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病例四十八(比格犬(三)...)

病例四十八(比格犬(三)...)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第四十八章比格犬3


三日后。


下午三四点钟, 正是爱宠之家医院最忙碌的时候,大厅里人来人往,猫猫狗狗的叫声混在一起, 格外热闹。


偏偏就在这最热闹的时候, 有一名穿着制服的警察同志迈步走进了医院里,他手里牵着一只穿着作训服的狼犬, 非常威风。


警犬一走进来,整个大厅里的空气忽然一惊, 不管是不想洗澡的狗, 还是不想打针的猫, 全部都安静如鸡。


就连同为大型犬的金毛, 在警犬面前都要老实地趴下来,就差在脑袋上贴几个字:“阿sir,我是乖宝宝!”


莹姐搪塞道:“别多想,刚刚那是旁边派出所的小宋警官, 他们派出所没有专职兽医, 所以才会带警犬来这里体检。”


哦……原来只是带警犬来体检啊。


这个理由听上去很合理,大家又议论了几句“还是警犬帅啊, 比我家逆子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它那身衣服网上可以买到吗,也想给我家狗买一件”, 便散开了。


正在执行公务的警犬威严地瞥了众狗一眼, 然后跟着主人昂首挺胸地走进了异宠科。


诊室大门咔哒一声关上,隔绝了众人的视线,仿佛那是一种信号似得,大厅里重新恢复了刚才的喧闹。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有宠物主人压不住心中的好奇,跑去和前台护士攀谈:“莹姐,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警察都上门了啊?”


小宋警官从怀中掏出一纸文件,递到了殷九竹面前。


殷九竹收下后,小宋警官赶忙关掉了肩膀上的执法记录仪,整个人立刻放松下来。


“哎,每次扛着这个小摄像头,我都特别紧张,生怕自己说错话。”


诊室里,殷九竹坐在办公桌后,景旭站在她旁边,两人专注地看向小宋警官。


小宋警官摊开他的工作本,调整了一下肩膀上的执法记录仪,严肃开口。


“报案人殷女士、报案人景先生,我是辖区派出所的民警宋一庭。三日前的凌晨,您二位向我所报案称,一只比格犬疑似服用了过量致幻剂。这次警情我所非常重视,立刻和上级公安局汇报,和缉毒科的同事们一起,在当天抓获了聚众吸毒的五名犯罪嫌疑人。主犯郭某畏罪潜逃,其母被我们带回所里接受调查。根据二位提供的犬类血样和呕吐物样本,我们发现了大ma的存在。非常感谢您二位在发现异常时果断报警,这是报案回执,请您收下。”


景旭清清嗓子,打断他不切实际的幻想,把他重新拉回正事上:“阿姨怎么样了?你们那天直接来医院把她带走,她看起来非常惊讶。”


“你们是不知道啊,”小宋警官叹气,“到了派出所以后,她一直在说自己儿子有多么老实,肯定不会做坏事的!我把证据摆在她面前,她还坚持称是那些狐朋狗友带坏了她的儿子。她的宝贝东东是一时失足,绝对不是坏孩子……”


想到那个在派出所里哭天抹泪的老妇人,小宋警官心里也不好受。


殷九竹称赞他:“平时看惯了小宋警官亲民的模样,第一次看到你这么严肃办案的样子,很帅呢。”


“真的吗?!”小宋警官的眼睛一下亮了……嘿嘿嘿,殷医生居然说他帅,四舍五入他们是不是可以结婚了?


战神实在看不惯自己的搭档如此愚蠢的样子,咬住他的衣袖,提醒他注意形象。


而且,郭铁东犯下的罪可不止聚众吸毒、给吸毒人员提供吸毒场所这两点,根据当场抓捕的其他毒虫交代,郭铁东一直在以贩养吸!


