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病例五十一(同居生活(一)...)

病例五十一(同居生活(一)...)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第五十一章同居1


于是如此这般, 景旭搬进了殷九竹的家里。


殷九竹需要特别澄清一下,他们不是同居关系,只是普普通通的房东与房客——殷九竹租的这套房子是两室一厅, 次卧改成了书房, 里面放了一张折叠沙发,拉开就能变成一张一米九的单人床, 景旭一米八五的个子,睡在上面稍微有点短, 但也不至于一翻身就掉下去。


除此之外, 拖鞋、毛巾、被褥这里都有崭新的, 景旭完全可以拎包入住, 不用大动干戈的搬家。


鉴于景旭还在实习期,实在付不出房租,故而殷九竹只要求他承担水电费以及所有的家务, 家务包括扫地、刷碗、扔垃圾、修理坏掉的灯管以及经常漏风的窗户。


他给方博文留了一张字条, 上书:“文子,你很快就要考试了, 我作息和你不同,怕打扰你, 未来一个月我就搬回我自己家了。祝你成功上岸,实现梦想!”


方博文回到宿舍看到了这张字条,感动到眼泪哗哗的,直呼“好兄弟,真讲义气”!


直到晚上关灯睡觉后,方博文才隐约踅摸出一点不对头。


得知此事的冯盼盼:“你负责承担房租,他负责料理家务,每天一起出门上班,每晚回家后还要一起煮点夜宵……说来说去,这不就是同居吗?!”


殷九竹:“……”


景旭搬出宿舍时非常低调, 他趁方博文去图书馆自习时, 回宿舍拿了几套换洗衣服,又拿走了自己的洗漱用品, 没有惊动任何人。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第一,不要告诉任何同事、同学,他们两个人住在一起。


第二,保持卫生,勤换衣服。景旭用过洗衣机和马桶后,都要清理干净。


第三,不要和街坊邻居闲聊。


奇怪,如果老景是回自己家住的话,为什么要把洗漱用品也一并带走啊?


……


景旭搬进来的第一天,殷九竹就和他约法三章。


殷九竹刚搬过来,就引起了婆婆妈妈们的关注。


她身材高挑,模样也俏。娥眉凤眼,虽不爱笑,但气质清冷干净,犹如亭亭的翠竹,这样的漂亮小囡谁不喜欢啊?尤其当婆婆妈妈们打听出她还是单身后,更是蠢蠢欲动要给她说媒。


殷九竹拒绝了几次,态度坚决,才让她们打消了念头。


前两条景旭都懂,但是第三条是什么意思?景旭是个特别阳光热忱的青年,如果让他看到老婆婆过马路,一定会特地停下来扶她,故而他从小到大都特别有长辈缘。让他不和邻居嬷嬷闲聊,他怎么忍得住?


殷九竹提出这个要求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她的邻居们,实在是太八卦了!


这是一个老小区,街坊四邻都互相认识,平时经常聚在楼下打牌闲聊,说说东家孩子有出息考上重点大学了,聊聊西家小夫妻最近又在闹离婚……


景旭挤出一个大狗狗闯祸后自知理亏还拼命讨好主人的表情。


殷九竹的血压蹭一下就升上去了:“什么时候?”


景旭小声道:“就我刚才回来的时候……楼下,有个戴着居委会红袖章的老阿姨在挂垃圾分类的条幅,她个子矮,挂了几次都挂不上去,我就过去帮忙。挂完之后,她说从没见过我,问我住在几门几户,我说是今天刚搬进来的。她问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如果让那些热心阿姨们得知她家里住进来一个男人……嚯,不知要被怎么误会呢!


殷九竹解释完这三条同居守则,却见景旭眉头紧皱,一脸欲言又止。


殷九竹太阳穴一跳,觉得大事不妙:“……你不要告诉我,你已经和邻居嬷嬷们搭上话了。”


师生关系不能理所当然的住在一起,难道同事关系就能理所当然的住在一起了吗?


“……傻狗,”殷九竹数落他,“你要不想让别人多想,可以说你是我亲戚啊!”


