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别叫我老师 > 病例三十七(领养日(二)...)

病例三十七(领养日(二)...)

作者:莫里_ 返回目录

第三十七章领养日2


其实景旭也有考虑过, 要不然干脆由他领养小玫瑰吧。但这种念头只出现了一瞬,就很快被他的理智压下。


他现在还是学生,如果他领养了小玫瑰, 难道要把小玫瑰养在宿舍吗?就算他毕业了、工作了、可以独立租房独立居住了, 但宠物医生的工作比996还要辛苦,他哪里有这么多时间陪伴小玫瑰呢?


约克夏犬是一种高需求高陪伴的狗, 喜欢时常和主人待在一起,景旭若是领养了它, 根本没办法给它更好的生活。


养宠物绝对不是脑子一热就可以决定的事情。宠物要吃喝拉撒, 要和它一起玩耍, 生病了要治病……它不是一个玩具, 它是活生生的一条生命。


于是胡医生给这只比熊犬办理了入院手续, 连续七天, 每天电疗针灸,终于让这只比熊犬重新站了起来。可惜的是, 它半身不遂的后遗症没能根治。


等到胡医生给宠物主人打电话,让他们来接狗缴费时, 居然联系不上他们了!!


电话不接听,微信直接拉黑……最后胡医生收到了对方发来的短信,写着——


景旭不想让自己成为那种不负责任的主人,他能做的,就是把小玫瑰托付给更好的人。


除了小玫瑰以外, 医院里其他有待领养的动物还有很多,比如殷九竹之前从变态快递员手里救下的三花猫“聚顶”和狸花猫“阿杜”,还有其他被遗弃在医院的宠物……


上上周,隔壁中兽医门诊接诊了一只瘫痪的比熊犬,狗狗已经十岁了, 因为脑梗引发了左侧身体瘫痪。送来的时候主人哭天抹泪, 拉着胡医生说一定要治好,还说自己真心把它当家人。 记住网址m.97xiaoshuo.net


高院长劝他:“没关系,你现在就见到喽。”


面对医院现在“宠满为患”的情况,高大全当机立断,决定举办一次面向公众的领养日活动,把这些钉子户全都送走。


他和华城农大动医学院的老师联系了一番,那边很爽快的同意参与到这次的公众活动中。


“医药费太贵了,当初买狗时也花了不少钱,这狗送给你们了,应该够抵医药费了吧?你们做医生的,心地善良,拜托给狗找个新主人吧!”


胡医生:“我艹GAWE¥%¥&%!”


胡医生:“我活了五十五年,就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聪明的战神仿佛能听懂人类的语言,从宠物医院回来后,战神颇有些闷闷不乐。


那张威风凛凛的猛犬脸上,居然人性化地出现了忧愁的神色。


小宋警官:“!!!”


地点选在这附近某家购物中心的一楼中庭,时间就定在下个周末。


也就是说,景旭和小玫瑰相处的时间,只有这短短一周了。


……


“妈,二十年之前的事你还翻出来说。”小宋警官最服他妈翻旧账,“我现在可是警犬训导员,我早就不怕狗了!”


宋妈妈:“哦,那请问这位警犬训导员同志,你领回家的狗,谁遛,谁喂,谁伺候?指望你还是指望你爸?还不是得你操心的老妈我来伺候!”


小宋警官:“……”


老前辈为情所困,这可如何是好?


小宋警官下班回到家里,晚上吃饭时,他望着桌对面的父母,居然鬼迷心窍地开口:“爸,妈,你们也退休这么久了,日子怪无聊的……你们想不想养只狗?”


宋妈妈当即数落道:“养狗?一庭,我看你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你当初被那条大黄狗追着咬屁股,一路哭回家,你全忘了?”


“快三十岁了还和爸妈住在一起,就是不成熟!”


小宋警官一抬脖子:“那我明天就搬到单位分的单身宿舍去!”


“你敢!”宋妈妈撂下筷子,“宋一庭,我看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敢从家里搬出去了是不是?”


宋妈妈哼了声:“都多大岁数的人了,还这么想起一出是一出的,一点也不成熟。”


宋妈妈数落儿子时,老宋同志眼皮都没抬一下,该添饭添饭,该吃菜吃菜,反正在这个家里他是没什么地位的,每周能从老婆手里抠点烟钱出来就很不容易了。如果在老婆训儿子的时候他敢插嘴,那下一个挨呲的人就是他了。


小宋警官叫屈:“我哪里不成熟了?我今年还拿了咱区的优秀青年警察奖呢。”


在所有人的(不)期盼下,转眼,公众领养日就这样到来了。


商场一楼的中庭免费提供给他们做活动,此次领养活动为期周六周日两天,需要提前一天到商场布展。


华城农大的动保社团里,百分之九十的成员都是动物医学院、动物科学院的学生们,他们经常走上街头,宣传科学养宠的理念,还会定期举办低价绝育、低价打疫苗的活动。他们也收留了很多流浪动物,刚好趁着这次领养日的机会,给动物们找到新家。


小宋警官:“……”


天啊,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他在家呆着,他妈嫌弃他;他说要搬出去,他妈还嫌弃他!——谁能告诉他,这道问题的正确答案究竟是什么啊?


