒你,你家狗没拴狗链,进了派出所,可不光是赔钱的事情了,你家狗都要被警察扣下,扔到收容所的!”


两方顿时僵持住了。


冯老先生被他们的态度气到,血压蹭蹭往上升。他当了一辈子老师,什么时候被人指着鼻子骂过不要脸?


他气道:“你要是这样,那咱们直接报警!警察要是说让我赔五千,那我就赔五千!”


报警?


另一波人说:“五千块钱还不贵啊?一个月工资都进去了!”


还有人做和事佬:“各退一步呗,三千,要不三千五?”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男人从人群旁边经过,见这里拥了不少人,他好奇地凑过来看热闹。


他们在路边争执的声音太大,路人都爱围观,没过一会儿身边就里三圈外三圈围了不少人。


围观人多了,大家也七嘴八舌地分成了两波。


一波人算账:“两千块钱的医药费,两千块误工费,一千块营养费。五千块钱不贵。”


“怎么了这是?”小青年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仿佛真的是只是遛狗经过。


立刻有周围热心人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在小青年听到那对中年夫妻居然开口要五千块钱时,他啊了一声,惊讶道:“这么多啊?”


“哪里多了??”男骗子不耐烦地说,“谁知道那狗有没有什么狗瘟之类的病,我老婆被白白咬了一口,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年轻男人皮肤白净,像是颗干干净净的小白杨,身上裹着一件黑色的羽绒服,从头到脚把身上的衣服遮的严严实实。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身边还牵着一只威猛的狼犬。狼犬身型健硕,戴着皮质缚口笼,本意是想削减它的攻击性,让其他人不要惧怕它;但是,当那双黝黑的双眼从周围人群扫过时,流露出让人胆颤心惊的威慑力。围观人群下意识地退后一步,隐隐让开了一条通路。


唯有冯老先生怀里的小玫瑰在见到那只狼犬后,一点也不惧怕,反而兴奋地摇起了尾巴。


“你插什么话啊,这tm有你什么事啊?”女骗子瞪了青年一眼,当她的视线对上青年脚边的狼犬时,狼犬突然伏低身子,呲出利齿,从喉咙里发出震慑性的低吼,仿佛随时会发动攻击。


女人吓了一跳:“小伙子,我劝你别多管闲事,你这么大的狗城里不让养,警察来了,第一个抓他们,第二个就抓你!”


“抓我?”青年笑了,“凭什么抓我啊?”


冯老先生气得不行:“我家小玫瑰没病!”


“那就是人有病!”男骗子冷笑,“反正我话就撂这儿了,有种你就报警!但是等警察来了,把你的狗抓走了,你别后悔!”


牵着狼犬的青年人听到这里,没忍住插话:“警察不管抓狗,抓狗那是城管的事情。警察顶多教育几句让他们以后拴狗绳。”


——“我是和平路派出所民警宋一庭,接到群众举报,你们涉及多起诈骗勒索事件,跟我走一趟吧!!”


男女骗子在看清宋一庭手里的警官证时,当即吓得双腿一软,转身夺路而逃!


可他们的速度终归慢了一步,宋一庭早有准备,他松开战神,战神瞬间如利箭般冲了出去,仿佛违反了地心引力一样,直接飞扑到女犯人的身上,前爪重重踩在她后心,直接把她撞倒在地!而宋一庭也在同时扑倒了男犯人,干净利落地把他的双手反扭,用手铐扣住。


男骗子:“你的狗有证吗?”


“有啊。”青年一副混不吝地语气,“要看吗?”


一边说着,他一边拉下羽绒服外套的拉链,深蓝色的制服一晃而过。下一秒,青年从羽绒服内兜里掏出一个硬壳小本本,在众人面前展开——


“太帅了!!”


“小伙子厉害!!”


“这狗太威猛了,不愧是警犬啊!”


这惊天的反转,直接看呆了周围所有的围观群众。大家本来只是来看热闹的,谁能想到居然能看到这么刺激的警察抓人过程?


尤其那只警犬如此威猛,只用了几秒就轻易制服了一个犯人,若不是它戴着缚口笼限制了它的发挥,恐怕那个男犯人它也能轻易按倒。


不知是谁先起头的,很快,掌声在人群中响起。


他们赶忙抱着两只小狗走上前,向办案民警道谢。


“民警同志,谢谢你、谢谢你……”


虽然是在冬天,但宋一庭还是忙的一头是汗。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带着战神出街巡察辖区,居然就这么巧,让他撞到了这两个骗子!


“哎呀,没想到他们真是骗子,我就说嘛,五千块钱太高了……”


而作为当事人的冯老先生和妻子,心里更是震惊。


他们直到现在也不敢相信,他们居然差一点就要成了下一个被诈骗的受害人了……


“啊?”冯老先生没听懂。


就在这时,冯阿姨怀里的小玫瑰挣动起来,冯阿姨一时没抱住,小玫瑰就从她怀里跳了出来,踉跄地落在了地上。这可是一米多高的落差啊,小玫瑰摔了一跤后连一秒都没有停顿,立刻起身,跌跌撞撞地摇着尾巴奔向了一旁的战神。


围观群众们倒吸了一口冷气,这警犬刚才抓人时那么凶猛,小约克夏那么小的个子,要是惹怒那只警犬了,还不够它塞牙缝呢!


