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病例五十八(衣冠禽兽(三)...)

病例五十八(衣冠禽兽(三)...)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第五十八章衣冠禽兽3


人类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死一只狗, 实在是太简单了。


溺水、掐死、重击、药物注射……方法有很多很多。要想知道旺财真正的死因,殷九竹和景旭就要一一排除那些不正确的答案。


灯火通明的手术室里,旺财安静地睡在手术台上, 悄无声息。


旺财是睁着眼睛死的, 它的瞳孔完全扩散,眼球也干瘪塌陷。那双无神的眼睛像是在望着天空, 更像是望着站在手术台旁的殷九竹和景旭。


动物不会说话,但是它盼望着他们能为它说话。


殷九竹先仔细检查了它的喉骨、后脑、肋骨等位置,确定骨骼完整,没有撞击留下来的淤血和伤痕,排除掉外伤致死的可能性。


其次,旺财死前, 咬烂了舌头, 故而嘴边和喉管里满是血沫。若是溺死的话(如接一盆水,直接把狗按在水里), 动物的第一生理反应应该是张口呼吸, 而不是闭口咬舌,所以溺死这个选项也可以从正确答案里删除了。


气氛肃穆而安静。


殷九竹轻轻扒开旺财的眼底, 可以清晰看到眼白部分尚存血色, 说明临死前它的疼痛感超越阈值, 血压升高涌上眼底, 导致眼白充血,直到它最终死亡,那些血液定格在了那里, 一直没有褪去。


这个位置正对着犬的心脏,若是在这里扎下去一针,即使什么药物都不注射,只要注进一管50ml的空气,就足以让犬死亡了。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空气针就是常说的空气阻塞法,常见于动物实验。比如解剖兔、大鼠时,往往会用空气阻塞法医学处死它们,大量空气在极短时间内迅速涌入心脏,在右心室中被压缩,血液无法流入肺部,肺部栓塞,就这样引起窒息死亡。


“老师, 你看这里!”景旭在检查旺财身体时,眼尖地发现了一处问题——拉开旺财的右前肢, 在它第三、四节肋骨之间,可以看到一个很粗的针孔!


因为位置特殊,旺财的毛又比较长,这个针孔原本被遮住了,还是景旭坚持不懈地检查,才发现了端倪。


而且,空气针位置隐蔽,发作起来很像心脏猝死,不像溺死、打死、掐死那样会在身体上留下痕迹,根本无需任何“成本”。


景旭越想越是心寒。昨天,那对夫妻带旺财打针时,特地选择了最便宜的狂犬疫苗,当时他以为他们是囊中羞涩,现在才发现,他们不过是为了“花最少的钱获取最多的利益”。


空气栓塞极为痛苦,故而在医学实验中,动物都是在深度麻醉后再进行空气针处死,若是一只活生生的犬在未麻醉的情况下被注入空气针,强制窒息的痛苦足以让它发狂!


而旺财双眼充血、舌烂齿裂的状态,也非常符合清醒状态下空气针致死的情况。


景旭在旁举着手机,录下了这场注水实验。在气体冒出的那一刻,他的手重重抖了一下,他赶忙稳住。他知道,光为旺财伤心是没用的,只有保存好证据,让那两个恶心的人伏法,才能告慰它的痛苦。


……


空气针不像其他有毒针剂,可以通过血检尿检查出来,最关键的点在于找到“心脏中的多余空气”。为了拿到确切的证据,殷九竹最终解剖了旺财,使用注水法测算空气。


她在它的心包上开了个小口子,往里一点点注入液体,直直淹没心脏。然后划开右心室,立刻有气体冒了出来,在水里咕嘟咕嘟作响,仿佛是烧开的水滚出了水泡——这些气体本不该存在,现在能有如此大量的气泡滚出,足以说明旺财的心脏被人为注入了气体!


它是一只没有任何品种的小土狗,不怕打针,也不会对人类呲出犬牙。所以在那两个恶魔把空气针打进它的心脏时,它甚至没有挣动一下。


“乖狗狗,睡吧。”殷九竹用手指沾了一点水,涂在了旺财干瘪的眼睛上,然后慢慢帮它把眼皮合上。“睡醒了,继续做一只自由快乐的小狗吧。”


在尸检结束后,殷九竹重新把旺财的胸腔缝合好,整理好它身上凌乱的毛发。


殷九竹不知道它来自哪里,很可能它就是一只普普通通的流浪犬,在某一天遇到了两个陌生人类。它以为自己从此会有幸福的生活,以为自己就像别的小狗一样,终于拥有一个家了。它不用再害怕打雷下雨,也不用再担心饿肚子,它会有温暖的小窝,也会有永远吃不完的狗粮。


野比不知道什么叫医院,也不知道什么是医生,但它知道,每次这两个救过自己的好心人带小动物走进那间大房子后,小动物就会恢复健康。所以,它也固执地认定,旺财一定也会健健康康的出来的!


