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病例四十二(秃顶的三花猫(上)...)

病例四十二(秃顶的三花猫(上)...)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第四十二章秃顶的三花猫1


孟桃把小猫塞进双肩背里, 叮嘱它绝对不要叫,然后小心翼翼地拧开家门。


客厅里空无一人,倒是厨房的方向传来了有声小说女主播感情充沛的朗读声。


孟妈妈退休之后沉迷霸总小说, 她不爱看字, 嫌手机屏幕太小,字密密麻麻看不清, 于是孟桃帮她从网上下了有声小说app,哪想到从此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孟妈妈连电视都不看了, 每天不管是做饭、打扫房间还是浇花, 都要用手机大声外放那些霸总小说!而且那些霸总小说一篇就有好几百集, 女主角怀孕流产失忆遇到男二, 最后兜兜转转又回到霸总身边……孟桃实在不明白,这种小说究竟是如何俘获中老年妇女的心。


在二十多年前,离婚还是件稀罕事儿。孟妈妈身边的所有人都劝她“忍下来”,甚至她的亲兄弟都替那个男人说好话!


“——男人嘛, 不都是这样, 能往家拿钱就行了,你一个女人, 刚生完孩子, 不靠老公养难道还要靠娘家养吗?”


她妈也不是那种沉迷于情情爱爱之间的人啊,正相反, 孟妈妈是个非常有主见的女人。


在孟桃刚出生的时候,孟妈妈就抓到了老公出轨的证据,硬是抱着刚满月的孟桃办理了离婚手续。


在他们北方有一句俗语,叫“正月剪头死舅舅”。于是每逢正月,孟妈妈都带着女儿去剪头。


母女俩相依为命二十多年,就像是两颗连枝的桃子,共同居住在同一根桃枝上。但住久了,孟桃这颗小桃子,偶尔也会觉得喘不过来气。


不管外人怎么劝她隐忍,孟妈妈还是坚定地离了婚, 同时和娘家兄弟断绝了关系。自己的亲妹子不帮,居然帮一个外姓男人, 真是垃圾。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孟桃从小就知道,自己家和别的小朋友家不一样。她妈妈从不避讳告诉她家里亲戚的矛盾,告诉她一定要擦亮眼睛——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女人还是要靠自己,兄弟都靠不住!


孟桃不止一次提出抗议:“我都二十多岁了,我也要隐私的好不好?”


孟妈妈笑话她:“二十岁就要有隐私啦?那你下次别叫我陪你一起去买内衣啊。”


谁敢相信,她这个可以在公司里独挑大梁、独立策划一档视频节目的王牌主持人,居然在家里连关上卧室门的自由都没有?!


她家的卧室门锁早就被卸掉了,孟妈妈说:“干嘛要锁门,你是我女儿,我是你妈,难道你还有什么东西是我不能看的吗?”


这次,孟桃先斩后奏带回来一只猫,领养的时候一时脑热,抱着猫咪不松手;但是越靠近家门,她心里的退堂鼓就敲得越响。


……要不然把猫在同学那儿放一段时间?……要不然,现在回去找殷医生,直接退养?


孟桃又羞又急:“妈!”


孟桃和她妈妈的小矛盾体现在方方面面,说冲突吧谈不上,说拌嘴吧又显得轻飘飘……可能这就是母女之间的感情,磕磕绊绊,吵吵闹闹,偏生谁也离不开谁。


厨房里的孟妈妈听到玄关的动静,从厨房里探出了大半个身子。


她去年刚退休,眼角皱纹不显,一头染得乌黑的头发盘了个低髻子压在脑后,一看就是个精明干练的老阿姨。


她无限纠结,恨不得前进三步,退后两步。但回家的路程是有限的,最终,她一咬牙,还是决定带猫回家。


大不了……大不了被她妈臭骂一顿呗!反正她俩吵架吵了二十多年了,还怕什么呢?


熟悉她一举一动的孟妈妈,立刻觉察出了问题:“……你今天怎么回事,你以前从来不会站着用脚踩鞋跟的,你为什么不坐下?”


孟桃心里一跳,下意识背朝墙壁,躲过母亲的视线:“……有,有嘛?”