殷九竹提供给他的录像,他反复看了好几遍,早把这两个字的长相刻在心里了。因为他们用的是假名,他正愁要怎么抓他们呢,哪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


宋一庭把两个骗子拷在一起,让战神看着他们,然后又给派出所打电话让同事过来增援。忙完这一切,他才有时间和老两口说话。


“叔叔,您不用谢我。”宋一庭爽朗地说,“虽然咱们是第一次见,但其实我很早以前就想见见你们了。”


宋一庭清了清嗓子:“叔叔,阿姨,容我介绍一下:战神今年九岁,是一只退役功勋犬,和小玫瑰有过很多珍贵回忆,不知你们能不能允许它们以好朋友的身份继续交往呢?”


他的话音刚落,冯老先生怀里的冯日天突然悲愤的汪汪叫了起来。


围观群众们居然从泰迪犬的狗叫里听出了一份被夺所爱的凄凉。


然而出乎意料地事情发生了——小约克夏犬冲到狼犬身边面前,冲它摇了摇尾巴,然后直接撞入了它怀里!


狼犬低下头,本想舔舔它,然而嘴上的缚口笼限制了它。它有些烦躁地用前爪挠了挠缚口笼,威猛的五官非常人性化地出现了苦恼的表情。


围观群众:“???”


宋一庭把那对骗子夫妻押回了派出所,所里对这个案子相当重视,立刻提审了他们。


那对夫妻被警察稍一恐吓,心理防线瞬间崩溃,立刻把所有的事情都叽里咕噜的倒了出来。


宋一庭是这起案件的主要办案人,自然也参与了审讯。


街边的甜品店换了新的背景乐,惆怅的女声伴着音乐轻唱:“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始终不能有姓名……”


啊,真是天凉好个冬。


……


“警察同志,”女人胡搅蛮缠地说,“那就是我们的狗,我们养了一天,那也是我们的狗!我们杀自己的狗,难道也不行吗?”


若不是宋一庭牢记自己是警察,他真想冲上去狠狠给他们几拳头。


他一边记笔录,一边在内心感叹:这对夫妻根本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变态虐待狂,只是一对“普通”的赌徒。可正是这样看似“普通”的人,却可以仗着人的身份,毫不犹豫地剥夺其他动物的生命。


骗子男女自述,他们从去年开始沉迷赌博,最终把房子、车子全都输光了,好好的工作也没了,于是开始动歪心思,去宠物店敲诈……他们流窜在华城多个城区,用相同的手段,抓野狗、打空气针、然后借机勒索。


至于犯案次数?


“记不清了。”男人一脸茫然,“可能七八次吧,也可能十来次吧。杀的太多了,数不过来了。”


……


在骗子的行李中,宋一庭发现了一根崭新的还未拆包的狗绳,宋一庭把这根狗绳送到了爱宠之家医院。


景旭看到这根熟悉的狗绳,内心五味杂陈。


他们根本不是人,他们是比动物还要低一等的衣冠禽兽。


整理好笔录卷宗,宋一庭把这些资料移交给了上一级公安局,最终,这些档案会跟着这两个混蛋一起出现在法官的面前。


他们诈骗金额加起来超过十万,已达到“数额特别巨大”的标准,量刑会在十年以上。不知这样的量刑,能否告慰那些死在他们手下的冤魂呢?


他们挖了一个很深的坑,纸箱里垫了一条毛毯、几块狗零食,作为一只野狗,它没能拥有太多属于它自己的东西。


野比贡献了一只心爱的玩具——它终于明白,它的小伙伴再也回不来了。


最后,景旭把那根崭新的狗绳轻轻系在了旺财的身上。


当初,那对骗子带着旺财的尸体讨要赔偿,他被他们的演技蒙骗,还以为他们是真的爱狗,自掏腰包送给他们一根狗链。


然而最终,这根狗链并没能出现在旺财身上。


殷九竹陪着景旭,一起把旺财埋葬了,埋葬的地方就是在它和野比初遇的那个小树林里。


“旺财,希望下辈子还能遇到你。”殷九竹看着它,轻声同它告别,“只不过,下辈子不要再这么相信人类了。”


作为宠物医生,她见证过太多的死亡。但这一次,尤为惨烈。


旺财和许许多多数不清的野狗付出了它们的生命,换来了那对男女十年的牢狱生活。


那根狗绳景旭特地选了明亮的黄色,和旺财身上的白黄花色很像。八字背绳套在它身上,卡扣合拢,发出一声轻微的脆响。这是旺财生前,没能拥有的爱。


景旭铲起黄土,一捧一捧盖在它身上,逐渐湮没了它的模样。


向来活泼的野比乖乖趴在一旁,脑袋搭在前爪上,沉默地望着面前的一切。


足够吗?


不够吗?


旺财,若你的灵魂还能再出现在这天地间,你可以去做一缕自由的风,做一捧无根的雨,做一只飞上天际的鸟……或者,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离开,再不回来。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