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病例三十八(领养日(三)...)

病例三十八(领养日(三)...)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第三十八章领养日3


针对大学生的街头采访?


殷九竹望了身旁的景旭一眼, 一个大胆的想法跃入她的脑海。


殷九竹坦荡地点点头:“接受采访没问题,但我们能借着你的这个节目打一个广告吗?”


“诶?”这个要求出乎孟桃的预料,出于对自己节目选题的考量, 她谨慎地问, “我能先问一下是什么广告吗?”


景旭明白了殷九竹的意思,他抬手指了指身后的商场, 替她回答:“明天在后面这个商场,我们学校会举办一场面向公众的流浪动物领养日的活动, 但是我们没有自己的宣传平台, 想借你这个采访节目给我们这个活动打打广告。”


“养一只小动物就像领回家一个新的家庭成员,如果和家人住在一起,确实要取得其他家人的认可。”殷九竹安慰她,“没关系, 等你以后一个人住了, 若还是想养猫的话,欢迎来找我。”


她说话熨帖, 孟桃听得连连点头。


流浪动物领养日, 这可是个好事啊!


孟桃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既然是学校举办的纯公益性质的活动, 我当然欢迎你们在节目上打广告。实话说,我从小就想养一只猫,但是我妈总是嫌动物掉毛多、体味大, 说什么也不允许我养。哎,你们这个活动我都心动了。”


孟桃:“好,第一个问题。我看你们身上的衣服印着华城农大的校徽,你们都是农大的学子吧?今年大几了?”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孟桃个子矮,看她举着话筒还要垫脚的样子,景旭干脆接过来,拿到自己手里:“我今年大五了。”


“那好, 那咱们就说定了,如果我以后想养一只猫的话, 一定从你那里领养!”孟桃递出手里的话筒,“时间有限, 那咱们现在就开始采访了?”


两人点点头。


“动物医学院?那毕业之后是不是就做宠物医生啊?”孟桃饶有兴趣地问。


景旭侃侃而谈:“宠物医生只是一种方向,还有进养殖厂的,去畜牧站的,考公务员上岸的……不过我的梦想是做一名宠物医生,现在也在向这个方向努力。”


“大五?”


“对,我是动物医学院的学生,我们系就是五年制本科。”


“博士毕业?!”孟桃震惊极了,因为殷九竹的脸上几乎没有留下什么岁月痕迹,所以她之前一直以为殷九竹和景旭是同龄的校园情侣。现在离得近了,孟桃才能从她的眼神里看出远超年轻人的成熟。“那冒昧问一下,二位的年龄差是?”


景旭侧头看向殷九竹,小声问:“能说吗?”


回答完,景旭把手里的话筒递到殷九竹面前,还特地拿低了一些,方便她回答。


殷九竹言简意赅:“我不是本科生,我两年前就博士毕业参加工作了。”


这问题怎么听上去有点怪怪的。


殷九竹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在镜头前,她来不及深思:“莽撞的一面确实有,但幼稚……”


“这有什么不能说的。”殷九竹淡定回答,“他23,我29,我比他大6岁。”


“6岁……小姐姐完全看不出来呢!”孟桃艳羡极了,“那这样的年龄差,有没有给你们日常相处带去什么困扰呢。我看网上很多人都说,年轻的弟弟一般会比较莽撞、幼稚,小姐姐觉得呢?”


景旭没想到他在老师眼中居然能获得这么高的评价,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嘴角都要扬起来了。


“哇……”孟桃也感叹,“聪明、心细、共情力强、温柔……小姐姐你对他的评价真的很好呢。”她又转向景旭,“你呢,如果让你来评价她呢?”


她侧过头,看了一下景旭替自己举着话筒的手:“他不幼稚。相反,他会想我所想,不需要我多费口舌,告诉他该去做什么,不该去做什么。而且他很聪明,心思很细,其他男生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都大大咧咧、横冲直撞的,但他很有共情力,很温柔……我觉得这一点对于他的职业来说来说非常重要。”


前面几个问题,殷九竹的回答都很简单,但唯有这个问题殷九竹一口气说了一大堆。


“啊?”


“我评价不出来,”景旭沮丧地说,“她太完美了,没有缺点,全是优点。她刚刚对我的那些评价,她不仅全有,还要再乘以十倍……”


殷九竹也饶有兴趣地看向景旭,她也想知道,在景旭眼里她是什么样的人。


哪想到,景旭居然好半天没说话,一张脸都憋红了,才吐出几个字:“我……我评价不出来。”


负责采访的孟桃也被这两个人甜到牙疼,她今天采访了这么多对情侣,这对情侣是感情最融洽的,一看就处在热恋期。


孟桃问:“那咱们要进行第三个问题了——请问日常相处中,你们怎么称呼对方呢?”


殷九竹心想,难道是因为对着摄像机,所以景旭故意吹她的彩虹屁?这未免太夸张了。什么叫“没有缺点只有优点”,她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做到处处完美。


殷九竹不知道的是,这就是景旭真正的想法,在他眼里,殷九竹就是无所不能的神。


殷九竹:“???”