“啊!”景旭后知后觉,赶忙补救,“那我现在就去找那个居委会阿姨,告诉她我是你表弟!”


殷九竹声音都提上去了:“你怎么说的?”


“我,我没那么傻。我知道,如果我说我是你的学生,肯定会被其他人指指点点,胡乱猜测。所以我告诉他们,我是你的同事!”他摇着尾巴,一副求表扬的神色。


殷九竹:“……”


不管其他人怎么想、怎么猜,总之,景旭正式成为了殷九竹的房客。


两人每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进出小区时,景旭都会扬起热忱的微笑,和每一个注视着他们的婆婆妈妈们问好。


“王大娘,遛狗呢?哎呀,欢欢真可爱,您养的可真好!”


“别去了,去了也没用。”殷九竹头痛极了,“你亡羊补牢已经晚了!”


她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她和“男朋友”“同居”的事情,已经烙印在居委会每个大妈的心里了!


……


她住在这里三个月了,她连小区里有几个老头老太太都没搞清楚,怎么景旭才搬来三天,就可以和小区的大爷大妈们打成一片了?甚至连人家的狗叫什么名字、孙子在哪儿上学,都打听的清清楚楚。


两人拐出小区,只要顺着这条路直走十五分钟,就到他们医院了。


初冬的早晨,天亮的晚。两人踏着朦朦胧胧的晨光,走在上班的路上。之前殷九竹就是在这条路上被郭铁东伏击,再次踏上这条路,她难免神经紧绷,见到树影晃动,都会草木皆兵。


“李叔,您穿上这件马甲真精神,咱小区的垃圾分类全靠您了!”


“徐婆婆,您这是刚送完孙子?又买了什么菜啊?”


殷九竹必须要努力控制住自己脸上的表情,才不至于露出震惊的神色。


殷九竹控制不住看向他受伤的左臂。为了不引起其他同事的担心,景旭特意把胳臂上的伤口藏起来,放下衣袖,遮住了绷带的痕迹。但只有殷九竹知道,他手臂上的伤口有多么狰狞,他每天要吃很多消炎药和止痛药,才能压住伤口愈合的痛苦。


“景旭,我好像一直没和你说过谢谢。”殷九竹歉疚极了,“如果那天不是你赶到,我恐怕……”


景旭赶忙打断她的话:“老师,你千万别这么说。你帮了我这么多,在工作上指点我、在学业上教导我,如果有个人要说谢谢,那也应该是我对你说谢谢。”


“没关系。”忽然,身旁的年轻男孩开口说,“老师,有我在呢。”


他看出了她的紧张。


殷九竹一怔,抬头看向了身旁的年轻男孩。景旭让她走在人行道里侧,也不知是下意识做出来的绅士举动,还是源于良好的家庭教养。她在里,他在外,如果有任何风吹草动,他都能第一时间应对。


景旭眼疾手快地拉住她,让她免于摔在马路中央,但这样一来,殷九竹直接扑入了他的怀中。


微熹的晨光里,年轻女郎抬起头来,视线不由自主地与青年黏在了一起。呼吸间,她可以闻到他身上清爽的洗衣粉味,而他也能闻到她发丝的幽然馨香。


时间变得极慢,慢到他甚至可以看清阳光是如何亲吻她的睫毛。


殷九竹无奈:“你在说什么傻话,我是你的老师,教导你是我应该做的。”


“那我是你的学生,保护你也是我应该做的。”青年笑眼相迎,用同样的话术回敬她。


“……”殷九竹被他的歪理驳倒,正要回击,忽然有什么东西从身后窜出,猛地撞了一下殷九竹的膝盖后侧,导致她身体失衡,瞬间向前扑去。


顺着她奔跑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只哈士奇拔腿狂奔,狗链拖在身后,舞成了一道残影。


看来,刚刚那个突然窜出来差点撞倒殷九竹的东西,就是这只脱缰的哈士奇了。


哈士奇和它的女主人风风火火的来,风风火火的走,徒留殷九竹和景旭两人抱在路边,面面相觑。


“景旭,你……”殷九竹声音沙哑。


偏偏在这时,又是一道风风火火的身影从两人身旁飞驰而过。


“——逆子,你个逆子,你给我停下!!!!”那是个年轻女孩,穿着一件宽松的面包羽绒服,一边大声吼叫一边狂奔,她跑过殷九竹和景旭时,双手合十对着他们拜了拜,“抱歉抱歉,我家逆子不懂事,小姐姐没受伤吧?……逆子你给我回来!!”