“桃子,你回来了?”孟妈妈套着围裙,手里还拿着正在择的韭菜,“赶快收拾一下洗个手,妈今天给你包饺子。”


“唔……嗯,嗯。”孟桃心虚地点点头,在玄关换鞋。因为她背上的包里装着小猫咪,她不能有太大的动作,导致换鞋时姿势很奇怪。


“妈,不是烟!……”她挤出一个尴尬而心虚的笑容,“……是猫。”


孟妈妈愣住了。


孟妈妈:“等等,你为什么突然转身?”她举着手里的韭菜步步逼近,“桃子,你在藏什么?你在藏双肩包?你包里装了什么?你是不是抽烟了,你在藏烟?好呀,你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学着抽烟!”


眼看孟妈妈手里的那把韭菜就要打到她头上,孟桃实在绷不住了,立刻扯下双肩背包打开拉链,把里面的东西举到了妈妈眼前。


她呆滞地问:“哪里来的猫?”


孟桃:“就……呃,看到商场里做活动,领养的……”


她伸过脑袋往包里看去,果不其然,在黑黝黝的双肩背里,一只三花小猫好奇地歪着脑袋,冲她“喵~”的一声挥了挥爪子。


孟妈妈:“……”


孟桃也没有想到,自己带一只猫回家,居然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家庭战争。


孟妈妈要被她的先斩后奏气疯了。


孟妈妈一声狮吼,足以掀翻屋顶:“孟桃,你胆子肥了是不是?!居然把这种来路不明的野猫带回家,你知不知道它身上有多少细菌啊!!”


……


“祖宗,孟桃,你真是我祖宗!”


“孟桃,你的猫儿子又拉屎了!臭死了!”


“咱家才多大?两个人就够挤的了,你又给我整一只猫回来?”


“家里不是你扫地,你看看我这新换的沙发套,全是猫毛!”


孟妈妈怒了,勒令孟桃必须把猫送走。


“你给我听好了,如果下周这只猫还在,我不把它的皮扒了,我就跟你姓!”


“孟桃,猫要上天了,都跑抽油烟机上面去了!”


孟桃本想把猫养在自己的卧室里,平常把门关上,猫不外出溜达,就不会打扰妈妈。可她却忘了,她的卧室连门锁都没有,小三花聪明极了,自己学会了开门,经常偷溜出她的房间,在客厅上蹿下跳的捣蛋。


孟妈妈气到血压都升高,干脆躺在床上生闷气。


她真是不明白,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孟桃学会了顶嘴、学会了先斩后奏、学会了不听从她的意见了呢?


孟桃尴尬地提醒她:“妈,咱俩本身就是同一个姓。”


“……”孟妈妈气急,把手里的拖把一扔,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随着女儿越来越优秀,孟妈妈越发觉得,她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她不知道她同事有几个,也不知道她今天要去哪里采访,她不再像小时候一样,事无巨细向她汇报……这次,居然一声招呼就不打,就这么抱了一只猫回来!


孟妈妈越想越气,想到这二十多年来的付出,想到与女儿的争吵,不知不觉间,她的眼睛渐渐红了。


自从离婚后,孟妈妈为了让那些等着看她笑话的人后悔,这二十多年一直挺着腰板做事。为了培养唯一的女儿,她换学区房、一人打三份工、拼劲一切给予孟桃最好的。


孟桃确实争气,从小能歌善舞,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入了华城传媒大学,毕业后签约了一家蛮不错的媒体,做外景主持人……


“出去。”她硬邦邦说,“反正你有猫就够了,妈妈的意见你也不在意。”


但是女儿并未离开,而是越走越近……她感觉到身后的床垫往下一塌,自己的肩膀被人碰了碰。


她独自躺在床上生闷气,忽然听到身后“嘎吱——”一声响,她的卧室门被推开了。


她知道肯定是女儿进来看她,立刻抬手擦干净眼泪,不想让女儿看到自己的脆弱。


孟妈妈刚开始还想端着架子,好好冷她一阵,但母女之间哪有什么隔夜仇呢,在女儿挥之以恒的示好下,孟妈妈终于抹掉眼泪,起身坐了起来。


她回头数落:“听妈的话,下周就把猫送……”


孟妈妈头也未回,讽刺道:“现在知道心疼你妈了?我真是被你气到心口痛!你都不跟我商量一下,就把那玩意儿带回来,你怎么这么大主意啊?”


女儿不说话,只固执地一遍又一遍地碰触她的肩膀。


小猫嘴里叼着一只小老鼠形状的玩具,见她终于转过身,它立刻把小老鼠放在她面前,还用小爪子推了推。


“给我下去!”孟妈妈气得要死,拿起小老鼠玩具就扔了出去。


话没说完,就咽回了肚子里。


因为她赫然发现,跳到她床上的根本不是她的宝贝女儿,而是那只该死的三花猫!它身上的毛甚至沾到了她刚换的新床单上!