殷九竹莫名其妙被扣上了一口大锅:“我什么时候这么叫过你?”


殷九竹刚要开口,景旭居然抢答了!


景旭:“看她心情。她心情好的时候叫我名字,心情不好的时候,叫我‘傻狗、笨蛋、呆瓜’。”


殷九竹不愿让他看到自己脸上哭笑不得的表情,只能半扭过头,抬手挡住上提的嘴角。虽然她捂住了嘴,但眼角眉梢的笑意是根本挡不住的。


孟桃看到这一幕,心里大叫:拜托,尊重一下采访者,她还是只单身狗呢!不要硬给她喂狗粮!


“你虽然没有叫出声,但你的眼神就是这么说的!”景旭振振有词道,“看,你现在又在用眼神叫我傻狗了!”


“……”果然是只傻狗!


“老师?!!!!”孟桃震惊成了猫猫吃惊表情包,她没想到,她的街头采访,居然能采访到这么大一个爆点!“所以您二位不光是姐弟恋,还是师生恋吗?!!”


姐弟恋……?师生恋……?


孟桃赶忙殷九竹:“那他又是怎么称呼你的呢?”


殷九竹好不容易才收住笑:“他啊……他对我就一个称呼——‘老师’。”


他们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脑中电光火石间闪过刚刚那些暧昧的问题,这才发现原来他们被误认为一对情侣了!


几乎是瞬间,殷九竹立刻和景旭拉开距离,景旭也尴尬到整个脸都冒起了热气。


景旭:“???”


殷九竹:“!!!”


孟桃赶忙鞠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误会了!”


见她诚心诚意的道歉了,殷九竹也没为难她,只叮嘱她在节目播出时,不要让观众误会他们的关系,毕竟他们是名义上的师徒,未来还要一起工作,如果让其他人误会了,会给他们的工作带来很大麻烦。


“你搞错了。”殷九竹澄清,“我们不是情侣,我们只是普通的师徒关系。他在我手下实习,我是他的指导老师。”她皱眉,“你采访的时候没说这是情侣采访,如果你提前说明的话,我们是不会参加的。”


孟桃这才知道,原来这对看起来格外般配的年轻男女并不是一对恋人!她看到两人穿着“情侣衫”,颜值又那么登对,她就先入为主地认为他们肯定是情侣……幸亏在最后澄清了这个误会,如果这期采访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播出,那麻烦可就大了。


搭档安慰她:“浪费时间采访了一对假情侣,确实挺倒霉的……你别叹气了,咱再接再厉,再采访一对儿!这次开门见山问他们是什么关系,确定是情侣了再采访!”


“我可不是因为浪费时间才叹气的!”孟桃托着腮,摇了摇头,“我是感叹,我见过这么多对情侣了,居然也会看走眼!他们刚才从商场出来时,男生帮女生推门;就连采访的时候,也是男生一直举着话筒;还有还有,刚才男生说老师会用眼神叫他傻狗时,老师笑得好开心啊,那个氛围……那个氛围真的不像普通师徒。”


孟桃点头如捣蒜,她不是那种为了流量就故意断章取义的人,这点职业操守还是有的。


这场采访就这样突兀的结束了,直到殷九竹和景旭离开,孟桃的目光依旧黏在他们的背影上,幽幽叹了口气。


难道真的是她看走眼了吗?


……


孟桃的眉毛都打成了结。


这种明明觉得自己磕到了,但最后却只磕到了空气糖的感觉,实在太不爽了。


她是快音app的重度使用者,每天睡前都要刷两个小时的短视频,她明明知道这是在浪费时间,还不如把这两个小时拿去多看一本书、多看一场电影,但她实在戒不了这个瘾。


不过,短视频软件还是有好处的。她看到“三个动作教你告别假胯宽”,仿佛自己也跟着掉了三斤肉;她看到“在日本吃一顿顶级日料要多少钱”,仿佛自己也飞到了日本,品尝了一顿大餐;她看到街头采访里出现了自己的闺蜜和她的小徒弟,仿佛自己也……


深夜。


冯盼盼洗完澡,给自己敷上面膜,又给小泰迪也贴了一张面膜,一人一狗窝在沙发里,懒散地消磨时间。


她看到了什么,她居然看到了殷九竹在街边接受采访!


《小桃来了》是冯盼盼很喜欢的一个街头采访节目,没想到居然能在这个节目里看到殷九竹和景旭!


——等等?!!


冯盼盼从沙发上一屁股坐起来,惊得身旁的冯日天汪汪直叫。


“??姨母笑看到最后,结果告诉我,这俩人不是情侣,是师徒?”


“甜的我牙齿都要掉了,居然是师徒……等等,如果是师徒的话,那不是更好嗑了!”


她草草看了眼这期特别节目,只见殷九竹和景旭穿着同款同色的“情侣”帽衫,在镜头前称赞对方身上的优点。他们身后是商业街的车水马龙,在星星点点的灯光下,他们相视而笑,完全不用加各种恋爱滤镜,两个人的暧昧氛围已经拉满了。


冯盼盼迫不及待地点开评论区。


“@大橘为重都销号了!”


