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病例五十三(同居生活(三)...)

病例五十三(同居生活(三)...)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第五十三章同居3


周一是景旭和殷九竹的轮休日, 景旭把家里的垃圾分类整理好,拿到楼下去扔。


最近市里提倡垃圾分类,不同社区之间还要评比, 可是很多住户并不重视这件事, 还有些年轻人借口工作太忙、垃圾分类太麻烦,等到晚上志愿者下班了, 他们趁着天黑,偷偷把没分类的垃圾扔出来。


和那些人相比, 乖乖分垃圾的景旭, 真是他们小区年轻人的榜样。


穿着绿马甲的老李头一见到他, 就笑容满面:“小景, 你今天是什么垃圾?”


扔完垃圾他正要离开,又被老李叫住了:“小景,你先别走,李叔有事和你说。”


景旭停下脚步,老李神神秘秘地把他拉到一旁的树下, 左右看看, 见无人注意他们,才压低声音说:“我跟你说个事情——前两天咱院里来了个陌生男人, 他拿着小殷的照片四处打听, 问她住在哪儿!我问他是小殷的什么人啊,他居然说, 他是小殷的男朋友!”


景旭把手里的垃圾展示给老李看:“李叔,我今天拿下来的都是快递纸盒和饮料瓶子,应该属于可回收物吧?”


一边说着, 景旭一边把垃圾放到了对应的垃圾桶里。


两人每日朝夕相处,一起上班、一起回家,殷九竹如果有其他来往密切的男性朋友,景旭绝对第一个知道。


“对啊!”老李一拍大腿,“你和小殷踏踏实实过日子,咱小区里谁不知道啊?现在突然蹦出来一个陌生人,张口就想打听小殷住哪儿,谁知道他是什么人,这安的什么心啊!”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此话一出,景旭的脸色瞬间变了。


“他说他是殷老师……咳, 他说他是小竹的男朋友?”景旭脱口而出,“这不可能!”


景旭又仔细问了问老李那个人的模样相貌。


老李努力回忆:“年纪比你大,三十多吧,打扮的人模人样的,长得也挺不错。但知人知面不知心,长得再帅也不能从我老李这里骗出一句话!”


景旭忙问:“您没把我们的房门号告诉他吧?”


“当然不可能说了!”老李得意地说,“退一万步说,就算他真的和小殷认识,那我也不可能随随便便把一个女孩子的地址告诉别人。你李叔平常可是看新闻、读报纸的,什么前男友复合不成杀人啦、什么男同事求爱不成杀人啦……就算我是男人,我也要说一句,现在的男人,不行!——当然,小景你除外。”


还记得景旭第一次和殷九竹在酒吧相遇时,殷九竹借酒浇愁,告诉景旭自己的男朋友出轨、被她抓奸在床……他们之间的一切都是从那个晚上开始。


如果那个男人说得都是真的——他不就是殷九竹那个出轨的渣男前男友吗?!


景旭谢过李叔,心事重重地走回了家中。


刚刚他听到李叔说,有人在偷偷打听殷九竹的住处时,第一个反应是担心郭铁东的团伙要报复她,但听到后面,有一个猜测渐渐浮出水面。


他现在非常矛盾,从理性上来讲,他应该尽快把事情告诉殷九竹,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如何应对;从感性上来说,他根本不愿让殷九竹和那个渣男产生任何关系!


一个合格的前任就应该像死了一样,除了清明节上柱香以外,其他时候不要诈尸。


……


景旭一脸心事重重的回到家里,不知要不要告诉殷九竹,那个渣男回来找她了。


“有、有吗……”景旭心虚。


“用不用我给你拿面镜子照一照?你看看你现在的表情,眉头都要打结了。”


景旭是个藏不住心事的人,他愁眉不展,光是看他那副模样,殷九竹就知道他肯定有什么事瞒着她。


“景旭,发生什么了?”殷九竹问,“只不过让你下去倒了一次垃圾,你怎么一副天塌了的表情?”


“看,这样不就好多了?”殷九竹收回手,“你才多大,就这么老气横秋的皱着眉头?说说吧,到底什么事让你这么犯愁?”


“……”景旭喉结滚动,要说吗?不要说吗?


一边说着,殷九竹一边抬手摸了摸男孩紧皱在一起的眉心,这完全是她下意识的行为。


滚烫的指尖触碰到男孩紧皱的眉心,景旭一怔,眉头不由自主的散开。


景旭正愁没有台阶下,一听门铃响了,赶忙往门口走:“应该是我点的午餐外卖到了!”


他急急走到门口,看也没看直接拉开防盗门——出乎意料的,门外并非是快递员或送餐小哥,而是一个穿着长款风衣、打扮的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


他这幅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殷九竹愈发好奇了,她太了解景旭了,他向来直来直去,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怎么今天表现的这么奇怪?