……


“冲刺归冲刺,也得劳逸结合一下嘛。”方博文耸了耸肩膀,“要不然每天在图书馆呆着,我脑子都要木了。”


他的视线转到景旭身旁的殷九竹身上,表情忽然变得夸张而谄媚:“这就是殷老师吧?你好你好,我是老景……啊不对,景旭的舍友,我叫方博文,动医大五。”


“你好。”殷九竹不太习惯这么自来熟的人,她克制地伸出手,和他握了握,很快收了回来。“你不用叫我老师。”


这次布展,农大派来了六名志愿者帮忙;爱宠之家医院则派出了殷九竹和景旭两位代表。


因为医院工作忙,殷九竹和景旭比预计的稍微晚到了一些。农大派来的几名学生志愿者已经分工忙起来了,在那些学生志愿者里,景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文子,你怎么在这儿?”景旭惊讶地说,“你不是说要冲刺考公吗?”


“哦?”殷九竹挑了挑眉毛,颇感兴趣地问,“那‘老景’是怎么在宿舍里提到我的?”


景旭急得要死:“方博文,你敢——”


他平常在宿舍里都是怎么提起殷九竹的?刚开始工作时,景旭是有在宿舍小小抱怨过几句,他发誓他现在可不是这么想的了!方博文这小子蔫坏蔫坏的,三分事情到了他嘴里都要夸张成十分。文子这张嘴啊,千万别把不该说的都说了!


“那怎么行呢!”方博文说,“虽然我是第一次见您,但您的美名已经传遍我们整个动医系了!谁不知道咱院来了一位史上最年轻的副教授,都想见见您呢!而且老景这小子没少在宿舍里提起您……”


“——喂!”景旭立刻抬手要捂住他的嘴巴。


方博文灵活的躲了过去,那猴头猴脑的样子,一下把殷九竹逗乐了。


殷九竹望着景旭红到耳朵根的背影,没忍住笑出了声。


景旭在她身边工作了这么久 ,她见过冲动的他、莽撞的他、(故作)稳重的他,还有耐心负责的他……她第一次知道,原来景旭和同学们在一起时,也会有这样活泼闹腾的一面。


果然是年轻人啊。


眼看自己的好兄弟急得脸都红了,方博文更开心了:“他啊,每天就老师长,老师短的。跟我炫耀在您身边特别长见识,今天给雪貂开刀,明天给刺猬治病,说在您身边工作三个月,比在学校学三年还长见识!这话要让我们院长知道了,他今年的奖学金估计就要泡汤了!对了,他晚上做梦的时候,还叫过您的名字!”


方博文双眼一闭,惟妙惟肖地学起景旭说梦话,“‘老师,血压掉了,一直在报警!’‘老师,麻醉醒了,这猫怎么变成狗了?’。殷老师,景旭真的特别喜欢你,特别崇拜你——诶诶诶,老景,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把我领子放开!”


景旭怎么可能松手?他比方博文高了大半头,方博文又黑又瘦,景旭直接把他往胳臂底下一夹,仿佛夹一只猴子一样,就捂着他的嘴把他劫持走了。


他抓耳挠腮了一阵,才开口:“老师,你别听文子瞎说,他这人就是爱夸张。”


殷九竹淡淡地点了点头:“嗯,他就是个大学还没毕业的小朋友,我不会把他的玩笑话当真的。”


“……”奇怪,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奇怪?


如此青春。如此……像个“小朋友”。


笑着笑着,殷九竹的笑容便淡了。她比他大了六岁,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与“小朋友”胡闹了。


景旭“教育”完方博文,讪讪地回到殷九竹身边。


这次商场提供整个一层中庭供他们布展,他们计划沿着展区外围摆放一圈桌子,桌子上搭两层笼子展示宠物。志愿者们站在桌子内,人群可以绕着桌子参观,如果有看上哪只宠物,志愿者们可以为他们讲解、然后签订领养合约。


这次活动还有狗粮猫粮的厂家进行赞助,他们会在旁边摆出一个大展台,只要领养一只动物,就可以领走三只罐头、一公斤的宠物膨化粮。搭建展台的工作当然是由全场最高的景旭负责,殷九竹怕他忙不过来,也帮他一起布置。


展台有些复杂,他们忙了三个多小时,逐渐完成了三分之二的工作,就差最后一步,只要把宣传图挂上去,再喷些彩绘喷漆点缀一下就好了。


如果她把方博文当小朋友的话,那身为方博文同学的景旭,不也只是个“小朋友”了吗!