她再次把小老鼠扔到卧室外,猫咪又一次追过去,然后再次叼了回来。


孟妈妈:“……”


猫咪立刻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它很快抓住小老鼠,又叼着小老鼠屁颠屁颠地跑了回来,再次跳上床,落在了孟妈妈面前。


她气急:“谁让你上来了,你给我离远点!”


等到第四次扔出去时,孟妈妈长了个心眼,她故意做出投掷的动作,其实玩具正藏在她的手心里。小猫咪追出去,茫然地原地转了几圈,不知道小老鼠去哪里了。


见猫咪一副失落的样子,孟妈妈这才拿出小老鼠,提溜着小老鼠的尾巴,在它面前晃了晃:“跟我斗,你一个小猫崽子还嫩了点儿。”


这是猫吗,这明明是一只狗,癞皮狗!


孟妈妈第三次把玩具扔出去,小三花就第三次把玩具叼了回来。


这一声“妈”,瞬间让孟妈妈清醒过来。她看看手里的逗猫棒,再看看一跳一跳去抓羽毛的猫咪,整个人都要裂开了。


……这只猫身上怕不是有什么迷药吧,怎么能让她做出这么失去理智的事情!


……当孟桃上完厕所出来时,目瞪口呆的发现,自己的母亲居然在拿着逗猫棒和小三花玩游戏!


孟桃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幕:“妈……你怎么……”


回访内容很简单,就是问问小动物们到了新家之后习不习惯,有没有出现应激、不吃粮、拉肚子等问题……鉴于有些人是第一次养动物,肯定会有手忙脚乱的地方,他们打电话就是为了替大家答疑解难。


最主要的是,景旭需要向每个领养宠物的主人征集一张小动物现在的照片,到时候他们会出一个合集,把这些拥有了新家的流浪动物的照片放在一起,发到他们的公众号上。


……


领养日活动结束的两周后,殷九竹给景旭分配了一个新任务——她把二十五份领养合同递给景旭,让他一一打电话回访。


“何止是爱晒,每天一打开朋友圈,全是她的刷屏。”殷九竹干脆拿出手机,点开了冯盼盼的微信。


自从接了小玫瑰回家,冯盼盼就成了“晒狗”狂魔,每天至少要在朋友圈里发十条小玫瑰的视频。


殷九竹说:“盼盼那边不用回访了,我一直和她有联系,到时候直接从她的朋友圈里拿一张照片就行。”


景旭关心地问:“盼盼姐很喜欢晒狗吗?”


殷九竹指了指其中一张结婚照:“我打算选这张当头图,你找其他主人收集照片时,尽量选择清楚一些的,不要拍的太糊。”


景旭点头答应了下来。


家里的原住民冯日天对这个新来的漂亮妹妹大献殷勤,让她睡自己的窝,吃自己的零食,玩自己的玩具……完完全全是一只大“舔狗”。


冯盼盼给小玫瑰买了很多漂亮小裙子,其中一条蓬蓬纱裙还有搭配的头纱,穿在它身上像是缩小版的新娘婚纱。搭配婚纱的还有一件男狗狗礼服,冯盼盼把礼服套在冯日天身上,指挥两条狗拍了一套“结婚照”,背景P上囍字,这套照片足足收获了近百个点赞。


“你好,孟桃小姐是吗?我是爱宠之家的工作人员小景,”景旭喝了口水,说,“我给您打电话是想回访一下,聚顶在您家生活的怎么样,有没有出现什么应激反应?”


“太好了太好了,我正要找你们呢!!”孟桃急切的声音传来,“聚顶出大事了!!!”


整个下午,景旭都在打电话回访,说得口干舌燥,帮助很多新手主人处理了不少问题。


终于,只剩最后一个回访客户了。


他稳住心神,安慰对方:“孟小姐不要着急,您慢慢说,猫怎么了?”


兰花中毒?鱼刺穿破食道?应激反应?阳台坠楼?


景旭一听,立刻坐直了身子。电光火石间,脑中划过了数条猫咪常见的疾病和意外。


“聚顶它……聚顶它……”孟桃在电话里哇一声哭了出来,“聚顶它秃了!!!”


景旭:“???”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