她正要追问,大门外的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景旭扶住大门,只露出半个身子,不让男人看清屋里的情况。


“您走错了吧?”景旭表情格外平静,藏在门背后手悄悄收紧,“我没订过花。”


他比景旭稍微矮了几公分,需要抬头看景旭。他长得还算周正,头发半长,用发蜡拢到后面,看上去很有成功人士的风范。最引人注目的是,他怀中抱着一大捧红玫瑰!


景旭并不认识这个人,但不知为何,在看到他的第一眼,景旭的内心便警铃大作。


“我说的是小竹,殷九竹。”男人伸出一只手,作势要和他握手,“我知道你现在充满了疑问,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殷九竹的男朋友,我叫吴斌。”


景旭恨不得吐口吐沫在那人脸上。


“……”男人动作明显的上下打量着他,像是在掂量他有几斤几两。几秒种后,男人开口,直接问,“小竹在吗?”


“小猪?”景旭装傻,“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你要是找小狗、小猫,可以去旁边的猫咖问问。”


景旭把门缝又压窄了一些,压低声音说:“什么吴斌王斌的,没听说过!”


他生怕屋内的殷九竹听到,想赶快速战速决,把这人轰走。


男朋友?出轨了还好意思自称男朋友,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厚颜无耻之人啊!


景旭也懒得问他究竟是从哪里打听出殷九竹的地址的,吴斌打扮得人模狗样的,说不定哪个婆婆妈妈一时被他骗到,就透露了她的住址。


不过景旭力气大,吴斌一个疏于锻炼的中年人,最终还是被他推着一点一点远离了大门。


眼看大门就要合拢,景旭眸中闪过一丝窃喜,谁想吴斌突然高声大喊起来:“小竹!是我!小竹我知道你在!!小竹你出来见我一面!我有话要对你说!”


可景旭一个刚出社会的学生仔,哪里知道中年男人能有多死皮赖脸?他想关门,吴斌却伸出一只脚挤进门缝,那只脚还穿着一只擦得锃亮的雕花皮鞋,景旭这辈子都没穿过皮鞋,头一次知道原来男人皮鞋也能搞得这么花里胡哨。


一个想进,一个不愿走。两人就在大门口僵持住了。


“景旭,我让你取个外卖,怎么磨磨蹭蹭这么半天?”女声问,“是我听错了吗,我怎么听到楼道里有狗叫?”


景旭:“……”


他们这种老实筒子楼隔音不好,他这一喊,整个楼道都在嗡嗡回响。幸亏今天是周一,大家都去上班了,若是周末的话,估计邻居都要伸头围观了!


景旭没想到吴斌居然这么不要脸,但吴斌的计谋确实奏效了——景旭身旁多了一道高挑的倩影,清朗的女声随之响起。


她的视线从那束鲜艳的玫瑰上掠过,嘴角轻挑,嘲讽道:“哦,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是哪只禽兽被车撞了,知道我是兽医,跑来我门口让我给他治治兽病呢。”


吴斌捧着那束花站直身体,脸上露出一副追悔莫及的表情:“小竹,我知道你是在说气话……”


吴斌:“……”


殷九竹把大门拉开,双手抱在胸口,一双剔透清澈的眸子冷冷望着门外的男人。


殷九竹:“我的实话是,就算你真的要被车撞死了,我也会倒车再碾你一下的。”


景旭:“……”


“我确实是在说气话。”


吴斌表情一喜,可他没想到殷九竹还有后半句话在等着他。


吴斌脸色一变再变,苦笑道:“小竹,你别骗我了……我已经知道你根本没下药,就放了一包糖。”


那天吴斌从医院洗胃回来后,越想越气,立刻拿着杯子跑去化验机构,花大价钱加急化验,想知道殷九竹到底给他下了什么药。


殷九竹说话没带一个脏字,但却把吴斌骂的狗血淋头。


殷九竹看了眼吴斌的双腿之间,语气凉凉地问:“说吧,你找我来是来做什么的?提前声明,上次那个特效药是没有解药的,我让你yagn/wei一年,少一天少一秒,都不算一年。你过来求我也没用。”


糖水自然不会对身体产生任何伤害,但不知为何,从那天开始,吴斌变得“不行”了!他去医院做了一轮又一轮的检查,医生表示,他的身体状况良好,没有任何器质性的问题,很有可能是心理问题导致的。


于是,他又去求助心理咨询师,咨询师帮他分析,他出轨时被女友捉奸在床,成为了他的心结,他要打破心结,才有可能再振雄风。


结果检验结果出乎意料——杯中残留的水里,除了糖份以外,什么都没有!


回忆起入嘴的甘甜味道,吴斌这才明白,自己是被殷九竹虚晃了一招。


这些懊恼,最后又化成了一种怪异的甜蜜。


她明明如此生气,却只给他下了“糖”,这说明她心里有他,不忍心伤害他!


这段时间,吴斌的心就像是坐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刚开始,他对殷九竹是恨,他不明白,男人风流一点又怎么了?这八年里他们聚少离多,他是一位摄影师,这个职业会让他接触各种各样的诱惑……他一时意乱情迷,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他们之间明明有八年的感情,她却下如此狠手!