景旭轻轻把怀里的纸箱放在地上,野比立刻跳起来,两条前腿扒在纸箱上,低头看向纸箱里的小伙伴。


手术室里的气氛格外沉重,景旭找来一个纸箱,垫了一件自己不要的旧衣服,把旺财轻轻放了进去。


他抱着纸箱走出手术室时,等候在外面的野比立刻冲了上来,急切地围着它的脚边团团转,一跳一跳地想要见见纸箱里的小伙伴。


这是死亡的味道。


野比并不知道。


让它失望的是,旺财并没有站起来,也没有冲它摇尾巴。旺财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味道,酸臭腥臊,从它的鼻腔、嘴巴和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里散发出来,让野比的鼻子非常难受,也让野比的心很难受。


野比不知道,这种味道是动物的体内器官被大量滋生的细菌分解吞噬的味道。


谁让它们是好朋友呢。


……


野比想,旺财今天太累了。旺财和它玩了太久捉迷藏,旺财藏在黑色的垃圾袋里,又藏在树下,所以一定是累的睡着了。


今天晚上,野比要和旺财一起睡觉。等明天睡醒后,野比会把自己最爱的骨头玩具分享给它一起玩。


另一边,殷九竹联系了孟桃,希望能够通过她的网络影响力,曝光这对内心肮脏的男女。


孟桃本来就很爱动物,她知道此事后,气得不得了,当天就赶来医院采访,第二天就剪辑出了视频,在平台上播出。


第二天一早,景旭立刻拿着监控录像、手术录像,赶去派出所报警。很可惜,他不能以虐杀动物的罪名控告那对男女,但光是“敲诈勒索”这一项,就足够他们喝一壶了。


他们挂号时留下的住址、电话、姓名都是假的,小宋警官拷贝了监控录像,要拿去所里比对。


殷九竹这才知道,原来那对男女是“惯犯”,他们流窜在华城的不同城区,用相同的手段敲诈了一家又一家的宠物店!


只不过,他们挑选“下手对象”时,都会选择那种小宠物店,那些宠物店其实并没有给动物打疫苗的资质,店主只经过短时间的培训。每次他们带来的小动物都不同,有时候是猫,有时候是狗,但无一例外,小动物在接种疫苗后,都会很快死亡!


《小桃来了》这个节目拥有上百万的粉丝,刚一播出,这条视频就被推上了热搜榜,然后更让人震惊的事情出现了——


——居然有好几个宠物店店主给孟桃发私信,说同样的敲诈勒索他们也遇到过!!


粗略统计下来,有超过十只小动物被他们虐待致死……


有些人,虽然有着人的样貌,穿着人的衣服,说着人的语言,但他们的灵魂,比最丑陋的动物都不如。


然后,他们会带着动物的尸体去大闹宠物店,两人一个哭声不停,一个指着店主鼻子痛骂,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演技实在了不起……店主不想把事情闹大,害怕他们招来警察,只能掏钱,自认倒霉。


若不是这次《小桃来了》曝光了他们的行径,店主只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华城某区,某个不起眼的街心花园旁,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坐在长椅上,女人体态偏胖,一副精明模样,身旁的男人一张老实脸,头发褪到了后脑勺。


每个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人,都忍不住好奇地多看两眼——现在天这么冷,这么还有人会有闲情逸致地坐在户外长椅上啊,这冷风呼呼刮着,干嘛不回家啊?


他们不过是一群衣冠禽兽罢了。


……


“那个旅馆前台也太横了吧,以为自己是谁啊?老娘不就是晚交了几天房费吗,至于把老娘的行李都扔出来吗?”女人恶狠狠咒骂起来,“这几天实在手气不好,等下局翻盘了,我一定能把输的钱都赢回来!”