“我对这个老师印象特别深刻,人美心善医术高。”


“如果我也有这么漂亮的指导老师,让我每天值大夜也可以啊!”


“等等,这两个人好眼熟,是不是当初@大橘为重事件的当事人?”


“咦,他们说要举办领养活动的商城距离我家不远诶,明天下午去溜达看看。”


冯盼盼迫不及待地把这个视频转发给了闺蜜。


“一个月没上网,我错过什么了吗?求大家补补课!”


“有这俩人的快音账号吗,我想关注!”


熊猫盼盼:我可什么都没想啊。


熊猫盼盼:心里有鬼的是你啊~


熊猫盼盼:小竹!!!你和景旭……【熊猫坏笑】


竹:别多想。


竹:……别胡说八道了。


竹:他们不了解真相,你还不了解吗?


熊猫盼盼:对号入座的也是你啊~


熊猫盼盼:而且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看评论区,大家都觉得你俩是一对儿呢~【熊猫得意】


这是在明示,让冯盼盼“闭嘴”。


切,闭嘴就闭嘴。


熊猫盼盼:【熊猫撇嘴】就是因为我了解真相,我才觉得他们说得有道理啊!


殷九竹没再说话,而是一口气回复十几个一模一样的表情包——表情包里,有只手拿着一根竹子敲打卡通熊猫的脑袋,把卡通熊猫打得眼泪汪汪的。


……


周六早上九点,这原本应该是平平无奇的一天。


十几年的闺蜜情,冯盼盼太了解殷九竹了,那股欲盖弥彰的味道都快从文字里溢出来了。


不如明天她也去活动现场看看吧,亲眼见证一下殷九竹究竟和景旭小朋友进展到哪一步了!


“小宋,你今天这是怎么了?现在可是上班时间,怎么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隔壁桌的同事关切极了,压低声音问,“不会熬夜打游戏去了吧?”


“去去去,我现在烦着呢,哪有心思打游戏。”小宋警官挥了挥手,想把同事轰走。


小宋警官枯坐在派出所的办公室里,面对着电脑上毫无头绪的工作文档,上面密密麻麻的字根本无法催动他的大脑转动。


在他脚边,警犬战神无精打采地趴在地上,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倒还真让这个碎嘴同事猜中了。宋一庭现在确实是为情所困,不过不是他自己的“情”,而是他的好搭档战神的“情”。


今天,一场轰轰烈烈(并没有)的领养活动即将在人流量最大的商场召开,那个可爱的、活泼的、娇小的、柔弱的小玫瑰,就要离战神远去了!不知道小玫瑰未来的主人是谁,它和战神还有机会再见吗?


可同事偏要刨根问底:“你总要说说为什么烦吧,我帮你出出主意!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叔叔阿姨身体不好?还是你欠钱了?难不成你在为情所困?”


小宋警官:“……”


宋妈妈说,他如果敢带狗回来的话,她就打断他的狗腿!


这句话就是一个大病句,他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长狗腿呢?不过,这句话的威慑性还是很强的,小宋警官实在不敢赌,他妈妈究竟会不会揍他。


身为战神的好搭档,小宋警官当然想它所想、急它所急,希望能帮这对有情狗终成眷属。


但问题是,他现在根本不具备领养条件。


在看清门外那个精干的身影时,小宋警官和他的同事立刻站了起来,同时抬起右手向那人敬礼。


“所长好!”“所长早上好!”


……哎。


就在小宋警官叹气之时,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了。


所长喝了口茶:“那什么,刚才我接到旁边商场的电话,说他们今天中庭做了一个领养动物的公益活动。”


停了停,又喝了口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来了好多人,据说都是从网上看到,特意赶过来领养动物的。”


派出所所长今年五十出头,在这片儿做了二十多年的警察,日常喜欢听听戏、喝喝茶,是个性子慢悠悠的的小老头。


他手里拿着一个透明的双层玻璃杯,上书:“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优秀基层警员干部奖”,自从四年前拿了这个奖后,所长走到哪里都不忘带着这个杯子,每次喝完茶都要刷的干干净净。


就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所长硬是慢吞吞说了两分钟,喝了四口茶,才把事情交代清楚。


所长掀起眼皮,看向屋里的两个人:“你俩谁手头事情不忙,出警呗。”


又停顿了几秒,继续喝茶,“人太多了,商场的保安管不过来。”


第四次喝茶,“商场说,怕有小偷浑水摸鱼,让咱所派人出警,以防万一。”


原本安静趴在他脚边的战神也不堪落后,如箭矢般窜了出去,紧紧跟在他身后。长长的狗绳叼在它自己嘴里,体现出了极强的自我管理能力。


望着一人一狗绝尘而去的背影,所长和另一位同事陷入了沉默。


另一位同事还未反应过来,就见小宋警官突然一跃从电脑前跳了起来,捞起大檐帽盖在头上,大声道:“所长,我去我去我去我去我去……”


话没说完,他人都跑没影了!


所长:“……我有允许他带狗出警吗?”


同事:“……以他们的地位关系来说,应该是狗带他出警吧。”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x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