贩毒的罪远比吸毒的罪要大得多,数罪并罚,至少十年起步……


这些情况,小宋警官没有忍心告诉那个涕泪横流的老妇人。等到把她儿子抓捕归案,法律会告诉她真相的。


她都六十多岁了,丈夫去世后,她一生的希望寄托在唯一的儿子身上,即使这个儿子每天不务正业啃老,她也舍不得说一句重话。


她甚至在派出所里对他们跪了下来,希望他们能够“饶过她不懂事的孩子”。


可郭铁东哪是什么不懂事的孩子呢,他已经三十多岁了,早应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


小宋警官揉了揉眼睛:“确实……我们辖区头一次出这么大的事,这几天我们所有人都轮班巡视辖区,生怕再出其他情况。过段时间,我们还要去旁边的小学做禁毒宣讲,忙得团团转。”


他接连打了几个哈欠:“对了,那只比什么犬怎么样了?没什么后遗症吧?”


“那只比格犬出现了一定的截断反应,这几天表现的很焦躁,食欲也不好。不过这些都在我们的预估范围内,只要挺过这一周,后面应该就没事了。”景旭回答。


小宋警官告诉殷九竹和景旭:“缉毒科的同事正在加班加点的工作,根据现在掌握的情报,郭铁东逃走后,很有可能去找他的上线,他们准备顺藤摸瓜把那群人一网打尽……可惜,后面的行动就不是我能参加的了。”


一想到就在自己生活的地区,居然有这么多毒虫,殷九竹就心有余悸。幸亏这次接诊的是她,若是遇到其他值班医生,恐怕会把病犬的症状当作误服其他毒药(比如老鼠药什么的),这样一来,病犬不明不白的死掉,死无对证之下,也没办法抓到那些毒虫了。


她给小宋警官倒了一杯咖啡:“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我看你黑眼圈这么重,是不是最近都没睡好?”


“领养……”听到这个词,小宋警官下意识地和战神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小玫瑰。


因为殷九竹今天还有好几个预约看诊的病患,小宋警官没有过多停留,牵着战神离开了。


景旭负责把他送出医院,临走前,景旭还抓了把肉干塞到了战神的作训服口袋里,让它带回去慢慢吃。


幸亏比格犬肠胃强大,殷九竹给它及时催吐,让它把剩余的大ma都吐出来了,才没有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殷九竹说:“我们打算等它情况稳定之后,就给它找领养。”


比格犬性格活泼,需要长时间的陪伴和运动,它在医院里住了三天,已经拆了两个笼子了。


小宋警官:“……那个,小玫瑰最近还好吧?”


“……”景旭瞥了眼旁边支棱着耳朵正大光明偷听的战神,回答,“挺好的,它在新主人家挺适应。”


“我看到你们官网发的领养合集了,那个穿婚纱的……是小玫瑰?”


警车就停在外面的停车场里,小宋警官拉开车门,战神一跃跳入了副驾驶座,然后它向小宋警官吠叫了一声,仿佛在催促他什么似的。


小宋警官挠挠头,看向景旭,别扭地说:“……咳,景旭,说起领养,我向你打听个事情。”


景旭奇道:“你什么时候对我说话这么客气了?什么事情你说吧。”


“听说泰迪性格不好,特别霸道,它没欺负小玫瑰吧?”


“没有,那只泰迪特别喜欢小玫瑰,还让出了自己的窝给它睡。”


“……”小宋警官没话说了。


“对。”


“那它旁边那只穿礼服的泰迪……”


“是新主人家里的原住民。”


这种剧情,小宋警官只在他妈妈追的乡土虐恋剧里看过。


他告诉自己,如果泰迪对小玫瑰不好,他就帮助战神“横刀夺爱”,但是,但是,但是……人家小两口甜甜蜜蜜,哪还有战神插足的余地呢?


小宋警官原本挺直的背脊立刻垮了下来,战神也垂下头,把下巴搭在了两只前爪上。


他最后悔的事情,莫过于领养日那天迟到,导致他没能见到小玫瑰最后一面。他本想要来小玫瑰新主人的联系方式,趁着人狗感情不深的时候,说说好话,请对方把小玫瑰让给自己,他可以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


哪想到,他居然在领养网站上,看到了小玫瑰和那只黑泰迪犬的“结婚照”!


狗生为何有这么多的狗血事件,不过是匆匆一别,再相遇时,小玫瑰已经为别的狗披上嫁衣了……


只有散落一地的心碎证明他们来过。


……


某小区。夜晚。


这对失意的搭档对望一眼,小宋警官拍了拍战神的脖子,低声安稳它:“前辈,天涯何处无芳草?没有了小玫瑰,还有小茉莉、小雏菊、小樱桃、小葡萄干、小蛋挞……”


真是越说越没谱。


宋一庭上了车,也没心思和景旭说再见了,踩下油门,警车飞驰而去。


她直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她的东东什么时候变成这种坏孩子了呢?