景旭愣在原地,胳臂还夸张地举在半空。他看看空荡荡的怀抱,再看看殷九竹大步离开的背影,低声喃喃:“什么时候……才能多抱一会儿啊?”


……


为了不引起其他同事的注意,每天两人快走到医院时,都会刻意分开走。他们会算好时间,今天你早到五分钟,我去便利店买杯咖啡;明天我早到五分钟,你去早点摊吃个包子。


当殷九竹意识到他们动作不雅时,立刻如触电一样从景旭身上弹开了。


“咳……咳咳,”殷九竹清清嗓子,顾左右而言他,“咱们可要快点走呢,再磨蹭下去就要迟到了。”


说罢,她不等景旭应答,立刻迈步向前走去。


这只“腮红鸡”最近掉毛严重,每天主人回家后,都会在笼子里收获一地“鸡”毛。原本平滑漂亮的背毛现在变得坑坑洼洼,看着特别不美观。


主人担心它是不是得了皮肤病,才会引发这么严重的掉毛。


景旭从它身上揪了一根半脱不脱的羽毛,拿去生化室做检验。在他路过前台时,被莹姐叫住了。


在他们如此“谨慎”之下,一直没有露馅。


这天,他们科室迎来了一个新病号。


那是一只非常可爱的玄凤鹦鹉,羽毛为淡黄色,脑后有一缕长长的“呆毛”,最引人注意的是,它颊边各有一点红斑,喜爱这种鹦鹉的饲养者们会亲切地称呼它为“腮红鸡”。


“哦……”


“要是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先走了。”景旭还有的忙,他点点头正要离开,又被莹姐叫住了。


莹姐冲他招招手,一副又兴奋又神秘的样子:“小景,你肩膀上有东西。”


景旭止步:“莹姐,怎么了?”


“没怎么,就和你闲聊一下。”莹姐笑眯眯地问,“你怎么举着一根鸟毛?”


“哦,我们诊室来了一只脱毛的玄凤鹦鹉,我要把这根羽毛送去化验,暂时还不清楚是皮肤病引起的,还是换毛季提前。”


景旭盯着那根长头发,脸蹭一下就红了。


这根长发的主人不做他想,除了殷九竹以外,还能是谁呢?他们两人现在同吃同住,每天24小时待在一起,接触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头发就留在了他身上。而他和她居然都没有发现!


景旭赶忙把那根头发抢回来,慌张地塞进兜里:“莹姐,我,我先去化验了。”


“?”


说着,莹姐便伸出手去,从他肩膀上取下了一根头发——那是一根黝黑细长的头发,可以想象,它的主人绝对拥有着一头飘逸的秀发。


莹姐揶揄地说:“小景,老实交代,你是不是交女朋友了?你这几天上班,每天身上都有好几根女生的长头发,有时候在肩膀,有时候在衣袖……好多医生护士都注意到了,但他们不好意思问,让我来打听一下。”


竹:不是让你带羽毛去做检验吗,怎么这么久都没回来?


景九日:老师,我有件事想请教你。


竹:?


看他同手同脚走进生化室的样子,莹姐笑到不行:果然还是年轻人啊,提起女朋友就羞成这样。


景旭关上生化室的门,一个人不知道在里面发呆了多久。


最终,是殷九竹的微信消息唤回了他的神智。


留在诊室的殷九竹心里一惊,心想难道是化验结果出了问题。


她下意识地抿紧嘴唇,却见对话框里弹出了一句话。


景九日:老师,冬天是你的换毛季吗?


殷九竹:“……???”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