但渐渐的,那种怨恨消退了,他心中只剩下懊恼、悔恨,甚至逐渐回忆起了殷九竹的种种优点。她长得漂亮自不用说,当时他费劲千辛万苦追到她后,不少同学都羡慕至极;每年她回国时,还会给她带相机镜头作为礼物……想想出事那天,她特地选在他生日回来,就想给他一个惊喜……


可惜,他的幻想注定是落空的。


殷九竹根本懒得多看他两眼,冷声吩咐景旭:“景旭,我刚才让你下楼扔垃圾,怎么没扔干净?这么一大坨有害垃圾堆在家门口,快点关门,臭气熏天的。”


是不是只要他诚恳道歉,她就会重归他的怀抱?


——抱着这样虚假的幻想,吴斌通过多方打听得知了殷九竹现在的住处,然后抱着一捧夸张的红玫瑰,出现在她的面前。


殷九竹知道他在血口喷人,根本不想搭理他。但景旭忍不住了,怒火冲天地说:“你胡说八道什么!你这种出轨的渣男活该阳wei,不要随便污蔑她!”


“我污蔑她?”吴斌扬声道,“她和我分手才三个月,就和你搬到一起同居了,她还装什么贞洁烈妇,明明她就是水性杨花!”


景旭立刻喜笑颜开,答应了一声“好的”,就要关门。


吴斌哪想到自己会吃闭门羹,他瞬间急了,口不择言起来:“小竹,你怎么就对我这么狠心?!没错,我是出轨在先,但你也不干净!”


两个人仿佛要角斗一般,四目互瞪,只要一点火星,这两个雄性动物就会脱掉人类的皮囊,用最原始的方法攻击对方。


眼看一场争斗一触即发,忽然间,殷九竹唇角绽出一片笑容,抬手挽住了景旭的胳臂。


这完全是在颠倒是非、信口雌黄了。


在景旭心里,殷九竹就如一轮高挂在夜空中的皓月,他只敢抬头遥望,却不敢登高触摸。他哪里能容忍他侮辱殷九竹,他死死捏着拳头,恨不得把眼前这个人模狗样的伪君子扔到垃圾桶里。


景旭:“!!!”


男孩愣住了。他僵硬地立在那里,而他从来不敢奢望的月亮现在就软软倚在他怀中。


她侧头,轻轻靠在景旭的肩膀上。


“吴斌,你说的没错,我确实不缺男人。”殷九竹笑眯眯地说,“我实话告诉你吧,在和你分手的那晚,我就和景旭在一起了。”


他徒劳的张开嘴想说些什么,但殷九竹根本懒得同他废话,精准一击后立刻关门。


防盗门“嘭”的一声合上,吴斌猝不及防被拦在门外。他反应过来后,赶忙冲上去敲门,咣咣咣,咣咣咣,敲得邻居忍不下去,探出头来大骂:“敲敲敲,回家敲你爹的棺材板去!”


殷九竹看向吴斌,语气悠闲:“要是有人问我和你分手后悔吗?我确实后悔,我后悔怎么没和你早点分手。要不是和你分手了,我也不会知道,原来这世界上居然还有景旭这样的好男人:身材棒,长得帅,年纪小,干干净净,最主要的是——”她红唇轻启,意有所指地吐出两个字,“——持久。”


最后两个字一出,吴斌的脸当即涨成了猪肝色。


“喂,是小宋警官吗?”殷九竹换上一副惊恐的语气,“我家楼下这几天一直有人蹲点,现在那个男人就在我家门口!我好担心是郭铁东的团伙啊,能麻烦您出个警,把他带走吗?……嗯,嗯,谢谢小宋警官了!”


轻松几句话,殷九竹就解决了吴斌这个大麻烦。


屋内,殷九竹掏出手机,利落地拨通一个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


她回头看向景旭,却见男孩一直矗立在玄关处,脸上的表情恰巧被玄关的阴影所遮挡,让她看不清他的神色。


“景旭?……景旭?”殷九竹走近他,“你是不是被那个混蛋吓到了?吴斌估计得了狂犬病,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报警了,小宋警官会处理的。”


上次送他的阳wei大礼包还不够刺激,希望这次的派出所一日游,能让他得到教训吧。


挂断电话,殷九竹心满意足地收起手机。


话没说完,景旭便自黑暗中猛地伸出手,拉住她的胳臂,把她拽向了自己。


殷九竹措手不及,就这样撞进了他的怀抱里。


景旭没有应声。


殷九竹意识到了什么,声音有些不自然地磕巴了一下:“啊……刚才我在他面前说的什么在一起啊、身材好啊,都是为了故意气他,你别——啊!”


她一怔,抬头看向紧紧拥着自己的男孩,在他的脸上,她意外地看到了一种极为复杂的表情。


是困惑,是懊恼,是惊讶,是狂喜……也是,男人被撩拨后才会露出的兽性。


“老师……”景旭低头望着她,他们的距离极近,近到她可以看到他那双亮得惊人的眸子,“……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你都记得?”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