从派出所回来后,她足足几天没有出家门。她们小区三号楼老王家的外甥,不就在派出所工作?派出所的民警会不会把东东的事情告诉其他人?会不会整个楼里的邻居、整个街道居委会,都知道她家里的这点糟心事了?


明明是毫无根据的事情,她却越想越害怕、越想越心虚,她连家门都不愿迈出去,生怕一出门,就迎来邻居对她的指指点点。


老妇人胳臂里挎着一个菜篮子,里面装着菜市场快收摊时特价处理的便宜菜。她低头盯着脚下的路,匆匆赶路。


短短几日,她的生活突然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她和她爱人一辈子没行差踏错过一步,哪想到她的好儿子,居然会……居然会碰毒品!


她踏着月色走入了筒子楼,老小区没有物业,没有保安,更没有摄像头,她加快脚步拾阶而上,运气很好,没有遇到一个邻居。


她掏出钥匙插-进防盗门里,轻轻旋转,奇怪的是,锁孔只转了一圈就开了!


难道是她年纪太大,出门忘了锁门了?


若不是家里的菜吃完了,她也不会趁着太阳落山,偷偷摸摸地出来买菜。


她清白了一辈子,哪想到六十多岁了,反而成了过街老鼠。


她越想越难过,越想越悲哀。


若是其他独居的老太太,发现屋里闯进了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绝对要吓到尖叫了。但老妇人并没有害怕,反而瞬间听出了男人的身份。


“东东?!是东东吗?!”她又惊又喜,在黑暗中伸出手,颤抖地摸向那个高大的男人。


“东东,你怎么能做出那种事啊?你知不知道那是犯罪啊?!”老妇人哭着,喊着,用拳头捶打儿子的肩膀,但孱弱的她早就不是儿子的对手,男人不耐烦地推开她,她的后背猛的撞到了墙上。


她没多想,推门走进了屋里。


她放下手里的菜篮,正要开灯,突然,黑夜里响起一道低沉的男声——


——“不要开灯!”


“我?我举报你?”老妇人赶忙摇头,“妈怎么可能举报你啊?”


老妇人并没有发现,她心心念念的好儿子在和她说话时,一直把手藏在身后,手心里攥着的东西在月光下反射出一抹阴冷的银白色。


“不是你举报的?”郭铁东握住匕首的手微微一松,“我有两包货不见了,不是你发现东西后,去派出所‘大义灭亲’吗?”


“行了,别哭了!”郭铁东警告她,“再哭就把邻居引来了!妈,我可是你唯一的儿子,你难道要让警察把我抓走吗?”


“对……对对对,不能让警察把你抓走!”老妇人惊慌的抓住儿子的手,“东东,你快走吧,你走的越远越好!妈这里还有些积蓄,你都拿走!警察要是来问妈,妈就说没见过你……”


“不用你操心,我是肯定会走的!这几天警察查的严,设卡抓我,不过我已经找好路子了,过几天就去找我大哥……”郭铁东低声道,“妈,我之所以冒着风险来找你,就是想问你一句话——你为什么要举报我?”


“说!”黑暗里,男人的目光阴狠至极,没有一点人性的温度。


老妇人被儿子的目光吓到了,她磕磕绊绊地说:“是,是你的狗……”


“狗?”


“你怎么能这么想妈啊?”老妇人委屈地直掉眼泪,“妈都不认识那些东西,警察找上我的时候,我都傻了……”


“那警察是怎么知道的?”


“这……”


郭铁东冷笑两声,握紧了手中的凶器。


“你的狗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那些东西,吃了之后就站不起来了。我以为它要死了,就把它送到了宠物医院……”老妇人一边说一边抹泪,“……我哪会知道,那个女医生居然报警了!”


“报警人是个女的?”


郭铁东这几天忙着逃亡,都快忘了自己有一条狗了。


在他离开这座城市之前,他要给那个多管闲事的biao子,一个狠狠的教训,让她知道惹怒他的下场!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