景旭很想说些什么,但他这人实在不擅长说好听的,一些不成句的辞藻在肚子里翻滚,最终他只能傻乎乎地吐出一个“哦”。


好在布展工作还是很忙的,工作忙起来后,他们两人之间的那些尴尬遍被冲淡了。


景旭顾不得自己,先去看殷九竹。


“老师,你没事吧?”


“没事,”殷九竹看看自己衣服上、掌心上的粉颜料,苦中作乐的说,“一会儿回家估计没有出租车愿意载我了。你呢?”


哪想到问题就出在最后一步——当景旭把彩绘喷漆罐从箱子里拿出来时,罐子的盖子居然被气体顶爆了!


这个罐子是上一次活动留下来的,保存不当,导致里面的气体膨胀、罐子变形,粉色的彩色油漆当即喷了出来……根本来不及任何反应,离得最近的景旭和殷九竹直接“中招”。


两人的衣服全部被喷上了星星点点的粉色油漆,好好的衣服就这样报废了。


殷九竹打断他:“大歌星,别和我慢慢变粉了。幸亏这不是红颜料,要是红的,人家还以为咱们这里发生凶杀案了呢。”


好在他们为了布展,提前拿了几件动保社团的“工服”过来,工服是一件连帽帽衫,胸口正中央,几只动物趴在圆圆的校徽上,又可爱又能凸显校名。


殷九竹赶忙去厕所换衣服去了。


“我也没事。”景旭身上的油漆比殷九竹还多,有些甚至还喷到了头发上,两个人顶着满身的粉色颜料面面相觑,接着同时笑了出来。


这什么倒霉概率啊,居然被他们碰上了。


景旭向来乐观,明明都这样了,还有心思唱歌:“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粉……”


方博文看看他,又看看她,想开些什么玩笑,但最终还是谨慎的闭嘴了。


——他又不是傻,怎么会告诉他们,两个人穿上同款帽衫后,真的好像一对情侣啊!


……


当她换好衣服出来,景旭也把自己收拾干净了。男生头发短,他直接把头发怼到水龙头下面洗了一遍,冲掉了上面的油漆,也不怕感冒。


他顶着一头湿漉漉地头发站在她面前,看起来像是一只刚洗完澡的大金毛犬。


殷九竹忍住rua他头发的冲动,把手里另一件大号帽衫扔给他,景旭乖乖套上——现在,两人身上穿着同款同样的衣服,站在一起时,根本看不出来有六岁的年龄差,完全模糊了他们之间老师与学生的界限。


本周她选择的话题是“校园情侣能走到最后吗”?她决定来到大学城商圈,采访年轻的大学生情侣,询问他们对这个话题的意见。


可惜,她今天出师不利,好几对婉拒采访,还有情侣居然直接在镜头前吵起架来了。


这些素材……可不够啊。


晚上八点,孟桃和她的搭档摄影师徘徊在街头,寻找着采访对象。


孟桃是一家网络媒体签约的外景主持人,她名下有一档叫做《小桃来了》的街头采访节目,每期节目十五分钟,每周两期。她会选择时下最流行的话题,随机采访路人,询问他们对这个话题的意见。


因为她形象好、很会活跃气氛,短短半年,《小桃来了》已经收获了数千万的点击量,话题度节节攀升。


“还等啊?”搭档无奈地说,“你看旁边这商场都要关门了!哪还有什么大学生情侣啊!”


也是巧了,他话音刚落,商场里走出一对年轻男女。女生黑如鸦羽的长发用发带松松编着,拢在一侧肩头,顾盼间气质冷艳大方;男生身材高大,一头短发不知为何有些湿,被他向后梳拢,露出光洁的额头和端正英俊的五官。


最主要的是,他们身上穿着一套情侣帽衫,胸口还印着校徽!


现在已经入秋,孟桃穿的少,冻得直发抖。


扛着摄像机的搭档说:“要不算了吧,现在这些素材虽然有点少,但后期调整一下应该也能凑合。”


“我不想凑合,”孟桃摇头,“咱们再等等看吧。”


男生下意识伸出胳臂挡在身旁女伴面前,把她牢牢护在身后,然后警惕地问:“你们是做什么的?”


“不好意思,我是《小桃来了》的主持人,”孟桃笑眯眯地望着这一对男帅女靓的小情侣,心里大喊——这样的颜值,就算是勤劳的小蜜蜂路过,都要停下来大喊一句好般配啊!


那对情侣被突然冒出来的他们吓了一跳。


这不就是他们要找的大学生情侣嘛!


孟桃的眼睛一下就亮了,她给搭档使了个眼色,两人立刻举着麦克风、摄像机冲了上去。


孟桃:“我们正在做一期对大学生的街头采访,请问能打扰你们五分钟吗?”


注意!!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_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