女人在那儿指天指地的骂着,男人被她烦的要死:“别叨叨了,每次都说能翻盘,每次都翻不了盘!再说了,咱把钱都输光了,哪有什么本钱翻盘啊!”


是啊,他们为什么不回家呢?


因为他们根本无处可去。


猫狗的生命,在他们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傻*娘们,现在咱俩的视频网上传的到处都是,你信不信咱俩只要一踏进宠物店,店主就会报警?”男人指着她鼻子破口大骂,“那天进门前,我就跟你说,那家医院太正规,咱那点小手段懵不了人家!像以前那样找个小店不行吗?现在好了!全tm露馅了!”


“输光了又怎么了?满地都是无本万利的生意!”女人说,“找只野猫野狗,再找家宠物店,这钱不就来了吗?”


在她口中,根本听不到对动物的一丝怜悯,穿梭在城市间的流浪小动物,仅仅是这两个衣冠禽兽用来敛财的工具。


他们专挑体型不大的狗,男人负责按住狗,女人负责打针。这些野狗都是贱骨头,只要给口吃的,他们就摇着尾巴跟着走,一点脑子也没有!要是泰迪、柯基也就罢了,这种没有品种的狗,它们不会真的以为有人想要收养它们吧?


流浪狗就是祸害,新闻不是都说了吗,经常会有流浪狗咬人事件。他们这是为民除害!


女人嘀咕道:“本来想,那家医院那么大,肯定赔的也多……哪想到那个狗屁院长这么抠门,连五千块钱都拿不出来,就掏了三千块,还不够我几天饭钱的呢!”


给狗打空气针这种事,两人早不知做了多少遍。


只不过,他们夜路走多了,总会撞到鬼。而殷九竹和景旭,就是他们行骗路上的“硬茬子”,最倒霉的是——


女人拉起自己的裤脚,看向自己的脚腕。


在它们死之前,能给他们夫妻俩增加一点收入,也算是死的有价值了!


夫妻俩完全落入了自己的逻辑里,丝毫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错,对那些死去的野狗也没有一点愧疚。


男人无所谓地看了一眼女人脚腕上的伤,转移话题问:“我看,既然这个城市搞不到钱了,咱们就换地方吧。咱又不是通缉犯,总不可能去别的城市还会被抓吧?”


“可没有路费啊!”


“那条蠢狗,死之前居然咬了老娘一口!”


那只叫做旺财的狗,不仅害得他们暴露,更是在死之前,咬了她的脚腕一口!幸亏伤口不深,不影响她行动,但总是被裤脚磨着,愈合的非常不好,现在伤口已经发炎红肿了,时不时还会淌血。


两人循声望去,只见身后的草坪上,两只小狗正在快乐的追逐打闹。


它们都是品种狗,一只是随处可见的泰迪,穿着蓝色的小棉袄,另一只体态小巧,头上梳个小辫子,穿着一条粉色的连衣裙。


确实,路费是个问题。


就在两人思考怎么“赚钱”之际,忽然从远处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铃铛声。


“昊昊,不要带小玫瑰跑远了啊,你俩就在草坪上跑一会,玩累了就来姥姥姥爷这里喝水啊!”老太太嘱咐两只小狗。


切。


那个品种的狗,好像是叫……好像是叫约克夏?


两只狗并没有带狗链,再往远望,它们身后跟着一对老夫妻,腿脚不快,慢悠悠地从远处走来。


……等等,退休工资?


精明的女人和身旁的秃顶老公对视一眼,一个计谋立刻冒了出来。


女人撇了撇嘴。


她实在难以理解这些养宠物的老人,这哪是在养狗,简直像是养孙子!看看,又给穿衣服,又给喂水,估计那点儿退休工资,全扔在狗身上了吧?


清脆的铃铛声响起,小玫瑰停在了这对陌生男女面前。


在他们脚下,有很多它最爱吃的香肠!


秃顶男人从兜里掏出一根香肠,掰碎了扔在地上,同时趁两个老人不注意,拍拍手招呼两只小狗过来。


那只穿着蓝棉袄的泰迪犬很警惕的停下了脚步,另一只扎着小辫子穿着公主裙的小约克夏犬,在迟疑了几秒后,嘴馋地奔了过来。


它摇摇尾巴,低头正要吃,却没想到,那个刚才还和颜悦色的女人,突然一把推开它,捂着脚腕尖叫起来——


——“这谁家的狗啊,怎么不栓狗链啊,咬人了!!!!!”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